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埃及清場不是中國六四翻版

曹長青

埃及局勢再次引起全球關注,因警方對長期占地抗議的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強制清場時發生衝突,有五百多人喪生,二千多人受傷。

有批評者把它稱為“埃及版的中國六四屠殺”。也有中國海外民運人士(楊建利等)就此批評埃及臨時政府和軍方違反民主程序原則(罷黜民選總統)。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等,為所謂埃及混亂竊喜,更可渲染“民主就是動亂”,而歌頌共產黨的“專制壓倒一切”。

但事實上,埃及清場跟中國六四清場根本不是一回事;兩者在性質上至少有五點不同:

第一,穆斯林兄弟會原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曾長期進行恐怖活動(暗殺埃及建國總統納賽爾失敗,但殺死了繼任總統薩達特)。而參加天安門運動的中國的學生和市民從來都不是恐怖分子,甚至之前也沒有組織。

第二,穆斯林兄弟會一直有武裝,它不是一個傳統的政黨,而是武裝集團。埃及駐美大使說,近日穆斯林兄弟會攻擊了21個警察局(導致43名警察喪生),燒了七座基督教堂。而中國的學生從來沒有武裝,更沒有施暴。

第三,穆斯林兄弟會的目標是把埃及伊斯蘭化,要政教合一。穆爾西總統被罷黜,就是因為這個前穆斯林兄弟會領袖當了總統後就推行伊斯蘭主義,要把埃及變成第二個伊朗。而中國天安門運動的學生市民既不是宗教徒,更談不上什麼政教合一,甚至都沒提出推翻政府,他們只是和平請願,僅僅要求反腐敗而已。

第四,天安門運動被武力鎮壓,暴力來自共產黨,是為了“保住”獨裁專制而進行的武裝暴力。而埃及恰恰相反,軍人使用武力,為的是“阻止”埃及走向專制,尤其是阻止其走向極端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專制。這兩者的性質不僅完全不同,而且是迎頭相撞的對立面。

第五,中國的學生所以占據天安門廣場抗議,因為他們別無選擇,沒有任何政治表達渠道——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民主選舉、投票表達意見的機會。而埃及不僅有言論自由,臨時政府也早就制定和宣布了全國大選時間表,包括公投選擇憲法,選舉國會,總統大選。穆斯林兄弟會要表達意見,既可以通過媒體等正常的言論表達渠道,也可以使用選票展示政見,而不應長期占據首都的公共場所,制造混亂,挑戰法治。如果任其繼續,整個埃及就會進入無政府狀態。埃及警方的清場,是不得已的選擇。而中共政權面對學生、市民,以及整個中國都強烈要求改革的巨大民意,沒有做出一絲一毫的妥協讓步,更別談天方夜譚般的選舉了。學生最後的要求已經降到只要“不秋後算帳”就撤離。但連這個卑微的要求中共都沒給!而且毫不手軟、用鐵拳“秋後算帳”了。所以說,把埃及清場跟天安門清場相提並論,表面上看來是譴責所有的暴力,事實上是在貶低、踐踏了中國學生和市民的同時,誤導一部分人認為中共鎮壓也有它的合法性。對暴力“性質”的認知錯誤,導致的是更血腥的結果。

海外有民運人士認為,穆爾西被罷黜“不符合民主程序”。但事實是,首先是穆爾西們違反了民主程序。他們競選時,承諾不把埃及帶向伊斯蘭主義,不實行政教合一。但獲得權力後,行為跟諾言相反,就是要把埃及往伊斯蘭國家、往伊朗第二的方向推動。無論政教合一還是伊斯蘭化,本身都違背民主程序,因為民主原則是政教分離。埃及過去一直走向世俗化,所以多數埃及人不接受伊斯蘭化,百萬人民走向街頭抗議,軍方罷黜穆爾西是迎合民意,或者說,是對穆爾西們首先“違反民主原則”的一個“糾正”。

埃及自開國總統納賽爾,到薩達特,以及穆巴拉克,都主張世俗主義,同時又強人統治,即“世俗專制”,結果被埃及人民推翻。隨後穆爾西雖通過選舉上台,但上來就推行宗教主義,要走向“宗教專制”(如同毛拉們統治的伊朗),結果被埃及人民再次推翻。埃及人不要“世俗專制”,更不要“宗教專制”,他們要的是“世俗民主”。埃及發生的這場衝突,是中東以至世界範圍的“宗教專制”和“世俗民主”這兩大力量的較量:是走向伊朗式政教合一,還是走向以印度尼西亞、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等穆斯林國家為代表的世俗民主。

有了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朗,整個世界都不得安寧,德黑蘭不僅發展核武,還成為全球恐怖分子的基地。如果中東人口最多的國家埃及成為“伊朗第二”,兩相呼應,那後果更不堪設想。

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在《紐約每日新聞報》刊文說,如果穆爾西掌權再稍微久一點,很可能把1979年埃及跟以色列簽署的《戴維營和平協議》完全廢除。穆斯林兄弟會一向反對承認以色列,薩達特總統就因為跟以色列簽署了這個和平協議而遭到伊斯蘭分子刺殺身亡。所以一旦埃及跟以色列為敵,那將嚴重威脅以色列的安全,重創中東茉莉花革命以來的民主成果。

博爾頓預測,一旦埃及與以色列為敵,雙方再次衝突而導致蘇伊士運河像當年那樣數年關閉,將對埃及、歐洲、美國等世界商貿構成重大損害。當然也影響到相當依賴中東石油的中國等國家。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埃及軍方迎合民意而罷黜了穆爾西,都是個正確決定,不僅是拯救埃及,也避免中東局勢的可能惡化。

北京《環球時報》采訪所謂的埃及歷史學者說,“這是埃及歷史上最黑暗的時刻之一”,“距內戰僅幾步之遙”等,人民網和新華社都紛紛轉載此文,渲染埃及似乎到了末日。但這只是中共文人的一廂情願。埃及內戰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主要因為:

第一,埃及軍隊是中東最強大的軍隊,訓練有素(许多軍官由美國培訓出來),裝備先進(一直得到美國軍援)。穆斯林兄弟會用武力對抗,不是對手。

第二,埃及軍方的行動得到多數人民的支持。據路透社的引述,70%的埃及人反對穆斯林兄弟會。很多原來投票給穆爾西的選民後悔,認為穆爾西把國家帶入歧途。所以埃及不僅有強大軍力,埃及軍方和臨時政府的做法更有民意基礎。

第三,雖然埃及清場造成很大的流血死亡,但國際社會不可能傾向支持穆斯林兄弟會。現在除了土耳其總理(他跟穆爾西是同一種理念的伊斯蘭主義者)、馬來西亞(伊斯蘭被立為國教)等強烈譴責埃及軍方外,其他國家的反應沒那麼強硬,像英國法國德國,都是說譴責暴力衝突,同時還特別呼吁雙方都要克制,從這個遣詞造句也可看出,他們知道穆斯林兄弟會也是造成衝突的一方,也要負責。

第四,整個國際大趨勢,不是政教合一,不是伊朗化,而是走向世俗民主。這個大環境對穆斯林兄弟會是不利的,他們即使發動內戰,也會是失敗。

任何重大的歷史變革,都可能付出流血的代價,天下沒有免費的民主午飯。利比亞人民推翻卡扎菲專制,有幾千人犧牲。正浴血奮戰的敘利亞,已超過10萬人喪生,但敘利亞人民還是要走利比亞的民主之路,要推翻阿薩德專制。

從東歐推翻共產專制,到中東茉莉花革命,人們看到的,更多的不是流血,而是專制被推翻,民主價值獲得勝利。這些都給中國人以信心和希望。所以埃及事件,給中國人的,更多的是積極的信號,而不是相反。如果說埃及清場讓人想到中國六四的話,那就是提醒中國人,要像埃及人民那樣,有勇氣推翻世俗專制(和宗教專制),迎來中國的真正民主!

2013年8月16日於美國

2013-08-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