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三無一有”的韓國女總統

曹長青

南韓的選舉剛剛揭曉,保守派總統候選人、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打敗對手,當選為韓國總統。這是韓國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總統,也是第一位前總統女兒當選國家領導人。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是開創了南韓的歷史。

在基本是男人統治的世界,女性當選總統非常不容易。雖然亞洲有過多位女性國家領導人,但幾乎都跟曾掌握大權或政治名人的父親或丈夫等家族有關,才當上的總統。例如前印度總理甘地夫人,前巴基斯坦總理布托,前印尼總統梅加瓦蒂,菲律賓的兩任總統阿基諾夫人和阿羅約等,她們的父親或丈夫都曾是總統或政治名人,她們的當選,都和家族政治背景直接關聯。最典型的是斯裡蘭卡總統馬拉通加夫人,她的父母都作過總統。另一典型例子是泰國首任女總理英拉,幾乎完全是因為她擔任總理的哥哥他信被軍方政變趕下台、流亡國外而無法參選,民眾基于對他信的同情和支持而在大選時把選票給了之前從無從政經驗的英拉(44歲),英拉從答應參選到當選,從政經驗只有82天,可能是全世界最短的從政經驗的人。

不僅亞洲,女性這種從政方式,其實是世界性現像。例如世界首位女總統、阿根廷的庇隆夫人,則是作為丈夫的競選搭擋,先當上了副總統。現任阿根廷女總統,則幾乎是其總統丈夫讓給她的。

在西方,成為國家首腦的女性,則多是內閣制的產物。像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以色列的梅厄總理,德國現任總理梅克爾等,她們都因是黨的領袖,靠本黨在國會勝選而出任了首相和總理,而不是像總統制那樣通過全民直選而當選的。美國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希拉莉想創造美國以至世界歷史,但在民主黨內直選時就失敗了。

這次南韓的首位女性總統朴槿惠的家族背景更加突出,她是韓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總統朴正熙的獨女。這個背景,當然使朴槿惠很早就有了名氣。而且在朴正熙的妻子被北韓間諜刺殺之后,當年22歲正在法國留學、准備做大學教授的朴槿惠,就代理母職一肩扛起了“第一夫人”的責任,協助總統父親。母親被暗殺五年后,朴正熙也遭到暗殺,朴槿惠才從政壇隱去(對政治厭倦並恐懼)。

但朴槿惠的這次當選,跟亞洲美洲那些有父親或丈夫政治權力背景的女性還是有相當大的不同,她更多是靠自我奮鬥。他父親的政治背景雖然給她帶來名氣,但也成為政治包袱,直到選前30天,她還在為父親當年發動政變上台、實行軍事統治侵害人權等事件向韓國民眾正式道歉認錯。她說,按照韓國等東方文化,做子女的不能向父母吐口水,但政治歸政治,父親做錯了事,應該承認和道歉。

朴槿惠成為南韓僅有的“三無一有”女性:無父母(都被暗殺),無丈夫(至今未嫁),無子女(泰國女總理英拉雖然也未結婚,但有同居的企業家男友,並育有一女);但今天有了總統頭銜,她被稱為“嫁給韓國的女人”。

但這條“嫁給韓國”之路走得相當艱辛。在隱居19年后,朴槿惠才開始從政,那年她已45歲。但她有父親的政治遺傳,也是精明干練,是天生的政治材料,在政壇叱早毓部A贏過大小40場選戰(這次當總統是第41場)。當然也遭到不測,六年前參選時,被人用文具刀割傷臉部,送醫后縫了17針。

這次黨內初選時,有四人出來跟她競爭,包括前青瓦台秘書室長任太熙、國會議員金台鎬、前仁川市長安商守、京畿道知事金文洙。但朴槿惠打敗所有對手,高票當選總統候選人。其實在2007年她已拼搏過一次,最后以些微差距輸給后來做了總統的李明博。打破朴槿惠“政壇不敗女王”紀錄的只有那一次失敗。從45歲開始從政,到60歲當上總統,前后才15年。

朴槿惠當選總統后,南韓的外交內政都可能發生較大變化。在內政上,作為保守派,朴槿惠強調市場經濟(而不是更多國家干預),提出經濟民主化三大原則:一是照顧中小企業等經濟弱勢群體。她把弱勢群體定義為中小企業,而不是美國奧巴馬這樣定為領取福利者(很多是貪占別人勞動成果的懶漢);二是改善給經濟帶來負擔、不能惠及國民的政策。其實就是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走向充分的市場經濟;三是盡可能發揮大企業的優勢,但同時遏制大企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朴槿惠的這三條經濟政策,都是走向小政府、大社會的資本主義方向。

在對外政策上,尤其是對北韓政策,朴槿惠強調通過經濟合作,促使南北韓統一,也就是通過經濟手段打開北韓大門。雖然朴槿惠在這個問題上調子比較溫和,但她是一生堅定反共的朴正熙的女兒,她對北韓的共產邪惡有相當清楚的認知。而且當年她曾到北韓見過金正日,對北韓是怎麼回事,相當清楚。所以她在提出跟北韓經濟合作、緩和關系的同時,更強調要努力遏止北韓發展核武。

在朴槿惠當選總統兩天前,日本也變天,同樣是保守派的安倍晉三當選日本首相。安倍跟朴槿惠不僅都信奉保守主義理念,而且對北韓發展核武問題上,立場一致。雖然安倍的強大日本(包括提升自衛隊為國防軍)等政策會導致韓國敏感和反對,但同為保守派的朴槿惠當選,可能會使南韓的反應和對策更加靈活務實,而不會像左翼那樣煽風點火、制造反日情緒,造成韓日對立。

南韓出現女總統,還有一個潛在意義,對改變大男人主義文化具有意義。南韓有很多名牌產品打向了世界,是亞洲第四大經濟體,但在兩性平權上,南韓卻在135國評比中排108名(與伊斯蘭國家差不多)。在女人要順從丈夫的文化背景下,南韓國會女議員只有15%;1500大民間企業女性經理只占12%;女性工資比男性低近40%。朴槿惠的當選,明顯提升女性地位,並可能推動南韓兩性平權運動。

朴槿惠是一位相當有哲學理念的女性政治家,這從她最近講話和之前的著書立說就可以看出:第一,她在為父親執政時的不當作為致歉時強調一個重要的價值:絕不可為了追求結果而不擇手段。並把這稱為“顛撲不破的民主理念”。另一段話是她寫的自傳《我是朴槿惠》中關于權力的論述:

“權力是把刀,當權力越大時,這把刀也越鋒利,輕輕一動就會傷及他人。因此權力使人懼怕,但真正需要懼怕權勢的人反而是手持那把刀的人,若不是有著深度哲學及修養,任何人都會無法正確地運用那強大的權力,倘若任意揮霍那把利刀,到頭來累積的恨意、憤怒與報仇,將會反過來使其窒息。”

亞洲的領導人中(男女都算上),像朴槿惠這樣把“手段”和“權力”論述得這麼清楚的,實在不多見。孫中山認為“知難行易”。如果是這樣的話,難的過去了,就看“容易的部分”這位南韓首位女總統怎麼做了,讓我們拭目以待。(caochangqing.com)

2012年12月19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2-12-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