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走俄國之路真的更慘嗎?

曹長青




近日中國各大網站都奉命轉載了新華網首發的一篇文章,據說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下令,要求在網頁重要位置放兩天。有評論說,這超過了中央政治局文件的待遇。該文標題是“中國若動蕩,只會比蘇聯更慘”,署名“王小石”。文章主要說,蘇聯解體后走向民主,結果社會動蕩,經濟蕭條,民不聊生,國力下降。由此警告說,如果中國也走這條民主路,結局會更慘。該文一出來,就受到網民的痛斥,認為它編造事實,抹黑俄國民主變化,且語氣痞子化,殺氣騰騰。

中共高層為什麼重視這篇文章?后被查出,王小石是假名,文章真正作者是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黨組副書記李慎明。從網上可以查到的

李慎明2011年接受上海《文匯報》記者李揚的採訪,

其中很多話都原封不動挪到這篇文章中,口氣一樣,包括李慎明跟俄國持不同政見者麥德維杰夫的幾小時談話,跟俄羅斯遠東研究所長季塔連科的“深談”,連引用的季塔連科這段攻擊俄國民主化的話都一字不差:“蘇聯的民主化、私有化完全是一條絕路、死路。”

堂堂的中共社科院黨組副書記,不敢用本名發表文章,而是用假名(不是筆名,因為所謂筆名,人們知道作者是誰,例如“魯迅”是筆名,但人們知道他是周樹人,他的形象,他的背景)。這個假名本身,就說明文章作者“沒臉見人”,知道自己胡編亂造,只好帶上面具,躲在暗處放冷箭。

李慎明的文章在批判俄國時,用的基本是2000年或之前的數據。且不說這些數據是否准確,只是這個“資料使用法”就是不公正、不地道,甚至是不道德的。因為討論這麼重大的問題,怎麼可以用13年前的舊資料做論證,而不用最新的?俄國的民主之路才走了二十幾年,再用十多年前的資料,怎麼能證明其今天的真實呢?

即使文中引用的幾處新“數據”,也明顯有錯誤。例如王小石(李慎明)說俄羅斯的軍費開支可憐到每年只有50億美元,就是編造的。今天是網絡時代,很多信息隨手可從網上查到,例如研究全球軍費開支的權威機構是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據它的最新報告,俄羅斯2012年軍事預算是719億美元(在網上打“各國國防預算列表”就可查到該圖表)。可是到了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那裡,楞是被改成“50億美元”,這種編造也太明顯、太愚蠢、太學術流氓了點吧?

另外,王小石(李慎明)說,俄羅斯民主之后,人均壽命還不如蘇共時代高,現才58.6歲,這也是明顯的謊言。也是網上可查到的公開資料(見維基百科俄羅斯詞條),俄國男子的平均壽命2012年是64.04歲。怎麼到了社科院黨組副書記那裡,就壽命縮短了呢?李慎明既不“慎重”也不“明智”,信手扯假數字已到了明知故犯的地步,為的是凸顯俄國人短壽、悲慘。其實不是俄羅斯悲慘,而是李慎明卑鄙。

文中這種誤導數字比比皆是,例如說俄羅斯2001年外匯儲備只有200億美元,但卻絕不提今天的數字——截至2013年5月,俄國外匯存底已達5184億美元,排全球第五,是美、法、德三國的總和。

這種編造事實,玩弄數字,文字流氣,口氣野蠻的人,居然能當上中國最高研究機構“社會科學院”的副院長。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中國學界是多麼黑暗。在當今中國,能步步登上高位的,其人品都值得質疑。這不僅在官場,學界也同樣。李慎明是社科院黨組副書記,曾任軍頭王震的秘書,原是軍隊少將,搖身一變,成了學界的社科院副院長。當然了,中國的人民日報社長也有軍隊中將(邵華澤),黨不僅指揮槍,也指揮筆,指揮所有大腦;現在指揮不靈了,就加強洗腦,李慎明的文章,就是一副洗腦劑,要把中國人的腦漿變成漿糊。

王小石(李慎明)文章強調,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有多高,俄國根本沒法跟中國比。但實際情況是,俄羅斯的GDP有兩萬億美元。中國GDP是俄國的四倍,但中國的人口(13.54億)是俄國(1.48億)的近10倍!如果按人口比例計算GDP,中國還低于俄國。

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回避了俄國民主選舉、人民有了政治選擇權的重大變化,只是比較經濟等,強調俄國生活水平低于中國。但即使只比生活,李慎明的“數據”和結論也是錯誤的。首先我們看收入:

看一個國家的繁榮程度,不能只看其經濟規模和GDP,而要看能展示老百姓是不是富有、生活水平如何的人均收入。蘇聯解體后,俄國開始了三個重要的10年:第一個10年,從解體的1991到2000年。這個階段俄羅斯確實比較艱難,因為從公有制過渡到私有制,從共產專制跨越到民主選舉,無論從制度、操作,還是民眾心理上,都是一個艱難的過程,那是一個給前蘇聯的癌症做手術的10年。王小石(李慎明)引用的俄國數據,多是這個時期。但第二個10年(1999到2008年),俄國出現經濟起飛,走向健康的方向。但這個期間的數據,這位社科院副院長幾乎都沒有引用,因為它們多是正面的。例如在這個期間,俄國人的工資增加了500%!普京所以能連任總統,拿到壓倒性選票,就是因為俄國經濟在這10年發展迅速。這10年,俄國平均經濟增長率是6.9%,高過世界平均水平的4.7%。第三個10年,從2009年開始,俄國經濟開始減慢,因整體世界經濟衰退;同時也跟普京政府又開始推行錯誤的“強大俄國”政策、放慢企業私有化速度、並國家控制石油、能源、軍工等(多為國營的)大企業有關。

從國民收入水平來比較,中國的人均收入2012年是4700美元,而俄國已達1萬2千700美元,是中國人均收入的一倍以上!你說哪裡的生活水平高吧?

而且中國的人均收入真有官方所說的4700美元嗎?那等于說中國13億人,不分城市農村,每人每月平均收入2500元人民幣。你到中國農村走走,農民能每月收入2500?城市的工人一般收入也沒這麼高吧。中國的統計數字有水分,是公開的秘密。但即使按這個4700美元,中國的人均收入也不到俄國人的一半。

2012年底統計出的全球130個國家人均收入排名,中國排第127位,倒數第三;俄羅斯排第77名,遠在中國前面。在全球國家中,中國按人均收入,排在伊朗、突尼斯、多米尼加、利比亞、哥倫比亞、塞浦路斯、阿爾及利亞、秘魯、黎巴嫩等等這些國家之后。

第二個我們看住房。中國城鄉建設部公布,中國城市人均住房面積30平方米,農村33.6平米。但這個人均32平米是不真實的。據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休倫學院終身教授徐滇慶的研究,中國的數據“反映的只是有房者的平均住房面積”,中國“約2.16-2.36億城鎮常住人口則沒有自己的住房”,實際上中國人均住房面積“只有19-20平米”。

在蘇聯解體時的1991年,俄國人均住房面積是16.5平方米,現已增至22.8平方米,超過中國的實際平均20平米。當年蘇聯的住房(跟毛時代一樣)都是公家的,多達一千萬人缺房,平均等待分房子的期限是20年。俄國民主后,通過了住房私有化法律,現在俄國70%住房是私人的,房產已進入市場,不再是政府壟斷。普京政府近年大力建造經濟適用房,並嚴打房產業腐敗和壟斷,承諾2030年(再有17年)從根本上解決俄國住房問題。

俄國房產不僅私營化,而且很多俄國人有別墅(普通人也很多在郊外有個房子),因為俄羅斯國土廣闊,有1700萬平方公里(世界第一),是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近一倍。中國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40人,俄國是9人。所以俄國人的住房和別墅,有更大的空間。

而且俄國的城市人口比例(73.7%)接近美國(82%)。 而中國城市人口官方宣稱剛超過50%。所以俄國的人均住房面積(多是城市人口)更有實質意義。

第三,我們看私家車。除了收入、房子,人們就開始買汽車了,有車被看作富有的標志。中國每千人有83輛汽車,俄國每千人有271輛汽車,是中國的三倍以上。如果一個家庭按三口計算,那俄國人每100個家庭差不多就有一百輛汽車,等于家家有車了。所以,僅從汽車數量也可看出,哪裡的人民更富有。

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強調,俄國軍費只有50億,雖然是編造的數字,但俄國軍費下降,是個事實。但這恰恰體現俄羅斯的進步。當年蘇聯有軍隊400萬(中國現在是230萬,美國140萬),軍費開支高達GDP的30%。現在俄國軍隊被削減到100萬,俄國人把軍費轉移到教育上。早在2003年時,俄國的教育經費就超過了軍費開支!

俄國還實行教育免費(連教科書也由學校免費提供),全民醫療保險(看病,手術,住院,治療都不要錢),連日常所需的冷、熱水也免費(全天24小時供應)。這是普京政府延續了原來蘇聯的一些社會福利。有中國網民看到這些“免費”感嘆說,“怪不得有人總說俄羅斯人開朗、樂觀、堅毅,你要能過上這樣的生活還會悶悶不樂嗎?”

而這些數據都是王小石(李慎明)的文章中回避不提的。這位社科院副院長更刻意回避的是,中國人不僅根本沒有這些福利,更存在巨大的社會不公!幾年前中國有個網絡民調“下輩子還做不做中國人”,高達65%的中國人說不做!理由是做中國人太憋屈,生不起,活不起,死不起(買不起昂貴墓地)。2013年3月5日香港《明報》做的同樣民調,說來生不再做中國人的竟高達92%。理由同樣,說做中國人沒有尊嚴、沒有公正、沒有希望。

在俄羅斯,沒有聽說像中國那樣成群結隊的上訪者,更沒有把上訪喊冤的百姓關押迫害的。也沒有報道說政府可以強行拆毀民房,百姓無處喊冤告狀的。

在俄國,總統每年開一次記者會,最近這次,有俄國和西方等1200名記者參加,話題不限。而中國的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從來不敢公開自由回答問題。習近平當上國家主席首次亮相,不敢接受記者提問,更不舉行記者會。中國政治不僅黑箱作業,領導人都像是沒有吃黃連的啞巴。

俄國的經濟不僅走向市場化,而且在稅率方面,還走到了美國前面。2001年,俄國實行了單一稅率(flat rate),把個人所得稅從30%銳減至13%(當時歐洲只有愛爾蘭的12.5%稅率低于俄國),企業稅從35%減至24%。而美國的企業稅至今還是世界最高(39.2%)。俄羅斯實行單一稅率后,稅收反而增加,因繳稅底座擴大,逃稅者也減少。看到俄國單一稅率的好處,很多國家跟進,現全球有53國實行單一稅率,其中29國的稅率還低于俄國,而且很多是原東歐共產國家,他們深知專制時代百姓被重稅之苦。

俄國的住房私有化了,軍隊國家化了,土地也私有化了(1.68億公頃農業土地全部可自由買賣,外國人也可租用,租期49年),至今已有四次總統選舉,兩次全民公決(通過新憲法,廢除共產憲法),數十次的國會及全部89個地區(每個地區三次)的州長選舉。

《華爾街日報》曾發表社論“俄國的復興”贊賞說,現在俄國的狀況可能是彼得大帝時代以來最好的。跟列寧斯大林的共產時代比,更是天壤之別;跟當今中國比,也是遠遠走在了前面。只是跟英美等西方成熟的民主國家比,俄羅斯還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都不是民主化和自由經濟帶來的,恰恰是民主轉型不夠、經濟市場化不徹底造成的,或者說,共產主義的后遺症還沒完全消失造成的。

但俄羅斯再回到共產時代已完全沒有可能。斯大林們的共產黨被葉利欽政府查禁取締,后來合法成立的新的俄國共產黨,也表示贊同民選制度等;首次國會選舉,他們拿到40%席位,第二次選舉,其支持率降到25%,第三次只有12%。在八千萬選民注冊的俄國總統大選中,87%的選民說,他們可以自由表達意見;俄國有了選舉和言論自由。

可悲、可卑的是,頭腦被閹割了的王小石(李慎明)們,卻在清晰地昧著良心(否則為什麼用假名、假數字騙人!)為中國專制政權的延續而唱“俄國悲慘論”。他可以在短時間內、在一個範圍內繼續蒙騙一部分中國人。但是,那些想了解真相的、真正會對中國的民主化起到作用的中國人,早已翻牆上網,不受這類卑賤的政府御用者的愚弄了。

事實上,即使再蒙昧的中國人也知道,中國人不僅要收入,要房子,要車,更要選票,要活得有尊嚴、有希望、要做自己命運的主人。而王小石(李慎明)這種既得利益者,試圖再用毛時代的撒謊手段,只能是自取其辱!

2013年8月7日于美國

——原載《縱覽中國》

2013-08-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