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法廣:曹長青談美國大選走向

記者:古莉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正式開局,奧巴馬與羅姆尼分別代表民主黨和共和黨競選下屆總統。美國大選關涉到未來4年美國的經濟,社會,國防,外交走向,不僅在美國競選激烈,而且備受國際關注。本次“人與社會”節目請旅居美國的獨立評論員曹長青先生,分析這次美國大選的走向。

法廣:這次奧巴馬總統尋求連任面臨的主要挑戰是什麼?

曹長青:最大的挑戰是經濟問題。一般來說,不僅美國,其他國家也類似,如果經濟嚴重不好,總統就很難繼續做下去。歷史以來美國總統多是連任,做一屆被選下台的比較少。這一次奧巴馬面臨嚴峻的局面:他執政將近4年,美國經濟沒有大的改善,而且在某些領域還更加惡化。首先是國家債務大幅增高,國債現已達到美國年度國民生產總值的103%。聯邦加上各州的債務,平攤到3億美國人身上,每個美國人要承擔16萬美元。這個龐大的債務很多是從中國借來的錢。美國政府現在每花一塊錢,4毛5是借來的。這個債務問題成為共和黨攻擊他的一個主要理由。

另外一個就是失業率非常高,奧巴馬上台后的43個月,美國失業率一直高于8%。當然和歐洲比還是低一些,歐洲很多國家,像法國等等都在10%左右,但是美國過去沒有這麼高的失業率。1948年以來,美國從來沒有一個總統在任期間連續超過40個月的失業率高于8%。所以經濟問題恐怕是奧巴馬面臨的最大困境。也是他的對手,在野黨攻擊他的最大一個理由和說服民眾投票把奧巴馬選下台的一個最重要的武器。

法廣:奧巴馬有什麼招數應對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對他的挑戰?

曹長青:第一個,奧巴馬強調,他也是減稅的,也是照顧中產階級的。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的調子也強調不走 “大政府”道路,但實際上,他們說的和做的有差距。另一個就是強調民主黨一直佔有優勢的社會問題,強調自由。比如允许墮胎,保護女性權利,保護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等等。在這些方面,民主黨佔有優勢。所以他們打社會議題的牌爭取選民。而共和黨主要是打經濟派,說經濟不好,你不能再連任了,你做不好,要換人做。奧巴馬則強調其經濟還是有一定的成績,同時大打社會議題牌,爭取女性票。因為在美國,共和黨向來贏得多數男性選民,也就是男人多數投給了共和黨。而女性選民過去幾十年,多數把票投給民主黨。所以這一次美國大選嚴格意義上說,就是由女性來決定。如果這一次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拿到了接近于奧巴馬的女性票,他就贏了。如果奧巴馬還像上屆4年前那樣大幅贏得女性票,那麼,奧巴馬就可能連任。所以,社會議題和經濟議題,女性票還是男性票,是雙方重大的爭奪要點。

記者:雖然經濟不好,黑人族裔是否仍支持奧巴馬?

曹長青:美國黑人族裔有個特點,過去這些年都是支持民主黨,一般都佔到80%以上,而奧巴馬又是黑人,就更加得到黑人群體的支持。上次大選他拿到90%以上的黑人票。這次還可能是這樣。但黑人佔美國人口比例13%左右,不構成壓倒性的比例。關鍵要看美國亞裔,西裔,白人等各種族裔選民的總體趨向。黑人起一定作用,不起決定性的作用。

法廣:民主黨主張同性婚姻合法化能帶來多少選票?

曹長青:這個是相當爭議的問題。過去在美國很多州的民調中,超過50%的民眾不支持同性戀婚姻,或者強調婚姻應是在男女之間,而不是在同性之間。每次大選,很多州都就這些議題進行公決投票。多數州還是反對或者不贊成同性婚姻。但願意給他們“夥伴關係”等福利,不贊成同性婚姻,認為婚姻的定義還是應該在一男一女之間產生。奧巴馬打出這個議題,恐怕不佔有很大的優勢 。

法廣:美國的醫療保險問題爭議會影響選情嗎?

曹長青:美國的醫療保險非常複雜繁瑣,兩黨都想用各自的說法來爭取選民。已被奧巴馬總統簽署成為法律的“醫療保險法案”,現在成為兩黨這次大選的核心爭議問題之一。共和黨完全反對。羅姆尼說他上台第一天就要廢除這個法律。但奧巴馬認為這是他主要的政績。這是一個焦點。

但過去這一段時間的民調 ,超過半數的美國人反對奧巴馬的醫療保險。政府給醫療保險,怎麼大家反對呢?關鍵就是強制購買,而且和稅收連在一起。如果不購買,就等于像不交稅一樣。逃稅在美國是要受到懲罰的。所以不買醫療保險會受到政府的懲罰是很多美國人反對的。美國人認為,買醫療保險就像買蘋果,買橘子,買麵包一樣,是個人的自由,政府怎麼強迫買什麼不買什麼呢?醫療保險應該交給市場來做,讓保險公司來做,不應該由政府統籌和強制。這成為一個非常大的爭議。表面上是醫療保險問題,背后是個人權利問題,是個人說了算,還是政府說了算?所以這次美國大選給人感覺強烈的一個分歧是:是回到個人權利自由,還是由政府來主導。

兩黨的口號非常不一樣。共和黨這次打的口號是“we built it”我們建造了這個國家,我們建造了自己的生意,我們建造了自己的美國夢。這個“我們”是指我們個人。而民主黨代表大會是強調“Forward”向前看。給人的感覺就是:過去4年怎麼樣,不想談了,我們向前看,我們還繼續。這是兩黨在政府和個人之間,兩種意識形態,兩種理念的一個區別。

法廣:政府強迫買醫療保險,但如果沒買醫療保險,有病怎麼辦?

曹長青:如果對美國的情況深入了解就會知道,美國很多窮人不買醫療保險,一有病就去看急診。而急診在美國是不可以拒絕的,不像在中國,必須交完錢給你看病。美國人是先看病,后要錢。但很多人就不給錢,賴賬了。所以很多人看急診,就不需要買醫療保險。另外很多年輕人,十幾歲二十幾歲,認為自己的健康不需要買醫療保險。這兩部分人加起來就是很大一個群體。但一般美國中產階級都是買醫療保險的。還有,個人的健康應該自己負責,為什麼要讓政府負責?政府不產生錢,奧巴馬總統或副總統並不是自己出錢,還是用我們納稅人的錢,用別人的錢,來管你的健康。有人每天吃不健康的食品,每天喝啤酒,每天不鍛煉,得肥胖症,吃出一身病來,讓別人出錢給你治療,這是不合理的。共和黨強調“每個人要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經濟負責,對自己的晚年生活負責,醫療保險應該自己負責。”美國人在三十年代羅斯福總統之前從來沒有這些保險福利,是怎麼活的?還是應該靠自己。政府不能越管越多。很多美國人現在提出一個口號:如果我們政府管得更多,美國就變成歐洲,變成希臘,就完蛋了!

法廣:怎樣看待這種“兩種方向兩種理念較量”的說法?

曹長青:美國這次大選是,到底是保持原本的美國化:充分的市場經濟,保護個人的權利,個人對自己負責,還是大政府,高稅收,走希臘的方向。這是兩種方向的選擇,兩種價值、兩種理念的較量。

因為這是法廣電台的採訪,我還特別想說一句,美國這次大選也跟法國有一定關係。因為很多美國共和黨人提出來說,我們不能走希臘化,不能走歐洲化,而且我們也不能走現在的法國化。因為法國換了左翼總統后,新總統提出來要增加稅收,把收入超過一百萬歐元的人的最高稅率提高到75%。今年法國收入一百萬的人(他們不是像中國貪官通過權力獲得的),他們是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得來的。這個成果憑什麼政府要強行收繳,分給其他人?或者用于對外的各種援助。這種高稅收導致政府規模越來越大,因為負責財產二次分配的政府僱員就越多。在美國,政府僱員的收入高于一般私營企業,而且旱澇保收。所以美國人提出來:“我們要不要走法國高稅收的路?”如果把企業家的大部分錢都通過稅收強行拿走,他們沒有能力擴大再生產,沒有能力再僱人,失業率怎麼能降下來?經濟怎麼能發展?老百姓的錢如果都被政府收走了,他們沒有錢消費。而美國大眾消費佔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67%,三分之二靠大眾消費拉動。如果大家沒有錢,不敢旅遊,不敢買東西,經濟怎麼能上來?所以,必須要讓大眾手裡有錢,人民手裡有錢,企業家手裡有錢,才能消費,才能擴大再生產,才能增加就業機會,整個經濟才能繁榮起來。是每個“個體”的繁榮、強大,才構成國家的強大;是民富國強,而不是共產國家那種思維,國富民強,國家強大。所以還是兩種思維,兩種理念的問題。

美國今天兩黨的較量,是兩種理念的較量。不僅是美國,整個歐洲,世界上主要民主國家基本都是這樣兩大政黨,這兩種理念的較量會一直繼續下去。但是美國這次大選比較有代表性。因為奧巴馬比較體現左翼思潮,導致保守派很大的反彈,所以這次大選很可能是非常激烈的一次。

2012年9月7日

原載: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2-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