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薄熙來案看黑道共產黨

曹長青



《紐約時報》的評論說,薄熙來在重慶打黑,可他自己的做法“卻像個黑社會老大”。豈止是像,薄案展示的许多細節讓人看到,根本就是:

比如原來傳說中的薄熙來打王立軍一個耳光的事,現在王立軍當庭作證:薄熙來在其他官員面前對他大聲叫罵,並且一拳打在他臉上。打得他“嘴角流血,耳朵流東西。”

堂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中國只有25個),共產黨四大直轄市之一的重慶市委書記,居然在辦公室出拳打人。這難道不像街頭痞子、黑道流氓嗎?

不僅打人,就從他們之間的稱呼上,也可以聞到這種黑道味道。王立軍居然稱薄熙來的妻子為“五哥”或“瓜媽”。這種稱謂本身,哪裡是政府機構官員對同事、上級的妻子的禮貌相稱,而是黑道“哥兒們”圈裡、江湖義氣場上對“大哥”的老婆的“戲稱”或“昵稱”。

誰都知道,黑社會成員才熱衷拜把子、稱兄道弟,按地位排“大哥、二哥”等。像多年前紐約華人黑道的老大被稱為“五叔”、當年六四事件后營救異見人士的香港的“六哥”等等,都是這種按江湖上輩份、地位弄出的叫法。

而谷開來則把王立軍稱為“鬼子”,據說是對王的昵稱。在堂堂的中共重慶市委大院裡,竟充斥這種“五哥”、“瓜媽”、“鬼子”的叫聲。恐怕黑社會也沒有這麼隨便吧。今天連薄熙來都承認,谷開來和王立軍的關系是一場鬧劇。

我們再看,沒有官職的谷開來,居然可以隨意指揮(甚至調換,搜查)重慶的官員!明摆着,這不是一個“大姐大”,而是薄熙來的“分身”。

王立軍幫她把殺死英國商人尼爾的事隱匿下來(以酒后猝死結案,並隱匿谷開來到過現場的證據),希望得到“獎賞”升官。第一次是通過自己女兒(王本人也在場)向谷開來提出,當副市長不如當市委常委。后來王直接向谷提出,自己能不能當“常委”,還不是薄熙來一句話,希望谷開來在“薄書記”那裡給他說句話(以提升)。谷開來簡直成了比重慶市委組織部長還有權的人物。

當谷開來對王立軍不那麼信任之后,她就居然可以調換、審查王立軍身邊的四名工作人員。在王立軍去北京開會期間,她還帶人以查“貪污腐敗”為名搜查了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辦公室!而且之前還帶人去搜查了重慶市委秘書長徐鳴的家和辦公室。還曾下令王立軍抓自己的四姐谷望寧,甚至還讓王立軍抓薄與前妻的兒子李望知……

谷開來的這種種出格、離譜、越線的舉動,難道薄熙來不知情?怎麼可能!那些被撤換、被搜查的官員們之所以被迫接受,敢怒不敢言,當然都是清清楚楚:沒有“薄書記”的默许或支持,谷開來怎麼敢?!整個重慶市委,就像黑社會一樣,被薄熙來、谷開來這個夫妻店掌控。王立軍等下屬,簡直就是他們的“家奴”。

北朝鮮的金正日曾對手下的將軍們說,“沒有我的信任,你們就是一堆行屍走肉。”這的確是實情,那些“將軍們”的權力,都來自金家三代的信任,這種體制跟黑社會本質是一樣的。

薄熙來敢當著其他官員的面,揮拳打王立軍,就是這種心理:你小子王立軍不是靠老子我薄熙來一手提拔起來,哪有你的今天?現在居然不全力以赴把什麼“殺人”的破事兒壓下去,居然還敢有其他想法,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了,反兒了天了你!扇你一巴掌,打你一拳頭?老子要你死,你就得到地獄裡去找文強喝酒去。

這不,嚇得王立軍連滾帶爬逃到美國領館,精神症狀都嚇出來了。而且年紀輕輕,居然得了中風,這次坐輪椅來給薄案作證,曾被薄熙來這“老大”嚇破膽的后遺症真不輕呵。

但你說他們是“黑道”吧,可薄熙來們連黑道的規矩都不守。大家都熟悉電影《教父》吧,你看人家正規黑道,絕不把妻子這種“女人家”扯進任何自己的“生意”。自己多狠、多毒、多髒,也要把老婆孩子保持得干干淨淨,因為讓他們“干干淨淨”才能最起碼地保證他們的安全。

哪像薄熙來這種“土匪”黑道,任憑老婆跟黑道哥們“親密無間”,甚至慫恿她利用自己的“老大”地位來謀取私利。結果怎麼樣,不僅把自己徹底栽進去,也把老婆送上死路——沒有多年霸道囂張的歷史,沒有和公安局長王立軍那種稱兄道弟的鐵哥兒們關係,谷開來怎麼敢殺人!“殺人償命”是中國人心裡的一條定理。可以把如此嚴重的定理都拋腦后已經太可怕了,而親自動手把毒藥灌到那個英國人嘴裡,天哪,谷開來自己已經成了毒藥了!

人家“教父們”的妻子從來不“問政”(更別說干政),更絕不會同意殺人(別說親自動手了),她們甚至都不被允许詢問丈夫的“事情”。哪像谷開來,簡直像毛澤東的女人江青那樣指手畫腳,用薄熙來的勢力斂錢謀利、飛揚跋扈(王立軍證詞)。借丈夫勢力而囂張的女人,十有八九都是災星。好男人會被拖下水,壞男人就只有邁向通往地獄的路。

我在上篇《薄熙來是共產黨的縮影》中提過,薄熙來代表共產黨的全部特色:表面仁義道德,背后男盜女娼;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薄熙來、王立軍、谷開來們的做法像黑道,可他們到了共產黨監獄,則立即嘗到更大黑社會的“黑”。

很多人分析薄熙來為什麼當庭翻供,薄自己說有兩條原因,一是中紀委調查時有“不正當壓力”;二是“明確的誘導因素”。我在上篇文章中分析了所謂“誘導”可能是用“黨內處理”誘導他“坦白交代”,而黨內處理就不會走刑事處理的路。薄熙來說這是他當初“拿了兩個大單”(認了兩個受賄罪)的原因。但對什麼是“不正當壓力”,沒有聽到薄熙來的解釋。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據他們從出席庭審者那裡獲得的信息(官方法庭微博沒有播出,顯然被刪掉),薄熙來在庭上說,不正當壓力是,中紀委“警告”他,如不坦白認罪,就可能連累他的妻兒,“他妻子可能會被判處死刑,剛從哈佛畢業的兒子可能會被帶回中國受審。”在這種威脅下,薄熙來屈服了。《紐約時報》說,“薄熙來用一句中國俗語告訴法庭:‘我感覺自己一身系兩命’。”

《紐約時報》的報道還說:這兩位與薄家相熟的人士透露,在周五的記錄中漏掉的另一個細節,也涉及薄熙來描述的調查人員向他施加的壓力。他們透露,薄熙來在陳述中說,自己被訊問了數百次,並且暈倒了27次。

盡管我認為薄熙來不僅對谷開來的貪污全部都清楚,而且他的罪行遠遠、遠遠比目前起訴的嚴重,但共產黨那種拿妻兒等親人做“人質”,甚至威脅“綁票、撕票”,不僅完全是黑社會做法,而且是那種最沒人性的流氓手段。人們常從電影中看到,那些黑道或罪犯,把刀架在對方親人的脖子上,讓人屈服的場面。共產黨今天就是這樣對付薄熙來的。

毫無疑問,他們對谷開來也會是同樣。在中國一胎化的政策下,獨生子簡直成了“小皇帝”。在薄熙來夫婦眼裡,他們的寵兒“薄瓜瓜”可能比“黨中央”的檔次還高,要什麼給什麼,近乎三千寵愛集一身了。谷開來殺人,是為了兒子;今天給薄熙來案作證,也是為了兒子。無論薄熙來和谷開來之間有多少夫妻糾葛(紐約時報報道:“薄熙來家庭的一個熟人透露,薄熙來和谷開來在2000年之前都有外遇。”),他們在保住兒子薄瓜瓜上應是絕對一致的。

谷開來這次在法庭上作出不利于薄熙來的證詞,簡單的推測就可以得出,她這麼做,只能是由于當局抓到她作為女人和母親的情感最脆弱之處,即用她的獨生子做“人質”來威脅,她才不得已而就範、配合當局。谷開來是律師,無論從哪個角度,她都應該清楚:做不利丈夫的證詞,等于幫助檢方給丈夫定罪。她再對薄熙來有怨恨,但他畢竟是她的丈夫。在她自己已經是死刑犯的時候,有必要再給薄熙來一刀嗎?

在世界文明國家,法律保護配偶不去法庭做“不利于”丈夫或妻子證詞的權利(一是不讓配偶之間發生咬殺的殘酷;二是配偶之間可能有怨恨,證詞未見得真實),但配偶可以做“有利于”丈夫或妻子的證詞。谷開來已是毫無反抗能力的階下囚,中共把她不利于薄熙來的證詞拿到法庭,下手是夠狠的。盡管常理判斷她說的是實話——薄熙來對她拿錢、受賄等等都是清楚的、認可的,甚至是鼓勵、慫恿的。但無論谷開來的證詞真實與否,這裡要談的是共產黨使用的手段。

這種拿孩子做“威脅”的手段,這種強迫選擇方式,證明共產黨本身就是黑道。西方的名著《索菲的選擇》(Sophie’s Choice)就提出這個問題:納粹在集中營要母親索菲在兩個孩子之間做選擇,要哪個(只能帶一個,另一個意味著死亡)。索菲為她做出的要了兒子(放棄女兒)的選擇而終生痛悔。事實上,當時無論作出怎樣的選擇都是痛苦,因為這個選擇的“前提”就錯了,世上不應該有這種逼迫父母“選擇”的殘忍。

小時候讀過紅色小說《野火春風鬥古城》,裡面的革命者楊曉東被日偽當局抓到后,他拒不交代,結果日寇把他的老母親抓來,當眾要羞辱。面臨“索菲式的選擇”,也就是中國古語的“忠孝兩全”要哪一頭時?認可母親被辱,是不孝;交代同志,是不忠(自己的革命信仰)。小說作者對這個“兩難”的處理,是安排革命者的母親為了保護兒子而自己跳樓自殺了。

當然有人會說,那都是文學作品,而且書中角色都是正面人物。薄熙來案是真人真事,而且薄熙來是真壞蛋。但真人真事太有、太多了。僅舉斯大林對布哈林等的“大審判”一例:當年斯大林們就是利用他們的妻兒做要挾,最后布哈林等就範“認罪”的。布哈林的遺囑是讓妻子背下來的,否則根本無法留下。這種利用親情做手段就是共產黨的本質,黑道的本質。

但薄熙來值得同情嗎?一絲一毫都不值得!因為當年薄熙來主導的重慶司法機關對司法局長文強所做的,和今天審判薄熙來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文強一開始死不認罪,后來重慶公安局把文強的兒子抓起來,羈押了十個月之久。聽說兒子被抓,成了人質,文強立刻全部“招供”、順從、服從。但他大概絕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判死刑,立即執行。

無論文強多貪腐,他沒有命案。中國法界不少人士認為對文強量刑過重,文強罪不至死。也有網民評論,中共太殘忍,太沒人性了。更殘忍的是,在文強死前,他們甚至都不讓他見妻子一面。

文強的妻子也是在被捕后,當局拿出文強搞女人的內容,利用她的激憤情緒,逼迫她交代文強。但她絕沒想到自己的證詞是把丈夫送上刑場。后來她一直要求見文強一面,但完全被薄熙來的司法部門拒絕了。這個表示下輩子還嫁文強的妻子,在丈夫最后時刻,也沒被允许見個面、道個別;甚至連看一眼丈夫遺體的機會都不給,只送她一袋骨灰。這些都是薄熙來幹的!

我曾在《文強案的三個荒唐》中寫過,“共產黨的狠毒,從對文強的處理上,再次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文強被押到歌樂山處決時,“可能會仰天長嘆,千錯萬錯,錯在加入了共產黨這個邪惡集團,最后成為惡的一部分。結果是大惡滅了他這個小惡。大惡毒起來,小惡只有束手待斃。”

今天,同樣的命運落在了薄熙來的頭上。就像劉少奇、彭德懷、胡耀邦、趙紫陽等等,無論他們被塑造成什麼形像,事實都是,他們一方面全身心地和毛澤東一起建造了那個黑社會式的殺害、迫害了無數人的殘酷制度,最后自己也成了那個制度的祭品——自己用雙手鑄造了一個碾死自己的機器。

當然,相比之下,薄熙來的命運比文強要好。對文強的審理沒有公開,對王立軍等人的審判過程也都沒有微博直播。于是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今天的皇上是開明、進步了很多的。事實上,薄熙來能得到“特殊待遇”,完全是由于他的“特殊身份”。

我在《薄熙來是共產黨的縮影》一文中說過,共產黨官員的貪腐和清廉的區別,就是“被抓住”和“僥幸逃脫”之間的差別。沒有王立軍進美國領館,今天就沒有薄熙來案。而薄熙來案,是在牽扯到外交事件而無法躲藏的情況下,逼著中共處理的。但怎麼處理共產黨的官員,全看那個當事人的“上層關系”如何,有沒有人保他。上層要想保,他殺了人也可以變成他把人救活。這裡起碼有兩點理由,導致薄熙來有保他的“尚方寶劍”。

第一,從人脈上,文強和王立軍,都是完全沒有家庭背景的,從草根出身,靠自己一路打拼起家。一旦“犯事兒”,也毫無上層人脈保護和求情,讓你死,你就得死;給你條活路,你就只有磕頭感恩的份兒。而薄熙來就太不一樣了。他的太子黨背景使他一路都有靠山,那些看著他長大的叔叔阿姨們還沒死絕呢,更何況現在的主要當政者中,有一大堆都是他同樣背景的“哥兒們”,怎麼也得對他手下留點情。因為把他這個太子黨的形像弄得“過于”惡劣,會影響整體太子黨的形像。

第二,薄熙來“唱紅打黑”的做法,是符合共產政權的意識形態、和目前主要當權者在一個思維狀態下,一個思想路子上。而文強、王立軍們,是沒有多少意識形態的,就是專制機器上的零件而已,沒有什麼發動機的力量。薄熙來是不同的。雖然有人恨他的左傾和張揚,但更有共產黨官欣賞他對維護中共政權的努力。所以,薄熙來能得到“半公開”審理的優待,應該是上層“保薄”和“棄薄”較量的一個妥協的結果。但無論“保薄”和“棄薄”,都跟“改革”沒有關系,而只跟高層人脈和黨內權謀較量有關。

所以,薄案的審判根本不是什麼共產黨司法有進步、有了透明度,什麼共產黨內有改革派、保守派之分等等。共產黨就是黑社會,在這點上,他們從來都是一派。正如原加拿大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白龍(Patrick Brown)在評薄案時所說:“對薄熙來的審判無疑是一出精心編排的鬧劇”,在決定怎麼處理薄熙來時,“共產黨的最高領導層就像是圍坐在一起的黑手黨大佬們”。

今天的文強、薄熙來就是那個制度的縮影。從中央到地方小鎮,大大小小,中國有數不清的文強、薄熙來。只要這個制度存在,他們就像韭菜一樣,永遠也“割”不完。只有刨根挖底,鏟除貪官們的底座共產黨,中國成為民主國家,才會減少這種黑社會式的官員,遠離黑社會式的法律!
曹长青的推特

2013年8月26日于美國

2013-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