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劉醇逸慘敗看紐約市長選舉

曹長青




已執政12年的紐約市長彭博(布隆伯格)不再連任,明年的紐約市長空缺,刺激了無數政治雄心者。美國兩大政黨民主黨、共和黨,昨日舉行了黨內初選,決定明年的市長候選人。

紐約市長在美國政壇地位特殊,因紐約是全美以至世界最有名氣的都市,所以市長地位和影響力都是全國、甚至是世界性的。這次是當任市長不再參選(沒有在任者競選連任的優勢),所以各界競爭者可謂擠破頭。在民主黨方面,就有13人競爭,共和黨方面則有6人,加起來,一個紐約市長引來近20人角鬥(上屆美國總統大選,正式候選人有253人,權力真是誘人呵)。

按美國政治光譜,紐約是左翼民主黨的地盤,在總統大選中,過去幾十年(除了雷根連任總統時之外)都是民主黨獲勝。所以這次民主黨的市長初選,更加引人注目,因為誰在黨內贏了,誰就有可能是下屆紐約市長。

在昨天的紐約市長民主黨初選中,五名主要參選人已「水落石出」。被視為可能是第一個華裔紐約市長的劉醇逸(John Liu)慘敗,得票率只有7%,名列第四;墊底的是前聯邦眾議員、因性醜聞而聞名的韋德(Anthony Weiner)。

韋德墊底可想而知,他的怪異「性行為」已成全美笑料。在擔任聯邦眾議員時,他居然把自己的相當不雅照用skype發給女孩子(本來是要發給一個人,結果不小心發給了幾萬個他的跟隨者)。被迫辭去議員后卻不知羞恥、不閉門思過,還好意思出來選市長(實為出風頭)。令所有人下巴都拉長了的是,在競選市長期間,他竟然繼續給女孩子發那種近乎裸體的不雅照,行為根本不像個成人,如同街頭小混混。他出來選紐約市長,真給所有紐約人丟臉。

我很早就見過這個韋德,他被迫辭職前是我在紐約居住的那個區的議員,幾次到我們小院裡來講話,因為那個院裡的居民多是很左傾的猶太人(通過和他們聊天得知),是韋德的鐵票房。當時就對他左瘋的觀點無法忍受,但他很有講話能力,可以一口氣不帶標點符號地唱半天最「政治正確」高調,所以深得那些包圍我的左傾鄰居們的青睞,于是我家的兩張右傾選票每次就是石沉大海一樣地無意義。

這次韋德在市長選舉中墊底當然很惱怒,但他一如既往,不是深刻檢討自己的病態性暴露癖等問題,而是面對NBC(美國三大無線電視之一)記者追問時,居然舉出中指(最粗俗的用性行為罵人手勢)。這個畫面被媒體拍下后,不僅被電視報道,更是流行網絡。一個曾是聯邦議員、競選紐約市長的人,居然如此不堪!

韋德獲得5%選票,是「德」該如此。但沒有「性胡來」的劉醇逸只是拿到7%的選票,跟韋德不差上下,這是怎麼回事?關心選情的美國人,其實也是早已知道答案,劉醇逸也是「德」該如此。

在全部五名民主黨主要參選人中,只有劉醇逸擔任主計長時的競選財務主管被逮捕控罪,因涉虛設捐款人頭,等于選舉作弊。除此之外,力挺劉醇逸的紐約福建同鄉會長也因向劉提供非法獻金而被控罪 ,這兩位募款助手將在9月20日被法庭宣判刑期。這些醜聞,嚴重影響了劉的選情,並導致他的350萬美元的政府競選補助資金被取消,從名聲到資金雙重受損。

全美發行量排名第六的《紐約每日新聞報》今年6月30日發表社論甚至把劉醇逸稱為「藐視法律的人,也是偽君子」。全美大報《紐約時報》更是多次報道和批評劉醇逸,輿論走向都不利于他的選情。

另外劉醇逸在法輪gong問題上深陷爭議,被批評為偏袒中共勢力。劉醇逸父母來自台灣,所以他獲得一些居住紐約的台灣人的支持。但媒體報道指出,劉醇逸更游走于中共領館和親共僑團之中,被稱為「兩頭通吃」。而且媒體報道說,劉的大頭支持者是「親共僑團」和背后的中共使館。劉醇逸曾獲得中共對外統戰機構(也是情報收集機構)的「中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頒發的「中國十大海外優秀青年」稱號。

劉醇逸本人清清楚楚,他的父母來自台灣,他本人是在台灣出生,在台灣正面對中共武力威脅(被千枚飛彈瞄準)時,作為美國人民選舉出來的議員(他當時任紐約市議員),怎麼能接受中共官方的什麼「中國海外優秀青年」稱號呢?而且,劉醇逸當年獲得這個稱號時,已過了40歲,哪還是什麼「青年」。

中共頒發這種所謂「中國」海外優秀青年獎,明明白白是統戰,但劉醇逸不僅欣然接受,據中國的維基百科「百度百科」介紹,劉還親自跑到中國參加頒獎典禮、領取這個獎。這些爭議,當然也影響了劉醇逸的選情,所以他才會慘敗,跟那個違背道德的韋德並列墊底。

除了韋德和劉醇逸,另外兩名民主黨參選人的敗選,也不出意料。其中排名第二的(得票率26.2%)是原紐約市主計長湯普森(William Thompson)。他是參選人裡唯一的黑人,居然想靠大打非裔牌而勝選。在紐約這個多元城市(黑人在全美人口占13%),靠打黑人(膚色)牌顯然不靈,更不正確。雖然他曾競選過市長(以46%對51%敗給彭博)、有相當名氣,但敗北是正常的。

得票排第三(得票率15.5%)的唯一參選女性、紐約市議長柯魁英(Christine Quinn)原來呼聲很高,曾一度領先(得到現任市長彭博力挺),但很快泡沫化。這位公開的女同性戀者,顯然不被紐約選民看好。

獲得第一名(得票率40.3%)的是紐約市公益維護官白思豪(Bill Blasio),他不是黑人,不是女同性戀者,不是手下募款主管被控罪的華裔,也不是性暴露狂;所以他被選民看中。如果沒有其他意外,今年11月初的紐約市長選舉,他就會代表民主黨參選。

共和黨方面,雖然有五六位參選人,但實際上只是在兩人中選擇,一是前共和黨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副手(副市長)、曾任紐約大都會運輸署董事長的拉塔(Joseph Lhota)。另一位是超級市場大亨。但那位「超級大亨」被媒體報道也是行為怪異。結果是從政經驗豐富、舉止言談得體的拉塔輕松獲勝(得票率52.7%)。所以11月5日的紐約市長選舉,基本就是這位前朱利安尼副手Vs. 那位民主黨初選獲勝者。

雖說紐約的選民結構是民主黨占絕對多數,但自1989年(中國天安門事件那年)這四分之一世紀以來,過去五屆紐約市長選舉民主黨都沒贏過。朱利安尼是共和黨,彭博是共和黨跳槽到獨立派。那麼下次紐約市長是哪個黨?

民主黨候選人具有黨派優勢,但很多紐約市民懷念那位大刀闊斧整頓紐約治安、整體改變了「大蘋果」面貌的市長朱利安尼。最近一份關于50年來所有紐約市長評價的民調中,朱利安尼排名第一(郭德華第二,彭博第三)。這次他的前副手拉塔代表共和黨出馬,得到朱利安尼力挺,所以不排除共和黨人再次執掌紐約的可能。

而且今天《紐約時報》引述接近彭博的人士說法,現任市長彭博可能支持拉塔,因為拉塔跟他的管理風格和理念比較接近,都是重商的,務實的,而不是左派那種意識形態狂熱——這次民主黨初選獲勝的白思豪,就以高稅收、重炮抨擊紐約警方檢查證件權等而知名(白思豪是白人,妻子是黑人,在嫁給他之前是知名的女同性戀者),這兩點都跟彭博風格背道而馳。如果拉塔得到朱利安尼和彭博兩位市長的背書,那他真的就可能接着「書寫」紐約的市長歷史!

2013年9月11日于美國
曹长青的推特



2013-09-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