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東京辦奧運對世界的四點好處

曹長青

國際奧委會最后投票結果,東京擊敗伊斯坦布爾(土耳其)而贏得2020年夏季奧運會的主辦權。這不僅對日本,而且對世界,都起碼有四點好處:

第一,日本拿到奧運主辦權,有助于安倍首相的聲望和其內閣壽命的延長,從而有利于日本政局穩定和經濟復蘇。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其經濟復蘇對全球經濟具有重要意義。今天是全球化時代,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盛衰,對全球經濟有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連鎖影響作用,所以日本經濟好轉,對內對外,都具有重要意義。

為什麼強調安倍內閣的壽命延長會對日本政局和經濟具重大影響呢?因日本實行內閣制(國會多數黨的黨魁自動出任總理)而導致黨爭激烈,黨魁更換就得換總理。像美國這種總統制,就是四年一選,執政者不能動不動就按黨派需要而解散國會提前大選。而內閣制導致國家領導人像走馬燈般更換,嚴重影響日本的政局穩定和經濟發展。

日本首相之多,是世界之最:從1885年伊藤博文內閣開始,到今天安倍內閣,前后128年,日本產生96屆內閣、62位首相,平均兩年一個(跨度是百年呵)!

過去24年(從中國天安門事件的1989年算起),日本就有16個首相(平均任期18個月)。

二戰后,日本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是佐藤榮作(三屆7年半),吉田茂(四屆6年),然后是小泉純一郎(三屆5年半)。

2006年小泉之后,過去7年,日本就有7名首相(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再到安倍去年底回鍋),平均任期不足12個月。所以有人說,日本首相換的太快,記不住他們名字,只能叫“Mr. One-Year”(一年先生)。

美國過去20年只有3位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各任兩屆8年,奧巴馬進入第二任)。二戰后過去68年,美國才產生12個總統,是日本首相數量的三分之一。在世的美國前總統有四位,而日本在世首相有12位,也是美國的三倍。

安倍上台后,實行更重視自由市場的“安倍經濟學”,使日本經濟明顯復蘇,股票大漲。而這次安倍親自趕到國際奧委會投票地,為日本拉票。日本拿到奧運主辦權后,全國歡呼,民眾當然會增加對安倍的好感和支持。安倍本人也說,“當我聽到東京獲選,喜悅之情排山倒海而來,因為我成了贏得獎牌的人,這種開心之情甚至超過我第一次當選首相時的喜悅。”

所以安倍內閣贏得奧運主辦權,會增加其聲望,並可能潛在延長其內閣壽命,這對日本政局和經濟有益處,而日本經濟復蘇,對亞洲和世界經濟都是福音。

第二,日本主辦奧運,對參賽的運動員是福音。因為如果是在土耳其,就明顯不會有在日本那麼安全。這次奧委會在最后投票時也強調了安全因素,不僅因敘利亞毒氣事件造成人們恐懼,而且對土耳其本身,也有疑慮。

土耳其雖是28個成員的北約中唯一穆斯林國家,並經過凱末爾將軍半個多世紀前就致力的世俗化,但自10年前,傾向伊斯蘭主義的埃爾多安出任總理后,這位前埃及總統穆爾西的“伊斯蘭哥們”,同樣想把國家帶向宗教化。以往土耳其出現這樣政情,軍方就會像埃及的賽西將軍那樣出面,推翻這個政府,然后重新大選(恢復世俗化)。但埃爾多安比穆爾西沉住氣,他臥薪嘗膽,大權在握后才下手,以“陰謀政變”為由,把土國軍方250名將領逮捕判刑(其中最高軍事長官被判無期)。這也是為什麼埃爾多安的土耳其一邊強烈譴責埃及軍方推翻穆爾西,一邊強烈支持美國軍事打擊敘利亞(因埃爾多安跟穆爾西都是遜尼派,敘利亞自由軍也多是遜尼派)。土耳其總理完全是從宗教派別角度支持這個、反對那個,由此也可看出他的伊斯蘭狂熱。

在這種伊斯蘭總理領導下,土耳其的安全程度絕對無法跟完全世俗化(更不要說成熟的民主體制)的日本相比。奧運期間,那些大胡子的毛拉們、伊斯蘭分子進入日本,光是外型就會被注意到(日本是單一民族國家)。而在土耳其,不用盖達們潛入,他們本土就有無數的“大胡子們”,過去十年,土耳其發生多起基督教堂被攻擊、基督徒被殺害事件。所以,全球的奧運選手,尤其是以色列運動員,在東京比賽,顯然會比在土耳其心理感覺更安全,實際上也是如此。

第三,由東京舉辦奧運,是全球觀眾的福音。因為一旦發生恐怖分子襲擊(像當年以色列選手在奧運會上被謀殺)事件,以日本警方的訓練有素和設備先進(跟土耳其比較),會更有效地保護選手和現場觀眾的安全。

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政府一直被反對派等批評腐敗無能(前一段土國還發生大規模民眾抗議,遭埃爾多安政府鎮壓),遇到緊急情況,土國警方根本沒有日本那種迅速反應的能力,結果遭殃的是奧運選手和來自全世界的現場觀眾。

另外從經濟和現代化程度來說,日本也遠超過土耳其。雖然土耳其是民主穆斯林國家中經濟情況最好的,人均收入已愈一萬美元,全球經濟排名第17,但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人均收入是土耳其的三倍以上。安倍內閣已宣布,將為奧運投資45億美元,而土耳其缺乏這種經濟實力。

第四,日本國民的文明禮貌和秩序等,更是土耳其完全無法比擬的。世人已看到,在東京遭受大海嘯,以及核電站事故時,遇到那種天塌地陷、家毀人亡的時刻,日本人展示的不是驚慌、混亂,更沒有乘機搶劫的騷亂,而是秩序井然地排隊(領取食物,給親人打電話等),那個場面(文明和秩序程度)不要說土耳其等穆斯林國家,就是美國等西方國家也難以達到的。

所以,僅僅從這幾個角度,這次東京拿到奧運會主辦權,都是選手和世界觀眾的福音(對于中國、台灣等亞洲觀眾,看比賽還沒有時差問題)。同時,由于日本是世俗的民主國家,既不會像穆斯林國家那樣張揚宗教,也不會像北京奧運那樣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以鞏固政權),而且,也不會像中國有那麼眾多的官員乘機貪污揮霍奧運經費(日本的選舉制度和新聞自由有巨大的監督制止作用)。所以,有理性的人,尤其是中國人,應該祝賀日本贏得這次機會。

只有北京政權,對日本贏得奧運心理不平衡。中國政府幾十年煽動的反日情緒毒害了太多中國人的心靈,使他們喪失最基本的理性和智慧,不把當年侵略中國的軍國主義日本,和早已是自由世界一分子的民主日本分開,讓極端民族主義情緒一“日”障目,不見世界。

奧委會第一輪投票,在伊斯坦布爾和馬德裡(西班牙)之間進行,結果伊斯坦布爾獲勝時,北京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就迫不及待報道(大概因為太高興了)“日本已出局”。結果當第二輪投票日本勝出后,黨媒們才發現自己摆了烏龍,但卻至今不向讀者聽眾道歉。當然了,中國官媒的本質就是黨的謊言機器,撒謊欺騙都是常態,怎麼可能為報道錯誤道歉呢。

民主日本,是一個理性程度很高的國家,宗教狂熱和左派瘋狂在日本都完全沒有市場,所以這次東京獲得奧運主辦權,對世界經濟、對國家不因體育而宣泄民族主義情緒、對人類的“集體活動”更走向理性,都會有促進作用。

2013年9月8日于美國
曹长青的推特



2013-09-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