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勝寒: 他減少了我對日本人的反感——懷念日裔美國參議員井上建

作者:高勝寒

夏威夷州美國參議員丹尼爾•肯尼•井上建(Daniel Kenny Inouye)在今天下午5:01分,因呼吸道系統困難並發症,在華府沃爾特•里德軍人醫療中心謝世,享年88歲。

2012年年初,井上建為了保護膝盖和方便攜帶氧氣供應器,開始以輪椅代步,11月時,因在家跌倒,受到輕傷,進院治療,12月6日,又因呼吸困難,再進喬治華盛頓大學醫院治療,4天后轉移回沃爾特•里德軍人醫療中心修養,他的辦公室在當天為他發布新聞稿說:“在總的來說,我的身體沒有問題。”12天后,不幸與世長辭,他的最后一句話是夏威夷人的口頭語:“阿洛哈(Aloha)!”

奧巴馬總統在白宮發表哀悼感言說:“我們失去了一位真正的美國英雄”,內瓦達州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發表肯定井上建的感言說:“他肯定是美國參議院的巨人之一”,肯塔基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切爾•小麥康內爾(Mitchell McConnell, Jr.)贊揚井上建說:“他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是最棒的參議員之一”。

由于工作上的關系,我與井上建參議員有不少近距離的接觸,他的謙虛、誠懇、隨和與平易近人的風采,使我敬仰,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的思想、信仰、威嚴和風範,減少了我對日本人的反感和厭惡。

2011年10月11日,筆者在《夏威夷群島王國王朝風雲》第28章《國會認錯 美國道歉》中,撰寫與評論井上建說:

“井上建是于1924年9月7日在夏威夷出生的第二代日本人,在目前為止的美國參議院裡,井上建是繼西佛吉尼亞州美國參議員伯德后,在位最久的美國參議員。
井上建自1963年出任代表夏威夷州參議員以來,到2011年已經在美國參議院服務了48個年頭,井上建在2011年時已經高齡87歲,僅比代表新澤西州、已經88歲的美國參議員弗蘭克•勞滕伯格(Frank Lautenberg)年輕一歲。

2010年6月28日,井上建繼伯德之后出任美國參議院副議長,一直至今,美國參議院不設議長一職,由美國副總統有條件地兼任之,井上建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亞裔美國參議院副議長。

根據美國法律,美國參議院副議長是美國總統第三順位繼承人,是有權宣布美國總統行政無效而必須下台的兩個職位人物之一,另外有此特別權力的政府職位是美國眾議員院長,井上建亦是第一位出任美國參議員的日裔美國人。

井上建老當益壯,豪氣可嘉,目前距離他的下屆任期尚有幾年,但他已經宣布要在2016年,以92歲之年,尋求他的第10次連任,如果天假以年,他將會是美國參議院歷史上任期最長的參議員。

井上建的父母都是夏威夷第一代日本移民。從小就讀于檀香山公立小學的井上建,由于家境清貧,他靠替同學理發和在運動場邊替客人停車的小費來賺取零用和補貼家用,整個青少年在貧民窟成長。

1941年12月7日,日本軍國主義偷襲夏威夷珍珠港時,17歲的井上建正在夏威夷紅十字會充當義工,他在美國人的歧視眼光下,在珍珠港現場廢寢忘食地搶救傷患,一連工作七個晝夜,沒有離開現場一步,這種精神得到了夏威夷紅十字會高度的肯定和贊揚。

1943年3月,井上建毅然放棄學醫,從軍報國,被委派在美國陸軍442集團軍,在歐洲戰場上為了美國而出生入死,數度受傷,1944年,井上建所在的部隊在意大利適逢羅馬-阿諾大戰役(Rome-Arno Campaign),他所在的141步兵師被德軍包圍,身為中士排長的井上建,在近距離血戰的兩個星期中,有三次近距離肉搏戰。
在第一次出擊時,井上建身先士卒,衝鋒陷陣,被德國敵軍的子彈擊中心髒位置,僥幸的是,他口袋裡的兩塊銀幣為他擋住了子彈,救回一命,自此在軍中,直到1947年光榮退伍為止,他一直將這兩枚救命的銀元放在口袋裡。

1945年4月21日,井上建所在的141步兵師在意大利圖斯察尼聖特倫佐(San Terenzo)又與德國軍隊正面交鋒,雙方在近距離用機關槍互射,井上建握著手榴彈,在三挺德國機關槍的火力下,冒死衝進德軍的堡壘炸之,發自40碼近距離的槍火使他肚胸中彈,他無畏血流全身,繼續前進,親手將德軍的第一座機關槍堡壘炸毀,他更不理會部下要他退下療傷的勸告,再接再厲,奮不顧身,置生死于度外,衝前將德軍的第二座機關槍堡壘炸毀。

井上建在炸毀掉德軍的兩座機關槍堡壘后,取出身上最后一枚手榴彈,爬行至距離德軍只有10碼之遙,拉開信管,意圖猛力丟向德軍的第三座機關槍堡壘,可是在舉手之際慢了一步,被德軍發射出來的槍榴彈擊中他右手肘部,將他的右手連臂炸飛掉。

井上建乘著德軍換子彈帶的空間,一衝而前,左手從已經不聽指揮的右手上接過手榴彈,准確地丟進了第三座德軍機關槍堡壘,這種冒死炸毀德軍三座堡壘的英雄行為,使他名揚四海,井上建在普西•鐘斯美國陸軍醫院(Percy Jones Army Hosipital)療養了20個月。

井上建在普西•鐘斯美國陸軍醫院療養期間,他遇到了美國陸軍傷兵鮑勃•杜爾(Bob Dole),兩人閑聊時,杜爾告訴井上建說,他回家后將會出馬競選美國參議員。

后來杜爾與井上建雙雙前后當選,如願以償地進入美國國會,成為終生好友兼同僚,杜爾成就非凡,曾在1996年獲得美國共和黨提名,與美國民主黨提名的威廉•克林頓總統爭奪美國白宮寶座,為了紀年當年曾有兩位美國英雄同時在此治療,現在的普西•鐘斯美國陸軍醫院已經改名為杜爾-井上建美國陸軍醫院。

1947年5 月27日,井上建的軍服上,掛著美國陸軍第二最高的卓著非凡服務十字勛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銅星勛章(Bronze Star)、紫心勛章(Purple Heart)等12種勛章,從美國陸軍光榮退伍,美國法律規定凡是被授予紫心勛章者,死后以國家軍禮葬之,並可埋葬在國家公墓。這條法律的用意是感謝被授予紫心勛章者對美國國家的特殊貢獻。

返回檀香山后,由于沒有了一只手臂,井上建只得放棄成為一名外科醫生的夢想,轉修文科。他利用美國陸軍的優惠待遇在夏威夷大學攻讀政治學,畢業后到華府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取得法學博士學位,返回夏威夷老家出任夏威夷司法部副總檢察官。

1954年,井上建開始參與夏威夷本地政治,順利當選為夏威夷美國領土政府眾議員,后又當選為夏威夷美國領土政府參議員,1959年8月21日夏威夷成為美國第50個州,井上建以美國退伍軍人的身份參加美國眾議員競選,首次出征即全盤大勝,當選為夏威夷州首位美國眾議員;他是首位日裔美國眾議員,其當選的時代意義,絕非只是一議席位而已。

在那個充滿了種族不平等的20世紀50年代,美國國會裡亦是毫不例外地歧視東方人,對于來自夏威夷州的眾議員井上建來說,有著更多無形的種族壓力,1962年,紐約州美國眾議員里歐•歐布賴恩(US Congressman Leo O’Brien)在一場慶祝夏威夷州3周年紀念會上,回憶了井上建在1959年8月21日第一次進入美國眾議院宣誓時的情景。

這篇后來成為美國眾議院官方記錄的文件說,輪到代表夏威夷州美國眾議員就職宣誓時,一名年輕的東方人走向美國眾議院院長桑姆•雷伯恩(Speaker of the House Sam Rayburn)近前准備宣誓;雷伯恩漫不經心地說道:「請舉起你的右手,跟著我念美國眾議員就職誓詞。」井上建回答道:「對不起,我無法舉起右手。」雷伯恩好奇地問:「為什麼呢?」井上建回答道:「因為我沒有右手。」雷伯恩問他的右手到哪裡去了?井上建回答道:「我于美國陸軍442集團軍服役時,在意大利戰場前線和德國敵人戰鬥時被炸掉了。」頓時,整個國會大廳鴉雀無聲,無一不被這個情景感染得肅然起敬,議員們內心對東方裔議員的歧視和偏見,就在井上建舉著左手朗誦的莊嚴就任誓詞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20世紀60年代初,夏威夷州美國參議員朗戈辭職,井上建轉戰美國參議院席位,以巨大差額擊敗競爭者本傑明•迪林厄姆二世(Benjamin DillinghamⅡ),井上建在1963年1月3日宣誓就職,是美國參議院繼鄺友良后第二位亞裔美國參議員,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同時也是目前美國參議院中唯一的日裔美國參議員。
1968年,井上建是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主要演講人之一,突破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日裔美國人有此榮譽的紀錄,1970年他因為成為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的成員而備受世人矚目,在1973年的水門事件聽證會上,尼克松總統的律師約翰•威爾遜(John Wilson)忘了關掉麥克風,在私下談話中咒罵井上建是“那個小日本架頭(that little jap)”,引起了軒然大波。

威爾遜侮辱在美日人事件彰顯出美國白人的傲慢與囂張,消息見報后,大量支持井上建和譴責威爾遜的電報湧進了美國國會,為水門醜聞增添了一層種族歧視的外衣,也是美國人民更加的厭惡尼克遜政權,在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的強大政治壓力下,尼克遜被逼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辭職的在任總統。

新罕布什爾州共和黨美國參議員沃倫•布魯斯•魯德曼(Warren Bruce Rudman)在美國參議院議會時,公開譴責威爾遜這種無恥的種族歧視行為,事后有記者請井上建發表感想,井上建坦然地說:“我寧可相信這只是個不幸而已----我經常在思考這個問題,這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無法接受的話,那麼,我們在這裡就無事可做了,種族歧視將會在很這長的時間之內與我們糾纏在一起,我相信大多數的美國人會像我的看法一樣,都承認那是一種邪惡的東西。”

井上建在美國參議院歷任要職,1975年至1979年,出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1987年至1995年,與2001年至2003年,出任參議院印地安人事務委員會主席,1987年至1989年,出任伊朗-尼游軍售醜聞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他強大的研調能力,搖撼著裡根政府。

井上建前后有兩位妻子,第一位是瑪吉•栗村(Maggie Shinobu Awamura),已于2006年病故,第二位是在2008年結婚的伊蓮恩•平野(Irene Hirano),她曾是美日協會(UJC)的總裁,加州洛杉磯日裔美人國家博物館(JANM)執行長,2010年5月2日,伊蓮恩當選為美國第二大非牟利機構福特基金會董事局主席,是為第一位亞裔出任該職位。

井上建的兒子丹尼爾•肯尼•小井上建無意政治,醉心音樂,是美國華府著名搖滾樂隊邊際人(Marginal Man)的吉他手。

 井上建入駐華府后,不負眾望,繼續為夏威夷群島人民爭取權益,數次在美國參議院提案,要求美國政府為當年非法顛覆夏威夷王國而向夏威夷群島人民道歉;1993年11月23日,在夏威夷王國王朝被顛覆整整一百年之后,井上建在美國第103屆國會的《美國政府為當年非法顛覆夏威夷王國向夏威夷群島土人道歉》聯名提案,得到美國參議院的認同和通過。

開明而思想前衛的美國第一位戰后新生代總統克林頓,將之簽成美國公眾法律,這個美國政府道歉的法律,雖然在聲明上注明不具備作為任何夏威夷群島人民要求賠償的法律依據,但是這個遲來的公正,卻起了促進美國民族和諧的正面效果。”

 井上建一生共獲得過9面包括兩枚日本勛章和一枚菲律賓勛章在內的勛章,但最為世人知道的則是他在2000年6月21日時,克林頓總統在白宮,把一枚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掛在井上建的脖子上,使之成為更有價值的歷史人物。

 榮譽勛章創始自南北戰爭時代,目的是鼓舞與獎勵有特殊個gong勛的美國軍人,榮譽勛章的創立分為三個階段:美國海軍創始在1861年12月21日,美國海軍陸戰隊與國民軍列在其內,美國空軍創始自1862年7月12日,美國空軍創始自1965年4月14日,榮譽勛章有美國國會通過立法成立,由美國總統在白宮舉行隆重頒發儀式,代表美國國會頒發之。

 美國政府自1863年3月25日發出的第一枚榮譽勛章開始,至2012年5月16日的最近一枚為止,共發出了3476枚榮譽勛章;截至2009年9月17日為止,其中共有30枚榮譽勛章是頒發予亞裔美國人,第一位獲得這種殊榮的亞裔美國人是荷西•尼斯皮羅斯(Jose Nisperos)表揚他在美國-菲律賓戰爭中的勇敢和忠誠,其中有21枚是頒發予美籍日本人,幸好有半個美籍華人弗朗西斯•布朗•魏(Francis Brown Wai),才在榮譽勛章榜上不使美華人缺席。

 魏于1917年4月14日在夏威夷檀香山出生,他的母親是夏威夷土人,父親是中國人,自小喜歡運動,尤其是精于田徑、滑浪、足球和棒球,他畢業于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財政系后,加入夏威夷國民軍,調進喬治•麥克阿瑟將軍(General George MaArthur)麾下的第34步兵團,開赴菲律賓萊特(Leyte)前線作戰,于1944年10月20日,在敵人的彈林槍雨中故意暴露自己的位置,為美軍定下攻擊目標而壯烈犧牲。

在短暫的軍人生涯裡,魏共得了8枚勛章,但是由于魏只是一個不值錢的東方人,尤其是一個死在異域的東方人,了無聲息,輕如鴻毛;1999年,美國國會在檢討亞裔美國人在美國軍隊裡的gong勛業務時,才發現了魏的英雄事跡,決定追贈他應得的一塊榮譽勛章,2000年5月,克林頓總統在白宮,親自主持了魏的授勛追贈儀式,為在美華人添增一份光彩。

在權利與義務均等的前提下,在30枚榮譽勛章是頒發予亞裔美國人中,在美日人獨得21枚的事實中,在部分在美華人依然迷戀共產暴政,歌頌獨裁,為專制的貪污腐敗政權護短,向美國的民主自由制度抹黑,以被奴役為光榮,以當奴才為天職,以當五毛為驕傲,以封建落伍為先進,用種種理由來拒絕融入美國社會主流,在亞裔美國人美國參議員井上建的巨人榜樣照耀下,在美華人應該得到什麼樣子的啟示呢?

2012年12月17日于美國華府

2012-12-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