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埃及是在前進而不是在后退

作者:南京龍

在埃及問題上,如同在斯諾登泄密問題上一樣,專門對付網民顛倒輿論指向的五毛們突然變成了民主程序和自由的衛道士了。他們拿軍隊干預說事,企圖攪渾水,抹黑西方特別是美國,向普世價值潑髒水。令人驚訝的是,就因為軍隊介入,擼下民選總統,一些民主歌德派也很是不爽,嘟嘟囔囔起來。因為對軍人干政、走上軍事獨裁道路的擔憂,使得他們質疑埃及二次革命的正當性:埃及會不會因此走上邪路?他們不擔心,假使穆爾西賴在台上,讓穆兄會一步步控制埃及政權的后果有多麼可怕。

20世紀以來,民主共和國被惡勢力控制轉向、變質走向反面的事例層出不窮。最令人記憶猶新的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后的十月政變,十四國的武裝干預都沒有拿下它。從此俄羅斯被淹沒在血泊中70多年;1933年在魏瑪共和國,以希特勒為代表的納粹黨通過民選上台,只不過12年,將世界拖入一場空前的大災難。而1978-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君主立憲制,建立的卻是徒有其表的異化的政教合一的共和國,使得伊朗這個中東的重要國家成為國際邪惡勢力的代表。

在2011的阿拉伯之春民主大潮席卷下,埃及這個在獨裁和民眾痛苦指數相對不太高的國家,仍然揭起自由的旗幟,逼迫一個貪腐獨裁的統治者放棄了權力。這是自由的勝利。但不幸的是,在不成熟的民主程序的行進中,一個十分危險的組織推出的領導人贏得了大選。

成立85年的穆兄會(Muslim Brotherhood)絕非“弱勢群體”,而是一個覆盖中東、培養出哈馬斯等極端組織的激進宗教勢力。 這是一個以伊斯蘭遜尼派傳統為主而形成的政治團體。其目標在于讓《可蘭經》與聖行成為伊斯蘭家庭與國家最主要的核心價值。

2012年6月24日,穆兄會成員穆罕默德•穆爾西就任總統。在長達一年的任期內,他雖然沒有大的過錯,但它的內政和外交處處與民意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2012年11月下旬,他頒布新法令賦予總統新權力,包括可解除穆巴拉克時代的總檢察長及任命新人選,自稱法老。

2013年6月他發布政令決定調任及任命17名省長,這成為二次革命的導火索。2200萬人署名,1400萬人聚集廣場,要求罷免總統。可是署名再長、吼聲再響亮,在位者會因此放棄權力嗎?特別是這種極端勢力的代表人物,絕不會乖乖順從民意,讓出總統的位子。怎麼辦?走什麼樣的民主程序能兩全其美——既讓大多數民眾反對的統治者下台,又不至于發生內亂?請問可愛的照本宣科的民主先生們,用軍人干政就會導致軍事獨裁來嚇唬爭取自由的民眾的民主書蟲和大腕們,你們能貢獻什麼樣的良策和妙法呢?在十月政變、納粹上台、霍梅尼激起宗教狂熱以后,你以為你是誰?你還能宣傳民主理念,你還能公開爭取自由,你還能揮舞旗幟走向解放廣場?身處雞國的人們體會最深的就是,你連在鍵盤上敲字也會被帶走,你的身心將被統一的主義和教義控制,你不得不匍匐在統治者腳下,不服從不得食,你連活命都難啊。你不過是一只螞蟻,一只臭蟲,至多不過一個只需自律就能噤聲的屁民……處在危急中的埃及幸虧有軍人伸出援手,才避免了剛剛獲得的民主毀于一旦,避免走回頭路,避免走入比威權統治更黑暗的極權統治的深淵。對這樣的軍事干預感到恐怖的只有極端主義勢力,而不會是爭取自由的民眾。

對埃及走上邪路的擔心是多余的。穆巴拉克實行的威權統治尚且不得人心,被硬生生拉下馬,那穆爾西企圖實行政教合一的統治,埃及人民能答應嗎?難道前門驅虎后門迎狼?沒錯,民主了,但不能失去自由。這就是埃及發生二次革命的理由。站在民眾一邊支持二次革命,軍人是好樣的。正因為軍民聯手,挽救了經歷阿拉伯之春的埃及。埃及是在前進,而不是在后退。即使發生不幸——穆兄會組織武裝反抗,燃起內戰的戰火,他們也會在高度警惕的埃及人民和軍隊的反擊下被打垮,最終落得作鳥獸散的下場。不要忘了,美國正是經歷了內戰的洗禮才解放了黑奴,使自由民主制度登上了一個新台階,成為真正的自由之邦。

2013年7月15日

——原載作者博客:http://nanjinglong.blogchina.com/1574694.html

2013-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