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哈耶克:撒切爾夫人,她可真美

摘自艾伯斯坦(Alan Ebenstein)《哈耶克傳》中譯本

哈耶克的名聲傳播得最廣的國家,是英國,這主要是由于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公然稱哈耶克為她在整個20世紀80年代最重要的哲學導師。1975年撒切爾夫人成為英國保守黨主席后,哈耶克在英國的聲望開始升高,而當她于1979年當選首相后,他的聲望更是急劇攀升。

撒切爾夫人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評論說,她年輕的時候讀過、后來又“經常重溫”的“對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最強有力的批判”,是《通往奴役之路》。她也受到哈耶克其他著作的很大影響,包括《自由憲章》和《法、立法與自由》,她稱這些著作為“傑作”。

理查德•考奇特這樣描述哈耶克與撒切爾夫人的初次會晤:“1975年她當選反對黨領袖后不久,經濟事務研究所(IEA)安排撒切爾夫人與哈耶克第一次會面,地點在國王北街(IEA總部所在地)。撒切爾夫人到達后在會議室與哈耶克舉行私人談話,談話大約持續了半個小時。然后,撒切爾夫人告辭,經濟事務研究所工作人員圍到出乎尋常地陷入沉思的哈耶克周圍,問他對這次會面的看法。哈耶克沉默了很長時間,然后充滿感情地說,‘她可真美’。”

保守黨研究部門的一位官員回憶說,有一次,一位工作人員"准備了一篇文章,提出“中間道路”是保守黨應該采取的最可行的路線,可以避免左翼和右翼的極端。他還沒有講完,新當選的黨主席就把手伸進她的提包,拿出一本書,那是哈耶克的《自由憲章》。她打斷了我們這些實用主義者的討論,舉著這本書讓我們大家看個究竟,“這本書,”她斬釘截鐵地說,“才是我們應該信仰的,”並把哈耶克的書‘啪’地擲到桌子上。”

哈耶克與撒切爾夫人在哲學上確實關系密切,但人們可能過分地強調了哈耶克與撒切爾夫人間私人和政治關系的密切程度。在撒切爾夫人當選英國首相之前一年,即1978年,哈耶克評論說:“我對政治很感興趣;事實上,我也以某種方式參與了政治。現在,我就投入很多精力,幫助撒切爾夫人向工會組織開戰。我寫了不少文章;甚至有一篇文章有幸刊登在倫敦《泰晤士報》專題報道的頭版。在英國,人們把我看成撒切爾夫人的導師,其實我跟她只見過兩次面。我喜歡這個樣子,但從原則上,我從來不會問——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什麼樣的政策在政治上是可行的。我只集中于思考我覺得正確、而你如果能夠說服公眾也應該干的事情。如果你不能說服公眾,那可就太糟糕了,但這不是我要考慮的事。”

撒切爾夫人當選為首相后,哈耶克曾經想就實際的政治問題給她顧問顧問,尤其是在她就任首相之初,哈耶克有時在寄他的訪談記錄或演講文本的時候附上一封信。1979年8月,他寫信給撒切爾夫人,建議就工會改革問題舉行全民公決,但她很有禮貌地拒絕了他的建議。1979年《法、立法與自由》第三卷出版的時候,他送給撒切爾夫人一本,還把1984年為紀念《通往奴役之路》問世四十周年而出版的羊皮面本編號為第一的那本送給她。在大家關注的政治問題上,撒切爾夫人沒有受到哈耶克多大影響。撒切爾夫人擔任首相的那些年中,他們之間比較重要的交往,一般一年也就那麼一兩次。

不過,大眾媒體卻把哈耶克視為撒切爾夫人幕后的大老。1976年,《每日鏡報》的一個大字標題是,《哈耶克到底是什麼人?》——這篇文章給出的答案是,“一位出生在奧地利的教授,成為托利黨內部那些激情四射的人物背后的影子人物。依然沒有多少英國人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四年后《鏡報》的另一篇文章的標題是,《撒切爾夫人的教父!》,另一篇報道的標題是《教士與首相》,在這篇文章中,作者寫道:“弗裡德裡希•馮•哈耶克教授是這屆政府制訂政策背后的鼓動者,這種政策將使失業人口達到兩百萬,導致眾多企業破產,階級戰爭將會再次降臨。”
帕特里克•科斯格雷夫在他的《瑪格麗特•撒切爾:一位托利黨人與她的黨》(1978)中講到過“70年代哈耶克的聲望再次上升的程度(有若干年他幾乎完全與世隔絕,不被人知),他又是如何比戰爭剛剛結束那段時間獲得了更多的擁躉”。由于滯脹、工會權力膨脹、獲得諾貝爾獎——特別是由于撒切爾夫人地位不斷上升——哈耶克在英國的名望比以前更響亮,比他在美國或其他國家的聲望也大得多。1978年,時任工黨下院領袖的邁克爾•福特攻擊哈耶克是個“瘋子教授”,並指責撒切爾夫人被他控制住了,這種指責跟三十多年前艾德禮對丘吉爾的批評如出一轍。

哈耶克是通過撒切爾夫人介紹而結識羅納德•裡根的。1982年,她在倫敦將哈耶克引薦給裡根。裡根提到,他曾拜讀過哈耶克的一本書,“從中受益匪淺”。撒切爾夫人則作為首相在下院說:“我是哈耶克教授的熱情崇拜者。我們這裡一些尊貴的議員們應該讀讀他的書。”

瑪格麗特•撒切爾在擔任首相后不久曾給哈耶克寫信說:“過去這幾年,我從您那兒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此,我很自豪。我希望,您的一些觀念能被我的政府付諸實施。作為您最重視的支持者,我確信,我們一定能夠成gong。如果我們取得成gong,則您對我們取得最后的勝利的貢獻將是巨大的。”

1982年,哈耶克給撒切爾夫人寫過一封信,顯然談到了智利政府削減政府開支的成gong案例,撒切爾夫人回信說:“從阿連德的社會主義發展到80年代的自由企業資本主義經濟,這是經濟改革的一個傑出典範,我們可以從中學到很多經驗教訓,”她寫道,“但是,我確信您也會同意,在英國,我們實行民主制度,需要達成很高程度的共識,所以,智利采取的一些措施,在我們這兒很難被人接受。我們的改革必須符合我們的傳統和我們的憲法。有的時候,改革的進程看起來可能緩慢得讓人痛苦。但我堅信,我們將按我們的方式在我們的時代完成我們的改革。然后,這些制度將持續下去。”

1989年哈耶克90歲華誕之際,撒切爾夫人寫信給哈耶克說:“到本周,我榮任首相一職已達十年。很多人非常寬宏地評價我們的政府所取得的成就。當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如果沒有那些價值和信念將我們引導到正確的道路、並為我們提供正確的方向,則我們不可能取得一樣成就。您的著作和思考給予我們的指導和啟迪,是極端重要的;您對我們居gong至偉。”

——原載《哈耶克傳》,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4月版

2013-04-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