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從斯諾登事件看中國民主鬥士的犯渾

作者:南京龍

斯諾登究竟是個什麼人?五毛病態的喧囂不值一談,可以不論,問題是一些民主鬥士也犯渾了,也竟然對斯諾登的行為大贊特贊。他們的理由無非是,作為一個個人敢於挑戰強大的政府,而且是為捍衛美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隱私權。他們還引用美國第三屆總統托馬斯•傑斐遜的名言“信賴在任何場所都是專制之父……”,梭羅《倫公民的不服從》中的“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等警句,要求底層屁民不要一味地選邊站,不要認為凡是美國的都是好的,錯了就是錯了,不因為干這事的是你心目中向往的自由之邦,就死不認賬。他們大義凜然,仿佛站在人類道德、公義的制高點俯瞰全球。他們清高自負得離譜,幼稚可笑到了極點。這其實是多年被洗腦的嚴重後遺症之一:在他們的腦海裡充斥的還是烏托邦那一套,接近無政府主義的那一套,馬教的歷史主義和牽強附會的唯物史觀。他們喪失了起碼的認知能力。

問題很簡單,斯諾登果真是個英雄,為什麼不在美國本土發難,而跑到一個專制國家的管轄地來爆料。美國的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和警察會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動聲色地將他關押或者干掉,然後用威脅和封口費讓他的家人和媒體都閉嘴?斯諾登叛逃之前存在這樣的危險嗎?果真他說得有道理,為什麼美國人不群起響應?難道美國人在個人權利的維護上不敏感、不開化,還處在自由意識的蒙昧階段?那美國還是美國嗎?

說得難聽點,斯諾登就是個猶大式的人物,為了三十塊金幣出賣了耶穌後自覺榆洩熊S大。他以為美國的對立面不但為他喝彩,還會待他如上賓,給他住進可以撫弄孔雀羽毛的宮殿裡。不幸他打錯了算盤。他的結局也许和最終在樹上吊死的猶大相似。客氣點說,這個臉色慘白目光憂郁的年輕人也许是一個心理疾患嚴重的病人,他跨出出賣他祖國利益這一步時完全是神經的短路。他企圖挑動大國之間的戰幕並沒有拉開,不但沒拉開,簡直是紋風不動。此刻,他在香港的藏身地一定是處在極度絕望中。上哪兒去呢?冰島還是死亡之鄉?

如果我們把18世紀中葉以來一切批判“資本”制度的主義理論拋開,我們會很清楚地看到,人類的政治文明是怎樣走到如今這一步的。從十三世紀那一次英王約翰被迫簽署大憲章以來,人類進行了8個多世紀的拉鋸戰,經過一場接一場血與火的洗禮,特別是二戰以來,第三波、第四波,以致阿拉伯之春,包括正在進行中的敘利亞民主和獨裁的決戰,終於實現了絕大部分國度由憲法和法律來限制國家權力、讓統治者不得不屈從民意。這是人類爭取最佳政治形態不懈努力的碩果。正像美國前總統布什在一次演講中所說:“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師們的經典著作,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弗蘭西斯•福山的歷史終結論是有道理的。不僅是當下的世界,回溯幾千年人類走過的道路,反復比較各種政治制度和政治實驗以及政治幻想,進行千百萬次的試錯,沒有理由不認為達到這樣的政治文明不是一個新境界。

只有頑固的歷史主義者,那些由於利益驅使死抱著已經被證明破產的意識形態的政治集團還在用空洞的美好未來迷惑人民,用超越當前最高政治文明的虛幻圖景招搖撞騙,綁架役使人民。他們拒斥憲政,就是不想已經擁有的特權受到任何約束,變換手法相繼開出大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小康和實現什麼什麼夢想的空頭支票,處心積慮地抹黑迄今所達到的最高政治文明,連政治文明基本常識和普世價值的詞語也不许講。在這種情況下,斯諾登出現了,他們如獲至寶,好像美國跟他們相比不過半斤八兩,而他們许諾人民的將會是超越當代政治文明的天堂裡才會有的民主和自由——歷史已經證明那些不過是一個個美麗的泡影。

一些才裝了一點民主墨水的民主先生雖然沒有這樣的不良動機,卻驚呼當代的政治文明缺失,可是他們連選票都沒有,在上網都要實名制的情況下,對美國政府設置用於維護安全的棱鏡計劃也表現得怒不可遏,義憤填膺,對揭露此事的斯諾登高度評價。這些人怎麼會這樣的呢?斯諾登叛逃泄密難道是想進一步去惡揚善,提升美國的政治文明?美國的政治文明往哪兒提升?民主先生預設的理想境界在哪裡?是在無政府主義的藍圖裡,還是在烏托邦的小說中?在棱鏡的照射下,他們顯出了歷史主義思維的庸俗心態和醜惡嘴臉。如果說早先一批社會主義者是出於天真浪漫和悲天憫人,那麼,現在視斯諾登為英雄的民主先生們不過是一批腦殘和白痴。

2013年6月22日

——原載 [博訊] boxun.com;原題:棱鏡映照出一批腦殘和白痴

2013-06-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