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訪談】中國人對美國政府關閉的誤區在哪?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



由于美國兩黨在國會無法達成一致意見,聯邦預算案無法通過,因而導致美國政府關閉。這不僅在美國政壇引起軒然大波,也成為全球焦點新聞。中國民眾也感到好奇,怎麼美國政府會“關閉”,它是怎麼發生的,對美國政治、經濟和人們的生活會產生什麼影響?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就此采訪了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

記者:美國政府關閉,對美國的形象是不是有損害?

曹長青:事實上是部分關閉,而不是整個政府都關閉了。這種情況以前在美國發生過,例如在里根總統和卡特總統時,所以不是第一次。當然有人會覺得,政府被迫關閉了,這是很糟糕的事。其實這也體現了美國的憲政民主制度的優越性。

眾所周知,美國是三權分立:國會是立法機構,最高法院解釋法律,總統有行政權。一般中國民眾認為,美國總統權力最大了,他是白宮的主人,三軍統帥,但是美國總統要受國會的制約。國會通過的議案(法律),總統要執行,如果總統否決,國會還可以三分之二票數對總統的否決再否決,最后等于是國會說了算。這次美國國會沒有通過聯邦政府的預算案,就等于是沒有給政府發薪水的錢,當然聯邦政府就得關門,這是國會對行政機構的一種制約,它體現出憲政制度的優越性,就是大權在握的總統,也要受到國會制約。你不改變政策,國會就不給你預算。沒錢發薪水,政府只得關門。

記者:奧巴馬政府和國會分歧焦點是什麼,是什麼原因導致國會和白宮發生這麼大的爭執?

曹長青:焦點主要是備受爭議的醫療保險。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策遭到在野黨的強烈反對。共和黨提出奧巴馬政府要修改醫療保險,或推遲一年執行。但奧巴馬政府不讓步,雙方僵在那裡,最后共和黨議員占多數的眾議院就不通過包括支付全民醫療保險開銷在內的聯邦預算案,奧巴馬政府被迫關門。

記者:一般中國聽眾會覺得,全民醫療保險不是很好的事嗎,每個人的健康得到醫療保障,應該得到所有政黨的支持呵,為什麼美國的在野黨要反對呢?

曹長青:這裡有兩點,第一,奧巴馬政府要推行的醫療保險,等于“用政府取代市場”,由政府管理、甚至壟斷“醫療保險”行業。把以往的私營企業性質的醫療保險業,從“市場”手裡奪走,變成政府直接控制的國有性質了。

美國建國的重要文件《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的基本精神是強調個人自由,強調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就是不贊成大政府,更不贊成政府包攬和壟斷。因為只要是政府壟斷、政府包乾,就會是災難。人類的歷史早已證明,哪裡有大政府,哪裡有市場被政府壟斷,哪裡的經濟就一定失敗。所以,經濟發展應交給哈耶克說的那只“看不見的手”,也就是市場規律。奧巴馬政府控制醫療保險,就是毀掉市場,最后將毀掉的是醫療保險的質量和有效性。

第二個,政府強迫人民必須買醫療保險,本質是剝奪人民的權利。一個人買不買醫療保險,這個權利應該屬于個人,而不應由政府主宰(醫療保險實質上是一種商品,政府不可強迫人們購買哪種商品)。美國有很多20多歲的人,他們覺得自己年輕,身體比較好,沒什麼毛病,我就省這筆錢,不買醫療保險了。憑什麼政府非要強迫他們買呢?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是跟稅收連在一起的,你不買醫療保險,就等于不繳稅。而不繳稅在美國就可被罰款,嚴重逃稅還可能做牢。這等于是剝奪了個體自由。

美國兩大政黨民主黨與共和黨有重大的理念區別。共和黨更強調個體權利、個人自由。所以他們堅持認為,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策是剝奪人的權利,剝奪人的自由,是違背美國建國先賢確立的原則理念的,所以堅決抵制。而民主黨則一向強調平等的價值,強調為人民謀福利,照顧弱者群體等,結果就以平等的名義、照顧弱者的名義,而推行政府管理、政府壟斷醫療保險,名義是為所有(買不起保險)人好,但實質是剝奪人的權利和自由。

美國這場爭論,不是要不要醫療保險,而是這個醫療保險是交給市場,還是交給政府,是交給個人(選擇),還是交給國家(決定),這是一個價值理念的取向問題。

記者:美國兩黨圍繞醫療保險爭論這麼激烈,那麼美國民眾是什麼意見傾向呢?

曹長青:政府被關閉,當然有很大的衝擊,媒體密集報道,全民都關心。但是共和黨所以敢這樣強力杯葛,主要在于多數美國民眾是反對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策的。根據美國過去的多次民調,都是超過半數的民眾,甚至60%以上,都是不贊成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策的。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認為我體現民意,反映民意,所以就強勢杯葛。但奧巴馬不讓步、不妥協,最后導致政府關閉。

當然事實上美國政府只是部分關閉,國會當然考慮到美國的國家安全,各種重要的安全機構(的預算)都沒有關掉,包括美國的軍隊,在世界各地的駐軍和使館,美國的聯邦海岸警衛隊等等,所有重要的結構都沒有關閉。只是什麼農業部呵,教育部,聯邦開支的博物館、公園什麼的可能受影響而已。

但是,它傳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奧巴馬政府要不要妥協,兩黨要不要找出一個解決方案。是僵在這裡,還是兩黨各自讓步,有所妥協,以度過危機。以前有過多次的美國政府關閉,最長兩星期,最短一天。最后都是兩黨都做了妥協。

記者:美國聯邦政府關閉,雖然是部分關閉,但它對美國民眾的生活、對州政府的運作,會有什麼影響呢?

曹長青:影響不是很大。因為美國是地方自治。美國全稱是“美利堅合眾國”,由五十個州state組成。state譯成中文就是“國”了,五十個“州國”,各州是高度自治的,所以這個預算案影響的主要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聯邦政府,其它各州不受什麼影響,普通老百姓更不受多大影響。

它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也是非常有限的。在政府被關掉的第一天,美國的股市不僅沒下降,反而大漲,納斯達克的指數升至過去幾年的高峰。所以,美國經濟沒有受到根本性的影響。

記者:除了美國普通民眾之外,一般美國的企業,尤其中小企業,是支持奧巴馬的醫療保險計劃,還是反對呢?

曹長青:從民調和媒體報道來看,美國的企業,尤其中小企業,多數都是反對的,而且比較強烈。因為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策全面實行之后,企業深受其害,尤其是中小企業。因為按奧巴馬的醫療保險,結果是強迫企業買單,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就是說,雖然說是全民醫療,要求每個人購買,但你買不起,就要求你所在的企業負責,最后把負擔轉嫁到企業身上。實行這種醫療保險的惡果是,除我前面說的,一是政府取代了市場,二是剝奪了個人選擇權利,還有第三個后果,就是導致保險費增高。這使那些中小企業更沒法承受。這等于是要摧毀小企業,而中小企業是美國經濟的重要命脈。

記者:美國那些沒有買保險,或買不起醫療保險的人,他們有了病怎麼辦?

曹長青:美國有很多人沒有醫療保險,除了前面提到的很多身體健康的年輕人覺得不需要買,還有很多人買不起保險,或覺得保險比較貴,身體沒大毛病,就不買了。但一旦他們有了病,很多人會選擇去看“急診”。在美國不管有沒有錢,醫生都先給你看病。很多人就鑽這個空子,有點毛病就直接看“急診”,然后就一直賴賬,最后不了了之。

另外美國有五花八門的各種照顧窮人、照顧低收入者的醫療項目,實質就是政府提供了醫療保險,而且比一般中產階級買的保險都好(保險項目廣泛並完全不繳費)。美國上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曾說,有47%的美國人不繳稅,即他們以低收入等理由,不繳稅。美國有三億人口,47%差不多是一億四千萬,這麼大基數的美國人都不繳稅,而他們中的很多很多人,都有政府提供的醫療補助(項目)。

而美國的10%富人,多數可能也那麼在乎醫療保險數額。所以最倒霉的是中產階級,他們辛苦勞動,自己購買醫療保險,還得老老實實繳稅(他們的稅款被從薪水中直接扣掉了,一點稅也逃不掉)。

美國的醫療保險費越來越高,很大的原因是政府干預(醫療保險市場)遭成的。因為政府給了那麼多窮人醫療補助,很多人又直接看“急診”,導致醫療保費無法降下來。就像住房一樣,當國家給住房那麼多補助,又強行設立很多補助房,甚至控制租金市場,就導致房產價、租房市場都難以正常,無法市場化。

像美國的鄰國加拿大,就是實行所謂全民醫療保險,實質是國家壟斷,結果導致很多加拿大人跑到美國來看病。因為國家壟斷之后,效率低下,醫生和診所數量都不足,隨便一個什麼病,都要等很多天,甚至幾個月或一年以上,才能排上手術或檢查。國家壟斷就是官僚主義,國家壟斷就是沒有效率,國家壟斷就是災難。不論在醫療保險,任何領域都是這樣。

記者:全民醫療保險,顧名思義,就是應該由國家來負責,提供所有人醫療保險,保證人民的健康。為什麼對這個要有這麼大的爭論,這裡面的理念分歧在哪裡?

曹長青:奧巴馬的民主黨強調:全民醫療保險,人人有健康,人人有保險。但共和黨的基本理念是,“個人要對自己負責”。你不能把你的健康責任推給別人,所謂國家管,國家沒有錢,更不是奧巴馬出錢,而是拿勤奮工作的人的錢,通過強行稅收的方式搶過去了,然后發給那些沒有買醫療保險的人。

但問題是,那些沒有買醫療保險的人,是不是應該對自己的健康、自己的人生負有責任?這裡的一個根本性理念分歧是:我們到底是提倡和實行“個人對自己負責”,還是強行由別人來負責(通過政府的介入)?到底是走社會主義,還是走資本主義?走資本主義,就是由市場來解決,市場是公平的,因為市場交易,是願打願挨的兩廂情願,哪一方感到不公平或不自由,買賣(交易)就不會進行。而交給國家就變成強行了。

這背后還有道德的選擇:是社會主義大鍋飯、高福利、養懶漢,還是每個人對自己負責,靠自己勤勞致富?是政府以公共利益名義,或照顧窮人弱者的名義剝奪勤奮勞作者的收入,還是尊重個人權利,尤其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不被剝奪,不被政府搶走?哪一個是道德的?“坐吃山空”,躺在政府的福利卷和醫療保險上“吃”別人的稅款,吃勤奮致富者的勞動成果的人,在本質上是不道德的。

當然,一個社會要有同情心,老弱病殘者等,社會應該提供照顧和必要的福利。但現在美國的問題是,很多人在鑽福利的空子。現在美國有4800萬人領取福利卷。差不多平均每六個人就有一個人領福利。美國社會根本不存在每六個人就有一個活不下去的事實。奧巴馬政府在鼓勵人們領福利(在電視電台做廣告呼吁),等于是政府鼓勵懶惰,鼓勵社會不平等,踐踏多勞多得的原則。

所以美國政府要控制醫療保險,背后的根本理念分歧是:到底是尊重個人權利,還是以“為你好,為多數人好”的名義剝奪個人權利的問題。尊重個人權利,才是道德的政府;而以多數的名義,弱者的名義,人民的名義剝奪個體權利,是共產黨的邏輯,它是完全不道德、甚至反道德的。

2013年10月3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曹長青的推特

2013-10-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