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曼德拉憑什麼登上神壇

曹長青

我的“曼德拉絕不是英雄”一文發表后,原以為口水謾罵反駁一定會多過共識,因為誰都看到了那鋪天盖地的對曼德拉的歌頌,但從反饋來看,卻得到絕大多數讀者共鳴。這說明什麼?說明真實和常識完全有力量戰勝虛假,無論那個假是被多麼龐大的勢力推崇、被多麼高位的權威者承認。

當然,有些讀者的反對和質疑有其相當的合理性:如果曼德拉不是真英雄,怎麼會被全球媒體熱捧?還有上百名世界領袖出席他的追悼會?那種景觀,就是耶穌回來了,再被釘十字架,也絕不會有。難道他們全都錯了?

事實上,在人類歷史上,在意識形態領域,大多數人都錯的事情/時間遠多過大多數人都對的。目前這種狀態不是奇怪,而是常態。導致歷史常態的原因不是一篇短文的話題,這裡僅談眼前曼德拉這一“假”形成的原因。

這主要跟英文媒體有關。英美是世界強國,冷戰后美國又成唯一超強,網絡時代更迅速使英文成為世界語言。在這樣的局面下,英文媒體對世界輿論的形成起著絕對的主導作用。甚至所有和語言有關的,電影、歌、戲劇、小說等等,只要是英文的,只要被美國主流媒體熱捧,就立刻具有了全球性,“紅”遍世界。

所謂“主流”美國媒體(mainstream media),就是左派美國媒體。因為自羅斯福時代,尤其是二戰結束后的過去六十多年來,美國媒體一直被信仰社會主義的左派文人絕對主導,所以他們成為“主流”。

中國有“出口轉內銷”之說,什麼事情在西方弄出名堂,國內就能走紅。而美國是“內銷轉出口”,英文主流媒體炒熱,“余溫”就散到世界,所有其他語種媒體隨之“起舞”。

留心西方媒體的人可以看出,無論他們用多少頂破天的形容詞讚美曼德拉,他的遺產都不得不回避——經濟不能說:從曼德拉等黑人掌權至今19年,南非經濟平均增長率只有3%,失業率高居24%以上;治安不能說:南非的艾滋、強姦、兇殺率全球數一數二,人均壽命比白人統治時降了近20歲;外交更不能提,因曼德拉跟卡扎菲、卡斯特羅、阿拉法特等獨裁者是“同志戰友”。

他的“偉大”僅僅限于兩個內容:一是坐了27年牢(在坐牢之前他沒有名氣)。但據《曼德拉自傳》披露,第一次坐牢,他每周可到律師事務所處理一次商務,途中還可到商店買巧克力、水果等。第二次關在海島,二十多年間從沒被打過,獄卒還成為他的朋友。當然,什麼牢坐27年都絕不容易,但我想說的是,數不清的獨裁國家的異議分子們的遭遇遠比曼德拉糟糕。薩達姆時的伊拉克,被懷疑有二心的將軍,居然被扔給老虎吃了!

曼德拉從一開始就有全世界的聲援,他的妻子僅僅從台灣就每月有1000美元的關照,就別提來自西方,更有來自卡扎菲之類獨裁者的金援了。這種待遇,專制國家的政治犯們連做夢都不會有。別說政治異議人士,中國當年那多少萬右派在勞改營的遭遇,都遠比曼德拉坐牢的狀況糟糕。曼德拉挨過餓嗎?他知道吞死耗子、吃蚯蚓、咽泥土的滋味嗎?他感覺過政治前景徹底黑暗的恐怖嗎?

但專制國家的政治犯不可能成為“偉大”,第一因為他們不是黑人,第二他們坐的是獨裁國家的牢。西方的“政治正確們”對獨裁國家的政治犯遠不如對曼德拉那麼用心。美國對薩達姆的獨裁政權“用心”了一把,卻被曼德拉如此指控:“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國家犯下了無法形容的暴行,這個國家就是美國。他們根本不在乎人命。”沒錯,把大活人扔給老虎吃了的薩達姆才在乎人命!!

曼德拉的第二個“偉大”是促成“黑白和解”、南非轉型沒有大流血。事實上,在白人政權妥協讓步,放曼德拉出獄后,他要報復白人(大流血)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南非是民主體制(多黨、選舉的),有獨立司法,自由的媒體,軍隊是國家化的。曼德拉當年領導暴力革命失敗,他出獄后再做,照樣沒有成的可能。他采取“和解轉型”政策,是唯一的選擇。僅僅是因為他沒有直接做卡扎菲、卡斯特羅(那樣專制殺人)就成了“偉人”,這個標準不實在是太低了嗎?

更何況,曼德拉的所謂“黑白和解”成就也滿是水份,我在“曼德拉絕不是英雄”一文中已介紹評述,不再重復。只提一個數字:曼德拉掌權前,南非白人佔人口近20%,黑人執政后,反過來實行對白人的“黑人種族主義”政策,導致大量白人逃離南非,現白人已降至9%。如果真是“黑白和解”了,為什麼大量白人要背井離鄉、放棄自己家園?歷史上白人進入南非比黑人要早,黑人並不是南非的土著。

南非白人今天的遭遇,別說根本不見黑人為他們呼吁,西方白人管嗎?曼德拉過問過嗎?在西方得到“和解、寬容”美譽、被捧上天的曼德拉,卻跟一群黑人一起合唱“殺死白人”(見http://caochangqing.com/gb/index.php?dispmode=0)。

但就這樣一個曼德拉卻一路被西方左派“捧紅”。這個“造神”運動由來已久,在他去世之際達到高潮。但為什麼西方左派那麼熱衷吹捧曼德拉呢?這裡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這個詞的實意是,要符合潮流,要說顯摆自己高尚、占據道德高地的話。其本質是:矯枉過正,走向歧途。

南非白人政權制定的對黑人嚴重不公平的種族隔離制度當然是錯誤、甚至是罪惡的。相當一大批(全世界的)白人不站在自己的血緣、膚色一邊,為黑人呼吁,毫無疑問是正確的,它代表著白人的文明、理性程度。那些白人的呼吁,以及西方白人主導的政府的壓力,促使了南非白人政權的妥協,促成了白人政黨主導的國會(當時曼德拉的黑人國大黨被禁)通過一項項的法律,包括取消種族隔離政策等,為后來曼德拉的釋放和掌權提供了條件。這些正確的做法,在世界各個種族中都是贏得共鳴的。

但是,如果因為“正確”就矯枉過正,那就邁向“政治正確”的歧途——黑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你心裡認為錯的也不可以吱聲;白人所為的一切都是錯的,你心裡認為對的也必須沉默。尤其是由于美國曾經有過白人把黑人變成奴隸的歷史,歷史包袱使得白人對黑人的任何錯更不敢吱聲了。更嚴重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一大批自我表現欲高于一切的西方左派們,以歌頌黑人、痛斥白人來“秀”自己政治上的“正確”、道德上的“高級”。他們不僅自己絕口不提黑人的任何錯誤,而且任何其他人一提就遭主流媒體槍林彈雨批判。

一個眼前的例子,前天(12月9日)美國福克斯電視主持人歐萊利(Bill O’Reilly)僅說了一句“曼德拉曾是共產主義者”(隨后是誇贊他做27年牢的偉大),就被左派媒體一頓譴責。曼德拉當然是共產主義分子,到死都是。但這種事實,左派媒體就是不讓提。在沒有網絡的時代,除了很少數的保守派報紙,美國輿論就被左派媒體橫掃了。

誰面對鏡頭表演“捧曼德拉秀”,誰就成半個英雄了;把曼德拉捧成“太陽”,他們就是星星,也跟著閃閃發光了。從對“曼德拉絕不是英雄”一文的反饋中,可看到相當多華文讀者已很明白西方左派的把戲,他們說的很準確:曼德拉是“西方左派豎立的政治偶像”。“把曼德拉捧上聖壇,自己也就站在道德聖殿上。”為什麼要捧曼德拉?“第一因為他是個黑人,第二他吃過牢飯,所以贊揚他就是政治正確。”

正確的言論是為了幫助實現一個好的目的(改變每一個具體黑人的生存狀態,讓他們更有自由和尊嚴地生活),而不是利用美麗動聽的詞彙增加自己身上的光環。西方左派無視現實、只要作政治正確秀(不许批評黑人,甚至誇獎錯誤)的結果,是加大、加重了黑人的災難,把那個“讓黑人生活得更好”的初衷給改變了。

真實是:從西方那些政治正確的大肆宣傳中得到好處的,一是曼德拉本人(自己成神了,家族得巨額遺產);二是作秀的西方左派們,身上又貼一層站道德高地之金。而真正倒霉的,是那千百萬普通的南非黑人。

二是社會主義理想。除了政治正確,更重要的原因,是西方左派跟曼德拉的社會主義理念心有靈犀,他們心照不宣是“思想上的戰友”。所謂“西方左派”,主要特征是向往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美國的左派們,原來向往紅色蘇聯。蘇聯陣營崩潰了,西方左瘋們也不好意思再公開歌頌共產主義了,但他們敏感地在曼德拉身上嗅到“共產氣息”——曼德拉在獄中就向往共產主義,熟讀《毛澤東選集》(英文版),家裡掛著列寧、斯大林畫像。掌權后,曼德拉迅速在南非實行社會主義,追求的不是市場經濟,不是個體權利保障(私有財產權),而是均貧富,高福利,大政府,典型的社會主義。

對曼德拉去世,讚美調子最高者之一是美國總統奧巴馬。這不是因為膚色相同(奧巴馬絕不會讚美最高法院唯一黑人大法官、持保守派觀點的湯瑪斯),而是因為理念相通,都向往社會主義,甚至反感美國。

直到奧巴馬當選總統了,他的妻子米歇爾才說,“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為美國感到自豪。”意思是之前他們不為美國感到自豪。奧巴馬的自傳取名《來自父親的夢想》。他從出生就被父親拋棄,白人母親把他帶大,他跟父親根本就沒見過幾面,但就因為他父親是個共產主義者,所以他要繼承父親的夢想。在美國左派媒體眾志成城的哄抬下,奧巴馬進入白宮。他使美國闊步邁向社會主義的速度超過之前任何一屆總統。難怪在西方國家領袖中,理解、欣賞、共鳴曼德拉的人,沒有超過奧巴馬的;他們是靈魂伙伴(soul mate)。知道靈魂伙伴之間的相互推崇會是多麼傾心嗎?

三是痛恨資本主義美國。這是和上一個捧曼德拉的原因相輔相成的。追求社會主義,就是因為反對資本主義;而反資本主義,則必定得反作為資本主義大本營的美國。

曼德拉明顯是反美反西方的,所以他才會跟同樣的反美獨裁者卡扎菲、卡斯特羅、阿拉法特們是朋友。曼德拉曾公開歌頌卡斯特羅的“古巴革命一直激勵著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獨裁者給了曼德拉幫助,他念念不忘,盡心回報,而美國給予幫助,他則可以隨口刻毒地咒罵美國(如前面所引)“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國家犯下了無法形容的暴行,這個國家就是美國。他們根本不在乎人命。”

說到此,一定有讀者會問,對一個曾如此這般侮辱美國、且從未道歉的人,美國總統、前總統們怎麼一溜煙(除身體欠佳的老布什之外)全都去參加葬禮呢?而且那麼多西方其他國家元首,包括保守派領袖,怎麼也都蜂擁到南非呢?這就是西方左派媒體的力量。

首先,政治家們要選票,不敢得罪左派主導的主流媒體;其次,媒體已經把曼德拉塑成了甘地、馬丁路德金式的英雄(兩個同樣被西方媒體造出的“神”——我另文再論),這種觀念已經在相當一大部分民眾中深入人心。所以,別說政客們,就連絕大多數文人墨客也絕不敢對抗這股排山倒海般的“政治正確”潮流。雖說美國是自由世界,但如果你在哪個媒體工作,批曼德拉就完全可能丟掉飯碗。有幾個人敢呢?這就又刷掉了一大批人。誰說大富翁都是支持資本主義的右派?事實上,支持媒體的大亨,除了剛跟中國女人離婚的默多克等極少數之外,大部分都是賺夠了資本主義的錢卻高調反資本主義的偽君子們。

當然,美國/西方也一定有少數堅持真實的敢言者。前美國副總統切尼就一直不認同(更不推崇)曼德拉;在2008年美國國會投票把曼德拉從“恐怖分子名單”拿下來時,他就投了反對票。

除了切尼這種勇敢的政治家之外,學者中則有更多的人不買曼德拉的賬。比如加拿大專欄作家朱迪.麥克勞德(Judi McLeod)近日就痛批曼德拉的黑人國大黨及他前妻溫妮領導的殺害其他黑人的暴行。雙親是共產黨員、自己也曾是左派、后來覺醒成為知名保守派的美國學者霍羅威茨(David Horowitz)在曼德拉去世時則毫不客氣地寫到:“曼德拉以恐怖分子起家,之后也從沒棄絕阿拉法特和卡斯特羅之類的暴君,而是把他們當作兄弟;他留下的南非是他政治生涯的罪證,而不是值得讚美的成就。”

但最感人、最真實、最有力、對曼德拉/奧巴馬等黑人領袖最到位的痛斥,來自一位黑人牧師。

(請看這個視頻:http://youtu.be/lByAHlLvgqs)

我並不完全認同他的話,尤其是他對黑人人種的質疑。但我認為,這位黑人牧師——James David Manning(紐約ATLAH教堂的首席牧師)才是真正愛黑人、發自內心要幫助黑人。他遠比馬丁路德金、曼德拉、奧巴馬們勇敢——敢于說出那個種族不願聽的真實!他更使我堅信,黑人的問題,絕不是人種的問題。歷史遺留的,是文化問題;當今面臨的,是黑人領袖的問題。但是這位牧師讓我看到黑人的希望!

2013年12月11日于美國

美國黑人牧師痛批美國左派和社會主義

2015-12-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