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法廣:斯諾登髙估了北京收留並保護自已的願望和實力

作者 北京特約記者 周西

斯諾登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有人稱他是敢于跟美國強權對抗的“英雄”,也有人認為他是個“叛國者”。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但其實這兩者他都談不上,他只是一個極為自戀,並渴望出風頭一夜成名的壞蛋(villain),這起碼可以從以下五個方面來說明:第一,背叛自己的宣誓諾言,違反職業道德。斯諾登在加入BAH這家美國國防承包公司時曾經宣誓,必須保護公司的商業秘密。現在他竟公然泄露公司機密,就是公開撕毀自己的誓約。這種行為,別說做跟國家安全有關的工作,即使是在普通公司都不可以。

作者曹長青的文章說,資本主義之所以能夠正常運行,關鍵一點就在于有法治的保障,包括個人和公司之間的契約與合同等等,都受到法律的保護。所以斯諾登的公開毀約,首先是違反了法律,其次則是他的道德和人格的破產。盡管他在一夜之間成了全球名人,但全天下也都同時知道了他是一個絕對不可信任的人,在他今后的人生中,誰還敢使用這種德性的人?哪怕今天需要利用他的人,明天也會把他一腳踢開,這種信譽的破產,可以說就是其人生的破產。

第二,不走法律渠道,根本不是想真正解決問題。斯諾登曾強調,他發現這個美國政府監控計劃,關系到很多人的隱私,揭露此問題的重要程度,超過他跟公司所簽的保密條約,所以寧可違約也要公開。但問題是,世人皆知,美國是個憲政民主,三權分立的國家。國會代表民意(議員都是由人民選出來的),法院代表法治(也是獨立于政府的)。斯諾登如果認為美國政府(國防部/中情局)有問題,應該向國會投訴,或向法院提告,國會可以為此舉行聽證會,法院也可獨立審理,從而作出結論。

但這兩個美國公民保護自身權益的正規渠道,斯諾登都不走,而是偏要去找媒體爆料。這個方式本身,就顯示出斯諾登並不是想真正解決問題,而是要借機出風頭,做個人秀。第三,向境外媒體爆料,用心不良。退一萬步說,斯諾登為了滿足一夜成名的私欲,就是不想去國會和法院,就是要找媒體,那為什麼不找美國媒體?如果說在美國境內找媒體怕爆料之后被抓,那麼在香港以及全世界無數地方,都有美國各種媒體的分支機構,而且美國媒體是全世界最自由、最獨立于政府之外的媒體,也是在全球影響力最大的媒體,他為什麼不去向美國媒體爆料呢?

網友靈魂雕塑師轉載的這篇文章又說,斯諾登最終是向英國《衛報》爆的料。眾所周知,《衛報》是左傾的報紙,也從不掩飾其反美傾向,這起碼令人嚴重質疑,斯諾登是真正出于保護“美國公民”隱私權的動機嗎?但《衛報》畢竟是民主英國的報紙,他們也和美國媒體一樣,都會保護爆料者,即使是收到法院的傳票,一般也不會提供消息來源。而爆料者更會自我保密,就像當年“水門事件”中秘密提供消息的“深喉”,是事隔30年后,直到要去世之前才自己公開的。

但這次斯諾登的大名被爆出,竟然是他主動要求《衛報》曝光的。當事人要求,媒體當然願意公布消息來源,以證明新聞的真實性和權威性。斯諾登的這個反常舉動更加證明了,要做“五分鐘名人”,並大出媒體的風頭才是他此舉的主要目的。而即使是要嘩眾取寵,他也不給美國媒體爆料的機會,卻偏偏要去找有反美傾向的外國媒體,這就等于是,自我戳穿了所謂他要“保護美國人民”的謊言。

第四,去獨裁者的地盤,背叛民主國家,徹底顛倒價值。拋開前面的“背叛誓言”“不走法律渠道”和“給境外媒體爆料”這三項已經很嚴重的問題之外,更能證明斯諾登是壞蛋,而且是小醜般壞蛋的是,他跑到一個由極權專制政權控制的地盤,用泄漏民主國家國防安全機密的手段,竟然還說要保護更多人的言論自由和隱私權,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對民主國家侵犯公民隱私權的行為,當然可以也應該追究,但跑到一個制度性剝奪人權、壓制新聞自由的地方,去追究民主國家,則是徹底的本末倒置。

有人拿美國的電話監控,跟奧威爾小說《1984》裡無所不在監控人民一言一行的“老大哥”相比,意指美國都快成獨裁國家了,這種看法是對獨裁和民主國家的雙重誤判。因為同是“監控”,但兩者的“對像”和“目的”卻完全不同。“老大哥”的監控,主要是為了控制和主宰自己人民的思想和行為,其中對“思想”的主宰才是最根本的;而民主國家的監控,只是為了防止民眾遭受包括恐怖主義等外敵,對“人身(肉體)”的攻擊,而完全沒有控制人民思想的目的。

道理明摆著,民主國家的人民,在光天化日之下都有全方位的思想和言論自由,誰需要偷偷摸摸?沒有偷偷摸摸,又哪來監控的必要?只有在被剝奪了思想和言論自由的地方,人們才需要偷偷摸摸,獨裁者才需要在管制公開媒體的基礎之上,進一步私下監控。所以,再概括一遍,“老大哥”的監控是要“主宰本國人的思想”,美國政府的監控,只是要“保護本國人民的身體”。兩者的性質不但完全不同,甚至有天壤之別!

世人皆知,在任何一個要“主宰人的思想”的地方,都沒有人權可言——因為思想如果不服從,身體就可以被關押、被消滅。而要從“保護人的身體”的美國,跑到要“主宰人的思想”的中國,還高高舉起什麼為了保護言論自由和隱私權的大旗,這豈止是滑天下之大稽,簡直就是為了一己風頭私欲,而不顧所有在美國生活的人們的生命安全的瘋子行為!說斯諾登是“叛國者”實在太寬容、甚至太美化他了。

第五,乞求獨裁國家庇護,小醜鬧劇。為了向北京獻媚,斯諾登還在繼續“爆料”,說什麼美國政府有計劃地攻擊中國大陸和港府,以及香港中文大學等網絡。在中國軍方不斷攻擊美國網站,引起美國朝野憤怒、奧巴馬政府正在跟北京交涉之際,斯諾登的這個指控,等于是有意幫助北京解套,或是給其提供了詆毀美國的炮彈。他的這種陰險惡毒,已經引起很多美國人的憤慨!

因為迄今為止,北京都沒有提供出任何美國政府攻擊中國網站的確鑿證據,而香港中文大學也已公開聲明,他們的網絡並沒有受到過美國的攻擊。而且香港政府也做了同樣的表示。只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斯諾登是在撒謊,很顯然,斯諾登是想用這種謊言來討好北京,謀求庇護。他對媒體說,他的命運將由香港人民和法院來決定。如果這是他真實的想法,也說明他是個典型的政治白痴,因為香港人民甚至都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

他們至今都沒有普選權,他們的言論自由仍受到限制;而香港的法院,在重大問題上,最后也還是得聽北京的。如果斯諾登起碼能夠念完高中的話,學點最基本的什麼是獨裁,什麼是民主的常識,知道如果逃到中國的地盤上,他的命運將掌握在誰的手裡,那麼即使是能夠出天大的名兒,他還會做這種愚蠢的選擇嗎?那麼,北京政府會庇護斯諾登嗎?我認為不會。因為習近平及其智囊,是非常看重現實利益的。他們首先會掂量,為這麼一個人得罪美國值得嗎?

曹長青的文章最后強調說,剛跟美國總統套完近乎,就馬上庇護美國朝野憤怒的“叛國者”,這不是要跟美國對著干嘛?果不其然,北京官方最近已經正式宣布,斯諾登和他們毫無關系。所以,斯諾登這個壞蛋加小醜,用這種不惜損害他人的舉動,最終反而把自己逼到了絕路上。

2013年6月24日

——原載“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網

2013-07-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