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異議人士不支持奧巴馬連任

張凱臣

煩請羅姆尼先生轉致奧巴馬總統的信

給奧巴馬總統的信為什麼要請羅姆尼先生轉,主要是因為無論是誰上台下台,看一看均會受益。兩年前,我發表了《與奧巴馬總統談心》相當于給奧巴馬總統的公開信,現在想來,有兩個遺憾:一是若總統看到了它,但總統的作為與其主要觀點相悖,從而面臨了連任的危機。另一個若總統沒看到它,說明總統吸納外界有益言論的渠道不暢,措施不得力,故請羅姆尼先生轉就是為了避免這后一個遺憾。

記得我在《與奧巴馬總統談心》中首創了英美兄弟戰略關系的概念,並指出了它的重大意義。我也見到過總統樂道這種關系的密切。但我覺得總統做得並不好,這個不好已給美利堅合眾國造成重大傷害。英國在一個重要時刻贈予美國丘吉爾首相的塑像,這是一個富有政治與理想情懷的有益舉動。美國應像接納法國人民贈予美國人民的自由女神像那樣,歡喜而感激地接受這一重要禮物,並將之放置重要位置予以展示及世代相傳。主要道理就是,英美關系對于英美都太重要了,對于世界也是重要的。我們沒有任何權力做出傷害英國人民的事。丘吉爾先生是英國人民的傑出代表,也是世界上不多見的重量級的,有眼光、有才華、有膽略的政治家。對此斷然不接受並憤然退回去,這應是美國總統所為嗎?此舉簡直難以令人置信!這是在愛護無比珍貴的英美兄弟戰略關系還是在蔑視它、毀壞它?這絕不是一個小的失誤,這是一個重大外教場合的重大外交失誤,有損英美兩國人民的共同顏面。用中國的一句話說,這是在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做出此事,簡直有失作為美國總統的一般水准。

如今敘利亞人民遭受獨裁者怎樣殘暴無恥地鎮壓與滅絕,世人有目共睹,而且一直在持續,至今還看不出有快速的轉機。為什麼敘利亞獨裁者敢于如此殘暴,如此膽大妄為,如此頑固堅持;敘利亞人民的際遇如此悲慘,如此孤立無助?主要是缺少強有力的聲音與行動。這個聲音與行動來自哪裡?百年的歷史證明:它只能來自美國,來自英美戰略聯盟,來自英、美、法、德、加、澳……,來自當任的美國總統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總統而非政客總統。這絕不是敘利亞一國人民之事,是關乎美國百年來的立國理念與處事根本,關乎人類世界的公平與正義。百年的歷史證明: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只要有美國的強大聲音與行動,世界就有公平與正義。正是美國總統在重大歷史時刻,發出聲音,做出行動,才使美利堅合眾國贏得世界民主國家當之無kui的領袖地位,才使世上無數的人們尊敬美國,敬仰美國,向往美國,贊美美國。換上任何一位總統,都不會漠然放棄這個維護世界公平與正義的契機,從而展示美國人民真誠強大的“救世情懷”。正是美國人民為了向世界人民展示與抒援這種情懷,才使得美國得以與眾不同,才使得美國人民得以獨一無二。誠然,美國在這種贏得中也付出了代價,但歷史證明,這種付出值得,它對于世界來講無比珍貴,對于美國來說所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得多。是誰把這一機會丟失了,把美國人民的這一情懷遺棄了?

其實,敘利亞的事情不只是阿薩德的猖狂,明摆著它的身后,堅定地站著復活了的“彼得大帝二世”和“胡溫腥政”。這在本質上是沒落垂死的共產主義鐵幕寡頭,在慫恿專制與恐怖主義的小獨裁者在台前做最后的掙扎。如果是真正的政治家總統,會直面這種挑戰,會及時有力地抓住這一契機,亮出利劍力展美利堅合眾國之國威以維護美國的強大尊嚴與世界的現實公平。歷史的軌跡這樣展示:美國越打擊獨裁政權對人民的殘暴壓迫,美國就越安全,越強大;美國越積極幫助更多國家成為民主國家,美國就越繁榮越安全。

但奧巴馬總統不是不能做這樣的事情,而是不想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奧巴馬總統的理念與美國的立國之本與處事原則有所不同。奧巴馬總統為了連任,在重大的國際場合,通過俄現任總統向還未上任的“彼得大帝二世”要“空間”,並许諾給予美利堅合眾國的國家利益作為交換。麥克風的出賣是違背奧巴馬總統的意願與預見的,但這一舉動是血淋淋的、赤裸裸的,簡直是在乞求與出賣。我簡直不能理解美利堅合眾國這個世界上相對最先進的民主憲政政治制度,對此竟無有力的對策與決斷,致使奧巴馬總統沒有被彈劾下台且還在賣力地爭取連任?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的總統在私下秘密地向著老牌的共產主義獨裁國家的獨裁者搖尾乞憐,竟是讓對方放自己一馬,好使自己獲得連任。這樣的總統不做也罷,這樣的總統不選才對。

網上講,中共專制寡頭集團還通過上海某公司攫取巨量的中國人民的民脂民膏,送奧巴馬總統助其的得以連任,望此事能得以澄清與調查。中共調動海內外一切它所控制的媒體,調動華人團體,指使華人選民,甚至包括華人議員站在奧巴馬總統一邊,為總統得以連任制造輿論氛圍,表達實際支持,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中共喜歡奧巴馬總統什麼呢?主要是喜歡總統先生拿中共沒有根本的辦法。任中共對中國人民的專制暴政日益加深,任中共用卑鄙齷齪的手段離間歐洲,離間歐美,使歐洲的聲音漸弱,使世人在最需要有北約出現的時候而找不見了北約的蹤影,使中共利用美國的軟弱,人為地操縱彙率,向美國、向世界傾銷世界血汗工廠大本營的低廉品,使得美國的高精尖產品在一定時期內匱乏無蹤,卻總是進行著虛假的人權對話與空談,被中共長期戲耍卻對中共毫無有力的辦法。不顧美國的立世原則而無原則地與東方專制大國建立戰略伙伴關系並給予專治大國暴政頭子以“國宴”的待遇。喜歡為了連任而求得中共的配合而有失原則地處理“王立軍事件”與“陳光誠事件”。

美國一直是極權暴政國家的強大天敵。當以美國總統為首的美國政府,試圖與極權暴政稱兄道弟,做好朋友時,美國與世界必然一起沉淪與墮落,必然致使美國人民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丟分,必然致使中國人民及其他國家人民對美國失望與不滿。美國此舉,不僅放任暴政獨裁在本國得以橫行,其實也在培養自己的對立面,培養潛在與現實的敵人。這個敵人會在專制暴政集團的洗腦下,狂妄而凶狠地殺向“美國鬼子”。但只要美國人民在政治家總統的率領下,揭露暴政政權,瓦解暴政政權,打擊暴政政權,消滅暴政政權,這個潛在與現實的敵人就提前被消滅了。“美國大兵”就不會不得不去付出鮮血與生命,這就是美國政治家總統必然明白和實施的政治真理與政治作為。

奧巴馬總統執政實踐顯示總統先生與共產主義集權政權打交道的理念是錯誤的,是抱有幻想和認知不清的,是事與願違與損失慘重的。

總統執政四年,美國經濟持續下滑,许多美國人沉浸在“兜裡沒現金,卡中無存款”的新窘困之中。使得非但外國人無法像以往那樣成就“美國夢”,就是作為美國人的“美國夢”的理想也在不斷破滅著。

問題出在哪?不出在時間上,而出在理念上。如理念相反,時間給得越多,災難就會越重。美國若在這樣的理念下再持續四年,美國及世界人民必將落置偉大的里根總統所警示的“萬劫不復”之地。

美國強盛的根本是以消滅法西斯主義,消滅共產主義,消滅恐怖主義為前提的。是要發展自由競爭的憲政的資本主義,而不是與共產主義妥協的,對自由競爭壓抑的大政府主義和殺富濟貧的社會主義的假公平主義。因為共產集權是一切恐怖政權的總后台與策源地。大政府與小社會,只能使無產者更無產,使知識分子更無知,使少年更癲狂,使女人更不理智。也就是說,“無知少女”會傷害一個不適宜做美國總統的人,這樣的美國總統也必然給他們帶來更加悲慘的結局。

里根總統年輕時任電影協會的工會負責人時,就有同共產主義迫害做堅定有力鬥爭的深刻經歷;而奧巴馬總統更為年輕時是同反美國的,傾向共產主義“烏托邦”與馬克思主義的人物極其親密並樂于接受其教誨的。這是性質完全對立的兩回事,是極其危險的和不能容忍的。不智與衝動地選奧巴馬總統做一任,就已經給美國與世界造成了無法抹去的重大傷害,為什麼還要讓這種傷害得以延續?要美國,還是要奧巴馬?要強大的美國、公平的世界,還是要迷失的美國、沉淪的世界?這是需包括總統本人在內的所有美國人迫切回答的問題。

我看報道,說奧巴馬總統若不能連任,就去大學當教授去教誨年輕學子。我說且慢,總統先生,您去教這些學子什麼東東?是有關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與原教旨主義的東西嗎?請您還是慎重考慮一下您的這一選項,應該先自己閉門清理一下才好。我來美國后一直喜歡講的話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是危害中華過去、現在及將來的萬惡之源。在這裡我要說: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集權專制主義是危害世界(首先包括美國)的萬惡之源。不是奧巴馬總統的勤奮耽誤了美國,迷失了美國,而是由于總統的執政理念所致。因為方向相悖,道路必然相反,只會越走越遠,越走越慘。Stop,畏途!

奧巴馬總統不是沒有遇到“搭舞台,演大戲”的良機,而是被總統放棄了。清除北韓邪惡政權,使南北得以統一不是機會?積極主導中東茉莉花革命,使中東民主國家發展連片不是機會?利用德國舉辦世界性紀念柏林牆倒塌,兩德統一的良機,高調展示美國的光彩形像,強化美歐同盟強化北約,不是機會?下大力氣不使“彼得大帝二世”順利上台,致使“胡溫腥政”得不到美國政府的贊揚與輸血,盡早崩潰,使東方最大的集權專制國邁入民主憲政,不是機會?出重拳保護自己國家的企業“谷歌”,不被中共凌辱,切實摧毀中共的“防火牆”,而不是像希拉裡女士那樣只是空泛的講而不見實效,致使億萬中國人得以了解與認識真正的美國,真正的中共,這不是機會?

這都不是關鍵,我認為,關鍵是總統先生對真正的美國精神與價值的認知與實施判斷有誤。價值取向相反,機會就將變成地獄。

前總統克林頓先生在聲嘶力竭地,非常賣力地幫助現任總統競選,我認為這不是什麼好事,對克林頓先生本人、對總統、對美國人民都不是好事。克林頓總統執政並得以連任時流行一句話:“笨蛋,重要的是經濟”。今天我要做一個顛覆性的改變:“笨蛋,重要的是政治”。因為政治關乎一國總統所有的執政行為,關乎一個國家的根本發展方向與前進道路。關乎國家經濟能否在正確的方向與道路上得以提升。正因為克林頓總統那時貿然給了中共專制集團而絕不是給中國人民,好的最惠的經濟待遇,才使得中共政權得以強暴全體中國人民,得以向美國,向世界傾銷“血汗經濟與強盜產品”,才禍及美國、歐洲及全世界。好像當時美國人民那時在這種政策影響下得到了實惠,可現在受到了十分強烈的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負面報復與掠奪。

我願對總統這樣講:美國什麼時候背棄了“里根主義”而奉行“基辛格主義”,那麼美國與世界必然遭受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極大傷害。“里根主義”是美國之萃,而非一黨之產。“基辛格主義”是貪小利而失國體的反西方親專制的“美奸主義”。基辛格先生是毛的座上賓,是鄧、江、胡的親密客,是否還是總統先生及希拉裡女士的好顧問呢?

最后,我衷心表示:為了美利堅和眾國人民的生活幸福與國家尊嚴,為了人類世界的正義與進步,希望奧巴馬總統不能得以連任。

張凱臣

2012年11月5日

(作者張凱臣原為中共官員,后逃亡美國,致力揭露和批判中共)

2012-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