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崛起是當代最偉大的事

曹長青

對于美國對外使用武力,無論在西方人還是中國人中,都引起相當的爭論,其中批評者的一個理由是,這是美國人為自己國家利益的行動。但這個批評根本沒有力量,因為任何國家的建立,它的首要職責就是保護本國人民的安全,其次是維護本國人民的利益。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國的對外政策不是以本國利益為核心。這裡唯一需要探究的是,美國對外政策核心中的“國家利益”是與本國人民和整體人類的安全、民主、自由的價值是一致的,還是有對抗性?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從美國在二戰、冷戰、冷戰后(至今)這三個近代歷史時期中的對外政策來看,美國的國家利益與人類安全、民主、自由的價值完全在一個軌道上:

我們首先看二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非常清楚,美國的對外政策首先是為本國安全,結果促進了世界的安全,結束了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在德日意三個“邪惡軸心”侵略屠殺時,正是美國的參戰,才扭轉了戰局。美國為此陣亡了41萬官兵,傷殘100多萬。

沒有美國的參戰、沒有美國人的巨大犧牲,整個歐洲都會被納粹踐踏,整個亞洲都會成為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的奴隸。據歷史學者黃仁宇在其《近代中國的出路》中引述的資料,八年抗戰期間,“中國軍民傷亡2100萬以上”。按這個比例推算,在日本侵占中國期間,平均每年有260萬傷亡。如果美國晚打敗日本四年,就可能還有一千萬中國人喪生!正是美國打敗了日本,才幫助了中國人結束了被日本殖民、屠殺的歷史。

我們再看冷戰。這個時期,美國對外政策的主線是遏阻共產蘇聯的擴張,以美國為核心的北約,主要任務是抵御以蘇聯為首的“華沙條約組織”。這個時期美國也是付出相當的犧牲,僅為抵抗共產北韓、北越就犧牲了近10萬官兵。正是美國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軍費,才遏阻了共產主義的蔓延;才促使了共產主義在全球崩潰,才有了東歐和俄國人民走向民主自由的今天。

如果今天“華沙條約組織”是世界最大的軍事集團,共產蘇聯是全球唯一的超級強國,這個世界會是多可怕!正是美國作為旗手,領導與保障自由世界不被共產主義的奴役。這個期間的美國對外政策與人類安全、民主、自由的價值也是一致的。

我們再來看冷戰之后。這個時期美國受到最多非議的是對外軍事干預,但從美國對索馬里的人道救援、對海地的軍事干預(幫助民選總統阿瑞斯蒂復位)、捉拿巴拿馬獨裁者諾瑞加(使巴拿馬走向民主穩定)、結束塞爾維亞人對波斯尼亞人的屠殺(使穆斯林人為主體的波斯尼亞獲得獨立和自由)、制止南斯拉夫對科索沃的種族清洗(使80%為穆斯林人的科索沃獲得自治),干預印尼軍隊對東蒂汶人的屠殺(使東蒂汶獲得獨立),兩次對伊拉克動武(使科威特從伊拉克的占領中獲得解放;最后結束薩達姆統治)、鏟除塔列班政權(使阿富汗人民從炸毀千年佛像的中世紀統治下獲得自由)等等,都可以看出兩點,第一,美國的軍事干預,不是以占領、殖民、掠奪那個國家和土地為目的;第二,美國的軍事干預全部都受到那些國家的人民和新政府的歡迎。

有人說美國是“新的帝國”,但它與以往的羅馬帝國等性質完全不同,它沒有在所干預的任何國家建立殖民地,而是促使那些國家走向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

且不說在上述干預中大多數都屬于人道性質,美國並沒有多少利益可圖,即使有,美國這種國家利益,也仍然和人類安全、民主、自由的價值在一個方向。

美國對外政策中,第二個最重要的組成部份,是它極力推銷市場經濟、自由貿易、全球化。

市場經濟是美式民主的最重要基礎,它的根本價值還不在經濟層面,而是保障人的自由。我們每一個人生存的資本是自己的智慧和創造能力。人和人最基本、最健康、最正當的交往是trade(交易、交換),通過交換,人們可以互享勞動成果,提高生活水平,豐富生命。正是由于智慧的交換,才有了今天巨大的物質文明。所以,自由貿易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最重要價值之一。正是為了保護這個價值,美國才致力在全球推廣市場經濟。

中國現在人民生活水平比過去大幅提高,毫無疑問的原因是中國走向了市場經濟,人們的經濟自由度遠比毛時代大。所以美國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擴大進出口貿易)而推行全球市場經濟的外交政策,同樣和人類自由、民主、安全、繁榮的共同價值在一個軌道上;它不僅對美國本身,也對其他國家走向繁榮和穩定有重大益處。今天中美之間的巨額貿易,給兩國都帶來了巨大經濟利益。

所以說,美國的兩個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廣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在保護美國自身利益的同時,都和人類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價值有一致性。

除此之外,美國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國家。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美國向世界各國,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提供了大量經濟援助,總數已超過一萬億美元,是全球捐獻最多的國家。

美國政府設有專門的“對外援助署”。像在布什政府時期,每年對外援助額都高達近三百億美元。在曼德拉去世之際,世人矚目南非,更發現那裡的艾滋病猖狂、犯罪率高攀(世界數一數二),而布什政府時,美國僅向南非提供的艾滋病基金就達150億美元!這個數字有多大?911恐怖襲擊后,美國聯邦政府給紐約世貿大廈等經濟損失補助款才是60億美元。

據統計,美國已援助過全球150多個國家(聯合國成員國才190多個)!2013年,美國對外援助總額預算已增至516億美元。

除了直接援助,很多來自聯合國的救援,也因美國承擔聯合國會費最多,而提供了最多援助。聯合國雖有193個成員,但美國曾長期承擔三分之一的費用,直到近年才減至22%,但仍近四分之一(日本承擔10.8%,中國承擔5.15%)。

美國遠沒有富裕到有錢沒地方花的地步,美國有太多的領域需要資金。僅以紐約為例,很多中國人抱怨,紐約地鐵太破舊,根本不如上海、香港、台北的地鐵干淨、高級。紐約地鐵一年收入約20億美元,上面提到的2013年美國對外援助517億美元,相等于紐約地鐵25年的收入,這筆錢可以改造、提升整個紐約市的地鐵系統。但這就是美國人的慷慨!它寧可不花錢改造提升紐約的地鐵等很多急需資金的項目,而向其他國家提供經濟援助。

美國除了政府外援,還有無數民間組織向世界提供巨額援助。這和美國人的慈善文化(當然還和捐款額免稅)有密切關系。據施惠美國基金會(GUSAF)的數字,過去四十年,美國的慈善捐款額一直上升:1970年不足250億美元,到1991年就增至1108億美元,翻了一番。2001年則達2120億美元,又翻了一番。十年后的2010年,增至2909億美元。2012年則達到3160億美元。南韓和印度的外匯存底,各是3000億美元(並列世界第七位),而美國人一年的樂捐就達3000多億!

美國的龐大捐款額,只有5%來自大公司,大部分來自個人捐獻(占75%)。美國人口三億多點,年捐款三千多億,等于平均每人捐款1000美元。

美國人的巨額捐款,其中40%以上用于了國際援助(從教育到文學藝術到婦女兒童健康等等項目)。像電腦軟件大王比爾盖茨和他妻子的基金會,2010年度的撥款中,約80%用于了世界發展和全球健康(只有15%用于了美國國內的教育、圖書館和其他項目)。更不要說,每年有超過100萬美國人到國外從事志願工作。

美國的立國之本(獨立宣言與美國憲法)是個人自由和權利。美國人的對外援助,也是基于這種原則精神。信奉和高揚這樣一種普世價值的美國的崛起與強大,實在是人類的福音和幸運!

所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Robert Mundell)2001年底在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演講時引述說,“從政治與經濟上看,美國的崛起確實是當代最偉大的事,它改變了世界的政治歷史。”

而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的話,則傳遞出所有因美國幫助而獲得自由的國家與人民的心聲:“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欠美國一筆巨大的債:我們的自由,我們的繁榮,我們的民主……美國不僅是我們的朋友,他們是民主、自由的保護人……每當我看到美國星條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個國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像征。”

2014年1月6日修改于美國

2015-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