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魯克:奧巴馬將是一屆總統

作者:魯克(上海)

沒錯,今年11月6日的大選,我預測羅姆尼將大獲全勝。而奧巴馬將成為民主黨的卡特第二,也將是美國30多年來第二位無法連任的總統。

盡管在民調上,奧巴馬支持率一直領先羅姆尼。但,隨著選期臨近,兩者的差距正在逐步縮小。戲劇性的轉變是,在10月3 日,丹佛舉行了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會,奧巴馬平時的那種犀利,極具煽動力的口才,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面對羅姆尼的追問,反詰以及嘲諷,奧巴馬完全招架不住,時而支支吾吾,時而偷看小抄,實在令人詫異,噓唏。會后,左傾媒體的民調顯示:35%的受訪者表示看過首場辯論后,他們傾向投票給羅姆尼,只有18%說要投給奧巴馬。路透社周日的民調結果顯示:首場大選辯論的強勢表現使得羅姆尼民調上漲到45%,距離民調47%的奧巴馬僅有兩點之遙。Rasmussen在周日的民調奧巴馬對羅姆尼是49%對47%,在搖摆州(選情膠著的州)兩人的差距正在接近。辯論后的第四天,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羅姆尼以49%對45%的優勢領先奧巴馬。看來,選情大有翻盤之勢。

當然,投票給誰最關鍵因素並不取決于電視辯論的誰勝誰負,更重要的因素是選民的這幾年的切身感受。按照羅姆尼的說法是,“這四年你過得怎麼樣,是不是更好了?”。前總統克林頓也說過,“這事關經濟,蠢蛋!”。經濟搞不好,民心求變,總統謀求連任的機會就很渺茫。

32年前,美國大選,裡根挑戰在任總統卡特。當時的民調是,卡特以9個百分點領先裡根,可是最后計票出來,卡特輸得一敗塗地。全美50個州,卡特僥幸地贏了四個州,裡根獲得了46個州選舉人票。卡特主要敗在,當時美國的經濟高通脹,高失業率,高油價,老百姓怨聲載道,人們需要看見更好的未來。同樣2008年,美國經濟再次出現問題,房地產泡沫破滅,次貸風暴引發整個金融體系崩盤。因此,奧巴馬大勝麥凱恩,共和黨的政權被更迭。

時過境遷,奧巴馬不再是當年衝勁十足,信誓旦旦的候選人了。四年內,美國經濟沒有變得更好。如今2300萬美國人找不到工作,六分之一的美國人生活在貧困線下。四年前投票給奧巴馬的選民,大部分過得很艱辛。他們對新政的期望也逐步化作泡影,支持的熱度漸漸消散。奧巴馬再有魅力,也無法讓他們在希望中凝聚。

奧巴馬四年前的主要支持者的民意,正在發生巨大的轉變。這群體,有小企業主,有青年學生,還有黑人,以及天主教徒,猶太人,以及女性等等。我們不妨對這幾類選民,進行選前分析,看看奧巴馬是否還有希望連任。

首先說說,小企業主.

08年很多小企業主支持奧巴馬,美國消費電子協會主席Gary Shapiro在《福布斯》撰文說, 08年他們協會裡,很多企業家認為支持奧巴馬,就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今年不同,很多人表示要支持羅姆尼。在小企業主的圈子裡,奧巴馬漸漸失去了吸引力。

記得2008年選前,奧巴馬曾撰文许諾,不會給中產階級加稅。之后,奧巴馬新政卻把年收入25萬以上的人當富人,要將他們的個人稅恢復至克林頓時期的稅率,以緩解財政赤字。但是,奧巴馬執政期間財政赤字並沒有減半,反而翻了一番(羅姆尼語)。

而且,按照25萬美元劃界是非常不合理的政策,尤其對小企業主來說。眾所周知,美國各地區間差異很大,在不同地方25萬元效用是不同的。之前按照bankrate.com統計,生活在德州阿比尼地區,25萬可以相當于加州聖地亞哥市的38萬;相當于洛杉磯的41萬多;相當于紐約曼哈頓的62萬。阿比尼21萬的住宅,到曼哈頓要賣到120多萬。也就是說,你光盯著收入多少,並不能說明問題。同樣收入25萬的兩個人,一個住在曼哈頓,一個住在阿比尼,他們生活能一樣麼?就算25萬年薪,對打工仔來說,是豐厚的收入。但對于承擔經營風險的小企業主來說,25萬並不算多,更何況在經濟如此動蕩的時代。

而對于大企業,比如大銀行,汽車公司(這幾個奧巴馬的主要金主),他則過份慷慨,砸下千百億的資金,救助他們企業和工會。政府救助可以保住工會,可以保住企業,但不能提升就業率,尤其是這幾個已經在競爭中落敗的大企業。事實上,中小企業創造了美國70-90%的工作機會,只要給他們減少稅負,去除管制,失業率必然下降。今年8月,一家致力于促進小企業發展的,為小企業提供網絡社區服務的創業公司Manta,對全美小企業主調查發現,61%的小企業主,將會在這次大選中投票給羅姆尼,只有26%的人願意支持奧巴馬。

其次,奧巴馬將失去大量年輕人的支持。

2008年,支持奧巴馬主要選民群體,是涉世未深的學生。如今,他們多數已經畢業。在如此惡劣的經濟環境下,畢業基本意味著失業,2011年調查顯示,53.6%的大學畢業生找不工作。85%的大學畢業生,想要回家而不是求職,創業。和2007年相比,大學生的年收入下降了2千美元左右。奧巴馬執政的四年,平均失業率高過8%,也是近30年來,就業環境最糟糕的。

即使窮人可以去領政府的失業救濟和食物補貼,但對年輕人來說, 靠政府度日,根本無法實現自我價值。很多青年學生對現狀不滿,繼而仇恨社會。占領華爾街運動,就是這群憤青情緒的宣泄。這些人即便更不喜歡共和黨,但要他們懷著熱情,抽空出來支持奧巴馬,參加投票,想必很難。

再者,猶太裔選民以及支持反恐的選民

2008年,支持奧巴馬的猶太選民占78%。可是在4月到6月間,盖勒普民調顯示,支持奧巴馬的猶太人在大幅減少,只有64%,羅姆尼在猶太選民中的支持率正在逐漸攀升。當然,猶太選民多數支持同性戀婚姻,奧巴馬醫改以及婦女的墮胎權,這些民主黨的競選主張。但是,不要忘了,猶太選民還有其他看重的議題,比如美國和以色列的關系,以及中東和反恐政策。

奧巴馬主政后,美以關系漸行漸遠。在處理伊朗核問題上,奧巴馬和內塔尼亞胡已經出現裂痕,他們分歧巨大,短時間內無法彌合。據傳,以色列已經做好了單獨對付伊朗的准備,一旦奧巴馬連任的話。

奧巴馬確實向中東穆斯林地區釋出過善意,一邊答應撤軍,一邊鞠躬道歉,甚至用阿拉伯語說,和平到來了。但兩年后,奧巴馬政府便介入了阿拉伯之春運動。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對美國是福是禍,還很難說。最令美國很多保守派擔心的是,阿拉伯的民主化后會導致民粹主義者上台,神權主義者掌權,就像1979年的伊朗革命一樣。

今年九月,中東地區發生大規模的反美運動,暴民上街焚毀美國國旗,高喊反美口號,甚至衝擊使館,傷害路上無辜的美國游客。中東突如其來的反美浪潮,完全出乎了奧巴馬的意料。而這無疑再次加重了美國人對奧巴馬政策的懷疑。而這之前,美國人普遍承認奧巴馬在反恐和中東問題上,又建樹。不僅協助推翻了中東的獨裁者,而且還擊斃了本拉登。

最近有本新書揭露,奧巴馬的擊斃本拉登的行動也有問題,他並未便顯出卓越的領導才能,在決定上,還優柔寡斷。最后突襲拉登住所的決定,是在希拉裡克林頓催促下,才下令進行的。在這之前,克林頓早就獲得了這份情報,曾三次勸說奧巴馬采取行動,結果都被他斷然拒絕了。

今年,九一一周年紀念日,奧巴馬顏面盡失。在美國駐班加西的大使館遭恐怖分子襲擊,大使也遇刺而亡。行刺夾雜在游行示威的暴力衝突當中,奧巴馬政府開始全然不知情,甚至無法斷定是否是恐怖行動。幾天后,情報組織才出來證實,這是一場預謀已久的恐怖刺殺行動。FBI甚至發現,前關塔那莫的囚犯涉嫌策劃和參與了這次恐怖襲擊。

綜合上述,這些不利于奧巴馬選情的情勢,必然讓一些猶太裔的,以及支持反恐的選民慎重考慮,這一票還該不該投給軟弱的奧巴馬。

最后,我們談談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以及黑人和女性選民

2008年選前,奧巴馬說自己是基督徒,不支持同性戀婚姻,當時粉碎了很多來自保守派指責他是穆斯林的攻擊,同時贏得了很多福音組織的選票。可是今年5月,奧巴馬180度的大轉變,在接受ABC專訪時說,自己贊成同性戀婚姻。猶如一石驚起千層浪,基督徒以及他的主要粉絲團體,黑人都在討論這個話題。(黑人是所有人群中,反對同性戀婚姻中,比例較高的人群。)奧巴馬的轉變,勢必帶來選民對他的重新認識。那些曾經因為奧巴馬反同性戀婚姻而支持他的選民,恐怕今年他們會另做打算了。

除了上述的社會議題外,奧巴馬今年還公開聲援一位女學生而引發爭議,因為他支持所謂教會組織該為學生的避孕藥買單的政策,這種荒唐的決定,讓他再次得罪天主教廷和宗教團體。

原來,這位女生在讀的大學是天主教會所辦,而天主教會沒有提供包含避孕措施的保險。而招致學生的不滿,學生們找出理由要求教會,宗教團體為自己提供避孕保險,而不願意花錢買自用的避孕套。強迫別人為自己提供避孕的保險,本來就很荒唐了。而民主黨議員居然還找這個學生,出席奧巴馬避孕醫保政策聽證會。

如果依靠政府的力量強制介入,明顯侵犯了公民的宗教自由,保守派說這簡直是“對宗教的宣戰”。民主黨們巴不得通過社會議題來分裂保守派和自由意志派,而奧巴馬及其民主黨為此還洋洋得意,因為此舉獲得了不少未婚女性的政治捐款。

但從選舉的角度來講,炒作這個社會議題並不明智。因為 08年的大選,奧巴馬已經得到了78%的未婚女性的支持。這樣炒作避孕保險政策議題,除了與天主教會,以及信徒的交惡之外,並不能贏得更多的支持。要知道,在08年,天主教會是力挺奧巴馬的,當時支持他的比例是54%,高出麥肯恩近乎9個百分點。七月,已經有6名 前梵蒂岡的大使發起支持羅姆尼的競選的運動,而六月民調顯示,奧巴馬在天主教選民的支持率只高了2個百分點。

2012年10月8日

——原載《標尺》網:http://standardfreepress.com/blog/?p=4848

2012-10-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