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走向衰敗之路:被權力重塑的南非

作者:楓林仙



6月11日,世界杯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足球城體育場上演。開幕式上盡情展現的當地風情和非洲格調讓人恍然進入大同世界。然而對這個新生16年的國家,在贊美它的光鮮外表時,外界的疑惑並未減少——自上世紀60年代非洲獨立運動和民族主義興起以來,到處發作的非洲病正在降臨南非。

新生16年變成“犯罪之都”

就在開幕前一天,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社論或報道中專門提及了這個國家糟糕的治安狀況。曼德拉夢想的“彩虹之國”(Rainbow Nation)正作為“犯罪之都”被人註目——那堥C年發生2.1萬起謀殺案,10萬起搶劫案,30萬起入室盜竊案,5萬起強奸案;非法槍支達到300萬支,死於各種暴力的人數是世界平均值的八倍。約翰內斯堡更是犯罪率最高的城市,其謀殺犯罪率是全國平均水平的三倍。

犯罪率高的直接原因是經濟不景氣。確實,當地的失業率居高不下,今年第一季度便達到了25.2%,比1994年的13%翻番。全國失業人口達430萬。有1000多萬黑人勞動力缺乏工作機會,只能依靠打短工或者其他人接濟度日,實際生活水平下降。約400萬人每天的生活費用不到一美元。享受政府各項補貼的人口增至1300萬,占總人口的四分之一。白人和黑人間的貧富差距仍然很大,但黑人群體內部的貧富分化也日益凸出。

被政府刻意扶植起來的新興黑人中產階級已超過300萬人,成為消費主力,占據南非整個中產階層的三分之一。其消費能力已接近南非全體白人的消費能力,占了全體黑人消費能力的三分之二。他們的生活方式日益白人化,與同胞的生活拉開了差距。

自1996年以來的經濟政策創造了漂亮的賬面數字。2005年至2007年增長率超過5%。2008年受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增長率降至3.1%。2009年國民生產總值3133億美元。不過,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卻跌破了原來的一萬美元水平,為6532美元,居非洲第七位。同時,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局面卻沒有改變。许多地區自1994年以來毫無起色。

用國家權力重新塑造社會

另一方面,政治生態的演變讓人疑慮重重。曼德拉表達的種族和解意願在1995年橄欖球世界杯比賽上達到了高潮。也是在那一年,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成立,對過去30年的暴行展開調查。前白人政府和它的對手、現在的執政黨非國大的都不情願面對真相。非國大甚至拒絕對自己與另一黑人政黨因卡塔自由黨(IFP)的血腥火並作出澄清。那場火並造成了數千人死亡。對此,姆貝基辯稱,非國大長期以來進行的是正義戰爭,在法律上沒有任何問題。

和解的意願歸意願。衝突的現實歸現實。曼德拉之後的歷任領導人對和解的熱情漸漸降低,而加強政府權力、以之塑造整個社會生活卻成了他們的興趣所在——出台平權措施,刻意制造黑人中產階級,以及將政治權力更多地從白人手中轉移給黑人。曼德拉之後的歷任總統姆貝基、莫特蘭蒂和祖瑪,都以平權的名義加強翻身黑人的特權地位。他們想以對舊秩序資源的再分配來改變南非面貌,把顛倒的舊乾坤再顛倒回來,實現他們夢想的正義、平等的美好新世界。

與此同時,主張用強權來改變現實的非國大內部的左翼激進勢力更加擡頭,越來越轉向將舊日種族仇恨與階級鬥爭相結合的政治理念,其黑人主體意識日益高漲並極端化。

白人建造起來和命名的城市、機場、道路換上了響亮的黑人名稱。這些浩大的更名工程就花去了不少預算。還在2004年,姆貝基就進行了普遍的“清洗”,將政府部門的白人,上至局長、處長下至普通辦事員,一律清除出去。軍隊內部的白人軍官也遭到排擠,大批離職。曼德拉時共27名內閣部長,其中黑人14名、白人7名、印度人3名、有色人3名。而在祖馬的34名內閣部長中,只有3名白人、3名印度人。

在外交方面,南非轉而支持伊朗和反以色列的阿拉伯種族主義論調。以致於2001年和2009年兩次在南非舉辦的反種族主義大會,都成了宣揚反猶主義的講壇,阿拉法特和內賈德對英、美、以等國破口大罵,意氣風發。美國、澳大利亞等國不得不兩次退出以示抗議。此外,南非還在聯合國給予緬甸外交支持。

政府對貧困地區並不重視,在改善當地民生方面乏善可陳。經濟管理也頻出故障。甚至在2008年春天發生電網癱瘓,出現全國電力危機的糟糕局面。此外,政府的腐敗也越來越招致民眾批評。

姆貝基的糟糕政績和路線在非國大內部受到抨擊。這些抨擊來自以祖馬為首的更加激進和民粹化的左翼勢力。最後他在黨內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失敗後,被非國大開除出局,並在罷免壓力下於2008年年末辭職。

2009年5月上台的祖馬總統只讀過五年小學,性格好鬥,善於拉關系,目前已娶過六位妻子。自2001年起他就醜聞纏身。2004年更是因腐敗被姆貝基罷免了時任的副總統職務。2008年2月,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時任非國大主席的祖馬歧視性地阻撓白人記者采訪提問。祖馬稱,黑人和白人記者間存有利益分歧。之前可沒有哪位非國大領導人敢這樣做!

祖馬在台上仍然遵守和解政策。但在台下,29歲的激進分子、非國大青年聯盟頭頭馬雷馬(Julius Malema)卻走得更遠。他從地方政府的招標資金中大撈其錢,擁有一輛梅塞德斯-奔馳跑車和一輛羅夫跑車,手提路易-威登手包,並在約翰內斯堡的富人區擁有一座住宅。半年前電視主持人問他是否擁有個人財產時,他卻矢口否認。他自稱“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並視姆貝基的好友穆加貝為偶像。他極為好鬥,在群眾中鼓吹種族仇恨,並經常高唱黑人歌曲《殺死農場主,殺死布爾人》;而祖馬喜歡唱的則是《我的機關槍,帶上我!》。

黑人的種族主義與排外情緒

政客們仍然拿著舊日記憶說事,不斷強化黑人主體意識和優越感,這股意識在非洲人國民大會(ANC)黨內和社會上漸漸流行。但他們並不在意現實在怎樣改變。

現實是,受到經濟形勢壓迫和意識形態蠱惑的黑人要面對黑人群體內部的競爭,和移民的衝擊(僅津巴布韋就來了300萬難民),失落感愈來愈強烈。另一方面,對貧困黑人來說,艱難的現實並不能滿足當家作主的要求。比如,就業形勢的惡化與期望形成了強大反差,這刺激了不滿情緒,怨恨與日俱增。

一些人把這種處境歸咎於外來移民。於是近年來貧困地區頻發抗議和示威,甚至經常出現針對外來移民的暴力抗議。大批津巴布韋、莫桑比克、索馬堛熔墨覬P日俱增。排外的主張早在2004年就已經到處響起。當年曾有黑人對中國記者表示:“我們政府應該限制外國人的行動,他們不能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政府不能讓他們買土地,否則我們窮人永遠就沒有土地。”

另一方面,這一處境也被一些人歸咎於舊制度和白人的歷史欠債。這與歷史中形生的仇恨相互融合,使對待白人的態度發生了微妙變化。南非小說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庫切的小說《恥》便描繪了這一變化對白人的傷害。

白人和有色人種漸漸受到不平等對待、反向歧視甚至攻擊。實際上,從特權中得到好處的黑人也歧視其他黑人和白人;黑人貧民和白人都覺得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出現了雙重標準:白人歧視黑人是大事,黑人歧視黑人、白人和有色人是小事。甚至此次剛到南非采訪世界杯的中國記者也感受到了。

“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支持、鼓勵聘用女性、少數族裔等受歧視者的積極行動或措施)和“賦予黑人權利計劃”讓许多白人覺得自己的發展機會受到了限制。

白人農場主的地位和土地所有權遭遇挑戰。在舊制度下白人擁有全國90%的土地。1994年以後新政府開始以贖買方式實施土改,爭取讓貧困黑人獲得土地。但是因為資金缺口和實施不力,這項工作推進緩慢。此後自發的襲擊農場主事件不斷發生。其中61%的受害者是白人農場主。2004年,南非著名記者簡妮•艾倫曾指責政府打擊襲擊農場事件不力,認為這些襲擊是一場“種族清洗戰役”。

2009年8月,一名叫亨特利的南非失業白男子以遭受非洲裔種族歧視為由,在加拿大申請難民保護,獲得批准。此事引發了兩國間的軒然大波。

其他有色人種的日子也未見得更好。以華人為例便可窺其端倪。

華人是當地犯罪分子打劫的頭號對象。通常的解釋是,華人愛攜帶現金和露富。但施暴者現在不僅僅對金錢感興趣了,而且熱衷於人格侵犯和虐待。2006年,5名華人被綁並遭沸油開水燙灼虐待,其中兩人被燙成重傷,其他三人也不同程度受傷。2007年,一位華人業主在家中遭搶匪酷刑折磨達三個小時:火燙、開水澆、拳打腳踢,甚至用電線勒脖子等等。

2000年,華人因為曾遭受不平等待遇和邊緣化提起訴訟,要求被列入黑人族群,同享特權福利待遇(即所謂的“平權權利”)。折騰了漫長的八年後,最高法院於2008年6月16日終裁支持華人的訴求。但這種分一杯羹的事情當即遭到了南非黑人貿工聯合會等12個黑人組織激烈反彈,稱該判決阻礙了經濟解放運動的進程。
社會矛盾需要尋找發泄口,外來移民便成了頭號對象。2008年5月18日,約翰內斯堡地區暴發血腥的排外暴亂。大批黑人揮舞刀棒砍殺同為黑人的外來移民,受害者為鄰近非洲國家來的黑人移民。有67名外國人死於非命,3萬余人逃離。一名受害者將其稱作“一場戰爭”。可是南非國家情報局局長曼濟尼卻表示,是支持種族隔離政權的勢力在煽動群眾,引發暴亂。2009年排外風潮並未稍歇。針對來自津巴布韋、孟加拉國、索馬媯弘磡悼D的暴力襲擊事件頻頻發生。

此外,南非工人和士兵還在2009年掀起了罷工浪潮,其規模和人數都超過了過去6年的水平。

是否是下一個津巴布韋?

社會動蕩的結果是白人和其他有色人口開始移民——人心散了。據2009年官方統計,南非人口將近5000萬,黑人人口為3941萬,占總人口的79%;白人人口為447萬;其他有色人種為571萬。而1994年後南非約有100萬白人遠走他鄉。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移民南非的3萬多華人絕大部分移往其他國家,剩下很少一些。絕大多數移居到國外的南非移民者也是國內最好的和最聰明的。南非5000名註冊會計師中,目前有四分之一居住在海外。有移民意向的人數也在上升。2008年5月的一項對600位南非公民的民調顯示,20%的調查對象計劃離開南非。

政府用行政權力改變並塑造整個社會生活,反而制造了成堆的問題,致使國內種族矛盾、階層矛盾、地區矛盾等等如一團亂麻。例如,現在南非政府中最重要的部門居然是經濟計劃委員會。而據去年到訪的一位中國記者報道,南非的知識分子們正在討論要不要學習中國的戶籍制度以及他們自己也弄不清楚的中國模式。

這一擴張國家權力以塑造整個社會的模式,恰好是之前许多非洲國家的政客們都熱衷的方法。如果繼續沿著這條道路走下去,它將面臨這樣一種可能:像加納、津巴布韋、中非、幾內亞等非洲國家一樣走向經濟紊亂、族際衝突和政治衰敗。

2013-12-06

——原載中國“網易”今日觀點

2013-12-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