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面對總統說真話的醫生一夜爆紅

曹長青

每年二月,美國都會在首都華盛頓舉行一場很有規模的“國家祈禱早can會”,現任總統、副總統以及國會議員,還有外國政要、友人等參加,重點是為國家祈禱。

美國早禱會的演講,基本是場面套話。這次卻爆出冷門:一位黑人美國醫生,竟當著總統奧巴馬、副總統拜登(就坐在講台兩側)的面,批評政府的教育、預算、稅收、全民醫療保險等重大國策,引起輿論嘩然。

能被邀請到“國家早禱會”的主會場、當著總統的面演講,本身就不是等閑之輩。這位演講者是(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小兒神經外科醫生、演講家本傑明.卡森(Benjamin Carson)。他以前曾在老布什總統當政(出席)的早禱會演講過。

有這種資歷的人在美國並不罕見,罕見的是,這位演講者一上台就大談在美國應該暢所欲言,說真話,而不是迎合某種意識形態而說些冠冕堂皇的“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PC)的話。他直言批評說,美國目前有一種不正常的“PC環境”(政治正確語境),人們不敢就國家重大方針等說心裡話,這對美國的前途是有害的。

他自我調侃說,這次所以再被邀請來演講,因為上次講話沒有得罪任何人。他說其實在一個幾千人的場合講話而做到不冒犯任何人,是非常難的。所以他這次要打破常規,不怕得罪任何人,要講心裡話,講真正想說的話。

卡森的“心裡話”一說出,輿論嘩然。反對者認為,演講者不能當著總統的面批評國政,這樣做不禮貌,不合適。而支持者認為,任何人都有權議論國政,當著總統的面講,正好可以讓國家領導人聽到、了解民意。這個演講被放到

youtube

后,已有幾百萬人觀看,很多美國人給卡森寫信,說他說出了他們的心聲。不少保守派民眾甚至呼吁卡森出來選總統,連《華爾街日報》的言論也這樣認為。一夜之間,卡森成為美國的名人,現在谷歌上他的名字詞條已超過一千萬。

我在網上看了卡森的演講,他確實口才好,演講流利,有內容,又幽默風趣,調動了全場的情緒(多次鼓掌大笑)。結束時全體聽眾起立鼓掌致謝。

奧巴馬是出名的善于演講者,他也不斷點頭甚至大笑,進入狀況。全場更似乎如醉如痴。但奧巴馬從始至終沒有鼓掌,顯然他聽出這個演講的調子是批評政府的,而他是政府最高領導人。

卡森的演講首先批評了美國的教育,他說教育出了問題:美國中學生棄學比例30%;大學更嚴重,44%沒有學完四年而棄學。他認為,一個人如放棄教育,就等于放棄自由。他舉例說,當年美國黑奴時代,奴隸是被禁止讀書的。因為如果黑人讀書了,他們就能獲得自我解放(懂得了道理和真理)。他說現在不讀書的人,等于自己選擇做奴隸。

但怎樣改革教育?他的藥方顯然不是增加更多的政府資金和干預(教育),而是強調個人對自己負責,尤其強調家教,父母的責任。他說自己的成長最初主要得益于母親的家教。

母親雖然不識字,但卻從小要求卡森讀書,她強迫年幼的卡森和兄弟們在家裡看書。卡森說,他恨死這樣做了,因為鄰居孩子都在外邊玩耍。母親還在書上畫了些道道,似乎強調那是重點,還要求給她寫讀書報告。但被迫讀了一陣子之后,卡森對讀書有了興趣。正是因為從小讀書,他才熱愛學習,最后成為美國首都著名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神經外科主任。還是業余演講家,經常到各地演講,他說在國家早禱會的演講,是那個星期他的第四場演講。

卡森幽默地說,他是醫生,卻熱衷國家大政方針,如果有人質疑這不務正業,他想回答說,美國《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中,有五名醫生。他說醫生跟律師不同,醫生的特點是必須解決問題(尤其開刀做手術),而律師的宗旨是:幫別人打贏官司,關注的是“贏”。

隨后卡森直言美國目前主要問題是債台高築,赤字高達16.5萬億美元。這是美國建國以來最高的聯邦赤字。這個數字有多大,卡森說如果讀一個數字一秒鐘的話,把16.5萬億讀完,需要507000年,即50萬年以上!

再一個卡森提到稅收。他說現在美國的稅法繁瑣驚人(聯邦稅法長達695萬字),應該精簡。卡森說最公平的稅收方法在《聖經》裡面,耶穌說,每人應把收入10%捐獻給教會,其實這是最公平的方法:你掙一百萬,交十萬,他掙10元,交一塊。有人說,這不公平,那個掙一百萬的才交十萬,卡森說,我們應該看的是,我們已拿到十萬了。如果交十萬的人多起來,我們就會有很多的稅款了。

卡森的思路是,擴大繳稅者的基數,也就是讓更多人富裕起來,有向國家繳稅的能力,而不是殺雞取蛋式的把富人、勤奮創造者的錢強行收繳。其實美國除了少數繼承遺產者之外,絕大部分都是靠辛勤勞作、自我奮鬥、發明創造等而積累的財富。

關于醫療保險,卡森也提出自己的意見,顯然他不贊成由政府包辦全民醫療,他認為每個人應對自己負責,從生下來開始,家裡就設立醫療基金,去世時用不完,再遺留給下一代。他作為醫生,最了解政府包辦醫療,會產生更多的浪費、更擴大政府開銷,同時又會降低醫療服務質量(哪裡政府包辦,哪裡一定是低效和官僚主義盛行)。

卡森提醒大家那個人所共知的常識:一個國家不管多麼強大,最后的失敗一定是來自內部。他舉羅馬帝國為例說,作為軍事力量,羅馬當時舉世無敵,非常強大,但最后羅馬垮了,是因為內部的腐敗,是不道德的因素導致的。他的意思是,美國也可能重蹈羅馬的覆轍,如果不改革,不是個人對自己負責,而一味迷信政府力量的話。

雖然美國“國家早禱會”上左右派都有,既有民主黨也有共和黨的支持者,但卡森的真實聲音得到與會聽眾的熱烈鼓掌歡迎,連奧巴馬夫人也多次鼓掌。

早禱會后,美國福克斯電視著名主播辛漢尼悌(Sean Hannity)邀請卡森做了長達近一小時的電視訪談。卡森說,他演講后,奧巴馬總統曾向他致意,雖然沒有贊美他演講內容好,但說“欣賞他”。

這就是美國,總統有雅量接受和容忍別人當面批評國政,包括自己的政策,而美國公民有勇氣當著國家領導人的面,直言批評政府政策。由此構成一個良性循環。

2013年2月20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3-02-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