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蕭瀚: “總是少數人拯救多數人”?——紀念撒切爾夫人

作者:蕭瀚(旅美中國學者)

鄧小平有句名言:“貧窮不是社會主義!”這話當然不錯,因為社會主義才是貧窮——如果一個地方的資源尚未豐富到可以讓絕大部分人不勞而獲的話。1979年,當撒切爾夫人進駐唐寧街10號白廳首相府時,英國工黨留給她和她的保守黨同僚們的英國,就是這樣一個想走福利國家之路而民生凋敝的歐洲病夫。

撒切爾夫人和丘吉爾被公認為英國20世紀最傑出的兩位首相,她還是英國歷史上迄今唯一的女性首相。二戰臨結束時,丘吉爾因繼續忙于戰爭而無暇精心准備大選而敗北,年僅20歲的年輕保守主義者瑪格麗特在為她的偶像鳴不平的同時,已經很清楚這個國家到底患了什麼病,她在后來的自傳《通往權力之路》(以下簡稱《通》)一書中談及此事時說:

“回頭看看,1945年到1951年工黨的執政,似乎是戰時在英國起主導作用的集體主義精神合乎邏輯的結果。這種集體主義還要在英國盛行35年——塑造並扭曲英國社會,然后在1979年那個‘不滿的冬天’垮台。”

這段話完全可以看成撒切爾夫人對英國的基本病理診斷,結合她的身世以及所受的教育、人生理想的志趣,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合乎邏輯、一脈相承的保守黨政治思維方式:和丘吉爾一樣堅定不移地推崇個人主義,反對集體主義。理解了這一點,才能理解撒切爾夫人拜相之后一系列劈山開路以至“鮮血淋漓”讓人呻吟不迭的政治、經濟改革行動,以及她在國際政治領域的傑出成就。

1925年10月13日,瑪格麗特.撒切爾出生于英格蘭格蘭瑟姆鎮一個經營雜貨的小商人家庭,父姓羅伯茨。羅伯茨當過鎮裡的高級議員,並且于1945-1946年當過一年市長。由于父親的職業,初入政壇時瑪格麗特被政敵譏笑為“雜貨商的女兒”,瑪格麗特不但不惱,還順勢經常以此自稱,並且政見鮮明地表示,正是自己“雜貨商的女兒”這一出身使得自己持有與之相應的價值觀和政治立場,“他(父親)非常推崇密爾的著作《論自由》。像其他商人一樣,他看來似乎不能接受自由黨的集體主義。”(《通》)她的家庭是“追求實際、嚴肅認真、宗教氣氛濃厚的家庭。”(同上)和父母一樣,瑪格麗特也是個虔誠的衛理公會教徒:“我們每個星期天都聽取布道,這對我產生了很大影響”(同上)。從羅伯茨一家到后來從政走上權力頂峰的瑪格麗特.撒切爾,或许可以成為馬克斯.韋伯新教倫理命題的重要案例,這種清教徒的個人主義生活方式中,滲透著自尊自愛自強自立的自由與自律精神,倡導熱愛自由並且為自由承擔后果,在此基礎上追求社會化的平等誠信和互助協作觀念,這正是撒切爾夫人所謂保守實為獨立的英國個人主義傳統的精髓。1975年,撒切爾夫人在保守黨大會上一邊抨擊工黨:“英國,當心啊!這是一條走向徹頭徹尾的社會主義國家的道路!”一邊再次強調她那“雜貨商的女兒”的人生哲學:

“一個人有工作的權利、花他賺來的錢的權利、擁有財產的權利、以及使國家成為僕人而不是主人的權利——這就是英國的傳統。”(《英國十首相傳》)
1945年,當瑪格麗特還在牛津大學從事校園政治時,“有一次,一位老人在一次這樣的會議上給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它在很長時間裡影響了我對福利的看法,我記得他問道:‘就因為我節省了一點自己的錢,就不給我‘援助’。如果我把錢都花光,他們就會幫助我了。’這是對新福利國家不久就要摆在政治家面前艱難選擇的一個早期警告。”(《通》)也许從那時起撒切爾夫人就已經種下反對福利國家的觀念。

1949年,24歲的瑪格麗特正式開始從政,為了從政,這位學化學出身的政治家自學法學,通過律師資格考試。1958年瑪格麗特當選為保守黨國會議員,1970-1974年間在希斯(Edward Heath)內閣中任教育大臣,1975年成為保守黨黨魁,1979年帶領保守黨贏得大選任首相,此后連任三屆至1990年因黨內倒戈下野。

在11年的首相任內,撒切爾夫人推行一系列保守主義政治、經濟的內政和外交政策,控制貨幣發行以遏制滯脹,開放金融市場、放松管制,強硬打擊工會組織,將70%以上的國有資產私有化(她在另一部自傳《唐寧街歲月》中說過:“國家所有制只不過是一種非個人的合法資產所有制,實際上是由政客和文官所控制的。像工黨那樣把國有化描述為‘公有制’,這實際上是用詞不當。”這是她進行私有化改革的理念出發點)舉凡油田、煤礦、港口、天然氣、電信、鐵路、水電以及公共福利住房……,幾乎無所不包,毫不誇張地說她重塑了英國經濟結構,重注市場活力,力圖讓英國回歸“小政府大社會”,然而這一系列改革行動尤其是事實上摧毀重工業、制造業的后果到底是福是禍,也许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評價;在外交上,抵制歐洲政治一體化運動,發動並贏得福克蘭群島戰爭(這成為第二任期勝選的保證),遠交中國解決香港問題,聯手美國里根政府與戈爾巴喬夫接觸,促成蘇東民主化轉型,使得國家政治格局發生了巨變。

撒切爾夫人的這一系列改革舉措,使她成為英國20世紀最受爭議也最受頂禮的鐵腕政治家,她對原則的堅持和不妥協成為英國甚至世界政壇的政治家標杆,同時也使她謗滿天下。當许多人在自發悼念她的時候,那些因她摧毀制造業改革而備受失業之苦、因其削減公共福利而生活品質嚴重下降的人們也在慶祝她的去世;當许多人備極贊譽她的堅決時,也有無數人對她的剛愎自用咬牙切齒。她少年時就銘記的父親教導:“不因別人持有不同意見或得不到別人的支持而改變自己的信念。”或许未必總是正確的。

撒切爾夫人與里根推行的政治經濟政策被命名為“撒切爾主義”或“新自由主義”,新自由主義首席社會理論家、經濟學家哈耶克的思想學說無疑也深受撒切爾夫人的青睞,她在自傳中提及深受哈耶克的名著《通往奴役之路》啟發,而哈耶克推崇市場的思路正是撒切爾夫人所需要的理論支持。撒切爾夫人反對集體主義、推崇個人主義的生活哲學,與包括哈耶克在內的奧地利學派的個人主義方法論可謂自然榫合。然而,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人類生活的復雜性倍增,自發協作的技術困難也因此增加,個人主義所倡導的自立精神因各種各樣的環境因素而無法盡如人意,沒有什麼一勞永逸的良方可以解決資源與欲望的永恆衝突。人們即使明知福利制度侵犯產權、破壞市場,是經濟蕭條的飲鴆禍源之一,但依然會依賴它,難以摆脫。也许撒切爾夫人對英國的刮骨療毒拯救了英國經濟,但這刮骨之痛卻由那些被淹沒的沉默人群不僅僅在那一刻承受,也许將承受一輩子,就像朱镕基國企改革損害千千萬萬中國人的悲聲,被淹沒在經濟起飛的驚濤駭浪裡(這樣比較當然有點不倫,因為朱镕基改革的掠奪性是撒切爾夫人改革所沒有的)。人權的即時性,人類的幸福與悲苦,人際轉瞬變換,福禍何依常令人極難斷言。

當前的歐債危機與歐洲福利制度千絲萬薄A這或许證明了當年撒切爾夫人的遠見——抵制歐洲政治一體化至少可以讓英國不被卷入(當然一定有人會說或许加入更好?),集體主義大潮已經席卷全球。即使作為全球個人主義大本營的英美兩國,當年托克維爾擔憂過的削平鯨吞自由的現像也已越來越突出,個人主義精神已備受集體主義蠶食。

撒切爾夫人與里根聯袂抵御以福利主義為標志的集體主義,既是這一世界性集體主義浪潮中的反潮流英雄,也是個人主義的斜陽挽歌。也许在遙遠的未來時代,集體主義終將消滅個人主義,人類將步入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不知到那個時候,還有沒有人記得這位信奉“總是少數人拯救多數人”的理想主義者?

87歲的撒切爾夫人在平靜的睡夢中遠離塵囂,她將供人憑吊、傳說或詈罵,無論世相毀譽,也许她所鐘愛的一句宗教誦辭可以盖棺其一生行跡:

“走出去,進入漆黑的世界,讓上帝牽著你的手,這比燈還要亮,比你熟悉的路還要安全。”(《通》)

2013年4月8日于紐約

——轉自網絡

2013-04-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