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反美示威的文化沖突——中美兩國文化與價值觀的差異

曹長青

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後,中美兩國政府、媒體和民眾的反應都截然不同。這種不同實際上反映的是兩種文化、兩種價值的沖突,具體表現在這樣六個方面﹕

第一,有意和誤炸﹕

中國媒體和相當多的民眾在事發後一面倒認定北約是有意炸中國領館,目的是測試中國的反應,為將來「干預中國內政」確定方式。

但在美國,盡管獨立的媒體向來批評政府,媒體之間也經常在很多問題上看法不一,但這次卻都接受北約的「誤炸」解釋。為什麼美國人都相信北約的說辭?實際上不是相信北約,而是對自己的國家制度的確信。因為以美國民主政治的體制,如果是有意向中國駐外使館發射飛彈,等於是向中國宣戰。而向一個國家宣戰,不僅軍方不能決定,連總統也沒有這個權力。美國憲法規定國會是最高權力機構,向外宣戰,必須經國會批准;就連是否向科索沃派遣地面部隊,也要經過國會票決。

如果是下面軍人擅自行動,不僅有軍法懲處,還有無處不在的新聞記者的監督。這麼大的事件不可能躲過媒體。美軍在越戰時,《紐約時報》就把獲得的軍方文件登在了報紙上。五角大樓到法庭狀告《紐約時報》洩密,最後敗訴,因為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就是保護新聞和言論自由。

在美國這種文化背景的民主國家,有意攻擊平民是難以想像的。任何一個對美國社會有點基本常識的人,從這個社會的法律規定、文學作品、影視娛樂、道德取向和文明價值中,都絕不會得出美國有意攻擊平民的結論。美軍士兵在越戰時誤殺了平民後那種痛苦和良心譴責,是被中國共產文化喂養出的人所無法理解的。

●人權的價值絕對高於主權

第二,主權和人權﹕

這次中國反美示威實際上是民眾一直蘊藏的對北約轟炸南斯拉夫的不滿和憤怒的發洩。因為他們從中國官方媒體上得到的信息全都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推行霸權主義,踐踏別國的主權。而在西方,多數人都認為北約的行動是捍衛人權,制止種族清洗。

科索沃危機確實是一個兩面鏡子,從這面看,南斯拉夫作為一個獨立國家,被沒有經過聯合國授權的世界上最有實力的軍事集團轟炸,主權被侵犯,內政被干預。從另一面看,南斯拉夫政府對科索沃人進行種族清洗,觸犯了人類文明的最敏感神經,因為種族清洗是最不可容忍的邪惡。距離二戰時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清洗才五十年,那些「清洗」的受害者還活著的今天,人類又發生這樣的慘劇,而且就在北約主要國家所在地歐洲的心臟,這更使西方社會無法無動於衷,必須出兵制止。

主權和人權的矛盾,實際上反應了東西方價值的沖突。東方國家,尤其亞洲一些國家,總是強調國情、主權,內政等概念,而拒絕和排斥人權價值。而在西方,尤其是英美國家,卻把人權看成立國之本。體現主權的國家形式,只有在保護個人自由和權利時,才有存在的理由。也就是說,國家以及相應的主權,是為了人而建立;而不是要人犧牲自己的權利為了國家存在。人生下來就有天賦人權,即「自然權利」。人們後來所以同意放棄一部份這種權利而建立(相當程度上限制自己權利的)國家,是因為沒有國家形式的管理,有些人的自然權利被他人侵犯。因此從國家形式出現時起,它就是以保護人的自然權利而設置的,而不是以管制和限制人們的權利為目的的。從這個意義上說,人權價值是絕對的,是永遠高於國家主權的。

美國的憲法,相當典型地體現了這種保護個人權利、限制國家權力的思想。例如,美國出現過很多槍殺惡性事件,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可以自由購買槍枝。很多人奇怪,為什麼美國不像中國等國家那樣乾脆禁槍?美國政府做不到,因為憲法有「人民有武裝自己的權利」的條款。這個權利保障著,一旦白宮的主人變成毛澤東和斯大林,人們有武裝反抗、推翻專制的能力(擁有武器)。據統計,二億六千萬人口的美國現在個人擁有槍枝近三億枝。這是對美國任何想做毛澤東、斯大林專制夢的領導者的最大制約。

●是非、正義高於國界、種族

第三,種族和是非﹕

對美國支持以色列,有些人批評說是由於美國政界和媒體有很多猶太人,是宗教和種族認同導致的。但這次美國為首的北約干預科索沃,明顯是支持和幫助穆斯林信徒。百分九十的科索沃人是阿爾巴尼亞族人,他們信仰穆斯林教。而鎮壓他們的塞爾維亞人,主要信奉東正教(基督教中的一種)。以白人和基督教為主體的美國人,在種族和宗教上和塞爾維亞人更接近。但美國沒有從種族、宗教出發,而是從道義、是非出發,幫助阿族人,轟炸塞爾維亞軍隊。以種族和宗教劃線的美國宿敵伊朗則說「這次美國做對了」。

但在北約誤炸中國領館事件上,不僅中國大陸的媒體,連香港的報紙,美國的華文報章,以及一些民運團體和個人,幾乎都是一面倒譴責美國和北約是霸權主義,支持大陸民眾的示威抗議。

所以產生這種現象,根本原因是中國人太容易從種族出發考慮問題,視民族認同高於正義和是非。實質上這還是當年義和團的心態﹕凡是中國的就是好的,就要維護;凡是外國的,尤其是西方的,就要排斥。這也是喬治.奧維爾在《動物農場》中所描述的,那些實行了共產主義、反對人類的豬們,主要口號就是「兩條腿是壞的,四條腿是好的」,用這種人(兩條腿)和動物(四條腿)的族群認同,掩蓋是非;用這種「我們、他們」的分界,模糊人道和專制。而一切專制政權都是建立在這種愚蠢的「民族主義」之上的。

第四,生命的價值﹕

中國政府和媒體這次出乎尋常地強調三個中國人在領館被炸中喪生。如果中國政府和媒體看重生命的價值,為什麼不看重在中共建政五十年中因迫害、饑餓、槍殺致死的可能多達八千萬中國人的生命?中國政府聲嘶力竭地要求北約調查炸死三個中國人的事件,並要求迅速公佈調查結果,但這個政府調查過那些它「有意」製造的大規模的中國人死亡嗎﹕五一年「鎮反」有幾百萬人遇害;六一年人為大饑荒,五千萬被餓死;文革一億人遭株連迫害;六四有上千人被屠殺。中國政府和媒體不僅不對這些重大事件進行調查,連六四到底有多少人死亡,至今十年了都不公佈。這樣的政府,這樣的媒體,還有什麼資格談生命的價值?

第五,向誰抗議﹕

這次中國政府和媒體煽動慫恿民眾向美國駐中國的領館抗議,示威者還砸毀領館玻璃,焚燒美國國旗。但在美國,如果發生這樣的事,美國人的思維卻不同,不要說美國難有全國性的示威抗議,如果有,人們也不會去外國領館示威,而會去抗議自己的政府,或是抗議自己的政府無能,或是要求政府採取必要的措施,因為只有政府才有力量對付其他政府;而絕不會像伊朗那樣佔領人家使館,把外交人員扣為人質;更不會像中國那樣,文革時把別國的外交機構放火燒了。

●用愛、理解和寬容化解仇恨

第六,仇恨和血債﹕

這次中國反美示威中,很多標語是「血債要用血來還」,「 以血還血」以及「報仇」等血淋淋的詞句;還有美國記者和留學生被示威者毆打。這種充滿了仇恨的語言,這種因為一件事就排斥整個種族的行為,是信奉愛和寬容的美國人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的。

美國人也不會把別的國家的部份人的行為看成是整個國家行為,更不會由此仇恨、排斥那個國家的全部人民。美國人不僅不會慫恿仇恨,而是推崇用理解、寬容和愛化解仇恨。例如,1993年,美國一名19歲的女學生,主動去南非幫助那裡的黑人結束種族歧視,結果當地一群黑人看到她是白人,竟把她活活打死了。美國媒體報導了這個消息後,美國人沒有遊行,沒有示威,更沒有把它看成是南非全部黑人的行為。

南非大選曼德拉當選總統,結束了種族歧視制度後,那幾個打死這名女學生的黑人被抓獲判刑。後來那名女學生的父母親自去了南非,向法院提出釋放那幾個殺害了他們唯一女兒的黑人,認為那是種族歧視制度造成的種族仇恨。

另一個例子是在1994年,一對美國夫婦帶著七歲的兒子去意大利旅遊,結果夜間在高速公路開車時遇劫,他們一家開車逃走時,追擊的暴徒把孩子射殺了。這對失去了愛子的美國夫婦悲痛欲絕,但他們沒有譴責意大利政府,更沒有怪罪全體意大利人,反而把孩子的心、肝、腎臟,以及兩個眼球和胰腺等器官捐給了意大利醫院裡需要的患者。這件事感動了整個意大利。

和中國人有關的例子是幾年前的盧剛殺人事件。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大陸留學生盧剛,因嫉妒等原因,槍殺了一名中國留學生,同時還射殺了他的教授,以及校長辦公室女秘書等多人。美國人沒有因此怪罪全體中國留學生,更沒有因此對中國留學生另眼看待,或採取排斥的態度。

那名和盧剛沒有任何關係,無辜喪生的女秘書,沒有結婚,沒有子女,只有一個姐姐。她的姐姐在追悼會上沒有說一句譴責盧剛的話,反而給盧剛的家人捐獻了幾百美元,幫助處理後事。

美國人做這些事,沒有像中國那種「學習雷鋒」的政治原因,完全是一種自發的行為,它是一種文化的結果,一種文明的力量。

美國學者亨廷頓曾提出,冷戰結束後,世界的沖突將更多體現為文化的沖突。很多中國學者很不喜歡亨廷頓的這種提法,因為它意味著文化有高低、優劣、先進和落後之分。如果說文化的核心是價值取向的話,當然就有高低之分,否則非洲現在還在進行的割女性陰蒂的文化、中國曾把女人的腳裹了兩千年的文化,穆斯林國家至今仍禁止女性在公開場合露臉的文化,都是可以容忍的了。只要有不同文化,就有不同的價值取向,就有優劣、高低之分。這次中國大陸的反美示威,再次證明了這種文明的沖突。

(載香港《開放》月刊1999年5月號)

1999-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