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從科索沃危機報道比較《人民日報》和《紐約時報》

曹長青

北約對南斯拉夫的轟炸,世界反應兩極。北約19個成員國意見一致,其中12國直接參戰。歐盟15個成員國一致支持。穆斯林國家除了美國的宿敵伊拉克和利比亞等幾個國家外,幾乎都是持默許態度。

激烈譴責北約的主要是俄國和中國,印度持一般不讚成態度。俄國是政府、軍方、國會以及部分民眾激烈反對,但主流媒體卻持比較中立的態度。中國大陸的情況則相反,民眾沒有激烈反應,反而是官方媒體一面倒地譴責北約,其密集報導和激烈抨擊的程度遠超過幾年前美軍打擊伊拉克時的反應。

從這些報導和評論中可以看出,中國大陸媒體仍一如既往地扮演著政治宣傳的角色,它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面倒偏袒南斯拉夫

第一,中國媒體對科索沃危機的報導,沒有遵循新聞平衡原則。所謂新聞平衡,就是媒體應該以中立的角度客觀報導,在報導中對兩方的觀點都要反應,構成新聞平衡。但中國媒體對科索沃危機的報導,清一色是南斯拉夫政府的觀點。例如,戰事爆發後,新華社三名記者從貝爾格萊德發出的特寫和通訊“夢魘從天而降”、“悲壯的貝爾格萊德”和“科索沃屬於塞爾維亞”, 完全是從南國政府立場報導科索沃危機,文章的“標題”就毫不掩飾對南斯拉夫的偏袒。

這些文章沒有真實報導科索沃人民的悲慘處境,更沒有涉及科索沃危機的真正原因﹕

第一,科索沃有兩百萬人,其中90%是阿爾巴尼亞族,塞爾維亞人不到一成,因此科索沃一直享有自治地位,而且這個地位在1974年寫入了南斯拉夫憲法,但卻被南斯拉夫強人總統米洛舍維奇於1989年下令取消,他還禁止當地學校使用阿爾巴尼亞語教課。

第二,對科索沃人的不滿,南國當局採取的是軍事鎮壓,導致25萬科索沃人流離失所,4萬人躲到山上受凍捱餓。戰事爆發至今,已有85萬科索沃難民涌入鄰國。

第三,塞爾維亞軍隊在科索沃進行種族清洗,捱家捱戶將阿族人趕到大街,用火車運到邊境驅走,如同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中猶太人的悲劇重演。

第四,北約衛星目前拍到的塞爾維亞軍隊大批屠殺葬埋阿族人的墓地已達43處。這些被國際媒體報導、全球知曉的事實,唯獨在中國大陸媒體見不到報導。

●中美媒體截然不同

中國媒體上更看不到對南斯拉夫內部不同聲音的報導。例如,中國很多知識份子熟悉的南斯拉夫已逝著名持不同政見者、《新階級》一書的作者吉拉斯的兒子、貝爾格萊德的歷史學家阿雷克斯.吉拉斯(Aleksa Djilas),對南國總統米洛舍維奇就持批評態度。而現任南斯拉夫民主黨主席、原貝爾格萊德市市長德金蒂吉克(Zoran Djindjic)也是公開批評米洛舍維奇。南國著名報紙發行人庫如維嘉(Slavko Curuvija)更是直言米洛舍維奇是獨裁者。這些在中國媒體上也是一個字也沒有。

戰事爆發後南斯拉夫政府逮捕了該國著名獨立電台B192的總編輯馬蒂克(Veran Matic),隨後又關閉了這家電台,同時驅逐北約成員國記者、嚴厲控制新聞。米洛舍維奇的妻子在政府電視上指控報紙發行人庫如維嘉“支持北約轟炸,是叛徒”,第二天庫如維嘉就在家門口被蒙面人槍殺。南國知識界有1000多人為庫如維嘉送葬,但誰都噤若寒蟬,南國處於白色恐怖。對這些事實,北京的媒體也是完全回避。

但在美國媒體上,主要報紙《紐約時報》不僅報導北約的轟炸,也報導塞爾維亞人的反應,南國駐聯合國大使的談話,南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講話,以及在美國的塞爾維亞族人示威抗議北約的游行。甚至連不到一百人規模的塞爾維亞人在《紐約時報》門口抗議該報社論支持北約轟炸,該報也做了圖文並茂的報導。

不久前北約飛機誤炸了南國的平民車輛,導致60人喪生。對此美國主要報紙、電視都給予了詳細報導。雖然此事不利於美國民眾對北約軍事行動的支持,但《紐約時報》用了近兩個整版的篇幅加以報導,並配發了平民死亡的現場照片。

●什麼是“大多數國家”?

第二,中國媒體對國際社會對科索沃危機的反應的報導也是不客觀的。中共媒體眾口一詞譴責北約繞過聯合國單獨軍事行動,但刻意不提如果經過聯合國,俄羅斯和中國會動用否決權,因此繞過聯合國是迫不得已的事實。實際上,如果沒有中俄的否決權,北約的行動一定會得到聯合國授權。因為戰事爆發後,在俄國和中國要求下,聯合國安理會召開了緊急會議,結果15個安理會成員國中,只有俄國、中國和納尼比亞三國反對。而支持北約的12國中,有7個國家不是北約成員。

新華社不僅對安理會這樣的投票結果不詳細報導,卻用他們50年來慣用的抽象語言說,“北約的行動受到了大多數愛好和平的國家人民的反對,連日來,世界許多國家的民眾持續舉行大規模反戰示威游行。”按照新聞的基本要求,記者只應該寫具體事實,讓讀者根據這些事實得出結論。但新華社的報導,再次典型地證明了中共媒體是只給結論不寫事實、不用新聞語言說話的“偽新聞”。例如,說“大多數國家”就不是新聞語言。什麼叫“大多數國家”?按照新聞基本常識,應該寫的是到底有多少個國家,讓讀者自己得出這麼多國家在聯合國187個成員中是否“大多數”這個結論。“許多國家的民眾都舉行大規模反戰示威”中“許多國家”是抽象的概念,到底是哪些國家?“大規模”也是個結論,記者應該報導的是示威游行的人具體有多少。

●大字報語言充斥版面

第三,中共媒體的評論一面倒向南斯拉夫政府,根本沒有多元聲音。《人民日報》電腦網站至今發表的對科索沃危機的評論近四十篇,無論是社論還是個人署名評論文章,無一例外都是對北約的抨擊,而且用詞極為激烈。例如,《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武力干涉,法理不容」,署名評論「別把人逼急了」;以及新華社評論「有悖時代潮流的不義之舉」、「北約窮兵黷武,世界豈能安寧」、「荒唐的戰爭邏輯」,無論文章標題和內容,都讓人想起文革時的大字報。

任何報紙,當然有權用社論和本報評論員文章表達自己報社的立場,但是,一個專業化的報紙,一個崇尚新聞平衡原則的媒體,一個尊重讀者知情權的大眾傳播媒介,一定會在自己的社論之外,還向讀者提供其他不同觀點的評論。這樣,不僅體現自己報紙是專業化的,客觀的,超越爭論雙方立場的,也向讀者提供思考這些問題的不同角度。

●真報紙和假報紙

戰事爆發後,《紐約時報》社論是贊成北約行動的,但在言論版上,不僅發表了贊成北約空襲的文章,也發表了批評和反對北約行動的言論。例如,該報發表了《外交事務》雜誌的執行主編翟卡瑞亞(Fareed Zakaria)質疑北約軍事行動的評論「不能說不的超級強國」,認為對科索沃人的獨立訴求,美國應該說「不」;如果支持,會連鎖導致庫德人、克什米爾人以及西藏人都跟隨著要求獨立。《紐約時報》還發表了南斯拉夫獨立電台總編輯馬蒂克的專論,批評空襲只能助長南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轟炸等於炸毀了南斯拉夫的民主萌芽。

《紐約時報》刊登和自己社論立場不同的觀點是因為,第一,要做一個專業化的報紙,就必須遵從新聞平衡的原則;第二,作為負責任的報紙,有責任向公眾提供多元聲音;第三,作為獨立於政府的媒體,必須客觀報導和反映現實,而現實是,只要有人群,就永遠有不同的意見,客觀嚴肅的媒體,就要為這些不同意見提供發表的機會。

美國有二億五千萬人口,有不同的聲音;而中國大陸人口是美國的五倍,在這麼大的群體中,怎麼可能對一個問題全部都是一個看法、一個聲音呢?尤其是今天中國大陸的社會控制顯然比毛澤東時代鬆動很多,再加上電腦網絡、傳真機、直撥電話等高科技的出現,更給人們從其他渠道獲得信息提供了可能。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更容易產生不同於政府立場的看法,不同於官方媒體社論觀點的意見。

那麼中國的報紙上為什麼就沒有這樣的不同聲音呢?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大陸的報紙雖然是由記者採寫、編輯加工,以新聞紙的形式出版、發行,但它是“假報紙”,是只有官方聲音的宣傳機器,完全不是客觀傳遞信息的社會公器。

(載香港《開放》月刊1999年5月號)

1999-05-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