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Dinesh D’souza與電影《2016:奧巴馬的美國》

作者:袁曉明

據我了解,在美的華裔,尤其是從大陸來的華人,雖然具有一些保守派的理念比如花錢節省、家庭觀念強等,但在政治上,絕大多數都偏向自由派的民主黨。我卻是一個例外,成了一位徹底的保守派人,按黨派來分,我是保守的共和黨人。

在有選舉權后,我的選票都給了共和黨的候選人。需要指出的是,在全國範圍來講,共和黨與保守派不能畫等號,紐約市長布隆伯格是共和黨人,但布隆伯格卻是一位自由派人,在德克薩斯州,多數民主黨的政客都比布隆伯格保守,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政客一定是真正的保守派人。除了選總統外,我所選的其他人都是德克薩斯的政客,他們都分享我保守派理念。

為什麼我成了鐵杆的保守派共和黨人?

我成為保守派人的起點有二。一是我接受的基督信仰;民主黨的黨章和政策中有太多違背《聖經》教導的地方, 比如,民主黨支持毫無限制的墮胎,甚至是后期墮胎,《聖經》19:反對墮胎(詩篇139章),民主黨支持同性婚姻,《聖經》明確指出,婚姻是一男一女組成(創世紀2:24,馬太福音19;5)。二是聽保守派的電台脫口秀和阅讀许多保守派人寫的書。在上班路上我養成了聽電台脫口秀節目,美國電台脫口節目絕大多數都是保守派人在來說。應該說,電台脫口秀節目主要涉及到的是目前的事件,在保守派思想、價值觀體系的建立上,更需要的是阅讀保守派撰寫的書籍。我阅讀了许多有關保守派思想的書,其中最喜歡的作者之一是移民自印度Dinesh D’souza。

Dinesh高中時從印度以交換學生的身份來到美國,后來就讀常春藤大學Dartmouth,在大學期前參與編寫學生保守雜志,畢業后不久,Dinesh以移民的身份加入裡根政府,做政策研究員,之后,Dinesh就職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並出版數本《紐約時報》暢銷書,其中包括《種族歧視的終結》、《裡根》、《 美國的偉大》、《基督教的偉大》、《來生》、《給年輕保守派的書信》。除了寫書,Dinesh還與许多的自由派人士進行辯論,過去兩三年,Dinesh還與一些世界著名的無神論者進行辯論,題目包括神是否存在等。2010年,Dinesh受邀擔任紐約國王學院的院長。

在我建立保守派思想和價值觀體系過程中,無疑《聖經》是最有影響的一本書,在《聖經》以外,還有一些其他書籍,當代作者對我影響最大的應該是Dinesh,我幾乎通讀了Dinesh所有的著作,有意思的是,我最喜歡還是Dinesh最短的一本書《給年輕保守派人的書信》(Letters to a Young Conservative)。Dinesh以書信的方式論述了保守派的主要理念和價值觀,Dinesh以亞裔移民的角度來看一些理念,對我引起很大的共鳴,Dinesh的文筆非常流暢,且極為風趣,把政治讀物寫得有滋有味,讀來一點也不珊瞗C更值得一提的是,Dinesh的寫作智慧性和邏輯性極高。

過去多年來,Dinesh的寫作和辯論主要在政治理念和政策方面,在2008年大選期間,保守派的Dinesh並沒有去做反自由派奧巴馬的先鋒,他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與無神論們的辯論之中。奧巴馬當選上任后,推出了一系列的國內政策和外交政策,對內大搞財富再分配、三年就增加了5萬億美元的國家債務,不惜一切代價通過奧巴馬醫療法案,對外到處向穆斯林國家道歉,不支持以色列,卻大力支持巴勒斯坦,在阻止伊朗生產核武器上不得力,大量裁減美國的國防開支。對于奧巴馬政策背后的動機,美國政論界的保守派有一個流行的解讀,那就是奧巴馬是一個典型的左派,推行就是左派喜歡的大政府、財富再分配、高稅率的經濟政策。2010年9月,Dinesh在《福布斯》雜志發表了封面文章“奧巴馬如何思考”,這那篇長文中,Dinesh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來解讀奧巴馬執政背后隱藏的動機。該文標題的下面有這樣的引言:“奧巴馬總統並不是一個社會主義者,什麼動機推動他對私人經濟的仇視?請看他仇視的根源。”

由于《福布斯》是世界最著名的財經雜志之一,Dinesh也總是推出驚人之作,該封面文章在美國引起不小的轟動。在《福布斯》雜志上發封面文章,是Dinesh與他的團隊的第一步,那只是一個引子,接下來Dinesh出版了一本新書《奧巴馬憤怒的根源》,對奧巴馬執政動機做全面的分析。有意思的是,在解釋奧巴馬的動機上,Dinesh使用的主要素材卻是來自奧巴馬本人,准確地講,來自于奧巴馬撰寫的一本書,奧巴馬在他政治生涯開始的時候,他出版了一本書,題為《來自父親的夢想》。因為奧巴馬沒有取名“父親的夢想”,而是“來自父親的夢想”,也就是說,奧巴馬向世人宣布,他繼承了他父親的夢想,他父親的夢想就是奧巴馬本人的夢想。那麼,奧巴馬的父親有什麼樣的夢想?反殖民主義、反西方體制的夢想。

出版《奧巴馬憤怒的根源》,也沒有完成Dinesh對奧巴馬的解讀,兩個月前,Dinesh搖身一變,成了電影導演和制片人,他推出了一部名為“2016:奧巴馬的美國”紀錄片,該片就是基于Dinesh的書《奧巴馬憤怒的根源》。為什麼電影名為“2016:奧巴馬的美國”?Dinesh要告訴美國選民,如果今年11月奧巴馬當選,在奧巴馬第二任期滿后,美國將會是一個什麼樣子。Dinesh在電影中把一些看似毫無關系的事實放在一起,給出一個完整的答案。為什麼奧巴馬要把英國送的丘吉爾頭像還給英國?為什麼奧巴馬要減少美國的核彈頭?為什麼奧巴馬要壓制以色列?為什麼奧巴馬要向穆斯林國家道歉?為什麼奧巴馬要不斷增加美國的債務?為什麼奧巴馬要減少美國在世界的影響?為什麼奧巴馬不讓美國在墨西哥海灣開采石油,卻讓巴西等南美國家開采?為什麼奧巴馬在制止伊朗獲得核武器上不給力?這一切都來自奧巴馬從他父親來的夢想。雖然奧巴馬是美國總統,但他的夢想卻不是一個美國夢。美國的價值觀體系在很大程度上受那些國父的影響,Dinesh在電影中指出,奧巴馬有他自己的國父,不是美國的國父,卻是一些難以想像到的人物,包括馬克思主義者、恐怖分子、極端的牧師。既然奧巴馬都不分享美國的基本價值觀,可他為什麼他能夠進入白宮?Dinesh在電影中做了回答。更難得的是,Dinesh在電影中還采訪了奧巴馬的同父異母的弟弟,而奧巴馬的弟弟卻不分享從他們父親來的夢想。

7月中旬,“2016:奧巴馬的美國”在休斯頓的一家影院首映,今天,已經在美國千家電影院上映,至今,已有2千萬美元的票房。如果,你願意了解奧巴馬的夢想,奧巴馬怎樣從一個只有2年參議員經驗就進入白宮,奧巴馬如果繼續連任,會給美國帶來什麼樣后果,你應該去觀看“2016:奧巴馬的美國”。

2012-09-04

——原載《右派網》

2012-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