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曼德拉追悼會的花邊醜聞

曹長青



曼德拉追悼會被全球媒體報道,其聲勢之浩大被稱為是前英國首相丘吉爾追悼會之后第一次。但這場追悼會卻醜聞連連,展示當今南非政府和社會現狀的冰山一角。

第一個醜聞:追悼會三分之一席位是空的。

美聯社報道說,在可容納9萬5千人的體育場裡,追悼會只有三分之二席位坐滿。按理說,從數月前曼德拉住院急救,南非政府就會籌備后事,但這麼長時間,這樣的政府動員,而且那麼多世界政壇的首腦人物們到場,最后座位居然還有三分之一空位,這說明什麼問題呢?

南非當局對“人數不足”解釋說,一是當天下雨,二是運載群眾的火車(當天乘車免費)發生了停電事故。

但如果南非人民真的敬仰曼德拉,下點雨又算什麼?至于火車事故,怎麼可能“三分之一”的火車同時停電?這不合常識邏輯。很有可能的是,南非人民對曼德拉的追悼會沒有全世界媒體那麼大的興趣和熱情。

美國《時代》週刊報道說,“體育場的座位明顯未坐滿,在一些城鎮,專為紀念曼德拉而安裝的電子大屏幕前圍觀的人數也略顯不足。”“對紀念活動的關注度似乎也並不高。”西方媒體傾向“政治正確”,這種情形下用詞尤其謹慎。連左傾的《時代》都這樣報道的話,真實則可以想見。

中國新華社(發自現場)的報道也說追悼會有六萬人,“體育場未能坐滿”。中國官方喉舌當然更沒有“貶低”現場的必要,等于也證明能容納近十萬人的體育場空了三分之一。

而法國廣播電台(RFI)報道的人數更少了,說是“近4萬人冒雨參加”。不知這是法廣記者現場目擊估算,還是引述其他媒體或南非當局(沒做說明)。但如屬實,顯然比上述“六萬人”又少三分之一,等於體育場(95000座位)只坐滿42%。

第二個醜聞:啞語翻譯是冒牌貨。

追悼會現場的唯一啞語翻譯居然是冒牌的,他胡亂比劃,那些被稱為“拍蒼蠅的手勢”根本不是“啞語”。按規矩,這種啞語翻譯應每20分鐘換一個,以保證他們能集中精力翻譯準確。但這個被專家稱為impostor (冒牌貨、騙子)的傢伙,卻一直在追悼會現場,一個人包場“翻譯”三個多小時。

美國媒體,尤其電視節目,相當重視報道和檢討這個問題,因這涉及到美國總統的安全,當時這個騙子就在離奧巴馬只有一米遠的地方,如他是“刺客”,奧巴馬就是“肯尼迪第二”了。美國前特勤人員說,按慣例,是不允许啞語翻譯在總統身旁的,但美國可能是為了尊重南非政府,才沒有制止。

最后查明,這個啞語翻譯不僅是冒牌的,而且前科累累,曾被逮捕過五次,被控有謀殺、綁架、強姦罪,后因盜竊罪被判刑三年。他事后接受西方記者採訪說,當時他產生幻覺,看到天使來了;他還承認自己是正在接受治療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大概是南非政府有點患精神分裂症吧?他們承認給一家公司支付了低于市場價的費用找翻譯。市場價是每小時125到164美金,但那個冒牌貨得到的是77美金一整天。騙子事件發生后要追究,可那家公司干脆就連影兒都不見、消失了。原英文表達更生動:“vanished into thin air” (《紐約時報》)。

在南非黑人執政后最隆重的一個國際事件中,怎麼可以想像政府居然用低于市場的價格僱人?會找個騙子?全世界有哪個國家的重大活動有過這麼滑稽可笑、荒唐透頂的事兒?這不僅展示那個政府無能到何種地步,同時說明,用這個翻譯的背后,不排除有貓膩(賄賂交易等)。

南非人自己也抱怨說,在如此重大的場合出現冒牌手語翻譯“完全不可接受”。美國白宮發言人更直截了當:在萬眾矚目的曼德拉追悼大會上,安排一名假翻譯與世界各國元首同台是一種“恥辱”。

第三個醜聞,圖圖大主教致詞時家裡被盜。

南非的治安不好,兇殺強姦率世界第一,盜賊如毛,全球聞名。但對曼德拉繼承人領導的政府最構成諷刺的是,在圖圖大主教在曼德拉追悼會上致詞時,他的家居然被盜。

這是圖圖大主教的家今年第三次被盜了。八月份第二次被盜時,他跟妻子還都在家(熟睡),盜賊居然得手,甚至偷走了他的諾貝爾獎牌。后來這個獎牌被追回,大概連盜賊都知道了:“諾貝爾和平獎”(發給太多偽人)越來越不值錢,那個獎牌沒什麼價值,干脆送回去吧。

法新社的報道說,入室行竊在南非已是“家常便飯”,且經常伴隨暴力衝突,所以有錢人都築起高牆、拉起帶電柵欄,還設置應急按鈕,發生意外情況時可迅速召集荷槍實彈的私人保鏢。

這次圖圖大主教雖然失財(諾獎牌是否還安在?),但畢竟沒有因“偷盜常伴隨暴力”而自身受傷。但圖圖大主教可能也不會因此慶幸,因為他正煩着呢——曼德拉治喪委員會名單不僅沒有他,隨后的“國葬”更沒邀請他(他已買好的機票也只好退掉)。曼德拉當年獲釋的第一晚是在圖圖家度過的,他們一直是好友(又同是諾獎得主)。黑人國大黨(ANC)政府為什麼如此排斥圖圖大主教?因他近年一直批評ANC貪污腐敗,甚至把黑人政府說成是“種族隔離政權”。專家分析,祖馬們存心報復,阻止他參加“葬禮”。

第四個醜聞:南非總統祖馬致詞遭噓。

從電視轉播的追悼會實況可看到,司儀唱名,會場大屏幕上播出各國領袖,而當南非現任總統祖馬出現時,全場“有上萬民眾發出噓聲”。圖圖大主教批評這些“噓者”使南非“蒙羞”。但真正蒙羞的是祖馬總統本人,萬人發出噓聲,說明南非民眾對祖馬政府的不滿已忍無可忍,即使是在追悼會現場,也要借機發泄。

美國《時代》周刊也報道說:屏幕出現祖馬時,現場民眾發出噓聲,后來祖馬總統登台致詞時,民眾更不斷發出噓聲(至少五次)表達強烈不滿。在祖馬發表演講時,甚至有些現場民眾紛紛離場,留給祖馬一片空蕩蕩的聽眾席。

路透社報道說,嘉賓演講時,觀眾席過于吵鬧,嘈雜聲過大。以至追悼會主持人要出面維持秩序,呼吁說:我們的追悼會不會持續很長時間,請大家耐心。

哪個國家如此高規格的追悼會,可能開成這個樣子?連中國新華社都援引外電報道說,“這使國家尷尬”。豈止是尷尬,簡直是通過近百名世界領袖和全球媒體,把“醜”丟到全世界了!

第五個醜聞:奧巴馬們玩手機自拍,被世界譏笑。

在這樣隆重的追悼會現場,美國總統奧巴馬、丹麥女首相施密特、英國首相卡梅倫,居然三人玩手機自拍(還露出燦爛笑容)。這個被法新社記者拍下的畫面,迅速傳遍網絡,遭網民痛斥。

記者還拍到奧巴馬跟丹麥被稱為美女首相的施密特兩人對視大笑、交談甚歡等場面。但被同時攝入畫面的其他現場來賓,都是神色凝重。CNN就此采访了美國禮儀方面的權威和專家,他們都認為,參加追悼儀式應“安定、恭敬、專心”,不應玩“自拍”。

英國在野黨議員強烈批評卡梅倫首相在追悼會上的“自拍”之舉。卡梅倫出面解釋說,是丹麥首相施密特(她是前英國工黨領袖金諾克的兒媳婦)拿出手機自拍,把他拽進去,出於禮貌他沒有拒絕。

這個“自拍”舉動出自丹麥女首相,她左拉奧巴馬,右拽卡梅倫。事后遭批評,她還不道歉,辯解說,政客也是人,也會找樂子。在追悼會上“找樂子”?對視大笑?玩自拍?這位被報道愛穿名牌、性感服裝的丹麥左派首相真是“左”瘋了。

奧巴馬雖在悼詞中把曼德拉歌頌到“永遠的偉大解放者”,但在追悼會上他跟丹麥女首相嬉笑顏開的不莊重舉動,令人質疑對曼德拉去世是否真有悲痛之情,對他高調頌揚的導師是否真的敬仰、尊重。

對西方左派用炒作曼德拉顯摆自己“政治正確”之舉,很多民眾不滿。例如英國BBC就收到1350份投訴,觀眾譴責其過度報道曼德拉去世消息,卻忽略英國東部遭風暴襲擊造成數人死亡的本國重要新聞。觀眾的抗議導致BBC新聞總監詹姆斯.哈丁不得不出面道歉,其辯解是“我們是在報道一位百年來最重要的政治家”。

可是被英國人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首相”的政治家撒切爾夫人今年4月才去世,被BBC自己組織的評選“100名最偉大英國人”獲第一名的丘吉爾去世還不到50年,怎麼過去“一百年來最重要的政治家”成了曼德拉?這是BBC新聞總監數典忘祖“記憶不好”,還是情有獨“左”不顧常識?這可能是曼德拉追悼會之外的“醜聞”了。

2013年12月14日于美國

2013-12-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