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小楓“國父”論,引起網友批評、憤慨


(一) 劉小楓“國父”論

劉小楓:今天憲政的最大難題是如何評價毛澤東(http://t.cn/zTs2SA6),實際上毛澤東是中國學界和中國歷史上的大問題,問題就在于,誰是中國現代的國父?從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中考慮,蔣介石已經被開出去了,那我們說是孫中山接着毛澤東,孫中山比起毛澤東差十萬八千里。

(二) 網友留言,評述劉小楓“國父”論

蕭-_-瀚微博212世:這是被自己的智力優越感和無知雙重毀掉的典型例子。前者因為看不上自由主義所喋喋不休的簡單常識,所以要獨辟一徑——哪怕那是條死路也在所不惜,因為至少顯得與眾不同;后者是劉小楓號稱研究憲政,但于制憲並未下過gong夫,完全外行。他將專制與共和設為二元對立,牛頭不對馬嘴,

慧心J:這個國家有多少學術精神。不過都在拿著學術闡發自己的思想。歷史不過是他們眼裡的小姑娘。//

萬吉慶:劉小楓的言論與基督徒背景的知識分子很不符。 (4分鐘前)

焦大太爺:如果沒有科學精神,又沒有悲天憫人的人文思想支持,文人就是狗,連狗都不如,就是狗搖的尾巴尖。

基督徒曼德: 劉小楓瘋了,羞辱了他早年研究基督教的美名。私欲壞胎、生出罪來。認魔鬼為父,注定滅亡。

紅紅錢:那就做你的父吧,有良知的國民不會認賊作父。 (40秒前)

三新堂:專家=腦殘瘋子。

蕭-_-瀚微博212世:這表明墮落確實是會無底線的,現在的劉小楓是不是應該把他早年寫的那些書全部燒掉綠色的

江南風:看了原文,有一些有意思的觀點,比如一個國家需要有獨立的國防,不能依靠別國解決自己的問題,要獨立等。但是都是側重談國際勢力對中國的影響,至于一個國家內部自身的理念和勢力變化基本沒有談。外交和內政是不同的領域,適合不同的理念和方法,不能因為列強的干涉就否認普世價值。此文邏輯混亂。 (4分鐘前)

辛普森的逆襲:你見過送出去幾百萬公里土地的國父麼?你見過餓死幾千萬人口的國父麼?你見過到死不肯放下權力的國父麼?你見過認斯大林做干爹的國父麼? (16分鐘前)

兔子老愚: 認賊作父!哲學研究到最后竟成白痴!可嘆!

中華親愛家: 我對劉小楓本文的初步評價是:這是一篇邪惡和無恥的文章。不要以為,你有一大堆的理論和詞語,你看不出你文字中的邪惡和無恥。或者,用趙本山某小品的話說:不要以為你穿上了馬甲,人家就認不出,你是王八。劉小楓的神學著述,是冒牌的,可稱劉忽悠,劉小楓用神學理論,來忽悠缺乏神學gong底的中國大陸學人。

羅小白同學:劉小楓近日的一番尊毛言論,居然成為了微博熱點。在我個人的思想成長過程中,他應該是影響最大的一位學者,所以才會特別感慨。從他去重慶,講抗美援朝與大國崛起等等舉動,我對他喊要尊毛毫不意外。從他開始推崇保守主義的施密特與施特勞斯開始,自由主義腦殘粉的我就知道,我只能目送而非跟隨他了。

長津英豪:當初很多人說喜歡他,唯獨我對他嗤之以鼻,現在看來,果然沒錯

福瑞德:看到說政治是個非常非常復雜的東西這句話就沒往下看,憑這句話就能知道劉小楓是什麼人。

趙楚:劉小楓說二戰戰后中國的國際處境比一戰更為不公正,是徹底的胡說八道,kui對數百萬戰死英靈,也kui對數千萬戰時死去的同胞。一戰后在中國治外法權依然故我,青島由德國轉給日本,二戰后名列四強,近代第一次達到完全主權。劉為討好現實如此顛倒黑白,真可謂喪心病狂。

freeheart1 劉的干爹是腊肉

鄺海炎:劉小楓的書觸碰過我青春的敏感部位。在把宗教當精神鴉片、視公意和歷史必然律碾壓個體為當然的國度,冬妮婭讓我感受到宗教溫情,瑪麗昂讓我明白自由倫理與人民倫理的糾葛,牛氓讓我懂得怨恨與社會主義精神的關聯。如今,“揀盡寒枝不肯棲”的劉小楓卻棲于“國父論”,精神病醫院到了!

地下青年:看了劉小楓最近的一些言論,很不理解。決定明天扔掉他這本《拯救與逍遙》,本來之前還有本《詩化哲學》的,借丟了。劉小楓本來擅長神學、美學與哲學,可偏偏去政治學與歷史問題上胡說。此舉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想到他最近的一些言論,再看到自己書架上竟然還有他的書,很是別扭,故決定扔掉。

曾廣樂:劉小楓這種人的危害之大,還沒有被人們充分認識到。這種投機分子國外國內到處跑,從不踏踏實實地看書做學問,但很會搞東西——一會二組織一班人馬編一套叢書,一會兒又組織一班人馬翻譯一套書等,很會做一些沽名釣譽的事情,而實際上他始終是一個沒有真正學問的人,所以才會有如此腦殘的思想與言論。

秋風論道:從未讀過劉某一個字。不知為什麼,從一開始,對劉即無一絲一毫興趣。 (5月20日 09:59)

張閎:從前,劉一直披著哲學或神學的外衣,或用借用晦澀隱喻,或扮演幕后師爺,很少直截了當謳歌暴君。這一回脫了外衣直接上,可見是“時間緊任務急”。

SamuelTwitter:以前也買過他的書看,覺得神神叨叨的,看不下去,后來劉瑜一篇文章直接把他褲子給扒了下去(見 http://t.cn/GAlPT )。左派右派每個國家都有,這不是問題,問題是中國的很多所謂的左派根本就是討厭摆事實講道理,一門心思媾和著要用權力摁死你,笑。

蘭陵老夫子:無恥舔菊,沒有人格。 (16分鐘前)

山陰道士: 劉小楓雜七雜八的學了很多,喜歡亂扯。但他基礎的文化歷史修養還是太差,李澤厚就批判他“缺乏歷史感”。他就只能東抓西抓各種半通不通的東西來講什麼“哲學”“神學”或者“人性”“現代性”之類的概念,算是走火入魔,廢了。

老橋:一直以來,我以對毛的評價作為判斷人的標准,凡擁毛、贊毛、粉毛的,不是無知,就是不誠實,非此即彼。認同。

說書者一枚:不是小楓,而是大瘋 (5月20日 09:05)

豆豆他爸2005:拜讀過《拯救與逍遙》,《走向十字架的真》,感覺劉先生是個相當有思想深度和睿智的人,莫非發表這個言論的是同名同姓的其他人? (5月20日 09:08)

Raymond_HSIA:附庸之輩,書白讀了!!! (5月20日 09:38)

囧納森:成堆的這種軟骨病患者繼續站在講台上教書育人,這才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 (5月20日 09:54)

明倫書院弘毅:人而不仁,如學何!//楊騫翮:文人無行,于今為甚。 (5月20日 11:05)

老馬迷途1: 劉小楓是披學者外衣的佞臣典型。 (5月20日 11:03)

沛三頭:作為學者,心要正,嘴不能歪。應言之有據,用事實說話。不是為那個黨派服務的,是為社會服務的。 (5月20日 12:26)

丹青神韻:從《恥辱者手記》《不死的火焰》那個憤世嫉俗的摩羅墮落為真正的恥辱者和死滅的火焰,再到《拯救與逍遙》的劉小楓,不但沒做到真正的逍遙,更沒拯救自己!結論:墮落恥辱的時代,能持守住才是真英雄,一如高氏、書海等;沉淪的,從中不僅可窺見人性之幽暗和復雜,更可證明極權機制對人性之超強吞噬力!

蘇家橋: 我一直是劉小楓的粉絲。他的 《這一代的怕和愛》、《沉重的肉身》等著作至今我仍愛不釋手。他現在變得如此面目全非,我想只有這樣兩個原因。一是他真的瘋了。天才與瘋子原本只隔一層紙。不知為什麼這層紙破了。劉變成了智障。二是鄉諺所謂“讀書讀到牛屁眼裡去了”!

田園將蕪-: 90年代末讀書的中文系學生,也曾爭相阅讀享有盛名的劉小楓、摩羅、孔慶東等人的書,過了十多年,這些作者讓我們都不認識了。他們轉向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單純用文藝思維去理解現實,已經太不夠用了,他們失去了解剖現實提出建議的能力,只好通過偏激虛妄的話語維持自己的話語權

liking :一混吃混喝的江湖騙子而已,邏輯混亂,偷換概念,看完讓人惡心

塗鳴華:劉小楓只說毛澤東是國父,但沒有拿希特勒比,他不會弱智到那樣,蕭翰的微博好像對劉不太公正。但毛是我極度討厭的人,因為他是我的老熟人,每天都可以在同胞的靈魂裡看見,我寧願看到更多孔子的教養、莊子的飄逸、佛陀的慈悲,也不要毛的流氓和霸道。

杜導斌:劉小楓先生的腦袋進水了?為什麼非得有個國父?如果生前是個給億萬國民造成災難的國賊,能僅僅因他是開國太祖而命名為國父?國父不以是否執掌大權命名,美國國父许多都非總統,而是得以造福于國民和其子孫后代成立。 (40分鐘前)

宋石男_ 劉小楓確有才華,對讀書界也有相當貢獻,但近年在政治上的墮落卻不堪入目,不久前他更公開稱毛為國父,真是丟我大樂山的臉啊。看來一個人僅僅有才華是不夠的,他還得有穩定的價值觀和獨立的立場,最起碼不要因為帝王師之夢而薰心殘腦。

哲學老農:2010年,他(劉小楓)為耄的朝鮮戰爭辯護,叫囂什麼“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楓林仙:【革命傷員的現代迷途 ——評作為精神事件的劉小楓醜聞】劉小楓醜聞標示的不過是現代中國在精神上的無能,中國知識分子的愚蠢和不負責任,中國現代虛無主義頑固的巨大在場。

削梨飛刀: 劉小楓真的有才華?您看過他寫的論著?一個抒情風格的比較學的弄辭者而已。唉,欺世盜名者之所以橫行于廟堂與江湖上,主要是虛名被口耳相傳,而評論者沒有真正研讀其招數就預先認同了。

中華親愛家: 劉小楓的著述,其實是一個文化泡沫。書籍寫得多,文字數量大,但華而不實。與余秋雨,很類似。為什麼出版社喜歡他這樣的人?為什麼《讀書》等许多讀書雜志,喜歡他這樣的人的文章?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購買他的書籍,讀他的著述,把他當做優秀的學者?上述種種問題,值得深思,值得反思!

劉耘博士 文革中一批打砸搶燒抓分子瘋狂地加害他人,給社會和受害者帶來了無盡的災難和苦難。由于對文革的清算限于表面,反思不夠,今天文革余孽沉渣泛起,勾結不肖文人,利用改開以來社會存在的諸多問題裹挾無知者公然為文革招魂,在網絡上下鼓吹暴力。不徹底清算文革,國家極有可能墮入災難深淵。警惕啊人們!

余世存非常道:劉小楓讀了一輩子書,這一次終于忍不住,露出了貨于帝王的嘴臉。教化政治並不丟人,但做罪惡者的同道則是幫凶,是讀書人的“無恥之尤”。毛時代有文、武“不要臉”之人,當下這種人也多了起來。包括我在內的人對劉一度寬容,一如抗戰初知識界對周作人之寬容,但他們還是作孽去了。

plcood :劉小楓沒有學術成就、沒有思想,胡寫亂抄襲,出版一大堆文字垃圾!

龍洲劍客: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看這幾年劉小楓跟隨混在一起就知道他是什麼貨色了。在香港他的死黨是甘陽,在海外有張旭東,國內有王曉明。這些人在重慶大學由林建華做東搭起了一個窩“人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一年開起驚人的薪水,只為打飛的來往兩三次碰頭。而和他們在一起的嘍啰和狗仔們基本上都是喊著資本主義腐敗,社會主義偉大的混混。

夏商:驚聞劉小楓在某講座上竟稱毛 為國父,其性質比之前作家們抄延安講話更惡劣。劉之譯著《20世紀西方宗教哲學文選》是我的人文啟蒙讀物之一,當年我們這些文學小青年談起劉無不敬仰。我不知道這些年在劉身上發生了什麼,使之喪失了最起碼的價值觀的判斷而成為毛粉,卿本佳人奈何做賊,這讓吾輩情何以堪。

羅賓漢唐:這貨竟說文革也是民主,是為文革招魂嗎。 (5月18日 08:47)

北嶺漁樵:我是來看評論的。微博的一大好處是很容易讓人找回心智上的自信。 (3分鐘前)

孫海峰: 很正常,劉小楓們是價值幻滅而精神喪父的一代,“尋父”是其蒼白余生的必然主題。哪怕認賊作父也要填充這個空虛,不然將無以受虐而死不瞑目。//

花木蘭妮999:劉小楓,你瘋掉了嗎 (7分鐘前)

小英博士:看來他的中國夢也是當鞋教教主,^_^看來書讀得多少有時真的不重要,^_^ (19分鐘前)


(三)凱迪網友“競選參議員”四年前對劉小楓的評論:


文章提交者:競選參議員 加帖在 文化散論 【凱迪網絡】 http://www.kdnet.net

很多的中國精英包括劉小楓在內,他們利用對這個所謂右的施密特的研究來轉彎抹角的為專制和極權政治辯護。像劉小楓這樣有著基督教色彩的精英對國內的知識分子和讀書青年有著很大的影響,他們多少填平了因十年浩劫所帶來的對官方繼續赤裸裸的國家主義教育的反感和不滿。不能不說劉小楓這些精英們的水平和技巧相當高,劉小楓一再聲稱施密特的政治理論極其復雜和高深,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其實這些中國精英們維護和宣揚的施密特復雜思想理論有一部分就是“出口轉內銷”的毛主義。

競選參議員 加帖在 文化散論 【凱迪網絡】 http://www.kdnet.net

應該指出,朱學勤與劉小楓是有差別的。朱學勤還是看出法國大革命的本質,在他的“風聲、雨聲、讀書聲”裡已經揭示了斷頭台的惡性循環。而這些朱學勤仍然是按理性邏輯推導出來的,在后來朱學勤顯然是退化了,這也是事實。而劉小楓就不一樣了,他是一頭扎在德國理性主義的至酷裡...人們一開始還以為掉進蜜糖裡后來才有人發現時糖衣毒藥,不過至今還有很多人吃了劉小楓的糖衣毒藥還不知不覺並且發酵著。這其中王怡多少也是中毒者,但王怡至今認識不清。


(四)網友談文化基督徒、宗教信仰:

信仰文摘:什麼是最可怕與危險的人呢?就是懂得许多信仰知識與熱心,卻沒有愛心的人。他們可以給人制造一種很強烈的信仰形像,但無法使人產生真實的信仰,他們的火熱可以影響人,但帶來的卻是不正常的結果。

基督藝術M-M月刊:研究不能帶來信仰,信仰不是學術,唯有真心相信有上帝,被上帝光照,願中國興起真基督徒的神學家,就如歐美歷史。

凌琳_活石律師:文化基督徒(劉小楓和王怡等人,自稱文化基督徒)是個什麼玩意兒?基督徒就基督徒,難道基督徒之間還分等級?自稱自己是文化基督徒的往往是自認比其他弟兄姊妹高,驕傲的心就給魔鬼撒旦留下破口。

心_岳:“文化基督徒”這個詞據說是丁主教發明的。后來在香港有過一場論爭,都有記錄。這個概念目前已經廢了。因為不能用來指特定的人群。目前不妨使用:基督徒學人;基督教研究者。前者指有信仰的,后者指沒有信仰的

鹽光水靈:知識不會自然而然帶來生命的改變,信耶穌才會。一切的知識如果不能引導到對神的敬虔,亦是惘然。

張千帆:對于世風日下的當代中國來說,信仰宗教的自由尤其重要。正統馬列毛已經沒誰信了,那些叫嚷著“信”的人不是腦子進水,就是別有用心;剛批完了克林頓,就出國和美國人結婚。這到底是在“信”什麼?自己不信,還不讓人信,甚至變相讓更多的人去信“國權主義”(其實就是法西斯主義)這套有害的東西.

基督徒曼德:說實在話,劉小楓對我們這代人成為基督徒影響很大。他是最早在國內介紹基督教神學的學者。我當時看他的《走向十字架的真》《拯救與逍遙》非常感動,我信主過程,他的書起了不小作用。但他只是文化基督徒,他不信。文化基督徒從哲學、道德、政治意義上來認同基督教,但沒悔改重生無教會生活、並非基督徒。劉小楓認魔為父給中國基督徒的啟示:沒有悔改重生經歷和教會生活的文化基督徒的確不可靠,甚至成敵基督走狗

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但願中國多點林昭這樣的真正基督徒,而不是劉小楓這樣的所謂“文化基督徒”。 (今天 07:58)


(五)其他網友談當代中國學術與文化:

謂賢:在這個國家,每一種學問都必須為政治服務,政治需要什麼樣的歷史,學者就會創作什麼樣的歷史;政治需要有什麼樣的經濟學,學者就會發明什麼樣的經濟學;大人物可以隨意發明真理,這些真理適用于任何一個領域,能夠指導這個國家的政治工作、經濟工作、文化工作,甚至能夠指導動物交配。

【葛兆光:絕不接受“文革”還有可取之處的說法】 復旦文史研究院院長葛兆光說:“如果有人要說‘文革’還有可取的地方,我絕不會接受,我在‘文革’那十年經歷過很可怕的歲月,從很多歷史資料裡面,我也認識到那個時代是很可怕的。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能夠活生生地跟自己的生活經驗脫節”。

都是路過: 知識分子靠人民大眾的勞動養活,原本應該成為社會的良心。但大多數知識分子卻為了自身的安全與利益,站在了與公民為敵的立場上。他們的脊梁已經被恐懼打斷,他們的眼睛已經被利益蒙蔽,即使是汗牛充棟的著述、論文、成果,也不足以洗刷他們的羞恥。

何兆武先生一句話:“真理不在于它是不是符合國情。假如它不適合中國國情的話,那麼要加以改變的是國情,而不是要改變真理。國情要適合真理,而不是真理要適合國情”。——竊以為,特色是支流,是細枝末節,通行原理是主流,是主干。以特色拒絕通行原理,動輒“絕不照搬”,是一種詭辯!

山雞情愛:在事關全民幸福尊嚴和子孫后代權利的十字路口,學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良知和底線。張千帆先生用自己的話,大膽表達出自己的觀點,證明了他的勇氣和良知,更證明了他是一個負責任有擔當的公知,哪怕他是小學畢業,在我心目中,他也堪比聖賢。不替君王唱贊歌,只為蒼生說人話。這個年代,缺的正是他這樣的人。

陳平福:我們這些從弱智和呆子的沉睡中醒悟過來的人都知道,毛時代是愚昧、弱智、瘋狂、野蠻的時代,可是有些“人”依然提倡唱紅歌,吹捧紅色經典,大搞紅色文化,其實那是紅色恐怖,是企圖讓我們的社會倒退到那個愚昧瘋狂的時代!

旁觀者馬勇:重慶模式說沒有就沒有了,不從政治上清算或许另有苦衷,但那些風塵僕僕前往霧都站台的知識人應該懺悔,至少應該反省在多大程度上出于公心,多大程度上看中了私利。

南京師範大學哲學教師翟玉章: 中國很多的所謂學者,既沒有學問,又沒有良心,只是投機客而已。和他們講道理是徒勞的,本就不是一股道上的人。

程益中:一華裔德籍女士給我講了一個很令她氣憤和費解的事情。前不久在北京舉辦的德中媒體交流會上,某頂級喉舌報的老總對德國同行說,他非常崇拜希特勒,敢干夠狠。舉座錯愕,國際友人面面相覷。該女士當場怒斥此言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責令其立即道歉。這位粉絲幾百萬的老總只得收回對希魔的贊美,放進肚中。

——原載《凱迪社區/原創評論》2013/5/19,作者:中華親愛家

2013-05-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