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黑人左派毀掉底特律

曹長青



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強,軍事開支全球第一(超過排其后的十大國總和),經濟比重佔世界近四分之一。但曾為美國第四大城市的底特律,卻宣佈破產了!

從媒體上我們看到底特律市是個什麼樣子:外債180億美元,根本無力償還;因缺乏資金,40%的城市路燈已損壞,全市廢棄房屋10萬幢,凶殺率40年來最高,每通報警電話需等58分鐘才得到回應(而全美平均11分鐘);救護車只有1/3在服務,失業率高達20%(是全美7.4%的近三倍)。

一名底特律居民描述說:為了去商店采購日用品,他必須穿過長達一公里的黑暗街道,兩旁全是廢棄的房屋。“你不知道會不會突然有人跳出來,會發生什麼。”底特律更像是一座“鬼城”。

人類迄今為止的歷史證明,憲政民主下的資本主義制度,是促成經濟繁榮的最佳環境。因為這種制度給予人的發明、創造和自由(交易),提供最大的平台與可能。但在美國這種制度下,底特律怎麼會衰敗,甚至到了破產的地步?

一般分析都指出,大環境是美國經濟近年衰退停滯,小環境是作為“汽車城”(美國三大汽車公司都曾在該市設廠),底特律沒有因汽車行業的衰退而及時經濟轉型。

“政治正確”和黑人問題

但這兩個都不是最主要因素。因為如果說美國經濟衰退和滯緩,那麼美國其它大城市怎麼沒有衰退或破產?汽車行業衰退是個事實,但現已大幅復甦。而且美國三大汽車公司只是總部設在底特律,主要工廠近年早就遷出該市。即使設廠高潮時,全部車廠雇員才20萬,對人口180多萬的底特律並不構成絕對性的影響(雖然是個重要原因)。

在美國左派主導的時興“政治正確”的媒體和輿論環境中,很難把底特律真正破產原因公佈于眾並討論。因為它涉及在美國誰都不敢惹、不願碰的“黑人問題”,當然更有左派媒體不願提及的“民主黨左翼意識形態”問題。

底特律跟美國其它大城市一個明顯不同是,它是美國北部大城市中黑人比例最高的,達82.7%(白人10%)。黑人多的地方,治安就不好,這是明顯的事實(但卻是美國媒體不願提、不敢碰的議題)。像美國最大的城市紐約,曼哈頓的黑人區“哈萊姆”,即使大白天去那裡,都心有余悸,因為街頭到處是游手好閑、令人恐懼的青年黑人男子。在美國,人們習慣“政治正確”而不談論黑人區治安不好問題,但選擇居住時,卻明顯用腳投票。就像那個罵“白人是美國的癌症”、痛恨白種人的文學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她可絕不去黑人區居住,至死都住在曼哈頓繁華、基本全是白人的富人區。她本身是白人,為什麼不因為自己“是美國的癌症”而自殺呢!桑塔格這類虛偽透頂的左瘋,才是害美國、害黑人、害人類的真正魔鬼!

但並不是所有黑人多的地方都糟糕。像美國南部一些州,也有很多黑人,但那些城市不僅沒有變成“底特律第二”,反而吸引了美國的三大汽車公司,還有日本、南韓的汽車公司去那裡設廠,因為那些地方的黑人沒有像底特律那樣組織工會(動不動就罷工威脅和損害車廠);在那些比較保守的南部州,執政的多是強調傳統價值的共和黨(注重家庭價值和商業)。

黑人加社會主義才是根源

底特律的根本問題在于,這個城市黑人比例高,導致底特律市長、政府和議會一直是黑人左派(民主黨)當選執政。美國雖說是兩黨制,但在底特律,卻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裡,一直是一黨當權,左派當道。在美國,黑人絕大多數支持左翼民主黨,奧巴馬連任總統,拿到95%的黑人選票;克林頓時,也拿到近80%。

黑人多支持左翼民主黨,所以當選的黑人左派市長、議員們就熱衷實行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寬容犯罪等社會主義政策。黑人加社會主義,才是底特律災難的根源。這種現像不僅僅是在美國。

例如在非洲最大的國家南非,黑人佔人口78%,白人種族主義政權被結束后,一直是黑人掌權(至今黑人已連續執政19年)。南非的曼德拉們實行跟底特律的黑人左派一樣的政策,結果把南非拖入同樣的災難深淵:南非失業率高達25%,凶殺率和強姦率全球第一,艾滋病感染者世界居冠,人均壽命只有52.1歲,比白人統治時代下降近20歲,經濟增長率今年第一季低于1%。只不過南非沒有像底特律這樣“宣佈破產”而已。

南非黑人當權只有19年,就把曾被譽為“非洲之珠”的國家糟蹋成這個樣子。而底特律左翼民主黨的黑人當政已40年,如果不是在美國這麼好的大環境下,底特律早就得跟北韓比誰更窮了。《福布斯》雜志2012年把底特律評為“美國最悲慘城市”。上世紀五十年代,底特律是美國最富的城市,被稱為“城市建設的樣本”,當時有185萬人口,是全美第四大城市,現在則人口降至70萬!治安惡化,犯罪猖獗,已成為無法居住的城市。

雖然美國房市目前在強勁復蘇,但在底特律,很多廢棄空房的售價才100到900美元,甚至有標價一美元的,都賣不出去。

“殺雞取蛋”是取彈自殺

底特律的悲慘,是政策錯誤造成的,主要體現為:一是高稅收。底特律的房產稅是全美國最高的,你花一美元買棟房子,但每年的房產稅卻是一大筆,再加上整修費等(很多廢棄房子的水管水槽都遭盜賊洗劫),導致一塊錢一棟的房子都有很多賣不出去的。除房地產稅之外,底特律的個人所得稅,是全美三個最高的。

哪裡實行高稅收,哪裡是災難。因為這是“殺雞取蛋”,從根上把民間的錢搜括到政府手裡,結果企業家沒錢,就不會擴大再生產(建更多工廠才能降低失業率),老百姓沒工作沒錢,就沒法增加消費(美國大眾消費佔國民生產總值GDP的70%)。所以,底特律的高稅收,把商家“收”跑了(水往低處流,商人往稅低處走),把經濟“收”縮了。

二是大政府。底特律多年入不敷出,在赤字下運作,因政府開銷越來越大。左翼民主黨熱衷用政府干預經濟和所謂國家項目來炫耀政績,同時用擴大政府服務來吸引或收買選票。底特律的左翼市政府和議會,沒有能力控制預算,赤字近200億美元,最后無法支撐而致財政崩盤。

三是高福利。按理說,在債務纏身、經濟衰退下,更應控制福利開支。但底特律是左派當政,他們鼓勵申請福利,熱衷發放食品卷等,既顯得政治正確,又收買人心。說白了,就是用稅收的錢“買”選票。其性質之惡劣,比從商人那裡拿錢直接買選票更糟糕!因為用私人的錢買選票,是個別人的墮落;而用納稅人的錢理直氣壯地“騙”選票,是敗壞制度。

按族群人口比例,美國黑人是領取福利卷最多的族裔。黑人總統奧巴馬上台后,美國發放福利卷更加寬松,甚至到了“猖獗”地步,現在美國領取福利卷的高達4800萬人,差不多每六個美國人就有一個領福利。而事實是,美國根本不存在每六人就有一個活不下去的情況。太多的人在鑽福利的空子。底特律黑人比例高,領取福利的人更多。有福利可領,那些在鬼城廢棄房屋旁轉悠、在曼哈頓黑人區哈萊姆的街頭游手好閑的黑人等,才可以不去工作,因為可以躺在福利上吃別人,吃勤勞創造者的財富。美國很多裝修、清掃、修整庭院等工作,都是西裔在做,那些活兒黑人怎麼幹不了?就因為他們已成不需工作的“貴族”(因有福利可吃)。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黑人執政的南非。在南非五千萬人口中,多達1500萬人(近人口四分之一)領取各種政府救濟。龐大的福利支出使本來拮據的南非經濟捉襟見肘。但南非的曼德拉們,更是熱衷社會主義。曼德拉在監獄中就熟讀毛澤東的著作,是毛的“粉絲”。他的繼承人們,也都是社會主義信徒(還反美反西方)。

一黨當權導致腐敗當道

四是治安無力。左翼民主黨以自由的名義、高舉著“善”和“更高道德”旗幟,找各種理由寬容罪犯。南非的曼德拉當選總統,就宣佈廢除死刑,結果導致南非的凶殺率飆升。據南非《公民報》民調,高達98.1%的南非人贊成恢復死刑,但遭曼德拉們拒絕。在底特律等黑人左派掌權之地,所以犯罪猖獗,跟民主黨的“自由觀”有直接原因。他們以人權的理由保護犯罪分子,卻同時熱衷炒作“種族問題”。不久前轟動美國的辛默曼案,辛默曼本人是西裔,卻硬被左派媒體炒作成白人殺黑人的“種族衝突”。在底特律,還有黑人很多的芝加哥,幾乎每天都有黑人殺黑人的案件,卻不僅沒人炒作,甚至都不被當作新聞,“殺”以為常了。無論底特律還是南非,治安惡化,都跟黑人左派掌權者的無能有關,他們在缺乏治理國家或城市的能力的同時,被左派意識形態嚴重毒化了頭腦和心靈。

五是腐敗。哪裡長期一黨當權,哪裡一定有腐敗。南非黑人執政后,當地的腐敗已居世界前列。據中國社科院亞非所南非問題專家賀文萍的數字,“透明國際將85個受腐敗困擾的國家列入黑名單,南非名列第32 位。近年來,南非司法部門登記在案的腐敗案件達22 萬件,根本無力處理。”

在去年9月的開普敦大學會議上,南非責任研究所主任保羅哈夫曼估算,自1994年曼德拉執政以來,南非政府每年因腐敗而造成的經濟損失達300億蘭特(相當30億美元),累計已達6750億蘭特。

在底特律也同樣,1973年首位黑人市長科爾曼•揚開始,底特律經濟和治安更加惡化。因為他被報道為“憎恨白人”,向富人(大多是白人)多收稅,然后給窮人(大多為黑人)發福利。白人感到不公,紛紛逃離,黑人卻高興,所以他連選連任,市長一當20年!

上任黑人市長克瓦姆.基爾帕特里克(當政6年),因欺詐、勒索、貪污、受賄等24項罪行,被判刑20年。現任黑人市長戴維炳,是退役的NBA球員。據福克斯電視記者斯托賽(John Stossel)的報道,這位黑人球星市長也是腐敗無能,他坐公家的豪華禮車去“夜總會”多達50次,還把29個親戚朋友安插到市政府部門。為什麼底特律市政府如此腐敗卻能繼續掌權,就因為他們得到黑人的支持,很多黑人不問是非,只問膚色。

而且黑人領袖熱衷煽動“黑白對立”,把什麼問題都扯到“黑人受歧視”。上世紀六十年代,由于這種煽動,底特律的黑人居民與白人社會發生流血衝突(導致43人被殺,1100人受傷,2900個商店和建築物被毀),出現美國歷史上有名的“白人逃離”事件。中產階級的白人逃走了,底特律的稅收和治安更加糟糕。這跟當前黑人執政的南非一樣:曼德拉們推行黑人種族主義,結果白人大量逃離,治安和經濟比賽惡化。

所以有人感嘆,好在美國黑人只佔人口13%,如果像南非那樣佔多數,美國總統可能就永遠是“奧巴馬”了(在南非看不到白人當選總統的可能前景)。奧巴馬是放大版的底特律黑人市長,也是熱衷社會主義,要昂首闊步把美國帶向“破產”之路(美國債務已高達16萬億美元,等于每個美國人負債5萬元)。幸虧美國總統只允许當兩屆,三年后奧巴馬就得下台。而美國下屆再選出黑人總統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不再是奧巴馬這種左派執政,美國才可能避免底特律式的破產。

——原載《看》雜志2013年9月號

2013-09-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