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訪談】:為什麼斯諾登難得到庇護?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

據海外媒體綜合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分析員泄密者斯諾登(港台譯為史諾頓)目前仍滯留在俄羅斯首都機場中轉區,並向19個國家,加上之前的厄瓜多爾、冰島等21國提出避難,但已遭到大多數國家拒絕。斯諾登為什麼難以得到庇護?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採訪時,對此做出進一步的分析。

記者:您對斯諾登提出的政治庇護怎麼看?

曹長青:現他向19個國家遞交了庇護申請。民主國家不大可能庇護他,其他國家,像厄瓜多爾原來可能性較大,現在該國總統也改口了。

在斯諾登的申請名單中,除了古巴和中國之外,不要說成熟的民主國家,甚至厄瓜多爾、委內瑞拉、伊朗等,都是有選舉的。這跟中國有很大不同,這些有選舉的國家領導人做什麼決定,要考慮本國的反對黨,要考慮選舉和民意,因為有媒體的公開報導和監督,事情處理不好,得罪選民,下次老百姓不選你,你這個政黨就被淘汰了。

像厄瓜多爾為什麼改變了,因為如果給斯諾登庇護,美國跟它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可能取消(美國議員已提出),多少億的美元影響整個厄瓜多爾的經濟和百姓生活。厄瓜多爾有反對黨,有自由媒體,這些報導出來,就制約厄瓜多爾總統的決定。不僅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的總統,俄羅斯的普京等,也是選舉上台的,包括伊朗這一次選舉,好幾個侯選人,極端派沒選上,最后選上的比較溫和一點,上來就說我們要跟西方改善關係。所以伊朗也沒有提出給斯諾登庇護。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獨裁國家,才會說不怕。但中共還是有所畏懼的,不僅擔心損害中美關係,更主要的是恐懼中國網民。網民可以在網上批評、議論這個共產黨的外交政策。如果你為了一個斯諾登,影響和美國的關係(去年中美貿易額達到五千億美元的歷史新高),損害中國的經濟,這是多大的影響?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斯諾登雖然向幾十個國家提出庇護申請,很可能沒有一個國家接受他。

記者:俄羅斯總統普京說,如果斯諾登還想留住俄羅斯,就必須停止爆料美國……

曹長青:俄羅斯總統這個說法很有意思,等于是,如果斯諾登不想被趕走的話,就必須停止損害美國,也就是停止曝料。因為他隨便說,今天說歐盟辦公室被美國竊聽了,明天說香港中文大學網絡被美國監控了,后天說香港政府網站被美國攻擊了。香港中文大學發過聲明,說我們的電腦系統沒受過攻擊,等于指出斯諾登說謊。香港政府也發過這樣的聲明。所以不排除斯諾登后來爆料的什麼歐盟總部被美國竊聽等,都是用所謂爆料來吸引世人眼球。普京的最新表態等于表明,俄國不會接受斯諾登庇護,對斯諾登已經煩了,希望他快點走路,不要因他而影響俄美關係。

俄國現在非常有求于美國。俄國想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當年中國加入WTO用了多年努力,那是朱镕基當總理的時候。最后怎麼成gong的呢?首先是跟美國談通,跟美國簽了WTO以后,就等于開了綠燈,WTO其他成員國就都簽了。現在俄羅斯還沒加入呢,一直在爭取。但爭取的前提、也是關鍵,就是能不能先跟美國簽成,所以俄羅斯怎麼會為了這麼個斯諾登,跟美國鬧翻呢?不太可能的。

記者:普京既然不願意得罪美國,為什麼不把他引渡給美國?

曹長青:普京是個強勢而威權的總統,又是克格勃出身,仍想延續跟美國有抗衡能力的舊思維,包括俄羅斯一直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現在敘利亞戰亂的背后,是伊朗和俄羅斯等在支持阿薩德。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普京不可能把斯諾登引渡給美國,那樣做覺得丟面子,又沒法向俄國內部強硬派和憤青們交待;但普京又不敢給斯諾登庇護,不敢跟美國決裂。所以俄羅斯是兩難,最后折衷,你到其它國家。現在的問題是,怎麼把斯諾登“送出去”。

記者:怎麼看斯諾登現在的舉動?

曹長青:第一,吸引媒體關注,因為原來爆料就是想出名,否則為什麼要自己通知媒體把名字報出來?現在他繼續爆料,吸引世界媒體眼球,繼續保持他成為焦點。二是通過不斷爆料(真真假假),來吸引其它國家對他感興趣,能給他庇護,證明我還有“料”,你們接受我的話,我還給你新的。其實斯諾登只是安全局低階雇員,知道的非常有限,不具有他自己宣稱的那樣有料。

記者:另外,您對斯諾登最初逃往香港是怎麼看的?

曹長青:現在一般認為很可能跟中共有關。為什麼斯諾登選擇去香港藏身,而不去委內瑞拉、伊朗等反美國家?或直接去厄瓜多爾?媒體報導,斯諾登曾向中國轉移資金,他女友跟中國有關係等。這些都令人質疑。

另外還有一個“時機問題”。恰恰在中美首腦會談后,斯諾登爆料的。這次奧巴馬跟習近平會談,媒體報導說,主要議題是中共軍方攻擊美國網絡的問題。

解放軍網絡部隊攻擊美國政府及商業網絡等,造成美國重大經濟損失和安全威脅。所以奧巴馬跟習近平會談,重點提出這個問題。中方當然抵賴,但美國有民間研究公司發表過相當詳細的上百頁專業報告,對于來自上海解放軍網絡部隊在什麼時間,什麼IP,怎樣攻擊美國網站等,有詳細的研究揭示。一般業內行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可信度很高的專業報告。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實際上理屈詞窮,很難應付。而且那個解放軍網絡部隊在上海什麼地區,什麼樣的樓房,都報導了出來;西方記者去採訪這個樓不可以進,外圍拍照片,膠卷被沒收。如果中共沒有鬼的話,如果美國這個報告不真實的話,為什麼不讓大家看呢?實際說明是打中它的要害。

在這種情況下,斯諾登逃到香港,爆料說美國攻擊中國網絡,等于幫助北京解套。中共喉舌《環球時報》馬上拿來做文章,指責美國。今天在這個事件中獲得最大利益的是北京政權。因為正在美國譴責它,讓它解釋的時候,它拿出美國國家安全人員的話說,你們在攻擊我們的網絡。所以這個背景的確令人懷疑,不排除有中共人員教唆、誘惑斯諾登,來詆毀醜化美國,降低美國對中共軍方攻擊美國網絡的指責和批評。所以他才選擇逃去共產黨的地盤藏身。

記者:中共既然有這樣的目的,為什麼不留他?

曹長青:因為美國朝野對斯諾登事件反應強烈,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中共給予斯諾登庇護,等于默認他們背后搗鬼,並等于跟美國全面攤牌。習近平跟奧巴馬會談時,特別強調兩國互信。斯諾登事件后,美國就提出來,說中國不可信賴,這對中美關係將構成“重大影響”。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波爾頓在福克斯電視上說,我要是奧巴馬總統,就宣布跟台灣全面加強關係,等于說向台灣提供更多先進武器,甚至改變一個中國政策。這對北京構成相當大的壓力,你要不要為了一個人損失這麼大?看到美國反應強烈,中共怕了,不敢庇護斯諾登,但也不願引渡給美國,最后采取流氓手段,把他送上飛機,放跑了。我估計可能是欺騙他,你可以轉機,去美洲,去你喜歡的國家。按道理,斯諾登已被美國國務院取消了護照,沒有合法登機手續,如果沒有香港政府通知海關和機場,沒有黑箱作業,斯諾登根本沒有可能合法登機從香港出境(飛去莫斯科)。

記者:您認為斯諾登的結局會怎樣?

曹長青:這個事件中,最大的輸家是斯諾登本人。本來高中沒畢業,原是保安員,收入和地位都較低,能成為國家安全部門的分析員,收入又很高,已是很幸運。現在這一切通通不再有了。他無論在哪個國家獲得政治庇護,都永遠回不到美國。美國不會給他簽證。如果他被引渡回來的話,也會被判個多少年。出獄后,美國也沒有誰敢雇用他,他不再有一個好的工作和前景。因為他的舉動等于告訴世界,我斯諾登是一個出賣情報、出賣國家、毫不可信任的無賴。他完全人格破產,把自己毀掉了。

(文字稿根據錄音整理,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2013年7月3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2013-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