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朴槿惠訪美得到“實惠”

曹長青

就在朝鮮金正恩政權以“核試驗”挑釁威脅,導致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加劇的同時,韓國總統朴槿惠率領龐大的經濟代表團于5月6號開始了對美國的國事訪問。就朴槿惠代表團將格外受到美國高規格的禮遇接待,引起了外界的關注。

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就此接受了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的采訪:

記者:曹先生,您好!今年是韓戰結束60周年,也是“美韓同盟”簽署60周年,在朝鮮金正恩政權再次核試驗威脅之際,韓國朴槿惠當選總統后首次出訪,選擇美國為第一站,美韓關系對東北亞安全具有什麼意義?

曹長青: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第一次出訪,不是選擇美國,也不是英國、法國等民主國家,而是選擇了俄國,明顯有聯俄抗美的意圖,想抗衡美國,對抗西方世界。

朴槿惠訪美發出的信號跟中國正相反,她不是對抗西方,也不是聯合哪個國來對付美國,而恰恰是聯合美國,融入西方,成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我覺得這個對比相當明顯。

現在南北韓對立,北韓發展核武,威脅東北亞安全。表面是南北韓對立,其實背后是中美兩種制度、兩種價值在較量。朝鮮有中國支持。北韓的80%食物、石油等都來自中國。如果中國停止供應,一個星期金正恩政權就難以維持。但中國一直沒有這麼做,小流氓有大流氓撐腰,所以才敢囂張。

這次朴槿惠訪美,美韓加強合作傳遞的信號是,在中國支持朝鮮的情況下,美國進一步支持韓國。這不是什麼大國小國游戲,而是民主和專制,兩種制度、兩種價值的對立和選擇。美韓兩個民主國家聯手,對付中朝兩個專制政權。所以,這個時候朴槿惠訪美,將會強化美韓關系,對東北亞的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朴槿惠跟奧巴馬舉行了會談,並在美國參眾兩院發表演講。美方為什麼重視韓國?美韓進一步聯手,對金正恩政權,包括被視為金正恩政權支持者的中國當局,傳遞了什麼信號?

曹長青:朴槿惠總統被安排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是很不容易的。聯合國有190多個成員國,很多國家元首訪問美國,如果都安排,美國國會得忙半年。所以,其實只有很少很少的外國領袖會被邀請到美國國會演講,這是殊榮。朴槿惠總統這次受邀,非常特殊。

因為上任南韓總統李明博訪美時,已在美國國會演講過。同一個國家的元首相繼被邀到美國國會演講,這是自1945年來第一次。在這之前,只有丘吉爾及繼任的英相在美國國會演講過。而英美是親密同盟,又剛剛聯手打贏了二戰。之后68年來,這是第一次。這是非常高的規格。美國所以重視南韓,有歷史和現實兩個原因:

六十年前美韓聯手,對抗朝鮮和中國。在那場中共的所謂“抗美援朝”戰爭中,美國陣亡五萬多官兵。中國更多了,保守估計也有18萬志願軍死亡。

談到“朝鮮戰爭”,中共向來宣傳什麼“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其實這完全是謊言。當時聯合國通過兩個決議:一是把金正恩的爺爺——金日成率軍隊攻進南韓定性為“侵略”。國際社會組成“聯合國軍”抵抗北韓,由美軍領銜;二是把“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定性為“侵略”,國際社會必須制止。這兩個決議清楚地說明,中共軍隊和金日成軍隊進攻南韓都是侵略行為。根本不是共產黨宣傳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韓戰使“美韓”成為特殊盟友。

現實因素是:金家第三代金正恩再次核試驗,威脅南韓和東北亞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必須支持民主韓國,對付北韓和背后撐腰的中共政權。美國給予南韓民選總統朴槿惠這麼高規格接待,既是做給平壤看,同時也等于給中共政權一個警示。

記者:被稱為鐵娘子的英國前首相撒切爾一個月前去世,朴槿惠被視為亞洲的撒切爾。在北韓再次核試驗之后,朴槿惠曾對韓國三軍將領說,如朝鮮傷害韓國和人民,南韓軍隊不必考慮政治因素,而要在第一時間給予北韓嚴厲打擊。朴槿惠的強硬立場,跟奧巴馬政府的北韓政策是否矛盾?通過這次訪美,美韓在對北韓立場上能夠趨向一致?

曹長青:撒切爾夫人主要致力兩件大事:一是對內經濟改革,推動充分的市場經濟;二是對外反對共產主義,推動蘇聯共產陣營的垮台。這兩點是她對人類的重大貢獻。

撒切爾的堅定反共,給很多領導人樹立了榜樣。對撒切爾夫人去世,朴槿惠女士也沉痛悼念。因為她本人就像你所說的被稱為“亞洲的撒切爾”。朴槿惠也是堅定反共,她父親樸正熙也是以反共知名。這次朴槿惠能夠當選南韓總統,跟她父親的反共立場也有關,因在父親家鄉地區,朴槿惠獲得了80%以上的選票,那裡的選民一邊倒支持朴槿惠,認為朴槿惠像她父親樸正熙一樣堅定反共,對北韓的共產邪惡有清醒認知,能夠保護南韓安全。

朴槿惠當選后,確實在這樣做。面對北韓發展核武,中共發起《六方會談》,可談來談去,北韓還是發展核武,最后國際社會被迫給它援助。朴槿惠認為,這就像有個壞孩子滿地打滾要糖吃,最后大人就給糖。可他隔一段又打滾,又得給糖。朴槿惠說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這種循環必須結束”。國際社會面對北韓這麼胡鬧,必須堅持原則立場,不能再給它糖吃,不能再給它經濟援助,要采取根本性措施。

朴槿惠當選總統后,指示南韓三軍,如北韓入侵或挑釁,傷害韓國人民利益,韓國軍隊在第一時間要嚴厲反擊,給予懲罰。她很有撒切爾夫人那種堅定性,像當年英國馬島之戰時撒切爾那種氣質。

另外,有些聽眾不是很熟悉的,由于朝鮮戰爭的爆發,當時美國軍隊是代表聯合國進入朝鮮,對抗北韓和中共軍隊。當時“聯合國軍”的指揮權交給了美軍,包括英國、法國、加拿大、荷蘭、澳大利亞、土耳其等16國支援韓國的軍隊,都在美軍指揮之下。這個體制延續至今,南韓的戰時軍事指揮權,仍在駐韓美軍司令部。在這種情況下,朴槿惠如果指揮南韓軍隊在第一時間反擊朝鮮入侵,就必須通過美國,因為有個美國軍隊指揮權的問題。所以,這次朴槿惠訪美,這也是美韓要討論的重要問題之一。

記者:美韓原定2015年底把在南韓的美軍戰時指揮權交給南韓。這個移交對東北亞安全以及美韓軍事關系有什麼影響?

曹長青:第一個,軍事指揮權完全歸還給韓國,更體現了民主韓國的軍事獨立性。第二個,一旦金正恩政權攻擊南韓,朴槿惠總統作為南韓三軍統帥,可以獨立做出決定,在第一時間領導韓國軍隊反擊。當然,還會跟美國協調,但不會再是韓國軍隊的行動最后由美國總統奧巴馬決定。

記者:朴槿惠訪美帶來了最龐大的商界代表團,包括三星、現代等知名國際的韓國大公司總裁等,這是否表示美韓除了軍事合作,在經濟上也有聯手趨勢?

曹長青:這標志著美韓不僅軍事聯手,經濟也緊密合作。這具有特殊意義,不僅對美韓經貿有好處,也等于潛在對中國發出信號,不要以為什麼都是Made in China,南韓的產品也進一步地進入美國。在某種意義上說,這等于向北京發出信號,如果中共政權繼續支持平壤,美韓進一步強化經濟關系,會影響或削弱中國在美國的經濟利益。

記者:中國的歷屆領導人從鄧小平現在的習近平,在訪問美國時沒有一個被邀請在美國國會演講,而韓國的元首,從當年的李承晚總統,到今天的朴槿惠,都在訪美時被安排在美國國會演講,給予非常高的禮遇和重視。為什麼美國對中韓領導人不同對待?它對中國人又傳遞了什麼樣的信號?

曹長青:中國改革開放之后,鄧小平是第一個訪問美國的中國領導人。當時的卡特政府很熱情地接待,希望鄧小平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甚至政治改革。但是,美國沒有安排鄧小平在國會演講。后來的江澤民、胡錦濤訪美,雖然美國重視和中國發展關系,但也沒有安排他們到國會演講,習近平不久前訪問美國,更沒有這樣安排。

南韓人口才五千萬,是中國13億人口的26分 之一,但南韓總統,一個一個被邀請在美國國會演講。一般中國人會想,美國怎麼對中國、南韓雙重標准呢?當然,美國向來不會允许專制國家領導人到國會演講。 而且民選領袖也不是都有機會。像不久前日本新首相安倍晉三訪美,就沒有被邀請到國會演講。另一位日本首相小泉訪美時,雖然他和美國當時的總統布什私交很好,也沒得到這份殊榮。所以,能被邀到美國國會演講,是很高的禮遇,是很不容易的。

其實美國不是對中韓兩國不同標准,而是對不同制度、不同領導人雙重標准。像對中國,六十多年前,中華民國第一夫人宋美齡就曾被邀請到美國國會演講,演講非常成gong,震撼美國政壇。所以,美國並不是歧視中國,而是絕不邀請專制國家領導人。

韓國總統多次被邀請到美國國會演講,不僅因為韓國是民主國家,是美國在東北亞的重要盟友,還有重要的韓戰背景,美韓曾浴血奮戰,抵抗朝鮮和中國軍隊的入侵。美國協助南韓打了這場艱難的戰爭,喪失了很多生命,保住了民主南韓。所以,它有特殊的歷史。用中國一句老話,這叫美韓用“鮮血凝成的友誼”。

當然更有一個現實因素:朝鮮金正恩政權在中共支持下這麼囂張,美國也必須給南韓總統最高禮遇,最高規格,從而向世界傳遞一個清晰的信號——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旗手,堅定地站在民主南韓一邊,對抗平壤,並警告北京。

當然,中國人期待也確信,等有一天中國民主了、自由了,中國的民選領導人也會被邀請到美國國會演講,傳遞民主的聲音,標志中國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員。

2013-05-08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2013-05-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