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打擊敘利亞有法理嗎?

曹長青




美國正調兵遣將,准備軍事打擊敘利亞。美國的行動有法理性嗎?完全有!因為巴沙爾.阿薩德軍隊居然對平民使用毒氣,導致1429人死亡,其中包括426名兒童。美國國務卿克裡把它稱為“無法想像的恐怖”。

用毒氣殺人踐踏了人類文明的最底線,國際社會絕不可容忍!

自1925年(當年國際社會決定全面禁止毒氣武器),過去近百年,除了意大利的墨索裡尼和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之外,其他任何國家,包括納粹德國,都沒有在戰場上使用過生化武器(希特勒們曾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

據《華爾街日報》引述的數據,人類二千年歷史中,在戰爭中死于毒氣的只占4%。就是因為“生化武器”太殘忍,造成的后果太嚴重,別說文明國家絕不使用,即使一般獨裁政權,也不敢動用。

在二次大戰中,英國遭受納粹德國的狂轟亂炸,英國首相丘吉爾曾考慮,一旦納粹攻入本土,英國准備動用一切武器自衛(包括毒氣)。但最后出于“道德”考慮,還是放棄了這個設想。

二戰之際,只有意大利的墨索裡尼,動用空軍向埃塞俄比亞投放過毒氣。埃塞俄比亞人說,那場面非常恐怖,“天空落下毒雨,人們馬上被毒死或燒死。”

再就是1988年,伊拉克的薩達姆下令,對北部庫德族的40個村莊使用毒氣攻擊,在幾小時內殺死了約五千人(很多是婦女兒童),導致一萬多人傷殘(雙目失明,神經錯亂等)。

在美國波士頓布蘭德斯大學任教的伊拉克異議作家馬基亞(Kanan Makiya)曾在《殘酷和沉默》(Cruelty and Silence)一書中詳述了那次毒氣攻擊中,他全家25個成員(包括他的妻女、父母、兄妹及親屬等)被毒死的場面:

“當我來到靠近我們家房子的小河邊,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母親,她的嘴還咬著河床的沙子。所有我們家的成員都跑向河邊,因為我曾告訴他們,水可以對付化學毒氣。當他們跑到河裡的時候,多數都窒息或昏厥,倒在河裡淹死了。我把母親的身體翻過來,她已死了。我想親吻她,但我知道,這樣做化學毒劑就會傳染上我……我繼續沿著河邊走,發現了我的九歲女兒,擁抱著她的嬸嬸,她們都被毒死在河邊。后來我又發現另外一個侄女的屍體。……我來到家裡的房子,在二、三百平尺的院子裡,我看到我們家庭的十多具屍體,我的孩子,我的兄弟,我的父親,我的侄女和外甥……我的兄弟和我妻子的鼻子和嘴都冒出了血……我家裡的25個成員都這樣被毒死了……我非常痛苦,流了無數的眼泪,最后眼泪都哭干了。我們沒有能力再感覺任何事情了。”

看看這些描述和報道,那些至今仍在批評美國打伊拉克戰爭是錯誤的人(理由是沒發現大眾毀滅性武器),不知道還有沒有一點邏輯和常識(更不要說良知與道德)?只憑薩達姆動用毒氣殺害平民(那是5000條人命啊)這一條,這個政權難道不應該被推翻、被鏟除嗎?

今天,同樣的悲劇發生在敘利亞。各方面的報道已證明,包括426個孩子在內的1429個平民,是被毒氣殺害的。大家可以上youtube,看看那些敘利亞民眾上傳的視頻:大批平民,包括婦女、兒童等,呈現出化學武器傷害后的神經中毒症狀:昏迷,四肢癱軟無力,需要呼吸泵維持呼吸等。

更何況,在這次使用化學武器之前,自2011年以來,阿薩德政權已導致10萬敘利亞人喪生,170萬人逃到鄰國,成為難民(敘利亞人口2000萬)。

國際輿論普遍批評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犯下反人類罪。美國、英國、法國等領導人,都強調要懲罰阿薩德政權。中東的沙特阿拉伯、北約中唯一的穆斯林國家土耳其,也都強烈支持美國軍事打擊敘利亞。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還特別指出,由于俄國、中國在聯合國有“否決權”,所以美國應該采取“科索沃模式”,即繞開聯合國,直接采取軍事行動。當年美國轟炸了南斯拉夫78天,最后導致米洛舍維奇政權垮台(他被抓獲審判)。

從哪個角度,美國都應采取行動,維護人類道德底線。而且奧巴馬總統多次強調過“文明價值”的重要性,並具體提過,如敘利亞使用生化武器,就是“過了紅線”。

從目前局勢來看,美國采取軍事行動,無法得到聯合國授權,因為俄國、中國反對。另外,伊朗也激烈反對美國打敘利亞。

CNN的評論說,俄國的反對主要出于兩大原因:軍火生意,意識形態。俄國是敘利亞最大的軍火供應商。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報告,俄國跟敘利亞的軍火交易超過40億美元;2009和2010年,就各達一億六千二百萬美元。俄國訓練敘利亞戰機的合同就高達五億五千萬美元。另外克林姆林宮不希望阿薩德政權垮台,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擴大,還是暗中跟美國較勁。

伊朗支持阿薩德,則有宗教和戰略兩大原因:伊朗是個伊斯蘭什葉派主導的國家。敘利亞同樣,也是被什葉派(分支)所主導(敘利亞的反政府力量多是遜尼派。在兩伊戰爭時,同為什葉派主導的伊朗、敘利亞是戰友,而共同對付被遜尼派主導的伊拉克)。從戰略角度,阿薩德的敘利亞是伊朗影響和指揮其傀儡黎巴嫩真主黨的主要通道,真主黨是伊朗威脅以色列的主要工具。所以德黑蘭當然不願看到大馬士革政權垮台。

中共支持敘利亞,表面是經濟原因(2010年中國就已成敘利亞第三大進口國),但背后則有更復雜的心理,主要是擔心自己對西藏、台灣等動武時,也遭國際社會干預。所以北京一再強調“不可干預他國內政”,而反對美國打敘利亞。在英國駐聯合國代表提出懲罰敘利亞方案時,中國代表則隨俄羅斯代表一同退場,使提案討論根本無法進行。

中共的這種立場可想而知,北京從來都是站在世界各地的獨裁者一邊。在當年的科索沃戰爭時,也是中共、俄國等阻擾,美國最后繞過聯合國,直接軍事打擊米洛舍維奇政權。

所以,今天中共官方媒體批評美國“干預敘利亞內政”時,就和當年《人民日報》譴責美國領銜北約轟炸南斯拉夫時一樣(米洛舍維奇政權當年對科索沃種族清洗,導致當地一半人口成為難民),對此世人的回答應該是:西方自由世界這種正義的行動(制止種族清洗,制止毒氣殺害平民),為什麼非要得到中共這個殺害本國人民、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的邪惡政權批准?

在科索沃戰爭時,捷克總統哈維爾說,“北約對南斯拉夫的戰爭,是人類歷史上首次為人道而進行的戰爭,它徹底改變了以往戰爭的概念。”因為美國領銜北約的軍事行動,不是為了資源,不是為了土地,也不是為了不同的宗教信仰(米洛舍維奇的南斯拉夫主要是基督教的東正教,而科索沃人多信奉伊斯蘭教),而完全是出于人道目的。

今天,美國領銜軍事打擊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懲罰他們使用毒氣殺害平民,跟當年的南斯拉夫戰爭性質是一樣的,也是為人道而戰,為捍衛人類的文明底線而戰。

如果這個世界有政府使用毒氣殺平民,作為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國再熟視無睹(奧巴馬政府已無動于衷好久了!)不作出反應的話,這個世界的秩序、文明、道德,都將失去價值的底座。

所以《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僅僅對敘利亞的軍事設施發射幾枚戰斧巡航飛彈(一枚造價150萬美元)是遠遠不夠的,應該全面摧毀敘利亞的毒氣工廠和倉庫。但評論家斯蒂芬斯(Bret Stephens)說這也不夠,他在“把阿薩德作為目標”的評論中說,應該像干掉本拉登那樣,去干掉阿薩德!

只有像利比亞人擊斃卡扎菲那樣,用戰斧飛彈鏟除阿薩德,才可能使敘利亞像利比亞那樣獲得新生。但奧巴馬總統有這種認知與魄力嗎?他是扔幾顆飛彈平息一下輿論批評(美國無作為),還是真正想解決問題,我們拭目以待。

2013年9月1日于美國

曹長青的推特

2013-08-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