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埃及憲法公投展示了什麼

曹長青




最近兩年,埃及幾度成為全球媒體焦點:先是統治了該國30年的獨裁者穆巴拉克被人民趕下台;接著全國大選,原來被禁的穆斯林兄弟會不僅被允许參選,其候選人穆爾西甚至當選了總統;然后是穆兄會主導的國會制定新憲法,經公投通過;但穆爾西上台才一年,去年七月就遭到人民大規模抗議,最后由軍方介入被推翻。

埃及人民這次所以憤怒,是因為穆爾西上台后強化伊斯蘭主義,要把埃及推向政教合一。穆爾西下台后,埃及走什麼方向備受矚目——是軍事強人統治,還是內戰混亂?

結果是埃及軍方推出“政治路線圖”:第一步,起草一部不再是傾向伊斯蘭主義,而是完全世俗化、走向民主化的新憲法,交付全體人民公投;然后選舉新的總統、新的國會。這個政治路線圖的核心是人民主權,即一切由全體人民公投、選舉決定。

埃及的這部新憲法,由各界50名專家和政黨代表等討論起草,最后交付全體人民公決。這個公投結果被普遍視為不僅是確立埃及的根本大法,也是對去年軍方介入支持示威者推翻穆兄會政府的一個檢驗和評判,如果很多人出來投票支持這部新憲法,就等于是對去年那場結束穆爾西政府的運動打了對號。

出乎很多觀察家的預料,這部新憲法得到了埃及人民的強烈贊同,支持率高達98.1%!在近年無論是中東還是成熟的民主國家美國英國等,任何公投都難有這樣高的支持比例。

這不僅展示民意支持,也同時說明,埃及人民對穆斯林兄弟會政府要朝向政教合一、推行伊斯蘭主義是多麼憤怒不滿。他們用支持世俗化的新憲法來傳遞這種情緒。

上次穆爾西政府舉行的憲法公投,贊成率是63.8%,遠低于這一次(98.1%),投票率是32.9%,也低于這一次的38.6%(合格選民5340萬,參加投票2061萬)。

上次穆爾西政府主導的憲法公投,沒有政黨公開杯葛,各派都參加,結果投票率還不到33%;而這次公投,穆兄會等伊斯蘭勢力公開抵制,呼吁民眾不要投票。兩天投票期間,有十多人死亡,四百多人因干擾投票而遭逮捕。在這種情況下,投票率和支持率還這麼高,更說明新憲法深得人心!

開羅民營報紙《華夫脫報》感嘆,這是埃及歷史“從未有過的”高比例公投。國營媒體《共和國報》則歡呼“幾千萬人書寫歷史,埃及人選擇自己的未來。”連美國的《今日美國報》也情不自禁地讚美,“這次勝利公投是埃及崎嶇政治轉型之路的裡程碑”。

導致這個結果的很大原因在于,新憲法的核心是世俗化:反對把埃及變成宗教國家,反對政教合一,反對在宗教基礎上建立政黨(不许政黨擁有武器)等,同時明確規定,女性跟男性具有同等的權利。在很多伊斯蘭國家女人都必須蒙面、更不可參與政治的宗教文化下,埃及新憲法確立女性參政等權利,更具重要意義。同時埃及新憲法還規定國會可以彈劾總統等,等于確立三權分立的憲政原則。

西方左派媒體對埃及憲法草案和軍方做法有批評,認為軍方擴權。但如果深入了解伊斯蘭國家的歷史就會很清楚,最可怕的、最阻止這些國家邁向民主的是熱衷“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勢力,如果沒有世俗化軍方的強有力制約,他們就可能掌權,把國家推向中世紀的黑暗。在伊斯蘭國家的世俗化轉型中,給予軍方一定特權,是必要的,而且有時是不可或缺的條件。

例如,土耳其是唯一加入北約的穆斯林國家(五十年代就加入),就因為其開國之父凱末爾將軍用軍力強勢推行世俗化,軍方一直有相當的權力制約伊斯蘭勢力復辟,才使土耳其走向世俗民主,而不是伊朗式的毛拉統治。

科索沃戰爭期間我曾到土耳其采訪,從參觀凱末爾將軍紀念館,到跟當地民眾交談,得知軍方在他們國家有崇高的地位(甚至特權)。即使凱末爾的后代將軍們從1961年以來發動過四次政變,推翻要走伊斯蘭主義的政府,但伊斯蘭政黨最后還是上台(至今已掌權十年,上台后以陰謀政變罪名把二百多將軍逮捕判刑)。但正由于凱末爾的將軍們長期推行建構的世俗傳統和體制,即使伊斯蘭政黨上台,也無法把土耳其拉回伊朗那種宗教狀態,因土國的宗教文化土壤,在多年世俗化下,已發生重大變化。

埃及的塞西將軍明顯是凱末爾的“傳人”,也是以強大軍事力量來阻止伊斯蘭勢力,推動國家世俗化。這次憲法公投贏得九成八民眾支持,是埃及人民對塞西將軍說“yes”的標志。

從CNN等西方媒體畫面可看到,那些排隊投票的埃及人,很多都拿著塞西一身戎裝的畫像,他們感激這位將軍挽救了埃及,稱贊他是“一條漢子”,在埃及歷史十字路口,敢于挺身而出,率領軍方對抗伊斯蘭,使埃及回到世俗化軌道(從五十年代納賽爾上台至穆巴拉克,埃及一直是世俗化主導)。連美國左傾(不喜歡塞西)的《洛杉磯時報》都不得不承認,投票站的埃及民眾“表達了幾乎一致同意的對新憲法和塞西將軍的支持”,一位男子喊道,“我們不在乎奧巴馬要什麼,我們要的是塞西!”

如不出意外,今年夏天將舉行的埃及總統大選,將會是民眾一面倒支持塞西(如他參選的話),這位59歲的將軍會高票當選。

在公投前塞西說,“埃及正處于歷史上的關鍵階段,世界在期待(公投)結果,如果我參選,那必須應民眾的要求,而且獲得軍隊的授權。”

據埃及媒體,埃及軍方內部已達成一致意見,支持塞西參選總統。而民眾的支持率,從這次憲法公投(也是對塞西的公投)能明顯看出來。塞西如果當選埃及總統,將對埃及的世俗化、政局穩定(包括親西方,繼續成為美國盟友)以及民主化等,都起到關鍵性作用。我預感,他很可能成為凱末爾之后,穆斯林世界第二個偉大的將軍。

2014年1月20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4-0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