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如何看待馬丁•路德•金的性醜聞?

作者:沈彬(上海)

4月4日,是馬丁•路德•金逝世44周年紀念,1968年4月4日,金被暗殺。微博上不少人,趁着中國的清明節向這位民權鬥士表達了敬意。

因為距離產生美,金在中國的形象,從他遇刺后第12天,《人民日報》刊登毛澤東所作的《支持美國黑人抗暴鬥爭的聲明》開始,一直就是“高大全”——從反抗美帝壓迫的黑人運動領袖,到凝聚美國進步力量的像征。其實,馬丁.路德.金的私德的確有虧,作為一個牧師,他通姦、嫖妓;作為一個博士,他抄襲、剽竊。這在美國就不是什麼機密,在這裡重提這段舊事,不是弄搞臭這位民權鬥士的“誅心之論”,而是希望通過對馬丁.路德.金醜聞的分析,談一下我們怎麼看待名人的私德,哪些真的只是他們的“私事”,哪些是公共事務;以及以怎樣的心態看待歷史,關照現實。

馬丁•路德•金只在中國“高大全”

在二戰之后民族解放的大背景下,美國南方黑人越來越不能忍受長期執行的“種族隔離”制度,民權運動風起雲湧。1955年,黑人婦女Rosa Parks因為占用公車的“白人專座”而被逮捕,為了反抗惡法,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發起了罷乘運動,從此他成為民權運動的領袖人物。

金也因此成為FBI的監控對像。從1924年就擔任FBI局長的胡佛,是個鐵腕局長。原本,胡佛派人竊聽金,是認為他可能跟共產黨、蘇聯有聯系,結果意外地發現了這位人權鬥士不堪的另一面。

1964年2月22日,洛杉磯某旅館裡,金和同事談起了電視轉播的肯尼迪總統的葬禮。當時,肯尼迪的遺蘊薇倍邟k在棺木中部,金笑著說了一句:“那才是她最想念的地方!”這話錄在了磁帶上。這句極端刻薄、怨毒的話,出自一位整天在布道時宣揚基督仁愛的牧師口中,無疑證明言者的偽善。

不僅如此,FBI發現馬丁•路德•金的巡回講演,就是巡回嫖娼,白人妓女、黑人妓女,他都召,有時同時招2個以上的妓女,搞亂交;醉醺醺的多人性派對,甚至要持續幾天。嘿咻時的淫言穢語,呢喃呻吟,都被記錄到FBI的錄音帶裡。即使,金去斯德哥爾摩領取諾貝爾獎時,他在晚上唯一的興趣還是招嫖。

馬丁•路德•金放蕩糜爛的私生活,還得到了他的同事的證實。Ralph Abernathy也是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的領袖之一,他在自傳中提到:就在金被暗殺的前一天晚上,他還和3個女的一起鬼混,並且還毆打了其中一個女的。金的傳記作者也披露過他的不少通姦行為,不過金解釋稱:通姦只是減壓的方式。

在FBI胡佛局長眼中:金就是個偽君子,不配領導民權運動。胡佛是一個嚴格固執的人,對于局裡的人,哪怕是露出酗酒或性淫亂的神情都是不可容忍的。他對像金這樣向國人講經布道的人言行如此背離感到極為憤慨。

之后,馬丁•路德•金的性愛錄音帶,被寄給美國的媒體、民權運動的資助者,以及金的妻子。這樣做的意圖非常明顯:即使不能把金搞臭,也要毀掉他的婚姻。于是,在1965年1月5日,金夫人收到了那盤記錄他丈夫出軌的性愛錄音帶,跟金大吵了一架。而美國的媒體卻出奇一致地拒絕發表這些資料,認為性醜聞與金領導的黑人民權事業無關,相反是胡佛搞的竊聽之類,更可惡。

私德不影響其政治主張

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美國國會討論設立馬丁•路德•金紀念日的法案時,他疑似與共產黨的關系,以及他的私生活不檢典,成為反對者的攻擊目標。共和黨參議員Jesse Helms竭力反對設立紀念馬丁•路德•金的全國性節日。在參議院通過此項法案前的一天,地區法官John Lewis Smith Jr.拒絕了Helms要求公開FBI監聽錄音帶的請求,並規定這些資料直到2027年才能公開。之后,裡根總統在1983年12月簽署了此法案,1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成為馬丁•路德•金紀念日。

金的另一項醜聞就是剽竊抄襲。華東師範大學劉擎教授曾在《東方早報》上專門介紹過:左翼組織在整理金的遺作時,發現他當時的博士論文存在大量剽竊問題。之后,學者內部產生了嚴重分歧,是否公開?指責金抄襲,無疑是“政治不正確的”;最后,是英國媒體于1989年捅破這層紙,一時輿論嘩然。

1991年10月,波士頓大學的審查委員會向校方提交了正式的鑒定報告,指出“確定無疑的是,金博士在其博士論文中有抄襲行為,他挪用材料的來源有些未在注釋中標明、或錯誤標明、或泛泛標明,並在行文的間隔之中,稍作措辭變化或逐字逐句地挪用了別人的材料”。抄襲比重在論文的上半部分占45%、下半部分達21%。此外,他的經典演講《我有一個夢》,那些氣勢恢宏的排比句“讓自由之聲響徹”都與黑人牧師Archibald Carey在1952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演講相同或高度雷同;他在接受諾貝爾和平獎時,發表的演講也大量“挪用”了J. Wallace Hamilton牧師的作品……

金的醜聞已然坐實。我個人不是很認同“有污點的偉人”的說法,那其實是為“尊者諱”,隱含的邏輯是“偉人”有權干壞事,不該受指責。但,當時美國媒體沒有跟風FBI,用性醜聞搞臭馬丁.路德.金,保證金的公共形象,有助于推動美國民權運動,最終美國取消了種族隔離。這順應了歷史進步的潮流。這是有責任的媒體的胸懷和眼光。

另一方面,金的確有抄襲、心胸狹隘、淫亂通姦,但這些有沒有妨害他在領導民權運動時那些種族平等、反對暴力的公共主張?是不是因為通姦嫖娼,他的政治主張就是錯的了?難道嫖客說“1+1=2”,也是錯的?

不過,有些國人、綠卡族的“神一樣的邏輯”,讓人大跌眼鏡,比如他們會用馬丁.路德.金嫖妓,論證中國官員包二奶的合理性,一樣是“私德問題”嘛……但,有哪個中國官員包二奶用工資的,還不是用腐敗的錢,這是私德嗎?金不是官員,不掌握公權,能跟包二奶的官員一樣嗎?

一根筋式的抬杠,或者扮演“道德帝”,或者“刻舟求劍”地將歷史比附當下,都是王小波說的“童稚狀態”,盲目崇拜和盲目攻擊,都只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現。比如前些日子,有人翻出舒淇早期的艷照來羞辱她。她當年是拍了艷情片,但有傷害過誰呢?她有竊據公器嗎?如果都沒有,那就是人家的陳年私事,老揪著就是對輿論的公器私用。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事實上,是我們對歷史的了解——時刻影響著我們思維和生活。要有智慧,我們便能從歷史中汲取進步的力量,而不是搞“扒糞”,學犬儒。

2012年04月11日

——原載《中國新聞周刊網》

2013-08-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