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你相信薄熙來的話劇演出嗎?

曹長青




對薄熙來案,有人肯定中國司法進步,更有人稱贊薄熙來敢當庭翻供,力辯無罪,有勇氣。但我認為這類看法是盲人摸象。從整個薄案來看,明顯是因為中共高層有人保薄,才出現(導致)這種局面,這跟什麼司法透明、薄熙來勇往開來,都沒有關系。

判斷高層有人保薄,主要基于以下這幾點:

第一,“微博直播”是前所未有的(也可能絕后)。以往中共判案,都是封閉作業,所謂“公審”,只是當局選擇部分人出席法庭,然后官媒選用幾個法庭畫面(例如谷開來、王立軍的庭審)播出。這次對薄熙來這個全國矚目的大案,“微博直播”(當然也有刪節)顯然不是濟南這種地方法院可以做主的,應該來自中共高層指示。

第二,薄熙來在受審之前可記錄(律師念)案卷材料,出庭時可“隨身帶一大摞文件夾,有透明單頁文件夾,有透明文件袋,並且每個文件夾都做了標記,每審一個事實,薄都會找出相應的文件夾。”這樣的優惠待遇,同樣犯案的政治局委員陳希同、陳良宇都沒有過。

第三,在庭審時,薄熙來得到多次自辯機會,法庭甚至允许薄熙來咄咄逼人地質問“證人”徐明(17個來回)等。這明顯不是中共法庭的常規做法,不是那個官職很小的審判長可以做主的,應該也是北京高層事先決定。

高層保薄勢力做這樣的“允许”可能出于兩個目的,一是通過讓薄熙來自辯,來抵消檢方指控(以此對付反薄派);二是通過微博直播,在公眾中樹立薄熙來無辜形象。這兩點顯然都可在最后決定薄熙來刑期時,對薄有好處。

第四,薄熙來敢當庭翻供,口氣強硬質問證人,全力狡辯,任何罪都不認,這是落到中共手中的囚犯裡所罕見的現象。有人可以說,這才說明薄熙來的“特別”。但事實上,薄熙來面對中紀委的審查時不都屈服、認罪了嗎?任何對中共制裁人的機制有基本了解的人都清楚,面對專制國家機器時如此“囂張”,肯定不會有好下場。薄熙來不僅文革中親身經歷過中共的制裁,當官后也用中共手段制裁了不少人,他比別人更清楚那個機器要想懲罰誰,應該會怎麼運轉。

所以判斷,薄熙來的當庭翻案,不是因為什麼他有勇氣、有氣質等,而很大可能是,他事先了解高層有人保他,甚至是直接得到這個信息,才有了底氣。他完全可能是按高層保薄勢力指點的腳本在演出。

事實上,薄熙來的法庭戲演得太誇張,做戲成分太嚴重,整個裝出一副完全無辜的清官狀,這其實是侮辱所有關注這個案子的人的智力,是非常可惡的。

任人皆知,所有的賄賂,都是遮遮掩掩、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不僅為避免雙方當時的尷尬,更為躲避事后可能的調查。天下哪有行賄的人,拎着一兜子現金,邁進某官員的家裡說,“我給您老人家行賄來了,這是三百萬歐元現金,給兒子在法國買個別墅吧。以后我的生意要靠您多關照了。”下回又拎着一個大兜子來了,“這是五百萬人民幣,用這錢讓兒子去非洲玩一圈吧。我送你這筆錢,是因為某某工程我想做,需要你批給我。”有這樣的嗎?!

正因為根本就不會有這種情形,所以薄熙來就在法庭上“正義凜然”地跟徐明 “對質”起來了:你說過這是賄賂我的嗎?我說過你給錢我就給你辦事嗎?徐明連答17個“沒有”。怎麼可能有?!但薄熙來就利用一連串類似的“質問”來“證明”,徐明沒行賄,他沒有受賄。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薄熙來自己也強調,就是最蠢的貪污犯都不會不加掩飾地直說,直做,更何況他這個“非常謹慎”、連談話都要求別人關手機的人。可與此同時,他又理直氣壯地玩“裝傻”的游戲。但問題是,就這種騙幼兒園小孩子的游戲,居然騙住了不少中國人,難怪薄熙來的智力夠當政治局委員。

徐明給薄家在法國買了別墅,還在薄家放了別墅錄像(薄熙來在場),薄熙來竟說他完全不知情。五百萬公款被彙到谷開來律師所,最看重、最心愛的兒子薄瓜瓜去非洲游玩(徐明買單)等等,薄熙來說他根本不知道(甚至說不知道兒子去非洲)。總之,所有谷開來“弄”的錢,他薄熙來一概不知情。好一個“兩耳不聞妻兒事”,一心只為百姓賣命的“薄青天”!在全中國人民面前如此裝憨兒,是不是幾千萬中國貪官全笑了?

徐明是沒敢笑,只能在心裡罵:你可真會裝蒜呵。明摆着,沒有薄熙來們的“關照”,徐明怎麼能成為如此富豪?一個七十年代才出生的人,30歲時就在《福克斯中國富豪榜》排名第18!四年后排名第八,后又在胡潤中國富豪榜排名第五!在薄熙來遼寧掌權時,徐明還當上遼寧省政協常委、遼寧商會副主席,名下的公司有一大把。沒有官商勾結,這樣一個沒有家族巨額遺產、沒有谷歌、臉書等那種新科技發明的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僅僅十幾年之后,憑什麼能獲得如此這般的財富和位置?

除了跟中共更高官員的密切合作之外,徐明跟薄熙來家的關系,密切到就像家庭成員。通過庭審大家都知道了,連王立軍跟谷開來鬧別扭,都要找徐明幫忙調解,甚至堂堂的重慶公安局長都懇求徐明到薄熙來那裡給他說說話。還有比這更清楚的嗎?富豪徐明不僅僅是“薄家”的保險櫃(大筆開銷由他出),甚至是重慶土皇帝家的“李蓮英”了。就連王立軍能攀上薄熙來,最初也是靠徐明搭的線,是他介紹王立軍跟谷開來認識的。毫無疑問,薄熙來在重慶掌權后,徐明的商機更多更大,當局怎麼就不查了呢?

薄案避重就輕的最令人質疑和話詬之處就是,除了無法回避的王立軍進美領館事件之外,全案絲毫不涉及在重慶掌權時期的薄熙來。最基本的邏輯和常識是,薄熙來在遼寧、北京掌權期間都有“貪腐”,怎麼到了權力更大,機會更多的重慶之后,就立馬變成一個干干淨淨的清官了呢?尤其是所謂的打黑,那裡面可以理直氣壯地蔑視司法,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那些怕撕票的,全部家當都會送上來。更何況他們堂而皇之地“沒收”了多少多少億的“贓款”。錢都哪兒去了?檢察官居然只字不提。又是一個幼兒園小朋友都會質問的問題。

所以,“薄案”避開重慶,比任何事情都更能證明中共高層有保薄勢力。因為首先,中共高層有人推崇“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因為它是“共產黨模式”的袖珍版,“全黨版”怎麼可能否定“迷你版”?其次,是為了保護“太子黨”的整體形象。在太子黨執政的年代,保護太子黨的整體形象,就是保護“黨和政府”領導人的形象,就是保住共產黨的“權力”。這兩點是詮釋薄案一系列“蹊蹺”事件的鑰匙。 曹长青的推特



2013年9月5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3-09-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