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華裔教授:我后悔投票給奧巴馬

鄒至莊(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

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我很興奮地投了奧巴馬一票。我覺得他十分聰明。在哈佛大學法學院念書時成績最高,不容易當了法學院出版的《哈佛法律評論》(Harvard Law Review)的主編。他為人可親可敬,善于演說,口才十分好,說話非常動聽,令人注意和羨慕。這些優點再加上他對美國年輕人的吸引力,使他在總統選舉時的票很多。

2012年的總統大選我也投了他的票,但不如前一次的熱烈。現在民眾對他的支持處于歷來的低點。

11月25日路透社報道指出:“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懷疑奧巴馬總統治理國家的能力,根據一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ORC周一的公布,有53%被調查的人認為奧巴馬不誠實和不可信,這是第一次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ORC發現了有多數民眾質疑總統的信譽。上周在電話接受民意調查的843位美國公民只有40%表示奧巴馬能有效地管理政府,比六月的調查下降了12%。這項調查是在11月18日至20日進行,當時,總統的重要政績,被稱奧巴馬醫改(Obamacare)的醫療保健法,施行時發生了大問題。…… ”

觀察了奧巴馬的失敗和民眾對他的不滿,我發現在美國民主制度,由多數民眾選舉區選出來的總統,有對民眾的吸引力,不一定有能力當總統。從奧巴馬當總統的經驗使我思考什麼是一個良好的美國總統需要具備而奧巴馬缺乏的條件。我想有三項條件,在下面說明。

第一項是有能力管理和指導向他報告的高級官員。這種能力也是管理任何一個大型機構,如一所大公司或大企業,一所大學,美國的一州或中國的一省必需具備的。領導者應當明確指定任何工作項目的目的和完成它的定義,成gong后的獎勵和失敗后的處罰。追隨者會尊重他並受到他的啟發。

第二項是能夠正確地判斷什麼是需要完成的事業。如果對要完成的事業的判斷本身是錯誤的,有管理和領導的能力不會起作用。從奧巴馬醫改辦事的經驗,我們可以了解即使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是好的,政策本身可能有問題。如果政策本身不得人心,執行它是會失敗的。奧巴馬沒有預料到奧巴馬醫改本身是錯誤的,是不受歡迎的,以致執行的時候失敗了。

第三項美國總統應具備的條件是當他制定和實施他的政策時需要了解美國政治制度的運作。美國政治制度的特征包括兩政黨對立,需要得到它們雙方的支持立法才得批准,任何政策的實施也需要獲得它們雙方的支持。Obamacare的失敗,部分原因是這樣重要的政策未能通過兩黨制的政府來施行。同時美國民眾也不支持它。這次執行此政策失敗,導致其他不良的后果,包括美國政府關閉了16天和發生政府不一定能夠支付所欠債務的危機。中國實行一黨制的領導人也需要了解其政治體制是如何運作的。他們需要了解如何獲得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支持。如果民眾對某政策不滿和示威反對可能會影響黨已批准的政策實施的成gong。

一位著名的大學教授對他專門的學科應有重要的貢獻,但是通常不是能幹的管理人和領導者,也不是對大學發展的方向會有特別的見解。與此同樣的,一位良好的醫師,能夠醫好病人,通常也不會管理醫院和認識醫院應選擇的發展方向。專門人才和管理人才需要具備的條件是不同的。

上面說的才能是天賦的還是可以培訓出來的呢?我認為是天賦的。以奧巴馬為例,有人可以說他在當總統以前沒有當過領袖的經驗,但是他當了五六年的總統還沒有學會。一般來說,如果做領袖的人是可以培訓出來的,便不會只有很少數的人能夠當領袖。管理的能力和有眼光的本領是不一樣的。只有管理的能力,不能當一個國家或一所大公司的領導人,只能當副總統或副經理。只有眼光可以當領袖的顧問,不能當領袖。

到這裡我還沒有討論美國總統如何領導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實施。有領導能力當然是必要的。奧巴馬總統幸虧選擇了兩位能幹的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和約翰.克里,他們自己經有能力有效地執行美國的外交政策。奧巴馬本人可能對外交政策也有合理的判斷。即使他沒有,他還可以從上述兩位能幹的國務卿和其他的幹部收取外交政策的良好建議。關于國家需要對付的世界政治環境,奧巴馬似乎有足夠的了解,可能超過他對國內政治環境的了解。

注:本文作者鄒至莊(英文名Gregory Chow,今年84歲)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更多其資訊請見其網頁 http://www.princeton.edu/~gchow/)

——原載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2013年12月3日,原題:奧巴馬失敗的三點啟示

2013-12-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