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曼德拉:90歲的恐怖分子

作者:伯通

曹長青網站編者按:在曼德拉去世次日,這篇文章出現在美國《福布斯》(Forbes)在中國設立的“福布斯中文網”,文章署名“李慧翔”。新浪的李慧翔博客,也轉載了此文,但未說明是另一重名作者之作,顯示此文很可能是同一作者。

經網上搜索,該文最早發表在《南方周末》(http://www.infzm.com/content/93237),原題是“新南非的另一面:面臨諸多挑戰”(署名李慧翔,該作者在該報有專欄),時間是2013年8月9日。

在曼德拉去世之際,不少中文網站出現該文,文尾有注明:(《南方周末》,有刪節),顯示是《南方周末》轉載了此文。但該報沒有按新聞慣例對作者(伯通明顯是筆名)作出說明,只是注明“本刊有刪節”,暗示是轉載作品。但實際上卻是轉載自己報紙曾登過的文章。

但畢竟在中國官方媒體對曼德拉的造神大合唱中(幾乎到了“東方紅太陽升,南非出了個曼澤東”的地步),有了點不同聲音,難能可貴,固本網特為轉載:

從革命黨到執政黨,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非國大)已經度過了101個年頭。自1994年5月以來,非國大已經雄踞南非政壇近20年——前主席曼德拉把總統之位傳給了副總統姆貝基,姆貝基又被副總統祖馬從寶座上拉了下來。雖然2013年南非一季度GDP增長僅為0.9%、在非洲開發銀行和經合組織(OECD)的“52個非洲國家經濟前景預測中”,南非僅名列48位。但這並不妨礙擁有100萬黨員的非國大繼續牢牢掌握著彩虹之國的脈搏。

由于某些原因,曼德拉及非國大一直以來在中文媒體上都以陽光和善的形像示人,但這並無助人們全面了解這位90歲高齡時才被美國從恐怖分子名單中刪除的前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以及由其中興的政黨非國大。

上世紀90年代初,當曼德拉同意與南非前白人政權談判,成gong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后,“聖雄甘地第二”的稱號不脛而走,很多人誤認為他是非暴力主義的信徒。對此,曼德拉委婉而又意味深長地反駁:“尼赫魯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不同于恪守非暴力信條的甘地,尼赫魯是一位務實的政治家)曼德拉從不諱言非暴力主義不是他的信仰。他一再強調:“不能把非暴力看作是一種神聖不可違背的原則,而應當把它看作一種根據形勢需要而使用的戰略戰術”。

1961年6月,曼德拉果斷放棄了非暴力信條,創立了非國大軍事力量“民族之矛”並擔任總司令。成立一周以后,民族之矛在約翰內斯堡、伊利莎白港水電站、郵電局、市政辦公室制造了一系列爆炸事件。在接下來的29年,這個組織還將帶來無數起流血衝突、汽車炸彈事件,非國大也就此被美國政府列為恐怖組織。

1962年1月,曼德拉離開南非,在埃塞俄比亞和摩洛哥接受兩個月軍事訓練,學習內容包括移動射擊和進行爆破。這一年,曼德拉搜集和研究了多國游擊戰資料和關于武裝鬥爭的著作,當他讀到埃德加•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即《西行漫記》)時,他說“中國革命真是一部傑作,是真正的傑作。如果你了解到他們開展革命的方式,就會相信所有事情皆有可能。中國革命真是個奇跡。”

被捕后,曼德拉在獄中熟讀毛澤東著作。而他的民族之矛戰友們,則在監獄外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暴力行動,愛爾蘭共和軍為民族之矛提供炸藥制造技術,東德國家安全部“斯塔西”則為其提供了訓練支持,曼德拉當時的妻子也因為與幾個“行為野蠻”的組織過從甚密而受到牽連。

那個時候,在“民主德國學習班”中,埃塞俄比亞的女孩跳著非洲革命解放鬥爭舞蹈、越南的女孩唱著胡志明頌歌、來自巴解組織和非國大的戰士、從智利逃出來的革命者和阿富汗的大胡子漢子,以及穿著破洞牛仔褲的歐洲左翼青年,團團坐在一起討論世界形勢。

直到曼德拉本人重新采取非暴力姿態並走上政壇后,他依然忘不了那些和“老朋友們”在一起的時光——1990年6月,當曼德拉第一次踏上美國土地時,他向歡迎的人群表示“巴解組織主席阿拉法特、利比亞上校卡扎菲、古巴軍事首腦卡斯特羅都是我的戰友(comrades in arms)”。在他與卡扎菲牽手而行,與時任伊朗總統拉夫桑賈尼保持“親密關系”的同時,也不忘在離開美國的第二年,就去訪問“第二故鄉”古巴首都哈瓦那。在那裡,他說“古巴革命萬歲、卡斯特羅萬歲”。

在1999年國父曼德拉引退之后,非國大一步步陷入困境。目前的南非已經是世界第一大經常賬戶赤字國、消費者的信心指數降至9年來的最低點、南非的失業率已升至25%以上、25歲以下的青年人失業率更為53%、38%的南非國民生活貧困……這個非洲大陸上最大的經濟體步履蹣隍熔{狀引起了《經濟學家》等多家媒體和經濟研究機構的關注。

即便如此,公認的左派政治家、草根強人祖馬上台后,依然承諾了“人人將可免費使用水電”、“讓南非40%的民眾接受國家救濟”等福利政策。金融專家認為,南非的預算框架“必會被扔進垃圾桶裡”。

除了嚴重的經濟隱患外,非國大的腐敗問題也一直沒有解決。革命勝利后,非國大一些人迅速產生了向白人生活水准“迎頭趕超”的念頭,因政府所發的薪水“不夠”,他們便千方百計“另辟蹊徑”。曼德拉談及非國大干部的腐敗時就說:“他們就像第一次走進糖果店的窮孩子,一旦觸及政府資金就再也不肯撒手。”2010年時的數據顯示,南非有40萬名公務人員接受了不應有的利益,另有6000名政府高官無法說明其財產來源。負責調查官員瀆職的審計署前主管估計,全國每年約有37.5億美元公款被貪污。

比經濟問題更令人頭疼的,還有南非的“白人歧視”問題。在一個曾經由白人建立種族隔離制度,而目前全國只有9.2%人口是白人的國度裡,今天的南非面臨著也许比1995年更為復雜的矛盾與衝突。在南非種族和解初期,為了避免內戰,白人的經濟利益受到保護,繼續擁有大部分土地和礦產。而黑人始終認為,那是種族隔離時代剝削的遺產。而當南非政府陸續將礦產資源收歸國有,打破了白人對礦產資源的壟斷后,白人又將其視為黑人對他們的復仇。于是,生計無著的貧窮黑人使犯罪率不斷上升,富有的白人又往往成為搶劫的主要受害者。

2012年初,南非種族關系研究所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南非白人正在逐漸減少,下降幅度為每5年0.3%。而自1994年以來,已經有80萬至100萬白人離開了南非。一個形像的比喻是,前南非非國大青年聯盟主席馬勒馬被人們稱為“令白人瑟瑟發抖的黑人”。面對日益脆弱的白人種群,非國大依然保證,將在2014年前把30%的耕地給予黑人。

誰都不會懷疑,非國大注定會在明年的大選中獲得五連勝。但只要種族隔閡、經濟憂患依舊,暫時靜默的南非政壇,沒准哪天又會驟然掀起驚濤駭浪。

(《南方周末》,有刪節)發布時間:2013-12-06 13:08

2013-12-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