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無知少女”支持奧巴馬

曹長青

昨天公布的最新美國失業率是7.9%,比上次又升高。除了奧巴馬上任后連續44個月失業率在8%左右之外,還有這樣一組數字,可看出奧巴馬領導經濟的能力:失業人口2300萬;領取食品卷者4600萬(奧巴馬上台時是2820萬);財政赤字15萬億(奧巴馬執政增5萬億,而他上台時承諾減半),三億美國人平均每人五萬美元債務。

美國經濟這麼差,為什麼奧巴馬還有相當的支持率?因為他背后有一大群“無知少女”——

在網上看到一篇署名“飛雲”的文章,題目是“這將是決定美國國運的一次選舉!讓我們永遠拋棄民主黨”。他把奧巴馬的支持者歸納為“無知少女”,不僅傳神,而且非常准確。沿著該文的思路,我再詳細解釋一下這個“無、知、少、女”。他們就是如下這四種人:

第一:“無”是指無產者、窮人。這是奧巴馬的投票大軍。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曾在一個會議上說,美國有47%的人不交稅,他們怎麼也不會把票投給我。這句話被奧巴馬陣營拿來大做文章,說羅姆尼排斥47% 的美國人。但羅姆尼說的是實話,在美國,有接近一半的人不交稅。這明顯是一個不合理的現狀。因為這些不繳稅的人,跟其他繳稅(繳很多稅)的人一樣享用公共設施。

和西方所有闊步邁向社會主義的國家一樣,美國是按收入比例繳稅,收入越高,稅率越高。所以美國收入最高的10%的人,承擔著全部美國稅收的75%!而47%的人卻一分錢稅都不用交。收入低,不繳稅也就罷了,10%的人有能力承受整個國家稅收的擔子,反正人類歷來都是“能者多勞”,不合理就不合理吧,人的能力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嘛,那些比爾.盖茨、喬布斯們太聰明,一個人掙的錢一千輩子也用不完,那就對不起,讓他們多承擔一點吧。

但這還不夠,富人們不僅得承擔公共設施需要的費用,還“必須”養活一批“窮人”。奧巴馬們說,沒有同情心怎麼可以呢?于是,在“善心”的美麗大旗下,名目繁多的各種福利應運而生。很多人明白了,躺在家裡看電視靠福利過活,比去飯館端盤子、掃大街活得還好,干嘛還要早起晚歸地受那個累呢?于是越來越多的人琢磨享受這份“好處”。

好啦,既然人類天生有勤快的,有懶惰的,勤快的被國家逼著繳稅也就繳了吧,反正養幾個懶漢也餓不死自己。但問題是,那1%也好,10%也好,繳稅養活別人的人,不僅得不到那些躺沙發看電視的福利受惠者的感激,反而成了罪人。你看奧巴馬天天在痛斥那1%、10%的納稅人,嫌他們繳得不夠。

羅姆尼去年繳了194萬,捐了400萬;奧巴馬繳了16萬,捐了17萬;副總統拜登繳了8.7萬,捐了5000塊。結果呢,羅姆尼繳的最多,捐的最多,于是罪惡最大,誰讓你最富有來著呢。奧巴馬宣揚的,就是古往今來都有一大批人接受的這種邏輯:富人“剝削窮人”罪該萬死,窮人“打土豪分田地”理直氣壯。所以,在經濟蕭條下,越來越壯大的“福利無產階級”力量,都是奧巴馬的票倉。

第二:“知”是知識分子。西方民主國家的知識界,幾乎都是左翼主導。知識分子天生有一種要占道德高地、要顯摆自己替窮人說話的特性。同時他們痛恨商人,按照諾奇克(Robert Nozick,《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作者)的解釋,知識分子覺得自己才應主導世界潮流,但世界卻朝向資本主義。商人掙很多錢,知識分子自己窮嗖嗖,于是很憤不過。因此他們一邊嫉妒商人(富有),一邊又想占據道德高地,所以最願唱“高調”。他們主導媒體、大學、智庫、出版業,電影業(好萊塢是左派大本營之一),為左翼的烏托邦做“啦啦隊”。無論當年列寧的十月革命(領導層以猶太知識分子為主,占布爾什維克中央委員會45%,第一屆蘇維埃代表30%,雖然他們在蘇聯人口中只占2%),還是毛澤東的共產革命,都得到這種左翼知識分子的鳴“左”開道。他們占據道德高地,高喊“均貧富”、建立社會主義天堂,欺騙了無數的窮人。結果是:大家一起喝西北風,還得給獨裁者做奴隸。

令人完全不可思議的是,今天西方的絕大多數知識分子,就好像共產主義從來都沒發生過一樣。他們到底是死活不肯從烏托邦美夢裡醒過來,還是硬要裝模作樣地做為“勞苦大眾”謀利益的“好人”?我到現在也沒琢磨明白。但無論如何,這批驕傲的、蔑視商人的知識人們,更是奧巴馬的鐵票。

第三:“少”是“少不更事”的年輕人和相當一大批“少數族裔”。西方的左傾運動,全都是知識分子領導、青年人(尤其學生)參與的意識形態狂熱運動。在美國有一個流行說法,年輕時不支持民主黨是沒善心,成年以后不支持共和黨是沒頭腦。這話很有道理。少不更事的所謂的“善心”是情感化、缺乏理性的表現。為什麼成年后支持共和黨了呢?因為有了經驗,有了理性,不再感情衝動、頭腦發熱。

奧巴馬上次能當選,美國青年學生的激情狂熱,起了相當大的作用,他們挨家挨戶敲門拉票,激情無比。奧巴馬一喊“改變”,他們就熱血沸騰,根本不想弄清楚,朝什麼方向“變”,更別說弄清社會主義的災難后果。

所以民主黨歷來主張,要把投票年齡拉低。七十年代前法定投票年齡是21歲,后來被拉低到18歲。按民主黨的意願,他們想再拉低到16歲,大概最好是幼兒園就開始投票。如果是那樣的話,那美國就永遠是民主黨的天下了,因為越“少不更事”,越容易被左翼媒體和知識分子們蒙騙。而反過來,如果把投票最低年齡提高到30歲,共和黨的常識、理性就會贏得更多的人心,因為年齡越大,越難被烏托邦蒙騙住。

少數族裔也是左翼民主黨的票源之一。這裡有幾個原因:首先,相當一批少數族裔本能地把自己當作弱者、受害者,于是誰“同情”勞苦大眾就支持誰。其次,少數族裔很多是移民。奧巴馬們總是把共和黨反對“非法移民”當作靶子攻擊,故意刪掉 “非法” 兩個字,偷換概念,把共和黨反對“非法移民”硬說成“反移民”。于是稀裡糊塗的移民們,成為民主黨的又一大票倉。

在少數族裔中,黑人是民主黨的最大票源。上次奧巴馬得到了95%的黑人選票;70%以上的猶太人選票(多是知識分子);60%以上的西裔選票(指責共和黨反移民的結果之一),70%以上的大學教授和學生選票。于是“少(四聲)”和“少(三聲)”都成了奧巴馬的主力大軍。

第四:“女”是“女性”。自從女性有了投票權,民主黨就占了大便宜,他們得到的女性選票歷來超過共和黨。為什麼女性會支持民主黨?因為女人是感情動物,更富同情心,所以民主黨一喊照顧窮人、均貧富,女人就感動得落泪了。能像男人那樣理性地多往前看幾步棋、看見地獄就在前面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上次總統大選,奧巴馬拿到53%的女性票。而美國男性,尤其是白人男性,多數都是支持共和黨。多數成年男性更加理性、頭腦清醒,不像女人那樣情感用事。按美國建國先賢最早的設計,投票權只是給與成年白人有產者,因為只有他們才交稅。按照這個規定,美國建國之初,女性、有色人種(因為他們尚在做奴隸,沒有財產)以及沒有資產的白人等,都沒有投票權。這裡雖然有錯誤之處,但也不無道理。為什麼像傑弗遜、麥迪遜那些偉大的建國先賢,會對不交稅者和女性有“偏見”呢?因為“私有財產”和“理性”是他們建立政府時的最重要的考量。

綜上所述,“無知少女”這四種人,是奧巴馬和民主黨的主要支持者。無產階級被均貧富所興奮;知識分子為站道德高地、得到左翼媒體的贊美而得意;少不更事者被社會主義的美好藍圖激動得熱血沸騰,少數族裔也因得到“同情”而回報一票;女性們則被奧巴馬美麗的言辭感動得眼泪汪汪,噢,還有,奧巴馬好帥喲!

那麼你要投下哪一票呢?拋開理念來說,你是要選擇跟理性、成熟、成gong的男人們站一次隊,還是要跟“無知少女”們混一把?

2012年11月3日于美國

2012-11-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