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南京龍:就埃及局勢駁《人民日報》和何清漣

作者:南京龍

動蕩的埃及令人糾結。因為,作為茉莉花革命的一部分它直接關系到這場革命的價值和意義的評判。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同一天,我們官媒的評論與著名異見人士(何清漣)發表的觀點的荒謬竟然驚人的一致。

3月20日人民日報刊發了《發展中國家應警惕“民主陷阱“》,斷言“早產”的民主超越了這些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讓仍處于“前現代階段”的社會難以承載。說埃及,其實是在說中國——中國和中國人還沒有資格享受民主。而異見人士(何清漣)發表的《埃及軍政府還魂的教訓》一文妄稱,2011年埃及革命,就是在這種內部民主意識發育不充分狀態下發生的。這種情況下建立的民主制,有如流沙之上的建築……並大言不慚地作出結論:埃及人不懂如何守護民主成果。真是笑話,一個正在為民主和自由而鬥爭的民族不如一個坐在電腦前的撰文者懂得守護來之不易的民主,這太誇張了,表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傲慢和偏執。

且不說埃及還沒有實行軍事獨裁的端倪,退一萬步說,即使出現軍事獨裁又會怎樣呢?是軍事獨裁可怕還是宗教教義治國可怕?軍事獨裁最起碼不包括思想控制和輿論一律,而宗教教義治國那就對不起了,那不但要限制你的人身自由,還要剝奪你的思想自由,強迫你和當局同思同想,不服從者不得食。宗教教義治國與一個絕對主義治國是人類政治史上的最極端的專制,並發展為現代極權。一旦建立現代極權,不但所有的自由民都要淪為奴隸,而且很難打破奴役和被奴役的僵死局面。殷鑒不遠,德國法西斯竟然將世界拖入一場險像環生的戰爭,蘇聯紅禍蔓延半個地球為禍將近一個世紀,至今尚未絕跡。而當代以教義治國的伊朗和以主義治國的朝鮮等國都在不時攪動世界的安寧,引起全人類的不安和無奈。

縱觀歷史,我們可以發現,軍事獨裁有時是不得而已的選擇。尤其是在宗教勢力和一個絕對主義政治勢力威脅社會穩定、問鼎政權甚至掌握政權的時候,職業軍人的干預——廢黜最高領導人取而代之或扶植政治傀儡,直接或間接控制國家機器,往往使得一個國家獲得培育、發展政治民主、經濟自由的時間和空間。退守台灣實行鐵腕統治的蔣介石父子,靠政變上台的南韓總統樸正熙,推翻智利推行社會主義的民選總統阿連德的皮諾切特,還有當今緬甸軍人出身的總統吳登盛,在他們治下的人民談不上自由,但無論如何,處境卻要好過在希特勒、斯大林、齊奧塞斯庫、波爾布特、薩達姆、卡扎菲極權統治下的近乎絕望的狀態。兩害相權取其輕,暫時進入不了民主自由的優良境界,寧願軍人控制局面,也不能落入教義和主義神棍的魔掌。

自辛亥革命以來100多年了,中國進一步退兩步,至今沒有穿過歷史的三峽,這是這個民族的大不幸。回首北洋軍閥統治時期,那也是職業軍人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動蕩時期,但那時的民間社會的自由卻相對充分得多。由于普遍缺乏妥協包容的精神,加上偶發的世界性事件影響和紅禍的蔓延,釀成了一場又一場內戰,“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成為真理教教徒的教義之一。當真理教教徒奪取政權后,人民就再也沒有力量與當局抗衡,不但失去了原來對土地和財產的支配權,也失去了人身和思想的自由權,任其宰割。就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遠不如過去的埃及,更不如當今的埃及。阿拉伯之春顯然使中國人在絕望中看到光明。埃及解放廣場仿佛就是我們占據的廣場,埃及人民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埃及的壞消息令我們痛苦,但埃及的二次革命至少避免使國家淪入教義神棍之手。穆兄會將埃及變為第二個伊朗的企圖終于破滅。

這是埃及不幸中的萬幸。即使發生內戰,埃及也會獲得新生;即使走向軍事獨裁也比被穆兄會綁架這個國家要好。但願埃及的選擇雖然不是最好,但也不是最壞。應該相信,令集權統治者萬分恐懼的茉莉花革命並沒有終結,更不會走向反面,這場革命不但給爭取自由的人民以鼓舞,而且展示了爭取自由的鬥爭的多姿多彩的側面和曲折反復的走向,它教會了遠不如埃及人民境遇的其他地區人民如何爭取民主和自由,如何扭轉敗局,如何脫離險境,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樹立了古國告別專制脫胎換骨的樣板。

讓那些愚不可及又狂妄自大的評論家統統見鬼去吧。你們的論說不是奴才的鸚鵡學舌就是神思迷亂的譫妄囈語,而埃及人民用鮮血書寫的爭取民主自由的鬥爭將永載史冊!

2013年8月21日

——原載《博客中國》,原題:埃及萬幸,沒有落入極權陷阱!

2013-08-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