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孔傑榮是如何控制陳光誠的?

作者:楊弘義(北京)

眾所周知,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亞美法研究所主任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先生一直是台灣政府的大紅人。現總統馬英九和前副總統呂秀蓮都曾是孔傑榮教授的學生,現在台灣的第一夫人周美青也曾經是孔先生的研究助理。從七十年代起,孔先生在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中發揮過較為重要的影響。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位知名的法學教授同時也是中共政權的座上賓,更是被中共政權認可的“自己人”,是中共信任並依賴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放眼當今世界,能在近半個世紀內于台、中政權左右逢源兩岸通吃的唯有孔傑榮一人耳!!

自上世紀70年代到現在,孔傑榮教授上百次訪問海峽兩岸。早在1972年,他就以美國科學家聯盟訪問團團員的身份訪問中國,受到中共周恩來總理的會見並與他進行了長時間的會談;1977年,他更是受到了當時的中共元老鄧小平的接見。

1979年以后,孔傑榮開始常駐北京 ,從此開始了與中共政府的親密合作。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說:“就算是我當年住在北京的時候,我也不是以客座教授的身份。我為北京市經委工作。北京市經委希望能夠管理經濟合作的事宜,他們需要訓練他們的干部。我跟市經委的負責人肖秧就達成了一項協議,他后來成了四川省長,那之前是重慶的市委書記。肖秧是位趙紫陽式的人物,非常有智慧並有教養。他是我在中國最親近的朋友。他邀請我培訓他的人兩年,並不是在法學院裡面。他的人也不是學生,而是脫產干部。”熟悉中國社會和中共政治的人都知道,在文革剛剛結束的中國,絕對不是一個北京市政府可以決定任命一位美國專家培訓其干部的,沒有最高層的決策,任何一級地方政府都絕對無權做出這樣的決定。

孔傑榮又說:“ 我們在中國為法官、檢察官、律師和教授開辦了多種培訓項目。”事實上,他和他的研究所、法學院至今仍在繼續著多年來的中國政法干部培訓課程。為此,紐約大學每年得到巨額的來自美國國務院的項目經費。

中共為了回報孔傑榮的貢獻,給他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待遇:他可以以外國律師的身份在北京執業。顯而易見的是,律師身份僅僅是個掩護。為中共培養干部、為中共的外交戰略出謀劃策、與台灣國民黨的秘密溝通、對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影響和公關等才是中共重用他的主要目的。確實,在這段特殊的時期,中共急需改革開放並衝出亞洲,兩岸之間的歷史糾葛、亞洲地緣政治和國際政治格局的巨變,包括蘇聯影響力的下降等等因素,美國政府及西方盟國歡迎中國的開放和變化,滿懷期待一個“市場化”的中國必將帶來其內部民主政治的發展。因此,孔傑榮遇到了一個難得的好機遇。他長袖善舞,游走于各種政治、經濟等利益集團之間,尤其在中、美、台三方之間起到他人所無法起到的作用。他在中國從北京到地方建立了廣泛的關系,不僅在政界、經濟界,而且與许多大學建立了密切的關系。客觀地說,孔傑榮對于中國對外開放所需要的一些法律建設、對于培養中共干部對于國際商務法律知識的了解、對于個別人權問題的解決等等是有一定貢獻的。

但中共一貫宣稱“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中共如此厚待孔傑榮自然也不是沒有目的的。事實上,在與中共合作的幾十年間,無論是他個人或是他的法學院研究所,都從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以孔傑榮對于中國社會、中國文化及中國政治的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中共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極權專制政黨,不可能不了解中共對中國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也不可能不懂得中共政權是世界和平和發展的一個巨大威脅。但他從不批評中共,從來沒有站在公義的立場上。如果要把這說成是他的“智慧”,還不如說是他的狡獺A甚至是他利欲熏心和貪婪。是的,雖然如今他已八十好幾了,但仍然雄心勃勃,他仍然擁有许多龐大的計劃,他仍然想控制一切。

陳光誠來美后的種種經歷表明:“教父”柯恩控制著他的一切。陳光誠滯留美使館期間,美國國務院數次讓孔傑榮給陳光誠通電話,孔的主要目的是說服陳走出使館,去他為陳光誠選擇的中國高校讀法律。這正是中共乃至奧巴馬政府所希望的。但他全然不關心陳光誠全家數年來所蒙受的難以想像的迫害和對未來不可知的恐懼心理。他最大程度上充當了中共的說客。后來由于奧巴馬政府遭受到世界輿論的巨大壓力、加以正處在美國兩黨競選的關鍵時期和美國國會對奧巴馬政府的壓力,還包括民間人權組織如對華援助協會的竭力推動,陳光誠一家才得以登上來美國的飛機。陳光誠來到美國后成了奧巴馬政府的“燙山芋”。

可以想像的是,美國政府和中共政權對于陳光誠赴美的交涉一定會有秘密協議或承諾,但美國政府不便也無法公開限制陳光誠的言行。這個時候,中共的老朋友孔傑榮及與中國政府有利益合作的紐約大學充當了兩國政府的最佳代理人。孔以陳光誠恩師的身份嚴密“保護”了陳。從入境美國到陳光誠呆在紐約大學的數月內,全球媒體追逐的陳光誠無法單獨接觸到任何媒體。這就是孔傑榮現在宣稱的“讓陳光誠遠離總統選舉和政黨鬥爭”。事實上,许多在美國長期支持陳光誠一家的朋友們都無法見到陳。包括議員史密斯及陳的朋友傅希秋牧師都無法單獨和陳見面或交談。即使在孔的大本營外交學會所進行的陳光誠與媒體的見面會上,任何媒體的提問預先要經過孔的篩選。孔和紐約大學以關心保護陳光誠的名義完全限制了陳的自由,陳光誠受到了超乎尋常的“保護和隔離”。

大多數媒體及在美國的中國人權活動者在幾個月內都難以見到陳光誠,因此網友開始形容陳的處境是從“山東東師古”到了“紐約紐師古”。全世界的媒體和讀者都在等待著這位盲人英雄講述他的故事,講述他全家遭受到的長期的嚴酷的迫害經歷,希望聽到他對中共政府的人權批評,但所有人不得不失望。史密斯議員曾邀請他去國會出席聽證會,陳也答應了,但最終因為孔傑榮和紐約大學的阻擾才使陳光誠失信于史密斯議員。

孔傑榮教授不kui是紅遍美、中、台的久經沙場的老手,說他是老狐狸實不為過。一味壓制陳光誠行不通 ,也不能永遠不讓他接觸外界和媒體。于是他為陳光誠安排了自傳的出版事宜,通過出版社與陳苛刻又復雜的合同,以合同要求保密為理由限制了陳光誠的多數對外表達,太多外界感興趣的問題他無法回應。並且,以巨額的經濟誘惑(稿費或版稅)作為對陳的控制手段之一。如果陳違規講話,孔可以借出版社之手以高額違約罰款來制裁陳。這確實是高招,在大半年的時間裡,陳即使接受采訪,講話受到的限制還是很多。這樣的控制很好地滿足了把陳光誠和當時的美國大選完全切割,也滿足了中美之間就陳光誠問題達成的秘密協議。這個協議應該是美方答應盡力讓陳光誠閉嘴。所以不難理解,即使陳光誠的侄子陳可貴被報復判刑,陳光誠也只能作出較為溫和的反應。在控制陳光誠並最大程度減少其影響力的方面,孔傑榮教授又為中共政府立了大gong。

在陳光誠的問題上,紐約大學起到的作用也並不光彩。眾所周知,紐約大學極其重視中國的教育市場,雖在2011年3月28日就拿到了中國教育部原則同意建立紐大上海分校的公函,但直到2012年10月5日才在上海正式掛牌成立。上海紐約大學是中國第一所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中美合作創辦的大學。雖然掛牌成立了,但僅僅是個空壳,還不能進入正式招生。關鍵的第三份批准文件即該校的招生計劃和學費標准等還須中方的最后批准。事實上,到了同年11月份才得到中方的最終批復。陳光誠一家是2012年5月19日來到紐約大學的,從5月到10月這段時間,是孔教授對陳光誠控制最為嚴厲的階段。雖然紐約大學否認與中共有任何關于控制陳光誠的私下協議,但明眼人卻無法不把上海分校的最終批准和陳光誠事件掛鉤。尋求去中國設立分校的世界名校很多,為何紐約大學能獨占鰲頭?這自然與孔傑榮教授與中共多年的親密合作是有關系的。

前段時間,由于媒體報道了紐約大學因為懼怕中共壓力而要把陳光誠掃地出門的消息,在美國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無疑,陳光誠是當今中國反抗極權專制、追求公民權利的代表性人物,他的勇氣和追求激勵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為自由和權利奮鬥。因此,中共政府視他為眼中釘。陳光誠在努力適應美國生活的幾個月后,就開始反抗孔傑恩及紐大對他的裹挾和控制。他開始頻繁接受采訪,他去了華府並出席國會的聽證會,他開始與國際人權組織和其他國際機構接觸並合作,他猛烈抨擊中共政權的人權侵害。他去了歐洲議會並出席聽證會。

紐約大學和孔傑榮為開始失去對陳光誠的完全控制而震怒,從去年11月份起就徹底停止了陳光誠一家的生活費。顯然這是對陳光誠“不聽話”的懲罰。而真正令中共政權大為惱怒的是他數月前接受了台灣人權組織的邀請要去台灣訪問,並且將和包括民進黨主席等人會晤並將出席一系列的活動。中共政府在國內通過其家人對陳光誠施加壓力,以阻止他的台灣之行,在海外,紐約大學和孔傑榮軟硬兼施,全力阻止陳光誠訪台。當他們知道陳光誠不會改變主意后便迅速作出拋棄陳光誠的決定。他們不想讓陳光誠這個失控的“麻煩人物”影響他們與極權中共的合作。尤其是上海紐約大學已開始正式招生,他們未來的計劃當然是中國教育市場的擴展。我們后來知道,陳光誠去台灣時,孔傑榮正在北京做中共的“座上賓”,但他很快從北京趕往台灣。以他在台灣的影響力及與國民黨政府高層的特殊關系,我們不難想像孔傑榮可能會充當中共說客。事實是,在陳光誠訪問台灣期間,執政的國民黨沒有一名高級官員會見陳光誠。這顯然可以看出孔傑榮與中共關系的密切和他在兩岸政治上發揮的作用。

再說,因陳光誠來美的轟動效應給紐大帶來的“紅利”也開始走下坡路了,到了該和陳光誠說“bye bye”的時候了。順便說一句,在陳光誠的事情上,紐大和孔教授的法學所是名利雙收,當時隨著陳光誠的到來,某基金會包括一些熱心人士為陳光誠捐助的大筆資金使得很多人得益,為陳光誠聘請的翻譯、顧問、生活助理、保安及培訓人員和寫作助手等都從中取得了高額的報酬。

當輿論開始批評紐約大學為了經濟利益而喪失美國大學追求學術獨立的寶貴傳統時,紐大全力為自己辯護。孔傑榮也到處接受采訪,一方面否定紐大受到中共壓力,另一方面開始把火往別處引。例如,他說陳光誠來美后就被基督教右翼勢力和政黨鬥爭所利用,甚至爆出美國基督教人權機構對陳光誠的“ 間諜軟件”新聞。以孔傑榮一向宣稱對陳光誠的保護角色,在發生傅希秋牧師試圖“監控和利用”陳光誠的間諜軟件門事件后,為了保護陳光誠,他也應該及時對外界揭露這樣的“陰謀”,但我們看到的是傅希秋和陳光誠后來越來越密切的聯系和合作。這無論如何是違反常理和邏輯的。這裡,他巧妙地拋出其它吸引眼球和關注的新聞,使得公眾和輿論從紐大對陳光誠下逐客令的注意力迅速轉移到間諜軟件等花邊新聞上。這屬于圍魏救趙或渾水摸魚之計策,在兩千年前的《孫子兵法》中就有了。

中國有句俗話:薑是老的辣!孔傑榮確實老辣。他與中共政權長達半個世紀的親密友誼也說明了這一點。他還推動了“台灣的民主”,推動了“中共大陸的法制和人權進步”。但中共是當今世界上少有的幾個極權專制政權之一,中國人民還沒有享受到起碼的自由和民主權利,中國的人權紀錄是如此的惡劣和觸目驚心,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我們看到美國大學崇尚和堅持的獨立精神因中共的利益誘惑而開始失守,這是令人感到擔憂的。我們也看到中共政權用各種辦法收買、滲透和侵害到民主國家的校園,看到專制極權的邪惡正慢慢侵蝕神聖的自由獨立的價值觀,這才是我們大家需要高度警惕的。

孔傑榮指責陳光誠不該咬喂他食物的手(意指陳光誠不該指責紐約大學),我們也不僅要問:“孔傑榮會反咬喂他食物的中共政權嗎?”

2013-07-20

——原載《參與》(www.canyu.org)

2013-07-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