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台灣學者談“無毒不丈夫的馬英九”

林保華、南方朔、江春男、施正鋒、金筊m

林保華:“無毒不丈夫”的馬總統

馬英九總統的“一石三老鳥”,讓人進一步見識到五千年輝煌的中華權謀文化如何在台灣的“拆那國民黨”內部生根開花,而最盛開的就是馬英九之花。不過,這不是香花,而是毒花!

盤踞在“神州”大地的中共,尤其是毛澤東,很會操弄人性,利用人性的弱點,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馬英九這次要立法院長王金平俯首聽命的出擊,則是另樹一幟的毀滅人性的做法。

王金平於九月八日嫁女兒,以王金平的廣結善緣,必然會轟動全台,所以他把婚禮放在馬來西亞的一個離島上,到那裡必須有那裡的私人交通工具,這樣可以阻止台灣媒體瘋狂追逐。他在事先有向馬英九請五天假,對外則保密。在檢察總長黃世銘向馬英九匯報“案情”後,選擇王金平9月6日清晨上飛機那天,人還在飛機上,黃世銘屬下的御用特偵組10點就向媒體發出記者會在11點舉行的通知,因為時間急迫,许多媒體可能來不及安排,於是特別註明“切勿錯過”,而且連發3次,表明有一場好戲要上演的欣欣然樣子。

馬英九當天也以空前速度,不像以前對自家人被查那樣,拖幾天才發表“毋枉毋縱”的官話,而是表示震驚與痛心,完全認同與相信特偵組的所為。接著又要求王金平立即回台灣交代,簡直十萬火急。這個被特偵組移送監察院而不是進行起訴的案子,有這樣緊急嗎?當然不是,而是馬英九要製造政治張力來圍困王金平。

王金平不是江洋大盜,稍有人性的話,特偵組可以等王金平回來再宣佈這則關說案,王金平5天就回來,而立法會新會期的開議是9月17日,有足夠時間處理事件。可是偏偏讓王金平主持婚禮前,考慮是否放棄女兒婚禮回台灣接受調查;而主持婚禮時,頭上烏雲壓頂而沖掉喜氣;這正是馬英九喪失人性的變態做法。

今年3月9日,馬英九的女兒、美國人馬唯中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辦婚宴,馬英九為了擔心媒體做文章,不但保密,而且自己也沒有出席,為了政治而不惜喪失人性到如此地步,與薄熙來在文革期間把老爸的兩根肋條踢斷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是消息隔了幾天還是曝光,自然也帶來许多評論,包括批評性言論。一向心胸狹窄,眥睚必報的馬英九,可能就把氣出在王金平身上,因為洩露馬公主婚禮的,必然是與馬家有關係的藍營人馬,於是來個秋後算賬;即使消息洩露與王金平無關,讓宿敵王金平不好過,馬的心理才會好過一點。這種病態心理常常在不同時候在馬英九身上暴露出來,尤其反射在對黨外宿敵陳水扁的身上,所以才不斷有人認為馬英九確實“寡人有疾”。

這則關說案讓馬英九如獲至寶,沒有深思熟慮就暴衝,其後遺症非常之大。最重要的就是連國會議長王金平都被非法監聽,還有什麼人不被監聽?且不說“五權憲法”的權力制衡已經蕩然,白色恐怖更凌駕黨內外。馬英九借此威懾黨內外,主要是黨內的不同派系,完全聽命與他。因此黨內外的非馬勢力也只有團結起來,才能保障各自的人身安全,台灣才能避免恢復成為警察國家。不要忘記,刺殺連勝文的案子幕後人物還沒有出來。我甚至懷疑,319槍擊案,是不是也要重新追查,誰是最大的得益者?

這樣一個沒有人性的總統,台灣人民對他不應該有什麼政策上的期望了。尤其是年輕人,如果連馬唯中結婚也得不到父親的關愛,而王金平對女兒王馨淳的關愛也被馬英九粗暴破壞,年輕人就得認識馬英九這個只要權力,不要人情、人性的總統,就是他們的很大禍害。

馬英九無能嗎?馬英九溫良恭儉讓嗎?關鍵時候,他就是“無毒不丈夫”。應該重新審視這個沒有人性而善於下毒手的“大丈夫”。除了選舉場合外,連夫人周美青都會忍無可忍的在其他場合來損這個“大丈夫”,而馬英九就假裝“小丈夫”博可憐,可見一斑。

台灣的司法很黑,但是這則關說案太小兒科了,而爆發出關說案的幕後操作遠遠更黑!馬英九為何要下如此險棋,無非立法院新會期,要討論兩岸服貿協議,王金平反對“自動生效”,不滿事先沒有被徵詢。事關馬英九渴望“馬習會”的歷史定位,主權都可以不要,何況缺乏“拆那心”的王金平!

2013年9月8日

——原載“林保華博客”


南方朔:台灣的政治惡鬥已開始了!

今天的台灣,幾乎每個星期都有重大的狀況,不是社會的紀律蕩然,就是高層政治亂成一片。

上個星期五(9月6日),台灣突然爆發高層的司法關說案,捲入的有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等多人,法務部長曾勇夫當天就被迫下台,但這只是個開始,後續狀況開始接連發生。

法務部長曾勇夫在被迫下台後,立即公開表示,這宗所謂的司法關說案,乃是司法特偵組的上司檢察總長黃世銘展開的內鬥,為了鬥他而「羅織罪名,令人不齒」,他決定「以平民身分,為清白奮戰到底」;除了曾勇夫大爆司法高層的政治鬥爭內幕外,當事的檢察官林秀濤也表示這宗案件都是在「斷章取義,入人於罪」。

台媒認為馬英九公開鬥王金平

除了當事人已表示這是場政治鬥爭外,台灣本身的媒體亦多半認為,這是馬英九主動而公開的鬥王金平。馬對王已長期不滿,最近王金平嫁女兒,婚禮定在9月8日,王已向馬請假,從6日請到10日,婚禮的地點是馬來西亞一個華僑在離島開設的度假酒店。王已於9月6日清晨出發。而馬就在王啟程當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對王展開奇襲,宣稱王涉及司法關說案,王嫁女兒辦喜事,馬卻選在這個時候宣稱要辦人,王在交通電訊都不方便的馬來西亞離島,根本無法及時回應,台灣的新聞界也都無法與王金平聯絡上。由此可見這次馬鬥王,乃是完全不對等的鬥爭。台灣媒體界普遍認為,馬的目的是要以關說為名,取消王的立法院長甚至立委資格,如此馬才可能安排親信出任立法院長,掌控立法院,俾讓核四和服貿協議等重大案件能在立法院通過。因此,這宗關說案,乃是馬的親信勢力要在台灣司法檢察界和立法院擴張的開始。

因此,這宗司法關說案雖然真象未明,但的確有以道德為名而搞政治鬥爭之實。檢察總長和特偵組透過電話及手機的監聽,掌握了王金平、曾勇夫等人的通聯紀錄,就得出關說的結論。由當事檢察官林秀濤的說法,特偵組的確是故意曲解她的證辭並附會得出關說的結論,然後將這些人扣上關說的大帽子,造成人人皆曰可殺的印象。檢察總長黃世銘乃是馬的親信,他以這種大動作將此案炒作,表面上看是要鬥垮曾勇夫,真正目的其實是要鬥垮王金平。馬英九和王金平貌合神離已久,這乃是台灣人所共知的事實。最近這一年,馬的很多政策在立法院都受到很大的阻力,特別是馬企圖將貪污除罪化,費了很大的精神,卻因為立法院紀錄人員的疏失,使得該案全軍覆沒,馬認為這是王金平在搞鬼,馬為了要在立法院貫徹意志,早就有幹掉王金平的念頭,現在終於透過監聽,逮到了用關說這個道德罪名鬥死王金平的時候,對台灣高層政治敏感的人,已經認為,馬為了大權獨攬,已開始展開整肅式的鬥爭,馬鬥王只是個開始。

司法亂成一團原因﹕

大問題配合政治 小問題放任亂搞

而人們都知道,當一個政權內鬥頻繁,這個政權的亂象即會擴大。去年《經濟學人》雜誌稱呼馬為「笨蛋」(Ma the bumbler),這次關說案及法務部長下台,國際媒體都在「官員頻下台」、「高層內訌」、「司法系統出問題」等問題上發揮,美聯社這次甚至更用「行政笨拙」(Administrative bungling)來說馬英九。Bungling有「拙劣」、「粗製濫造」、「搞壞」等意義,由這宗司法關說案所引起的內訌,外國媒體如法新社、美聯社、彭博新聞等皆認為,此案對馬政府將會有雪上加霜的效果。BBC中文網更在曾勇夫指控特偵組內鬥上做文章,認為這是台灣內鬥的擴大。不久前,台灣才鬧出監察院長和監察委員的內鬥,現在又是司法高層及馬鬥立法院長王金平。台灣上上下下鬥成了一團,我們已可預料,馬鬥王將可能會有極大的後遺症。

台灣的司法一向不獨立,因此在人民的心目中對司法的評價並不高,法官也給人「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印象,至於檢察官也多半配合政治,「辦綠不辦藍」。在大問題上配合政治,在小問題上放任亂搞,這乃是今天台灣司法亂成一團的原因。近年來台灣亂判的「恐龍法官」已有许多宗,至於檢察官亂起訴的案件也不斷發生。這也養成了台灣的「打聽關說」文化,任何人只要有官司,一定找人去打聽法官和檢察官是誰,甚至去關說送禮。而「打聽關說」乃是個曖昧的行為,有的只是打聽,打聽未必是關說,像立法院長王金平這種人,朋友雜多,打聽案件之事極多,但他有沒有關說則需從嚴認定。但這次特偵組辦案,卻草率認定,因此當事的法務部長曾勇夫和檢察官林秀濤,都要公開說是羅織鬥爭了。最可怕的,乃是特偵組居然對立法院長王金平這樣的人,也進行電話和手機監聽,難怪台灣已有人指出這已是白色恐怖的再現。任何人只要有權,就可對政敵進行監聽,用監聽到的資料做為鬥爭的工具。馬鬥王事小,特偵組的監聽才真是恐怖。

因此,目前台灣政治已到了真正的巨變時刻,馬英九為了貫徹他的意志,他要將手伸進立法院,硬將引起重大爭議的核四及服貿協議通過,而於此同時,則是國民黨的內鬥及朝野互鬥也將尖銳化,到底馬英九會贏嗎?

作者南方朔為《亞洲週刊》主筆

——原載香港《明報》2013年9月9日


司馬觀點:馬英九王金平絕裂 (江春男)

馬英九召開記者會,痛批王金平涉及關說案,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總統對國會議長公開作出如此嚴厲指控,有違民主政治倫理,兩蔣時代也不敢如此,民主國家更是聞所未聞。

話講得這麼難聽,說是最大恥辱,這麼絕,說是侵犯司法獨立。馬英九宣示王兩大罪狀,他沒給自己留退路,也不給王金平退路,形同正式決裂。不過,這種缺席審判,對遠在海外的王金平是不公平的。

就事論事,本案可疑與可議之處很多:

一、特偵組沒有約談過部長、檢察長、王院長或柯總召,也無人被移送或起訴,就急著把這件事拋出來,做法太不尋常。

二、監聽國會議長,在法治國家犯了大忌。根據監聽譯文和通聯記錄,無法判斷是否關說,證據如此薄弱,上法庭也不一定受理。但馬英九未審先判,且判政治死刑,乃民主之恥。

三、柯建銘背信案原判6個月徒刑又可易科罰金,後來改判無罪,就算上訴改判有罪也不會讓老柯坐牢,這種案件很少上訴。

四、檢察總長向總統報告關說案,與調查局前局長葉盛茂向陳水扁報告洗錢案,內容殊異,但本質相同。

五、法務部長和檢察總長互有心結,司法界人所共知,政治鬥爭之說無助於司法獨立。

六、台灣五院之中,只有王金平不是馬的人,馬欲去王而後快,路人皆知。朝野國會龍頭一起中鏢,不管有沒有陰謀,其結果就是一石三鳥。

國會代表民意,國會議長在民主國家地位很高,僅次於總統,但國會對總統權力有制衡作用,代表三權分立的真精神。兩蔣對立法院有時也很感冒,但為了民主顏面,不會公開批評。民主國家更不用說了。

立法院在民間地位很低,但馬的做法對民主憲政精神的侵害,遠比關說更嚴重,他對別人的小缺點深惡痛絕,對自己的大缺點毫無所覺,他不知道他對王金平的指控,形同對立法權的侮辱,對國會監督權的踐踏。

——原載台灣《蘋果日報》2013年09月09日


施正鋒:院長被拔 王金平甘心嗎?

有關於立法院長王金平關說司法事件,由於外界解讀為馬英九總統利用法務部長曾勇夫與檢察總長黃世銘之間的嫌隙,一桃殺三士,不僅以大義滅親逼迫曾勇夫下台,王金平可能被開除黨籍而失去院長寶座,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恐怕也難免被同志落井下石。政壇一陣腥風血雨。

馬英九親自上火線,除了再度呼籲人在國外的王金平儘快返台說明,還指出這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事情、更是我國民主法治發展最為恥辱的一天。他承認王金平有來電解釋,跟柯建銘只是「安慰」話、並非關說,不過,馬英九反擊,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叫作「關說」?很明顯地是打算訴諸庶民對於司法黑暗的嫌惡,讓自來恃民意而抗拒帝王行政的國會議長就範。

拒絕配合早晚對決

環視當前藍營政壇,連戰及吳伯雄國共信差的角色鳥盡弓藏,只能寄望傳子;宋楚瑜的親民黨已摧ku拉朽,關老爺被請上考試院的神桌,更不用說監察院長王建煊只有跳樑小丑的能耐。至於「馬立強」三人組,胡志強在馬英九台北市長特別費案爆發後未能韜光養晦,注定往上無緣;朱立倫儘管謹言慎行,無奈維基解密洩了天機。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就剩下不倒翁王金平。

王金平增額立委出身,一向與人為善、廣結善緣,在前總統李登輝下台後,被公推為國民黨本土派的精神領袖。民進黨執政八年朝小野大,圓融的王金平調和鼎鼐,與陳水扁政府相敬如賓,引起國民黨本土保守派的猜忌;馬英九政權上台,王金平雨露均霑,更重要的是拒絕動用警察權壓制在野黨,不願意配合執政黨把立法院恢復為戒嚴時期的立法局,早晚對決,只是,沒有人會料到這麼快。

近年來,金溥聰以掃除黑金為由對地方派系進行削藩,八旗綠營,廖了以進京入閣接掌號稱「天下第一部」的內政部,原本殺雞儆猴、卻是弄假成真,最後還是難逃進入總統府就地看管的命運。其實,馬英九的頭號戰犯是國會議長王金平,不分區立委就是請君入甕;王金平雖然人稱「小諸葛」,黨魁競爭未能發揮撒豆成兵,馬英九引蛇出洞,杯酒釋兵權是早晚的事。

儘管王金平學習孫臏裝瘋避禍,可是,為了國會的尊嚴,仍然避免不了囁嚅一番,尤其是先前在國家文官學院批評行政部門專擅、妨礙國家進步,特別點名部會對服貿協議的溝通以及衝擊評估不足,即使沒有黨內選舉的恩怨或是威脅,讓馬英九臉上無光,當然引來殺機。龐涓用黑墨在孫臏臉上刺上「私通敵國」四字,馬英九鬥爭手段一樣拙劣,監軍的洪秀柱虎視眈眈,就看王金平是否甘心掛冠還帶、退隱山林。

明年選舉立見真章

王金平是否有南面稱王的雄心大志,外人不得而知;國民黨分裂醞釀已久,馬英九提早出手,頗有掃地出門之意。直營店能否取代加盟店,明年的七合一選舉是否為王金平的馬陵之戰,立見真章。在這同時,綠營也有割席而去的聲音,將在總統提名後分曉。國會減半、單一選區的制度性誘因尚未沉澱,政黨體系還在尋求板塊固著,不過,決定政黨認同的還是選民的社會分歧,可不是政治人物媒體曝光造勢可為。

(作者為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原載台灣《蘋果日報》2013年09月09日


金筊m:這樣的馬皇(“皇”應為馬皇兩字拼在一起),非下台不可!

馬英九把吳敦義與江宜樺召來當左右護法,召開記者會,短短的「最恥辱」聲明,結結巴巴的,唸都唸不成句子。與其說是「聲明」,不如說更像「聖戰」般下「誅殺令」,完成九月獵殺王金平的任務。

這個聲明,荒謬極了,原文具在,一定可以留下當千古笑柄。不覺想起○八年瑪麗•麥卡錫(Mary McCarthy)指控莉蓮•赫曼(Lillian Hellman)的名言:「她寫的每句話都是謊言,包括『和』以及『這個』…。」介入司法關說之高,絕超不過馬英九。○八年五月二十日政權交接一個小時、扁卸任才一小時不到,馬就對扁下誅殺令,這不是政治介入司法是什麼?金改案,周占春法官改判陳總統無罪,馬立刻公開發聲明,說此判決「背離人民期望」!立召立法、行政、司法三長會談;結果高院自為判決,龍潭案以「實質影響」判扁有罪。那麼,以政治介入司法的始作俑者,不是「他,馬的」,是誰?馬自己赤裸裸地放大火燒司法,卻不许州官點小燈?這才是真正可恥之人行可恥之事。

故而台灣「民主政治之恥」,不在「這一天」,而是從○八年五月二十日到現在;如果上推馬統當特務學生,那就不知從何算起了。重點是,馬英九才是最恥辱的開始,這是千古的確論。

馬英九公開在國人面前搬演宮廷惡鬥大戲,連國際媒體都看不下去,譏之為「bungling」,這是國際再認證,台灣的臉全給丟光了。為什麼說「宮闈」?馬英九若以總統身分,絕不能對國會議長指手劃腳,因為國會自主、自律是天條,這是權力分立之關鍵。更何況,王金平即使罪證確鑿,卻沒有經過司法程序,在無罪推論下,馬英九如何能說︰「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的荒唐話。馬英九要宰殺王金平,只有以黨主席身分祭出黨紀,才能夠避開憲政危機;然而,馬英九說︰「身為總統,不能迴避。」這不折不扣是黨國思維與黨國作風,既破壞憲政體制,也破壞三權分立,當然重創民主。

為虎作倀的自是檢察總長黃世銘;「他不是打手,誰才是?」他既悍然無視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又公開表明自己到府「洩密」,可笑的是,所持的法理竟是憲法四十四條的規定。難道檢察總長不知道此一憲法條文屬於總統專用?換句話說,有而且只有總統可以援用此法。檢察總長引此法用,是違憲違法之舉。故而其他的理由再多,全在憲法之下,所以黃世銘的洩密,比葉盛茂還可怕,因為成為馬騜的打手了。

再引史學家傅斯年的名文題目做結罷:這樣的總統,非下台不可!也用「他,馬的」話當註腳,馬統下台「這件事情,沒有和稀泥的空間」,如果尼克森竊聽都要下台,何況馬英九摧毀憲政體制呢!


(作者金筊m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原載《自由時報》2013年9月10日

2013-09-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