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法廣採訪曹長青:莫言得獎羞辱昆德拉

作者:小青(法廣記者)

各位聽眾,中國作家莫言獲得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這是中國國內作家首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莫言的作品被文學界評價為魔幻現實主義加黑色幽默,也有人稱他為原生態作家,體驗中國民間的生存狀態。在政治上,也有人評論莫言是游走于邊緣的紅色作家。莫言獲獎后流亡海外異議人士魏京生批評諾獎委員會討好中國政府,也有媒體批評莫言的作品粗俗暴力加色情。如何看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在今天的關注中國專題節目時間我們請旅美學者,海外時事評論家曹長青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曹長青先生你好!你曾經評論過高行健的作品,這次中國作家莫言獲獎,你認為從文學角度看,莫言的作品夠獲諾獎的資格嗎?

曹長青:我首先認為,在昆德拉還活著的時候,無論諾獎發給親共、淺薄的莫言,還是發給反共、淺薄的高行健,都是對昆德拉和從他的作品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共產文化的讀者們的侮辱。和對高行健獲獎的反應一樣,我首先想到的是昆德拉。真不知昆德拉做何感想。相信他是早已對那個諾獎不屑。

諾貝爾文學獎的宗旨之一是理想性,就是要高揚人性和人道的旗幟,因為說到底,文學是人學,是人性和語言的藝術。但莫言的作品跟高行健一樣,恰恰在這兩點上都非常差,甚至可以說是低劣。(關于文學部分已在“莫言獲諾獎不是壞事”一文中論述,此略)

記者:莫言是體制內作家,因此有人認為莫言不應該得獎。

曹長青:體制內這個形式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通過莫言的作品和言談,可以看出他在思想深度和人格尊嚴上都嚴重缺乏。他不是一般的體制內的問題,他是共產黨員,中國官方作協副主席,誰都知道,在中國那種文化專制下,能爬到那個位置的人,絕對得是完全符合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不是文化專制的打手、干將,最起碼也得是幫腔者,否則絕沒可能。

大家都知道,莫言曾抄寫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這次獲獎后被記者問到,還說不后悔;並辯解說,毛的講話中“還有它合理的成分”“我是認可的”。我們大家設想一下,一個作家如果今天再來抄寫希特勒的《我的奮鬥》,然后說,那裡面也有“合理的成分”,他強調了個人的努力和奮鬥。這種思想能力的人,還用仔細分析他的水平嗎?

記者:莫言獲獎后呼吁中國當局釋放劉曉波,這好像一改過去在政治上保持沉默的立場,美國媒體說莫言踏上政治雷區,你怎麼看?

曹長青:以前莫言對劉曉波因言獲罪被重判,毫不理睬。當有北京學者打電話問他看法時,他以家有客人而拒絕回答。如果說有人貿然給他打電話,他不願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回答,多少也可以理解。但后來在法蘭克福書展討論會上,他跟中國文化官員集體退席,因為發現台上有中國異議作家,就不是被動的。因為另一位與會的中國學者秦暉就沒有退席,事后也沒有受到懲罰。莫言是主動要迎合官方,絕不冒犯官方。

今天得諾貝爾獎了,出來呼吁當局釋放劉曉波了,太精明了,因為諾貝爾,有了護身符,當局就不會把他怎麼樣了,他就摆出另一種姿態,來唬弄西方輿論,似乎他又挑戰專制了。這種精明油滑的表演,其實更可怕。莫言如果真的有所醒悟,首先應該做的是辭去中共作協副主席,對抄寫毛澤東講話表示懺悔。做其它的表演,只能騙住那些弱智的人。

記者:德國漢學家顧彬曾評論中國文學界都是垃圾,缺少好的作家。你對當代中國作家如何評價?

曹長青:顧彬是西方知名的中國文學研究專家,對中國文學的了解超過许多只會些中國文字的所謂漢學家。幾年前他就曾批評莫言,說莫言的小說是通俗文學,“沒有什麼思想,語言水平也太低了”。而且批評莫言為商業和金錢寫作,粗制亂造:“莫言的《生死疲勞》是40多天之內寫完的,另外一部作品是90天寫完的,一個德國作家一年才能寫出100頁來,莫言能在兩三個月之內寫800頁出來,從德國的角度看,他很有問題。”

我對當代中國文學也不看好,主要是太清楚那種制度對人性摧殘的程度。我以前曾經寫過,人是社會動物,這幾代中國人,有些補不上的課是致命的,再加上人性被那個吃人的制度吞噬太多,離真正出偉大的作品實在還很遙遠。

其實越來越多的莫言、高行健獲得諾貝爾獎也不是壞事,它越來越會打破諾貝爾獎在中國人心目中的魔力、魔幻,告訴人們,閃亮的並不都是金子,越把它們拿到聚光燈下,它們原來是石頭的本質,就越能看得清晰。尤其是諾貝爾獎的偽光環,更被一次次地打破了。從這個意義上說,莫言也好,高行健也好,還有什麼和平獎也好,發給中國人越多越好!

——原載“法國廣播電台” 2012年10月17日;原題: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2012-10-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