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六四和習近平的三條死路

曹長青

六四事件轉眼24周年。24年過去,中國在經濟上發生了重大變化,但當年造成屠殺的根本原因——獨裁制度沒有改變,仍是一黨天下,靠專制暴力統治。

正如對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領導人更換,對習近平上台,又是無數人寄予厚望,認為他會推行政治改革,尤其習近平說過要按憲法行事。但半年過去,人們現已看得很清楚,習近平不僅是“新平裝舊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來更糟,這從其政治、經濟、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來。

在政治上,習近平上台就強調,不可跟毛時代“切割”,后三十年(改革開放)跟前三十年(毛的反右和文革)不可斷裂。意思是要作為一個整體來繼承。不說別的,僅僅是毛的文革,連中共官方文件也承認,給中國人帶來巨大災難,導致700萬人傷殘,170萬人死亡,七萬家庭被毀,一億人受株連。可習近平卻要連包括文革在內的毛主義都要肯定和繼承,政改之意何來之有?

更嚴重的是,中共最近竟然發出“七不講”(不许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憲政民主、公民權利等),習近平們簡直比毛時代還囂張。毛澤東們雖然政治橫行,但還要遮掩,提出“無產階級民主”或“無產階級自由”等,也不敢明火執仗地反對民主自由這些概念。而習政權則公然撕下面具,直接要求不许講“普世價值”和“新聞自由”等,就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們:要公開把中國繼續《一九八四》化,而且從江胡版,邁向習式《動物農場》。但這種“動物農場”化有可能成gong嗎?

在經濟上,中共准備今秋提出七大經濟領域改革:金融,房產,財政、土地、收入分配和戶籍制度等。但這些不是根本性問題,中國經濟的關鍵是產權問題,是國有、私有能否真正分開,權利是否能真正歸個人的問題。

現在中國國營企業仍占主體,因為共產黨的憲法規定“以公有制為主”。而公有制的背后就是政府所有,被黨控制。雖然民營企業的產值已占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的一半以上,雇員占中國就業市場的70%,但民營企業在中國根本沒有經濟平等和保障地位。而且即使民營,多數也掛靠政府部門,而不是像西方市場經濟下的真正私人企業。所以中國不斷發生“民營企業”董事長被當局撤職的新聞,黨還是凌駕一切,不僅主宰國營,還統治民營,仍是共產黨步步為營。

在這種產權不清的制度下,中國就不會有經濟的健康發展。習近平上台后,至今都沒有提出清晰的私有化、市場化的進一步經濟改革。所謂七大經濟領域改革,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繼續走產權不清的國企主導、公私不清的道路,注定會問題越來越多,遲早走到死胡同。

在外交上,習近平更展示出保守愚蠢一面。他上台后首訪俄國,意味很明顯,仍要走過去“聯俄抗美”之路。然后去美洲訪問,也有拉攏美國后院的小國,聯手制美之意。但習的俄國之行沒有實質成果,因在政治上,已結束共黨專制、走向民主的俄國,不會真心跟中共聯手,更不要說歷史糾葛和戒心。在經濟上,俄國人期待跟美國合作,在WTO(世界貿易組織)問題上談判成gong。當年中國就因先跟美國談成,華盛頓開了綠燈,才加入的世貿組織。

在俄羅斯之行沒有實效下,習近平才來美國訪問,而且是在先訪問美洲小國之后,回國途中順道抵美。從習近平刻意制定的外交順序,可看出他仍迷醉意識形態。而任何基本的政治常識是,中國的外交,第一重要的是“中美關系”。不要說是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超強,僅是經濟層面,從1979年中美建交至今34年,中美貿易額翻番190倍,2012年達到歷史新高的5000億美元。而中俄貿易額(2012)才是900億美元,不到跟美國的五分之一。

但習近平首訪卻不是美國,而是跑去俄羅斯。然后又跑到那些名字都讓人記不住的小國(沒人知道它們貿易額多少,可能小到不如中國的一個城市)。當然了,習近平帶著夫人到那些小國,他們會感激涕零,對夫人也贊美有加。而到了美國可就不一樣了,美國媒體會再次報道彭麗媛當年穿軍服到天安門廣場慰問那些剛剛屠殺了學生市民的解放軍官兵、向屠夫們獻唱的照片。

幾年前習近平訪問墨西哥時說“西方人吃飽了撐的來管我們中國的人權”,露出了他那種“土匪山大王”般的思維水准。最近訪俄時他又感嘆當年蘇共垮台時“沒有一個男兒”,那意思他要做“中國男兒”,挺身保衛共產黨,絕不放棄一黨專制。這些都顯示,習近平可能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左、更愚蠻。在政治、經濟和外交這三方面,他都選擇了走向死結的道路。

2013年6月3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3-06-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