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新唐人電視:曹長青等華人談如何看美國大選

轉載:【熱點互動】節目

華人如何看美國大選:兩黨候選人奧巴馬和羅姆尼爭奪越發白熱化。

“焦點互動”節目主持人(紀嵐):觀眾朋友,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美國總統大選的電視四場辯論已經于週一結束,奧巴馬和羅姆尼兩人的選情仍舊是十分膠著,在搖摆州兩人局勢仍舊還不明朗,究竟誰將入主白宮,自然成為每個人關心的話題。

而作為華人來講,究竟如何看待這場大選?那麼兩黨的政綱中,究竟有哪些更符合華人的傳統和價值?究竟在總統為何都要打中國牌?對比激烈的美國大選,還有權鬥激烈的中共的十八大,又有什麼樣的異同?圍繞著這一系列的相關話題,我們今天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

今天我們邀請兩位嘉賓,一位是時政評論家曹長青先生;另外一位是在線上的南卡羅萊納大學的謝田教授。二位好。

今天談的話題主要是從華人的視角,因為我們知道美國大選辯論現在已經結束,可以說在競選過程中,也是如火如荼,我們新唐人電視台已經全程直擊了四次大選的辯論的同聲翻譯,那麼在最后一場的時候,我們也為您做了現場的即時的點評,我想觀眾朋友也接到了很多關于這方面的信息,來自新唐人大選觀察中心。

我們從另外一個視角來看,就是從華人的這個角度來看,究竟是怎麼看?首先一個問題是究竟兩黨在爭什麼?就是說他們之間在做什麼事情?

曹長青:我們看今年這個大選,我來到美國二十多年,觀察了差不多五屆大選,那今年大選跟以前的四屆有些不同。第一,外交不是主要分歧,我們看第三場,總統候選人和總統兩個人辯論,外交政策上差別不大。第二,在社會問題上這次比較少談,槍枝管制、墮胎、安樂死等等常規的一些問題,沒有很多的辯論;主要在經濟問題,尤其我們看前兩場辯論,主要是圍繞經濟問題。經濟問題上這兩個黨歷來是觀念上相當大的不同,理念不同。

我們看看民主黨,以奧巴馬總統為代表的民主黨,歷來強調的就是,經濟上我們要實現社會平等,平等才是符合正義,那怎麼才是平等呢?必須分財富,要財富平等,必須要能夠均貧富,不能讓富人掙那麼多,華爾街那些大亨們掙那麼多,我們老百姓掃地的和一些工人掙那麼少,差別太大,我們要降低差別,平等。那要平等怎麼辦?那就是說我們要增加稅收,富人多掏錢分給窮人,實現社會平等。

這個理念就跟共和黨完全不同了,共和黨認為不可以這樣,共和黨說我們也主張正義,但正義的基礎不是平等,正義的基礎是自由,是權利。資本家獲得的金錢財富,是不是搶劫來的?是不是像中國的高官和那些官商勾結搶來的?不是的話,在美國法治的國家,人人憑勤勞致富的國家,包括羅姆尼,他原來的公司有6百億美元資產,有60萬員工。今天找不出羅姆尼有任何違法的行為,那今天他創造這個財富,憑什麼就是罪過?憑什麼把他的錢搶劫過來,分給其他的人?其他人要不要勤奮致富?所以認為每個人都有發財致富的這個權利,這個權利不可以剝奪。

比如說我們說今天在紐約坐地鐵,好,政府規定每個坐地鐵的人必須交出5塊錢給窮人,合不合理?不合理,你搶劫我的錢,這是我辛辛苦苦賺來的。不可以「均」這個錢,說為了窮人可以得到平等,但是對坐地鐵的人來說,我的權利更重要,我要捐,我慈善,我自己捐,憑什麼政府來強行的,這個強行捐的善意,是剝奪了這個權利,是個偽善。所以這邊共和黨強調的就是,要強調權利,有權利才有正義,沒有權利沒有正義,所以不應該政府來均貧富,應該鼓勵每個人對自己負責,每個人對自己負責了,才有一個強大的社會,強大社會建立在強大的個人上。

所以兩黨的經濟上的根本不同是,一邊強調平等,均貧富;一邊強調權利,個人自由。今天我們從共產國家的人出來,更清楚這一點,共產主義國家不論是共產蘇聯還是現在的共產中國,原來全是搞均貧富,毛澤東最著名的「打土豪,分田地」,憑什麼是土豪了?那富農、中農和所謂地主,好不容易賺了一點資產,你就給強行剝奪了。那今天民主黨的思路就在這思路上,不叫「打土豪,分田地」;高稅收、高福利、高預算,「三高」。

共和黨強調,我們要低稅收,讓老百姓手裡有錢,擴大消費,因為美國的消費占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67%啊,等于美國經濟2/3靠個人消費。第二個,你讓那些企業家有錢,他才能擴大再生產,擴大再生產,才能有招工,有招工才能有就業,有就業才能降低失業率。所以兩邊完全是不同的思路,不同的思路導致這兩個黨才有相當大的競爭。我們看兩場辯論,兩個人強調完全不同的價值,那哪一個價值能占上風,我們看11月6日晚上見分曉。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了經濟問題,是不是主要體現在稅收政策方面,還有福利政策方面?

曹長青:當然是了,今天稅收是很大一個問題。今天我們看看美國的稅收,美國的企業稅現在是全球第二高,第一高是日本,日本已經最近在調低,自民黨等等幾個黨的輪換,已經開始調低,實質上日本的企業所得稅已經低于美國了,美國是全球192個國家企業稅最高的,你企業稅這麼高,尤其中小企業,剛剛賺一點錢,都被政府拿去了,那它怎麼擴大再生產,沒有擴大再生產,怎麼有招工,沒有招工怎麼降低失業率?

像美國個人稅收一樣,美國個人稅收在羅斯福新政的時代,美國最高稅收達到多少?94%,也就是一個人賺10萬塊錢,9萬4被政府強行拿走了,那這個人他怎麼擴大再生產,中小企業怎麼發展,一步步減,尤其是在里根時代,就是打贏了冷戰的里根總統當任的時候,把美國最高稅收降低到28%,你要知道從90%多,到肯尼迪時代降到70%,再降到28%,降四十幾個百分點,那現在又升到了36%。

這個稅收觀念代表的不僅僅是一點點錢的問題,什麼一個方向,是不是要尊重每個人發財致富那個權利,是不是尊重他的私有財產,像美國的《獨立宣言》就寫上了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追求幸福權利的原意就是,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這在英國思想家洛克的著作中談到這個,傑佛遜把它原樣搬到了美國的《獨立宣言》,然后美國憲法又把這三條恢復到洛克的原話,生命權、自由權和財產權。

所以今天要說美國兩黨的競爭,表面是稅收,表面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根本是要不要回到我們美國建國先賢,美國建國之初的根本原則。尊重個人權利,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不僅是窮人的財產,中小企業的財產,包括百萬富翁的財產,憑自己勞動創造財產,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就是說每個人權利保證了,才會有個自由的社會,競爭的社會,最后每個強大的個人組成一個強大繁榮的美國。

主持人:好的,就經濟問題的話,我再問一下線上的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對經濟方面應該是很有研究,您對兩黨有關經濟方面的政策,有什麼看法和觀察。

謝田:首先就像剛才曹長青先生提到的,確實就是說我們這次選舉發現,很多美國民眾非常關心的問題,比方說墮胎也好,槍枝也好,憲法有關的問題也好,都變成第二位了,幾乎沒什麼提及,甚至移民的問題啊,或其它外交,也都不是很重要。你看剛剛最后一次總統辯論,雖然應該是講關于外交問題的,但實質上這兩個候選人都不約而同的,把話題轉到經濟方面,實質上變成一個經濟的爭論。經濟爭論當然我們也都知道,大的環境背景就是現在美國經濟,復甦已經是非常的微弱,失業率仍然在8%左右,高居不下。

實質上經濟問題是選民最關心的,也是兩個候選人最初來闡述自己主張來打動選民的關鍵牌。回到這個經濟問題的話,事實上我們知道,我很贊成曹先生的觀點,這種社會主義的思潮,或者共產主義的思潮,實際上在全世界都有,在很多國家都有,但實際上在中國過去的危害,我們當然大家都知道了,中國人深受其害。現在歐洲我們看到在希臘,實際上它也是實行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方法,政府大舉借債,高額的赤字,支出高額花費,高福利政策,導致希臘這個國家現在陷 入全國的破產,西歐、南歐其它幾個國家現在也面臨這樣一些問題。

就像羅姆尼在他的競選辯論中說,如果美國人民不改變現狀,如果繼續按照奧巴馬政府經濟政策走的話,美國可能會變成下一個希臘,我覺得他這個說得事實上是有道理的。那回到共和黨和民主黨經濟政策的區別,主要就是在于是大政府還是小政府,就說是大的政府來干預經濟,來操縱經濟,還是說讓人民,民間來自主發展經濟,實行美國自由企業制度。剛才曹先生也提到這點,就是你實際上實行這種辦法,用政府高稅收來干預經濟,可能會看到一些臨時的,短期的效果,但實際上長期是有害的。

還有一點,實際上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富人他這個錢財,當然我們知道在美國他很少是從繼承來的,也沒有什麼王室和貴族,都是自己創造,自己造出來的,這實際上富人這個資本如果受到打壓的話,他很容易就轉到其它國家,轉到其它地方。在法國現在已經出現這個事情,法國總統剛剛說要給富人徵稅,馬上法國富人的資本財富就轉移到其它國家去了,希臘也出現這個問題。所以實際上最后結果,就是說一旦資金大舉外逃的時候,以后這個國家的投資,基礎工業、基礎建設、商業都會受到影響。在中國也發生同樣的事情。

中國現在不光是中國老百姓在外逃,中國資金也在外逃,中國的勞力也在外逃,知識份子也在外逃,甚至連中國高幹也在外逃,這實際上也都是這種社會主義的經濟政策惡劣的影響。

主持人:好,謝謝謝田教授,我們先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聽聽他們對此是如何的看法。我們今天探討的話題是「華人如何看美國的大選?」我們想我們的觀眾既有北美本身的觀眾,那麼可能兩黨誰能勝選,最后他的政策對自身都是有深遠的影響;也有很多觀眾來自于中國大陸,那麼可能有另外的視角去審視,對哪些問題更為關心;那也有來自于海外其它國家的華人,怎麼看待美國的大選,歡迎您提供您的看法和建議。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的文先生,文先生您好。

大陸文先生:你好。華人如何看待美國的大選?我覺得在中國大陸民眾直接選總統,好像是一直也沒有過,幾千年都沒有過,應該民眾直接選總統的事情也快到了吧,有這樣一種感覺。民眾直接選總統的一個最明顯的,就是我要當總統,我就光明正大的去競選;在大陸呢,你要想當省長,當總統,你還不敢直說,直說就被人打壓,就只能在后面搞背后幕后操作,搞小動作,搞陰謀啊,搞謀略啊,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任何一個人如果他有政治訴求,你要當總統,你要當什麼州長、省長,你都能夠公開的去宣稱自己的想法,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文明進步。

主持人:好的,謝謝文先生。我們再來接加拿大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加拿大何先生:大家好。我認為羅姆尼在關鍵時刻犯了一個正確的錯誤,那就是他的47%的言論(有47%的美國人不繳稅),他講了實話,但不一定為美國下層民眾所接受;而奧巴馬為了拉選票,擴大了羅姆尼言論的負面作用,以證明自己的錯誤言論是正確的。這正是美國所面臨的方向性的重大問題。

希臘問題的實質,是躺在福利上享受的歐洲懶漢,吃垮了國家,奧巴馬的政策政把美國引入希臘之路,因此,羅姆尼也许不是美國下屆總統的最佳人選,但他起碼不會比奧巴馬更差,希望美國選民能夠冷靜的思考問題。羅姆尼的減稅政策,在于刺激美國經濟,只有經濟發展了才能增加稅收,擴大就業。這不是簡單的減一就少一的算術題,這有點類似中國的汪洋與薄熙來的「做蛋糕」與「分蛋糕」的話題。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再來接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你好。貴賓講的我非常贊成,我也是這個想法。共和黨是小政府、大人民;民主黨是大政府、小人民。所以一個小政府就是政府不要管太多,讓人民自由去發展,犯了法政府處理,不犯法隨便他怎麼發展。民主黨就跟貴賓講的一樣,像毛澤東一樣我什麼都要管,你的錢我要管,你什麼問題我都要管,管了半天,就等于西方有一句話:我們不要給窮人一條魚,我們要教窮人怎麼抓魚。民主黨是你抓的魚越多,我拿走魚越多,窮人抓不到魚,來來來每個人給一條魚;這個就是民主黨。

主持人:好,我們再來接聽一下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您有一分鐘的時間。

加州丁先生:紀嵐主播好,曹長青教授好,還有謝田教授好。關于美國大選分好幾方面,我濃縮一下。首先這兩個候選人對中國的政策,對台灣的政策我認為不重要,因為兩個人隨便說說為拉選票。而且這羅姆尼看上去一表人才,像個真正美國領袖、元首;奧巴馬再當下去的話,敘利亞的老百姓會死更多,會越來越糟。而且我是在美國郵局做事,我相信羅姆尼會對美國郵局比較好。而且羅姆尼的共和黨是支持中華民國台灣的,支持國民黨的,而奧巴馬是支持共產黨的,所以說當然是羅姆尼勝出。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觀眾朋友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華人如何看美國大選」,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 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請稍微等一下,我們先請嘉賓針對剛才觀眾朋友所發表的看法或提出的問題,集中進行回應。

曹長青:我剛才聽到這幾位觀眾的電話,感到你這個新唐人節目很有水平,很抓住要點,我有某種感覺超過美國報紙評論員。像剛才加拿大那位何先生,他很有感慨,很有可能跟他居住加拿大有關。加拿大以前多少年都是左派執政,「加拿大的奧巴馬」長期執政,一直到加拿大「變天」了,保守派執政。

「加拿大的羅姆尼」上台了,也就是哈珀總理,然后又連選連任。哈珀總理領導的加拿大保守黨和羅姆尼的共和黨走同一個路線,小政府、減稅、控制福利、平衡預算。現在加拿大的企業稅低于美國,個人最高所得稅低于美國,然后經濟比美國好,失業率低于美國;整個情況比美國好。應該美國是世界的旗手,代表世界的方向,結果反而加拿大走在美國前面。

為什麼加拿大這麼做?我想加拿大走向了美國憲法,剛才強調的生命權、自由權、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重視個人權利,給每個人提供機會,不可以像美國的奧巴馬政府、民主黨所代表的,煽動貧富對立,貧富鬥爭、階級鬥爭;這是毛澤東、列寧、斯大林他們熱衷的。今天美國的共和黨、加拿大的保守黨強調的不是階級鬥爭,不是貧富的對立,而是給每個人都提供機會,大家可以自由競爭,優勝劣敗,多勞多得,按勞分配,這才能刺激人民的想像力、創造力,才能有個人的成就。

今天的美國,剛才謝田教授也講了,剛才丁先生也打電話進來講了,美國走向了歐洲化,「歐洲化」代表什麼? 歐洲化最極端的表現就是希臘化,希臘就是高福利,大家都不願上班。法國、希臘的假期都超過美國。大家都躺在別人身上吃稅收,吃誰?政府不產生錢,奧巴馬沒有錢,誰產生錢?富人的錢,中產階級的錢,我們勤勞創作的一切被收走了,分給了不勞而獲的人,讓他們躺在身上吃了;像剛才打電話進來說,他們把我們魚搶走了。共和黨強調:你不可搶魚,我們教給你怎麼釣魚,大家共同來發財、有魚;你不能躺在我們身上,成天吃我們的魚,盯著我們的錢包,盯著我們的魚筐,一條一條要。最后走到什麼方向?就想中國七十年代大鍋飯,一起貧窮。

今天美國就面臨一個選擇,是走向希臘化;還是美國原本的憲法化。今天你看幾場辯論,羅姆尼提了幾個數字,聽眾朋友可能記得很清楚。第一個,2,300萬人失業,失業率一直在8%左右,現在降為7.8%也很高,這是美國二戰以來很少的,連續44個月在8%左右。第二個,美國在奧巴馬上台的時候,美國領福利券、食品券,領取福利的只是3,500萬人,現在增加到4,700萬人,增加了1,200萬人。

美國有14%的人生活在貧民線嗎?沒有嘛。我們再看看紐約,紐約是最嚴重的,紐約800萬人口,現在170萬領食品卷,我親眼看到年輕人拿食品券在商店買啤酒,按道理是不可以的,那些小店就這麼做了。《華爾街日報》有個記者寫篇文章,他親眼看見一個人用食品券買了42美元的大蛋糕;我不知道紀嵐你買沒買過42美元的大蛋糕,我來美國二十多年了,我買過蛋糕也沒買過42美元的一個藝術蛋糕。

他怎麼這麼有錢?他花的不是自己的錢,是你的錢、是我的錢,是剛才打電話進來的觀眾的錢,我們納稅人的錢被政府強行剝奪了,政府是強盜,為什麼?你不交稅他把你抓進坐監獄了。分給他們,他們就會濫用,只要你給他機會他們就會鑽空子,躺在別人身上吃別人,最后把美國吃成了希臘,美國就完蛋了。

如果美國這個自由世界的旗手,全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停止了、不走了,就是世界災難。你看看一個小小的希臘是多麼小的國家啊,他牽動整個歐盟,歐盟牽動世界,不僅是美國,中國也跟著遭殃了。所以今天美國這個火車頭出現問題,非常嚴重。所以這場大選不僅僅表面是經濟,背后是個價值,是代表美國這個文明繼續往前走,還是美國倒退成希臘化,這是非常危險的一個方向,所以大家非常關心。

主持人:好,就同樣問題,剛才我們觀眾朋友提出很多見解和意見,我想聽一聽謝田教授對此的回應。

謝田:我想這個是。我覺得這個是在價值觀和大選背后的原因,我們應該看到經濟問題的背后,事實上也隱含價值觀念的問題,或者理念問題。像剛才這幾個打電話進來的觀眾都講到,曹先生也講到,就說民主黨強調大政府政策的話,如果他要提高福利,要養一些懶人的話,錢不夠怎麼辦?只能發行政府的公債,借貸來的錢。實際上美國的公債從奧巴馬上台時候的11萬億美元,現在已經到15、16萬億美元,我想很多從中國來的華人新移民可能還沒完全意識到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每一美國人,平均身上要分攤5萬美元,就是要負擔政府債務,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到處借貸的后果了,但是未來20、30年的話,美國的負債壓力會非常非常大。在這種壓力之下,我發現美國政府在經濟壓力下已經放棄了美國政府本來應該堅持的一些理念上的東西。就像這次大選辯論的最后一場辯論,實際上談經濟問題的時候,他們都不談外交問題了,都沒有談到人權問題,就是國際人權的問題。

談中國的時候,也沒有談到發生在中國的比如對法輪gong的迫害。最近這次就在他們競選辯論的房間之外,就有很多法輪gong學員就活摘器官的抗議,他們都忽略了這些重要問題;還有西藏人權或者其他中國人權,或者信息封鎖和輿論箝制,這些本來是支持美國國家繁榮和昌盛的理念基礎,他們在談外交關係的時候,全部都給忽略了。而事實上這個也跟美國經濟態勢有關,跟兩黨的經濟政策有關。

主持人:好,謝謝謝田教授。我們再來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聽一聽他們的想法。加州的吳先生,吳先生您好。

加州吳先生:大家好。我認為奧巴馬照顧窮人,搞全民健保看起來是好的,充其量只能算是好人,但不能算是好總統。這種做法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福利社會主義的簡單想法,是造成今天歐洲經濟危機的根本原因。正由于眼下共產黨的劫富濟貧,最后即將造成做多不如做少,做少不如不做。

我認為要從根本上解決和衡量誰對誰錯,必須從人心角度來看,因為人有慾望和惰性,與生俱來無法改變,給富人加稅就打擊經濟,壓制慾望,不勞而獲是助長惰性。好在美國4年一選,最多做8年,如果奧巴馬可以像老毛一樣,做到幾十年,美國就變成了社會主義的中國。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吳先生。我們再接其他觀眾朋友的電話,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澤西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嘉賓好。剛才吳先生講的觀點基本上和我講的很相近,我也是他這樣的想法,我也不重複了。另外一點,如果是中國和美國來比的話,美國兩黨的分歧事實上是很接近的,他的競選制度已經比較成熟了,憲法什麼東西都差不多在那個範圍之內,最多是說我出2塊錢,你出4塊錢,在哪方面花點錢或怎麼樣。當然我是很矛盾的,因為我也在「大政府」裡面工作,所以對美國長遠來說是共和黨比較好一些,但是對我本人比如說養老金或者說工會有什麼加工資,那民主黨就好一些。

這些事實上是我們講給誰聽的呢?不是講給你們在美國的人,是講給大陸一些不太了解美國的人來聽的。大陸新聞報導一講起美國競選,就好像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打得頭破血流,這是非常卑鄙的一個手段。他們講的言詞你們去聽好了,我也是仔細注意他們講的話,他們好像就用這些事情把他們的內鬥給掩盖了,他們內鬥得你死我活才是真正見血、見刀見槍的事情。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好,我們再接聽大陸的文先生,文先生您好。

大陸文先生:剛才講的是民選總統的優點,另外他有他的缺點,缺點很明顯,這些競選總統的人最終能夠當選就是靠選票,那他就要迎合大多數人,為了迎合大多數人,那麼他的很多政策主張,他並不是按照他的政策本身去行事,而是按照大多數選民的意願去行事,這樣就造成很多弊端。比如現在的高福利、高稅收、養懶漢,注重經濟民生,而不注重人的道德人品,對人權的漠視,他造成很多弊端。那麼當今人類政治文明,如何能夠既發揮民選總統的優勢,又避免民選的不足,是摆在所有對政治關心的這些人們面前很重大的課題。

主持人:謝謝文先生,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好,我們請曹長青先生先集中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

曹長青:我特別想回應一下剛才從中國大陸打來的文先生,他說美國的「大多數人」,那我們選舉是要多數人的聲音發出來,美國選舉人票是多數票當選。但是為什麼美國過去很多年都是左派執政,民主黨占有國會,占有總統的時間長,為什麼?這和美國媒體有相當關係。美國媒體絕大部分是贊成自由派或者叫左派,贊成民主黨的觀點。美國媒體和美國大學教授註冊民主黨的比例是3比2,或者是5比3,五個裡有三個註冊的是民主黨,多數是民主黨,然后少數是共和黨,再一部分是中間派,所以長期被菁英族群來壟斷。

灌輸給你的是什麼想法?就是毛澤東的「打土豪、分田地」,說我們必須均貧富,社會才能平等,才有正義,這樣導致多數人被灌輸這樣的想法,就支持左派政黨。這個情況這些年有相當改變,就是電腦網路的出現,有了臉書、推特等等,菁英壟斷美國輿論的時代結束了,大眾開始瞭解了真實。

什麼開始成為主導呢?不再是精英們的意識形態,而是大眾們的常識。常識就是你不可以都來鑽營福利,你不可以都來盯著我們的錢包,你要去工作啊。我採訪過中國偷渡來到美國的「金色冒險號」船民,他們一點錢都沒有,逃到美國,幾年以后他們在美國開花店啊,辦飯館啊,都可以發了小財,就是努力啊。可是生在美國的那些人,他們原來就會英文的,很多黑人或者過來的西裔非法移民,不工作,一個人可以生三個孩子,美國給的福利,什麼也不用工作了,這些人就多養孩子,養了孩子就是錢,那就可以不工作,吃別人了。

你像在華盛頓DC的福利最嚴重,華盛頓DC的黑人女性單身母親占75%,4個人裡面有3個人是單身母親,靠什麼?政府福利,華盛頓DC福利好。這樣的話社會怎麼可能平等呢?沒有真正平等;怎麼能有好的競爭?沒有。另外,帶來社會問題,一個單親母親帶了3、4個孩子能有好的教育嗎?不可能,沒有一個完整家庭。所以共和黨特別強調,不僅是降低稅收,小政府,控制福利,還要強調道德、家庭的觀念,有了一個穩定的家庭,才有穩定的社會,強大的個人才有強大的國家。

主持人:好,剛才觀眾朋友其實提出幾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民主的弊端,那麼它政策上為了迎合大多數人,有可能就造成一部分弊端。同時另外一位觀眾朋友也提到,關于兩黨之爭,兩黨激烈競爭,我們現在也可以來討論一下。就是說現在兩黨之間的競爭程度非常的激烈,可以說是一個競選的激烈;另外一方面,中共由于王立軍事件所暴露出來的權鬥,也是異常激烈。這個競選激烈和權鬥激烈 究竟兩個有什麼實質上的不同,剛才觀眾朋友也提出來,同樣一個問題我想請問一下在線上的謝田教授,您對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有什麼樣的回應?

謝田:剛才那個問題,有觀眾提到民主制度的問題,他說投票選舉是要迎合大多數人的話,我想我們要這樣看,站在現代社會的角度的話,我們只能這樣做,我想大家都知道有一個著名的說法,就是說民主制度事實上是非常非常糟糕的制度,但是其它制度更壞。包括中國的一黨專制和其它所有的專制制度,它可能會很有效率,可能容易辦大事情,很快的做很多轟轟烈烈的項目,但實際上對這個社會,對人民的危害是非常非常大的。而民主社會我沒有其他辦法,你只能按著大多數的人,大多數很可能有時候就是一票的多數,美國歷史上也很多,包括像上次選舉,高爾獲勝事實上只是50%多一點點,那也沒有其他辦法。

那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呢?我覺得這跟人類現在社會的道德下滑有關,如果道德比較高的話,也许我們可以採用中國古代堯舜時代那個政權,現在看來很難的,很難做到。美國的競選還有一點就是說,我覺得中共的媒體經常在宣傳說……

主持人:好,對不起謝田教授,我們先稍微打斷一下。因為今天觀眾朋友打電話非常的踴躍,我們來接聽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一會來集中統一的回應。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兩位專家學者好。其實一般美國人對民主黨或是共和黨,他們都是已經都定了,所以說現在要爭取的是中間選民,中間選民、中間勢力是比較多。另外大陸文先生說民選在大陸會是一個問題,可是民主政治第一個要素就是要民選,這個沒有辦法改變的。

還有剛才有專家說,為什麼他們這一次對中國的人權沒有做任何的答應,因為中國的民權、人權的問題,要看中國人民的訴求,因為一般的美國人來講,他覺得中國人根本不在乎。你看緬甸、阿拉伯國家、敘利亞,人民會起來反抗它的政權,然后其他的國家才可以順水推舟。如果現在任何一個國家到中國去說,你的人權有問題,中共一定會哭爹喊娘的說:他們來干涉我們的內政,你們要起來反抗。這就是為什麼其他國家沒有辦法做任何事的原因。

主持人:好,謝謝鮑女士。我們再來接聽紐約梁女士的電話,梁女士您好。

紐約梁女士:你好。我對民主黨奧巴馬的這4年,我真的很痛苦,我苦我真的流眼泪,有一天有民主黨的人上門來叫我簽名說支持奧巴馬,我跟他講我老公的腿差點要割掉了,我先生在那邊三十幾年是申請不到醫療的,他們一提什麼拿去,搞到我全部錢都花光了,只剩下一個房子,什麼都沒有了。現在看著他又來4年,我真的受不了了。

主持人:好,謝謝梁女士。我們再來接一位密蘇里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密蘇里張先生:我聽了曹長青先生講的那個非常非常同意,很多觀眾來電我也非常同意,均貧富只能把富的人均貧了,大家都一起貧,這是歷史的事實,沒有爭議的。那現在我想問曹長青先生一個問題,我們這附近的中國人也談到這個問題,很多都說希臘那種模式很難預防,包括美國在民主的情況下。剛剛有觀眾也提到這是一個民主的弊病,利用投票到最后就是討好大家,弄得越來越均貧富,弄的越社會主義化。20年前要像美國現在這樣情況的話,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奧巴馬肯定下來,沒說的。但是現在為什麼會拉的這麼緊?我覺得美國正在墮落,請曹先生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彌補。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我們再來接一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紐約張先生:我同意曹長青先生說的,4年前奧巴馬說要Change,要改變什麼?我覺得他什麼也沒改變,他當總統以后常打高爾夫球,他老婆也出國玩,根本就沒有與我們老百姓一起同甘共苦,他很享受他的生活。我們美國老百姓過得很苦。我們美國需要有一個像羅姆尼這樣有經商經驗的成gong人士來運作,只有美國變得強大,這樣才能跟全世界競爭。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先請嘉賓回應一下他們提出的問題,同時我也有一個問題,比如中國的官方媒體提出說,你看美國現在那兩個人爭得多激烈,也都在為權力打得不亦樂乎,這樣也不好,兩個人在打架。

跟中共來相比的話,王立軍事件暴露出來權鬥是非常的激烈,那究竟是競選激烈好還是權鬥激烈好,兩者有什麼樣的異同?結合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請您說明一下。

曹長青:從中國打來的電話當然是很感慨的,他們關心的不是兩黨內部的區別而是美國有選舉,中國根本就沒有。馬上11月6日就是美國選總統了,那麼兩天以后就是中國十八大,中國全是黑箱作業,全是在鬥爭啊。江澤民前幾天出來了,那個照片真的假的,媒體都不可以質疑的,跟美國完全是兩個世界,沒得討論的,完全是一個專制的國家;習近平是早就定了。而美國的總統大家說了,6日晚上是誰還不能確定;中國的習近平幾年前就已經確定了,這是一個黑箱作業。

像台灣,我去了很多次,我學會的第一個台語叫「凍蒜」(當選),選舉時全場喊「凍蒜、凍蒜」,那在中國是幾千人喊「清算、清算」,在美國和台灣是數人頭(過半就當選),在中國你不聽話你反抗,或你去練個法輪gong,它都要砍人頭的,把你關到勞改營;這已經是兩個世界了。所以這個問題也是一目了然。

因為中國的觀眾朋友你看到美國的選舉方式,就知道中國完全是一個專制的國家。另外剛才密蘇里的張先生問的問題,看來奧巴馬是有欺騙性的,為什麼有欺騙性呢?他就通過精英壟斷的媒體《CNN》、《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的媒體來宣傳他的一套「均貧富才是正義」,來這裡的中國人最能理解這一點了,毛澤東就是這麼做的:「打土豪,分田地」;農民喊:打地主,他為什麼那麼多田地,我們沒有,他可以雇那麼多的長工,我們沒有,這多麼不平等?!他為什麼不說一下為什麼人家可以這樣?所以當年湖南農民運動所發動的暴動,那不是農民,那全是地痞流氓,來鬥那些老老實實與勤奮致富的富農與中農。

所以奧巴馬就是這樣,老強調貧富的不等,今天怎麼能平等?我們中國來的都知道,那姚明打籃球打到美國的NBA對不對?為中國體育爭光,那姚明天生這麼高個兒,你把他一條腿鋸下來嗎?他不可能平等;一個美國的黑人小小個子的,你也不能給他平等,這不能操作的,也不合理的,只能說大家都有機會。

美國NBA不都是姚明啊,還有很多小個兒打得非常好的,給你機會,機會面前可以平等而不是財富平等,大家天生的天賦更不可能平等。今天奧巴馬左派的強調這個,來欺騙那些不了解這個道理的人,說你看華爾街他們賺多少?你看羅姆尼掙多少?他是掙得很多,但這是人家自己創造的,羅姆尼去年的稅表公開了,交了190萬美元的稅,去年慈善捐款是250萬,奧巴馬捐多少?捐了17萬,不到羅姆尼的1/10;拜登副總統去年才捐了5千元,不到羅姆尼捐的1/34。那今天是誰創造財富?誰提供了就業機會?是羅姆尼代表的勤奮致富的人,包括鹽湖城的冬季奧運動會,總是虧損,他去了反虧為贏,賺了1億美元。

他在麻塞諸塞州,左派長期的在國會上占上風,75%都是民主黨的議員,在這樣的一個左派的大本營,我共和黨人當上州長,他平衡了預算而且又降低了稅收。所以他每次都對奧巴馬很自豪的說,我經商以來每一次都平衡了預算,因為我不平衡就淘汰出局,你奧巴馬上來之后說要把赤字砍掉一半,你沒砍掉,預算還增加了5萬億,達到了15萬億。

今天我們大家都在過日子,你一個家都欠債這麼多了你還要再借貸嗎?一定是開源節流對不對?還能去哪裡借錢?跟共產中國借。今天美國政府花的每一塊錢大多是從江澤民或胡錦濤那裡借的,為什麼不敢談中國人權?為什麼不敢談中共的殘酷鎮壓?因為你的錢被它控制著,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美國繼續這麼發展,奧巴馬再繼續連任的話,更多的向中國借錢,那中國更會影響美國的政治,更會滲透到美國,這對美國的前景是災難性的。

主持人:我們還有很多朋友在線上,我們先聽一下他們有什麼看法。加州的吳先生,吳先生您好。

加州吳先生:從人性來講制度,因為人是有慾望的,人也是有惰性的,一黨獨裁的話,人民是奴隸;多黨執政的話,人民是主人。就像中共一黨執政,沒人有辦法反對他;美國是兩黨互相制約,就是雄心制雄心,慾望制慾望,他就不可能做出壞事來,不可能太出格的。所以這個制度一定要是多黨,不可以一黨獨裁。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一位紐約范先生的電話,范先生您好。

紐約范先生:奧巴馬能不能連任總統要取決于一個美國的政治醜聞是否曝光,這個醜聞是中國上海法院曾經做出判決,美國是中國一個案件的罪犯,美國是中國的敵人,這個判決一直是中國的國家機密。奧巴馬上台的2009年白宮得到這個文件,但奧巴馬置之不理,這是對美國的背叛。這個醜聞一旦曝光,奧巴馬絕對不會再任總統,希望美國的媒體向我採訪,我會提供所有的細節資料。

主持人:好,謝謝范先生。我們再來接聽紐約沈先生的電話,沈先生您好。

紐約沈先生:我們都是從大陸來的,社會主義不能這樣搞,大陸搞了一個大鍋飯、人民公社結果弄得大家都餓死了;現在歐洲的希臘就是社會主義搞得太厲害。我看這福利是一個鴉片,讓你很舒服,但把你的意志消失掉了。所以像美國有好多家庭是幾代人都沒有上過班、沒工作,靠政府的救濟與福利來生活,連自給的能力都沒有這就不對了。羅姆尼說的47%不交稅,這是不光榮的。

主持人:好,謝謝范先生。我們再來接聽一下紐約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紐約周先生:我記得《聖經》裡面第一個謀殺案就是一個忌妒造成的,就是因為該隱忌妒亞伯的好,該隱不但自己做不好還忌妒亞伯,就把亞伯殺了。所以說忌妒就是共產主義。

主持人:好,謝謝周先生。我們先請現場嘉賓回應一下,同時我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每次競選的時候,中國問題成為必要的話題,而不是其他的國家呢?

曹長青:當然中國現在是最嚴重威脅美國的。第一,中共軍事崛起,南中國海擴張,包括威脅民主台灣,當然就影響美國利益。第二,中共操縱人民幣,羅姆尼幾次總統辯論全都提這個問題:我當選總統第一天要把中國、中共政權定為貨幣操縱國。它這個是操縱,跟美國不公平競爭,羅姆尼說,我不反對中國,我們不要跟中國進行貿易戰爭,但中共政權一直在跟美國進行貿易戰爭,他們發動貿易戰爭已經打多少年了,美國要不要投降的問題,要不要沈默接受的問題,奧巴馬一直在接受,我當總統不能接受,必須公平競爭。

而今天我們看看奧巴馬如果連任,對美國外交政策有重大的影響和受害,原來的小布希政府,實行的外交政策非常有效,對中國人非常有好處。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石是向全球推廣民主的價值,所以才有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兩個國家加起來是半個億人口,5千萬人口獲得了自由;現在民主黨不說,說那裡災難什麼的,根本不提那裡的人民在投票。

第二個,由于向全球傳播民主作為基石,就會支持中東人民茉莉花革命、支持中國的人權。我們看奧巴馬上台以后怎麼樣,都不做嘛!奧巴馬第一次訪問中國,如果觀眾朋友你要關注的話,你上網查一下,他在上海的演講全然沒有批評中共的人權,而且全場都沒有用human rights這個詞,你在google上查沒有,不講這個字。而到北京講話,第一次,對台灣說,我們怎麼對台灣,不提《台灣關係法》,美國歷來總統到了北京講話都是我們承認「一個中國」的政策,但是同時強調《台灣關係法》來平衡。

也就是等于強調,台灣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是未來民主的時候,兩岸和平解決,兩岸都有民主選舉,而不能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是美國歷來的政策;奧巴馬改變了。所以奧巴馬如果連任繼續推行全球的綏靖政策,向那些阿拉伯的王子們鞠躬的政策,跟委內瑞拉獨裁者查韋斯擁抱的政策,跟那個古巴的卡斯特羅、伊朗的獨裁者要可以坐下來談的政策,那對全球所有受壓迫的、爭取自由的人都是一個災難。

主持人:好的,剛才我們看了很多關于兩黨之間的政策,哪些更符合華人的價值觀,同時也比較了美國的競選和中共體制下的激烈競爭。我想最后一個問題,我們時間非常有限,給兩位嘉賓。也就是這次美國的大選,兩個黨現在看起來激烈的競爭,究竟是在爭什麼?他們是在爭奪權力還是在保護權利?每位嘉賓半分鐘的時間。我想先問一下線上的謝田教授。

謝田:雖然看起來是兩黨在爭權力,就像剛才我們都談到的,就是美國社會的意識形態在這次較量,就說你究竟是向左還是向右。但是我們從歷史上看的話呢,在過去一百年來,美國不管是共和黨當政還是民主黨當政,其實美國人民的選票,已經在不斷的從左向右、從右向左,事實上是反覆的調整。民主的制度有協調的能力。

主持人:好,謝謝謝田教授。

曹長青:我覺得剛才謝田教授說美國是兩黨不管怎麼爭權力,我說確實是爭權力,但這個權力不一樣,中文都叫權力,其實這在翻譯的字面上一個是rights,一個叫power。現在奧巴馬要爭的是power,爭的那個權力,共產黨掌握權力的那個權力。通過掌握權力,延續4年,再推行他的外交綏靖政策、經濟社會主義政策。而羅姆尼代表的是爭我們每個人的這個rights,這個權利,我們每個人有發財致富、平等競爭、自我成就的權利。所以這是兩個方向,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歐洲化和回到美國憲法原本化,這是一個不同方向、不同價值的選擇。

主持人:好,究竟最后結局如何,我們等11月6日大選日,新唐人將特別直播節目,歡迎大家繼續關注。非常感謝現場嘉賓的點評分析,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新唐人2012年10月25日訊】【熱點互動】節目

——轉自“新唐人”網站

2012-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