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查韋斯到奧巴馬的連任

曹長青



奧巴馬連任成gong,令人想到一個月前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連任成gong,兩者有太多相似之處。

查韋斯統治下的委內瑞拉,是美洲經濟最糟的國家之一,失業率居高不降,貧困和暴力犯罪率直線上升。據國際貨幣基金(IMF)對全球110個國家做的綜合風險評估,委內瑞拉(2009年)排在第105位。外界普遍認為,如查韋斯連任,委內瑞拉的經濟將更加惡化。且不說其外交政策是支持古巴伊朗、反美反西方。

但查韋斯卻連任成gong,而且贏了對手10個百分點(雖然比他上屆大選贏26%減少一半多)。查韋斯的成gong,跟這次奧巴馬的連任,都是打窮人牌,強調保護窮人利益,煽動貧富對立、階級對立,以贏得多數窮人的選票。

查韋斯推行經濟國營化(包括把石油公司等國有),全民醫療保險,對富人高稅收,擴大扶貧項目等等。這種社會主義政策,跟共產古巴、北韓,以及毛時代的中國,大同小異,都是用國家壟斷(經濟和人們的生活)來均貧富,煽動和滿足一般不明事理和缺乏理性思考能力的民眾對富有者的嫉妒和均財富心理。

例如查韋斯建了很多廉價房子,分給窮人。國家巨額補貼石油,不按市場規律,把委內瑞拉的汽油價硬拉低到一加侖只相當16美分(美國目前是將近四美元)。結果就像那些被洗腦的北朝鮮人雖然自己餓肚子卻以平壤有豪華的地鐵而自豪一樣,委內瑞拉人驕傲,不管怎麼窮,他們的汽油卻比美國便宜幾十倍。

和查韋斯類似,奧巴馬也是對社會主義理念著迷,他的自傳《來自父親的夢想》就講述他父親的社會主義夢想,他繼承了那種夢想,要在美國實現那種夢想。所以他也跟查韋斯一樣,打貧富牌,煽動窮人對抗富人,強調社會差別和貧富不均。在整個選戰中,突出攻擊羅姆尼代表富人,羅姆尼的經商業績成為奧巴馬重點攻擊的對像。連親北京的香港媒體都評論說,奧巴馬在搞階級鬥爭,煽動貧富對立。

也像查韋斯那樣,奧巴馬把自己扮演成窮人的代表、底層利益的保護者。他和左派媒體啦啦隊成gong地宣傳了“政府能改變經濟、政府能提高就業率、政府能提供健康保險、政府能提高福利、政府能保證養老金”等等一系列“褓姆國家”的“好處”。

但事實是,奧巴馬執政四年,美國經濟根本沒有走出困境,其靠擴大政府來解決問題的社會主義政策毫無效果:失業人口2300萬,領食品劵4700萬,國債15萬億,失業率連續44個月在8%左右。但即使這樣,所謂窮人(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族裔和少不更事的年輕人、以及多數女性(我在選前的“無知少女支持奧巴馬”中曾詳細論述),仍是迷戀奧巴馬給他們當褓姆。

羅姆尼曾說,美國有47%的人不交稅。這個群體中多數會支持奧巴馬;知識分子歷來多是左傾(共產主義和納粹運動,主要是知識分子煽動起來的);青年人很多狂熱而缺乏頭腦;少數族裔更是左翼民主黨票倉。在美國人口中,黑人占12.3%,西裔15.8%,亞裔5%。三個族裔占美國人口三分之一,其中支持奧巴馬的都超過70%,黑人最高,達95%。再加上女性多支持奧巴馬(選前民調奧巴馬在女性票中領先7個百分點)。這樣算下來,雖然白人男性絕大多數(70%以上)支持羅姆尼,也難以扳回。

奧巴馬和查韋斯的成gong連任,除了都大打貧富牌、煽動階級對立,贏得了多數窮人票之外,還有一個共同的原因,他們兩個都是當代政治歷史中並不多見的能言善道、講話有感染力、很能煽動民眾情緒的領袖。他們那種講話的“Charisma”(個人魅力),很容易蠱惑和俘獲人心。

相比之下,跟查韋斯競爭的委內瑞拉保守派總統候選人卡普里萊斯跟美國的羅姆尼很相像,也是一位成gong的商人,而且文質彬彬,強調講道理,理性,常識,結果在對方那種咄咄逼人、抑揚頓挫的煽動性口才面前,就顯得不夠強勢。我們無法看到委內瑞拉的總統電視辯論,但從美國的后兩場總統候選人的電視辯論中,人們可看出奧巴馬的咄咄逼人,不斷地以強烈炮火攻擊對方。而羅姆尼則謙謙君子,強調選總統不能只靠“攻擊對方”,而要靠自己的實力。但很多民眾根本不看他那些經商成就的實力,只看到電視上奧巴馬的抑揚頓挫,似有強勢的領袖魄力。查韋斯也是在這一點上占了很大優勢。他的強勢個人風格,贏得很多普通人的叫好,認為這是能力和勇氣。

當然,羅姆尼的敗選,他自己負有相當的責任。跟委內瑞拉的在野黨總統候選人一樣,他也是想走“中間道路”。除了在策略上想爭取“中間選民”之外,在個人氣質和理念上,他們本人就是所謂的“溫和派”,對本黨的根本性原則理念要麼認知不夠清晰,要麼立場不夠堅定,要麼為了選舉而搖摆和妥協。但歷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證明:為贏得選舉而妥協理念,其結果就是輸!

要走所謂“中間道路”,他們就無法理直氣壯地強調和宣揚自己的保守派理念。例如羅姆尼就不敢堅持對所有人都要減稅,而是強調對富人的稅率不降低;不敢指出全民健保的災難,而是辯解我的政策不比奧巴馬保的少;不敢在外交政策上強勢展示美國的力量,包括對中國等專制國家的惡劣人權也不批評,而是讓人感覺到他和奧巴馬沒有什麼差別。沒差別換總統幹什麼?

即使不談走中間道路的方向錯誤,僅僅從技術上來說,也是注定要失敗的。因為“中間”就是要妥協,妥協就把自己處于防守地位,而不能采取進攻策略。但政治選舉就像任何雙方對擂的比賽,無論是籃球、足球還是乒乓球,只要不進攻,就只能輸多贏少。處于防守狀態,就是被動挨打,最后一定是防不勝防,以失敗告終。羅姆尼在第一場總統電視辯論時強勢進攻,結果大勝奧巴馬,隨后聲望大增。但在后兩場辯論中,奧巴馬猛烈進攻,羅姆尼則好像根本沒有了發動進攻的槍彈。居然在外交政策這種奧巴馬站絕對弱勢(駐利比亞大使館被攻擊事件、對以色列問題等等)的項目上,反而輸給了奧巴馬。這是不可承受,也是對共和黨人來說不可容忍的錯誤。

所謂中間選民,就是對兩黨的理念分歧根本就不清不楚的一類人。對這些人,即使你妥協了自己的理念,他們也弄不明白。所以,他們不是你靠妥協理念,放軟自己身段,故意表現出謙謙君子而能“爭取”來的,而恰恰是要靠強化理念,壯大自己陣營的聲勢來吸引他們。而羅姆尼和委內瑞拉保守派候選人,給人的感覺好像是對自己的政策不那麼理直氣壯,因此要安撫、討好那些“無、知、少、女”——消消氣吧,我一點都不極端,很中間的,賜我一票吧。

查韋斯連任后雖要執政到2019年(他改憲法的結果),但他是癌症患者,很多獨裁或威權國家,都會因強人的離去而政局大變。而且委內瑞拉畢竟是小國,在全球經濟和政治中都無足輕重。只是查韋斯總願高調作秀,才引起媒體聚光燈而已。但美國就不一樣了,雖然奧巴馬連任后任期只有四年,但美國是自由世界的旗手,全球經濟的火車頭(占世界經濟近四分之一)。在歐洲經濟惡化,福利社會主義全面失敗之際,美國再在奧巴馬領導下,更走向社會主義,走向歐洲化、希腊化,不僅是美國的災難,也是歐洲,包括致力經濟發展的中國的災難(中國持有美國大量國債,更相當依賴美國的市場)。

奧巴馬在當選感言中說,第二天將是美國“最美好的明天”。但事實很可能正相反,他的連任是美國更大災難的開始,其陰影將覆盖歐洲,中國……更不要說那些依賴經濟全球化的弱小國家。

但任何事情都是物極必反,如果奧巴馬一意孤行繼續推行社會主義,那麼四年之后,必將面臨他自己和所屬左翼民主黨的滑鐵盧。

——寫于2012年11月7日(美國大選次日)

2012-11-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