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高勝寒:美國總統中的大富豪和窮光蛋

作者:高勝寒

透視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9)

這裡所說的“美國窮光蛋總統”,指的是美國總統在卸任后至謝世期間的經濟狀態而言,而不是說他們在出任總統前的處境。在出任美國總統之前有嚴重的個人經濟困難的在美國歷史上只有兩位總統,余者可謂非富則貴。

美國總統之能使政客們竟折腰,想盡法寶將之弄到手的原因,不僅是唯一超級強國的最高領袖,而是美國總統手上的政治權力,而為了美國總統那點薪水的原因而出馬競選者,幾乎是沒有,但是“美國總統”的光環,卻能使卸任的總統在極短的時間內,不但有諸多的經濟優惠,還可使之成為身價非凡的富豪。

在近代的世界政治發展史上,無論在專制獨裁體制裡,或是在自由民主體系中,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權力就是財富。綜觀世界各地的獨裁暴政頭子,由中國大陸的共產黨頭子到中東的數位寡頭政治獨裁統治者,全是些特大號的貪污犯,他們利用手上搶奪回來的權力,以驚人的速度來貪污,猛撈龐大的黑錢,或借機轉移海外,或利用親友漂白污錢,幾乎無一例外。

而美國總統不一樣,他們不是靠在權力位置貪腐撈錢,而是靠卸任后的“前總統”光環,通過演講和出書等,獲得巨額(合法)收入,成為未來財富的保障。

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或是說在美國第32任總統杜魯門以后,出版個人或從政回憶錄和四處演講是卸任美國總統的兩大財富來源,最典型的近代例子是民主黨總統克林頓。

克林頓的妻子希拉里是現任美國國務卿,按美國法律必需公開自己與配偶的財產。從她公開的“資產報告表”得知,截止2009年止,克林頓總統自2001年卸任后,單是365場公開演講,獲得的報酬就多達7500萬美元。

2004年,克林頓總統在家養病,兼專注撰寫回憶錄《我的生平(My Life)》,演講的收入只有87萬美元,但是在名人效應下,他與《Knopf出版集團》簽下了打破歷史紀錄的書約,光訂金就1200萬美元,書出版后賣出225萬本,水漲船高,他又進帳300萬美元。

克林頓的國務卿夫人希拉里自然也是美國出版商的寵兒,她在2009年與《Simon & Schuster出版社》簽了回憶錄書約,立即進賬800萬美元。

卸任的美國總統靠著名人效應來謀取利益已經成為一種美國文化,民主黨卸任總統是如此,共和黨總統卸任亦不例外,羅納德•里根卸任后,應日本商家之邀,前往日本做兩場20分鐘的演講,代價是200萬美元。

《1958年卸任美國總統法》(FPA)規定,如卸任原因是被彈劾定罪的話,所有的優惠條件全部失效。尼克松在水門事件中眾叛親離后,為了保住卸任總統的優惠而辭職,辭職后在家寫了回憶錄,得到了230萬美元的稿費。

卸任后的老布什總統沒有頻繁的演講活動,但每場演講的公價大約是52萬美元。但小布什有的是活力,自卸任后他發表了140場演講,進帳1500萬美元,平均每場演講費10萬到15萬美元之間,這比克林頓總統的平均出場費20至35萬美元便宜多了。 小布什總統也尋慣例出書,他跟《Crown集團出版社》簽署回憶錄的稿費是700萬美元。

但在五十年代之前,美國的總統沒有演講出書等這種收入,很多總統卸任后,經濟情況都不怎麼好,甚至陷入困境。例如在美國至今43位總統中,有八位卸任后陷進經濟困境、面臨破產的威脅,他們是第3任傑弗遜、第4任麥迪遜、第5任門羅、第9任哈里森、第16任林肯、第18任格蘭特、第25任麥金利和第33任杜魯門。

這些都是曾權傾一時的風雲人物,或是開國元勛,或是廢奴英雄、或是沙場名將,或是敢下令向日本投放原子彈的,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全不是商場好手,大多數是因為經商與投資失敗而陷進經濟困境,他們破產的幾率是普通老百姓的20倍。

才多藝的傑弗遜是美國的獨立戰爭英雄和開國元勛,他不僅是《獨立宣言》的撰寫人之一,還是“弗吉尼亞大學”的設計師和創辦人,他當時有五千英畝的農莊,那是集商業和住宅于一體的舉世名地。

但他卸任總統后,不善經營,常年浪費透支,債主、欠稅和開銷的壓力,使傑弗遜的人生變成一片苦海。他死后,女兒把他的土地變賣后,已經所剩無幾,不得不依靠著社會的救濟維生。

說來也巧,這位標志美國建國的《獨立宣言》的起草者,是在美國獨立50周年紀念日凌晨去世的,享年83歲。他為自己撰寫的墓志銘只有幾個字:“這裡埋葬的是托馬斯•傑弗遜,《獨立宣言》的作者,《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的奠基人,弗吉尼亞大學之父。”他沒有提及曾是美國總統、國務卿、駐法大使、大陸會議代表、弗吉尼亞州長等輝煌的資歷,格外的彰顯他的高尚品行。

被譽為“美國憲法之父”和“權利法案之父”的美國第四任總統麥迪遜,也跟他的思想戰友傑弗遜情況差不多,也是卸任后,晚年生活困苦,被債務壓得喘不上氣來,貧病交加,凄涼得使人嘆息。

卸任美國總統的破產率是平常老百姓的20倍,大多數是被不景氣的房地產搞垮,剩余者多是生意失敗所致,杜魯門就是典型的例子。相對來說,杜魯門一生就未曾富有過,年輕時東借西湊地搞了點可憐的資金,投在一家鋅礦公司裡,結果血本無歸。最后與朋友合開一家成衣店,但這次投資的損失更慘,欠下的三萬美元債務,到了當選為美國參議員時還沒還清。杜魯門是一位有個性的人,他拒絕朋友和家人的規勸,不到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堅持長債長還。

離開白宮后,杜魯門回家鄉定居,唯一的經濟來源是從美國陸軍退役時的每月112.56美元。但他被邀去演講時,卻拒絕人家提供的車馬費,也不要出場費,寧願由妻子陪同,自己開車前往,這位膽敢下令向日本丟原子彈的卸任總統,卻不敢在美國的超級高路上開快車,結果半路上因“開車太慢”的理由,而被交警攔住。

有幾家大企業知道了杜魯門的經濟困境,于是借機拉攏他,希望他能夠出任“總裁”或“顧問”等職,杜魯門笑而拒之:“你們所要的不是杜魯門,而是美國前總統的光環,而美國總統的名譽是不出賣的。”

杜魯門用未來的回憶錄版權費為抵押,向銀行貸款,作為生活費。他的回憶錄賣了一次過的67萬美元,在交了75%的個人所得稅,和支付助理的薪水后,只剩下3萬7千美元。

1958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卸任總統法案》,每年補貼美國卸任總統2萬5千美元的生活費。

1999年美國參眾兩院通過決議議案,經總統(克林頓)簽署成為法律:提高美國正副總統的薪水(從2001年始),總統年薪升至40萬美元,另加五萬津貼費;副總統年薪23萬美元。

《2000年度財政與政府專用款法案》還為在1997年前出任美國總統的離職總統和其配偶提供終身的保安服務,其配偶的保安服務直到死亡或再婚為止。1984年通過的新法律,授權美國前總統及其家眷有權拒絕這項保安服務。尼克遜總統離職后,于1985年下令放棄保安服務,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自動棄權的離職總統。

美國法律不承認“第一夫人”是公職,只是一項沒有薪水的“名譽職位”,但在離職的美國總統死亡后,為了酬勞其服務,每年頒發她二萬美元的薪水,直到死亡、出任公職或在60歲前再婚為止。已故美國前總統的妻子可向美國財政部申請補助,前總統里根夫人南茜每年的郵政費就高達七千美元。

美國財政部每年允许美國前總統有100萬美元另加其配偶50萬美元的旅行開銷,另加辦公開銷補助:卡特總統每年是51萬8千美元,老布什總統是87萬9千美元,克林頓總統是100萬美元,最多的是小布什總統,他的辦公室向美國財政部申請的2013年開銷預算是130萬美元,包括8萬5千美元的電話費和2萬6千美元的印刷費等。

在2008年奧巴馬總統開始在白宮上班時,美國政府每年支付卡特總統52萬美元,老布什總統79萬美元,克林頓總統116萬美元。從此解決美國卸任總統們的后顧之憂,傑弗遜、麥迪遜、杜魯門等卸任總統晚年生活困苦的故事,就不會再有了。再加上現在是電視、手機的科技時代,演講費,出書稿酬,還有上電視節目等等,都給他們帶來巨額收入,所以能當上美國總統,卸任后自然就成為百萬或千萬富翁。

更多高勝寒的文章請見其網頁:http://blog.creaders.net/GaoShengHan/

2012-08-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