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獨一無二的奧巴馬

曹長青

格林貝克(Glenn Beck)是美國著名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暢銷書作家,曾在全美收視率最高的有線電視福克斯主持節目,后來自己辦電視(GBTV)並繼續主持政論節目。他近年寫了好幾本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的書,是媒體風雲人物。

最近他做了一集電視節目,因角度獨特,內容尖銳而在網上流傳。在這個節目中,格林貝克提出約20個問題,讓美國人跟自己周圍的朋友“對號”,看有沒有三、五條能跟奧巴馬總統有相同之處。我在這裡選了一部分如下:

首先格林貝克問:在你的親朋好友中,有誰會去賴特牧師(Jeremiah Wright)的教堂?賴特以反美著稱,曾喊叫“上帝不保佑美國,上帝詛咒美國!”奧巴馬當總統前一直去賴特的教會,他們關系親密:賴特主持的奧巴馬婚禮,還是奧巴馬兩個女兒的教父。賴特在電視上說:“如果沒有國家的集體救贖,個人救贖是不會到來的。”格林貝克批評說,這根本不是基督教的觀點,沒有基督徒會認為,除非整個國家的人都能去天堂,否則他將不能去天堂。

恐怖主義不是敵人?

然后貝克問:你認識的人中,有誰是被共產黨員撫養大,並受共產黨教育的(奧巴馬父親傾心蘇聯,奧巴馬的思想導師戴維斯是共產黨員)?奧巴馬的這些導師都承認自己曾是共產黨。

另一個問題是:你的朋友和熟人中,有誰是馬克思主義者、共產黨員,或跟國內恐怖分子有關系?奧巴馬就曾跟美國著名恐怖分子(曾組織炸紐約警察局和五角大樓等)艾爾斯(Bill Ayers)是好友。

第四個問題:你有朋友相信: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恐怖主義、還把伊斯蘭“聖戰”說成是神聖的奮鬥嗎?奧巴馬總統的反恐顧問布倫南(John Brennan)就曾公開說:“我們的敵人不是恐怖主義。因恐怖主義只是他們的手段。我們的敵人不是恐怖,因恐怖只是一種精神狀態。……我們同樣拒絕稱呼我們的敵人為『聖戰者』或『伊斯蘭分子』,因為『聖戰』是一場神聖的奮鬥,是伊斯蘭教義中的一個合法信條,其意義是淨化個人和社會。”格林貝克質問:“你認識的人當中有多少人相信這個反恐顧問所說的?而奧巴馬把這種人任命到關鍵的政府部門。”

第五個問題:有多少人相信,中東“穆斯林兄弟會”大部分是世俗派,而且是正義的力量?但奧巴馬的“國家情報局長”克拉珀(James Clapper)就公開聲稱:“穆斯林兄弟會是一系列運動的總稱,具體到埃及的情況,穆斯林兄弟會是一個十分混雜的團體,大部分是世俗的……是一股正義的力量。”

第六個問題:你認識的人當中,會有人認為美國宇航局的第一要務應是讓穆斯林自我感覺很好嗎?奧巴馬任命的宇航局長博爾登(Charles Bolden)在電視上是這樣說的:“在我成為宇航局長時,奧巴馬交給我三個任務:一是讓我重新激發孩子們對科學和數學的興趣;二是擴大美國跟他國的合作;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他希望我能找到一種方式跟穆斯林國家做更多的接觸,幫助穆斯林對他們自己國家在科學、數學、工程領域的歷史貢獻感到驕傲。”

美國憲法是反自由的?

第七個問題:你認識的人當中,會有人認為“占領華爾街運動”的人是我們國家最優秀的人嗎?但奧巴馬的特別顧問瓊斯(Van Jones)卻在電視上說:“這些占領華爾街的人,是我們美國最優秀、最無私的人;但卻受到共和黨人卑鄙的攻擊。”格林貝克感嘆說:“你認識占領華爾街的人,或跟這樣的人有任何瓜葛,都是難以置信的。”

第八個問題:你認識的人當中,會有人認為擊斃本拉登是個“艱難決定”嗎?可是奧巴馬的宣傳片卻說:他做出這個決定是多麼艱難,咨詢了所有國家安全成員,最后獨自沉思。格林貝克感嘆:“殺掉恐怖分子頭子是艱難的決定嗎?而且奧巴馬在作這個決定時,堅持準備一個備忘錄,如行動失敗,全部責任由別人承擔(備忘錄規定,如失敗,由海軍上將麥克雷文(William McRaven)負全責;如行動成gong,gong勞歸奧巴馬)。”貝克質問:你認識的任何人會這麼做嗎?

第九個問題:誰會認為,在當今社會,為貫徹憲法,反而要逆向執行憲法條款?而奧巴馬卻公開說:“總體來說,(美國)憲法是主張『消極自由』的憲章,它規定了國家不能對你做什麼,規定了聯邦政府不能對你做什麼,但它沒說聯邦或州政府必須代表你做什麼。”

這是奧巴馬和獨裁國家統治者最接近的一個觀點,那就是:國家要(以人民的名義)代表你做什麼。而美國憲法的最偉大之處,就是限制政府、嚴格規定國家“不可以”代表公民做什麼。奧巴馬在這個最根本的問題上,和美國憲法正面衝突。

退回丘吉爾的半身像

第十個問題:你認識的人中,有誰會把英國在911事件后贈給美國的禮物(丘吉爾半身像),在你入住白宮后,馬上退回英國?英國首相說:不要這麼做,這是送給你們的禮物,可以把它放在博物館。你會把它打包寄回英國、退回給我們最親密的盟友嗎?格林貝克質問:你知道誰會這麼做?

第十一個問題:你認識的人中,有誰的妻子或丈夫,從不為美國而感到自豪,直到有什麼好事發生在他身上。但奧巴馬妻子就是這樣的,她在丈夫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時說:“我告訴你,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為我的國家感到驕傲。”

第十二個問題:你知道的人當中,有誰會在宣布沉痛的消息之前(13個美國士兵被伊斯蘭極端分子在美國本土謀殺),笑容滿面跟聽眾聊家常,並笑著揮手打招呼:見到你真高興?格林貝克播出的電視資料中,奧巴馬就是這樣做的。

以色列總理被羞辱

第十三個問題:你聽說過的人中,有誰自稱是以色列的盟友和后盾,但當以色列總理飛越半個地球按約來訪時,你約定和他共進晚宴,卻爽約去跟其他朋友吃喝,而讓以色列總理在那等待,通過這種方式羞辱他?

第十四個問題:這個自稱以色列的支持者,到每一個以色列的鄰國(都是穆斯林和阿拉伯國家)訪問,但就是不訪問以色列,說行程太滿無法抽出時間。有誰會這樣做?

第十五個問題:自稱是以色列的鐵杆盟友、最好的朋友,但卻認為以色列應該把領土退回到1967年的、根本無法防御的邊境?奧巴馬公開這樣宣稱和要求,把這作為雙方談判起點。

格林貝克的結論是:在你認識的人當中,我猜你找不到哪個人跟奧巴馬有一條是一致的,更不要說三條或五條。但這些是奧巴馬堅持的信條,也是他身邊的人所信奉的。奧巴馬手中掌握著我們的未來,他真的是你的代表嗎?他能夠代表你所堅持的理念嗎?

格林貝克的這番提問,讓人不得不思考,美國應該讓這樣一個和美國精神背道而馳的“獨特的”奧巴馬繼續做美國總統嗎?

——原載《看》雙周刊2012年9月

2015-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