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忽悠就是生產力——讀者來信評莫言獲獎

來信選登

一位上海女作家來信

看了您寫的馬悅然和莫言的“交易”。有點讓我吃驚的倒是一個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收入這麼緊巴巴啊。竟然還是租房子住。莫言獲獎前,國內就吵吵的厲害,獲獎后,真的是“一片蛙聲”,說什麼的都有,好不熱鬧。莫言長得很痴呆的樣子,心裡卻一點不痴呆啊。絕對算是個交易高手。 他和馬悅然的交易,讓人不覺得surprise, 也可能我在國內久了,交易在我們這兒不稀奇呢。

老實說,我就看過張藝謀改編的莫言的作品《紅高粱》,當時很多人叫好,我看了卻渾身不舒服,莫言和張藝謀都非常愛好展示一種動物性,原始衝動。還拿到國際上玩命叫賣,貼個民族標簽。作孽啊。我記得90年代我在University of Virginia 上學時,看到學生中心在放《大紅燈籠高高掛》,美國學生看電影時那種怪叫,讓我簡直坐不住,真他媽給中國人丟臉!自那以后,我就“戒了”張藝謀和陳凱歌的電影。只要是這兩個人的影片,一律不看。

莫言的小說沒看過幾本,就看過兩三篇,還沒看完。和顧彬有同感,因為實在看不下去(除了莫言還有一個人的小說也看不下去,瓊瑤)。哪怕是在飛機火車上為了打發時間也看不下去。尤其是他描寫女人,讓我很反感。 顧彬現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講課,前兩天我剛看過記者對這老頭的采訪,他說的還算客氣,可能是因為人在中國的緣故。

不過話說回來,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人的作品,不少我都看不下去。確實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老百姓的口味怎麼和那些評委的品位差距如此之巨。評委們的口味都是重口味啊。對作者倒是名利雙收。原來賣不動的小說這會兒暢銷了。馬悅然和莫言也算是雙贏,呵呵。

一位黑龍江大學中文系同學來信:

莫言的大奶大屁股真的“煩死我了”,太折磨人了,硬挺著看了前幾章,頭痛死了,實在受不了,簡直就是要讀者的命。這種作家得諾貝爾文學獎,就是糟踐中國和中國文學只有垃圾。還是饒了我吧。就是給我一個諾貝爾獎,我也不會再讀莫言的狗屎獲獎作品了。

回信:你再看《豐乳肥臀》結尾那幾個補遺,每個都是惡心的故事。全書開始是洋牧師看牆上聖母瑪麗亞的乳房,想著那個曾跟他通奸的中國鄉下女人正在難產;全書結尾,是那個洋牧師跟那個女人(全書男主人公的母親)野合了,那個女人感覺到“涼爽的精子”(精子還有涼的嗎?)。那個洋牧師在快感的瞬間瘋喊“哈路利亞!”莫言真是惡心死人了。

澳洲讀者來信:

我堅持認為 四九年以來中國及全球華裔小說家沒有一個是優秀到可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散文家倒是有一二個優秀(但只是文字優秀而已),由于中國是當今最強大最獨裁專制和對言論打壓最嚴酷的黑暗國家,只有揭露批判中共暴政的文學才是最優秀最能推動中國和世界進步的文學……

一位中國大陸作家的來信

這篇分析文章令人信服!有很多第一手信息我今天才知道,如他是快槍手,隨便人家怎麼翻譯都沒意見等。這些資料,豐富了我對莫言其人的立體認識。民間的中國現在有句流行語:忽悠就是生產力。莫言獲獎,在某種意義上說也大體如此。

一位台灣女作家的來信:

拜讀有關莫言的評論,大快人心。
我以前先買了高行健的書,然后才讀到你的書評,
最近整理房間,就痛快地把它給丟了,
莫言的文章我更省得讀了,謝謝你。

評莫言作品的文章倒是馬上寄給很多讀書會團體,
凡有回信給我的,都是持「中立」態度的,
我最瞧不起這種人,是非不分明,還想狡辯,
其實就是要炫耀他知識來源豐富。
有一個竟然說「同樣是炎黃子孫,莫言得獎與有榮焉」,
這就是台灣人,我真要氣死,所以我早就不理政事了。

我也是獨愛西方文學。
你文章用四五六,我們台灣人說「五四三」。
以上分享。

2012-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