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罪惡的五十年——“誰是新中國”會上演講

曹長青

不知道各位看到中共國慶閱兵是什麼感覺,我的第一感覺是想到了納粹。因為只有德國納粹才這樣熱衷於在大街上展示武器方陣和軍人大皮靴。據軍事專家的研究,中國的長程飛彈約20枚,而美國的飛彈是中共的四百倍。但即使美國有這樣強大的軍力,但卻不搞這種炫耀武力的大閱兵。現在全球做這種愚蠢閱兵的恐怕只有中共和北韓。

北京領導人所以執意愚蠢,是因為他們刻意要炫耀五十年統治的成就。但我們從政治、經濟、文化和人性等四個領域回顧一下,看看過去到底是什麼樣的五十年——

●政治上﹕剝奪選舉權和生存權

在政治上,五十年了,中國人仍然沒有最基本的政治權利——選舉權。西方國家的領導人想獲得權力,只能通過選票。美國很快要選舉第43屆總統。台灣也要第二次全民直選總統。歐洲的全部國家,包括原共產國家,都實行了民主選舉。美洲的35個國家,除了共產古巴,全都實行了選舉制度。在撒哈拉大沙漠,南部非洲48個國家中一半以上實行了民主選舉。而中國領導人的更迭,卻是靠寫個紙條“你辦事我放心”。現在連紙條都不寫了,只要拍拍肩膀,就是你了!

有人辯解說,中國的國情不同,國家大,文盲多,無法實行選舉。但中國再窮能窮過海地嗎?這個加勒比海小國一半人是文盲,是全世界最窮的國家之一。但海地早已進行了民主選舉,明年將進行第三次總統大選。

更可以和中國相比的是印度。印度自1948年建國,51年來一直實行民主選舉制度,剛剛成功地進行了第13次全國大選。

我在1997年冬天曾到印度考察訪問了一個月,更加感到印度和中國的可比性。在人口上,兩國差不多﹕印度人口已達10億,和中國在20年前鄧小平提出開放改革時人口差不多。在國土規模上,也旗鼓相當﹕印度也是大國,而且比中國大陸還複雜,它有七種主要的宗教,500種語言(官方語言就有17種)。在人的素質上,印度比中國大陸還落後﹕據最近《紐約時報》引述聯合國的數字,印度的文盲比例是47%,中國是17%。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在文盲比例上比印度少30個百分點。而且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窮人在印度。

印度在這種條件下仍是實行了民主選舉制度,而且一直成功地選舉了五十多年!那些強調中國太窮、文盲多不能實行民主選舉的人,面對印度,怎麼解釋?而且美國在二百年前建國時就實行了選舉,其經濟和各方面水平當時又會比今日中國高到哪裡?

從可行性上說,印度、海地和其他非洲國家的經驗都證明,不管國家怎樣貧窮,人的素質怎樣落後,政治選舉都是可以操作的。從人的政治權利來說,不管以什麼借口,都不可剝奪人的選舉權,如果人喪失了這種基本的政治權利,實際上只能是政治奴隸,根本不是現代人。

中國人的選舉權不僅被剝奪,人的生存權也遭到踐踏。據西方學者的研究,中共建政這五十年來,因迫害、槍殺、饑餓而死亡的中國人可能有八千萬之多!不僅毛時代殺,鄧時代殺(保守估計,六四屠殺也有一千人遇難。在六四屠殺兩個月前,解放軍對拉薩的和平遊行民眾開槍,四百多藏人遇難),江澤民時代仍是殺——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共在慶祝“國慶”之前僅在南方就舉行了57場公審大會,槍決了238人。據“國際大赦”的統計數字,中國人口佔全球五分之一,但槍斃的人數佔全球處決人數的五分之三。而且一有運動,還要快抓快判快殺。在美國,一個死刑犯要上訴十幾年,才最後執行。美國從1976年最高法院裁決恢復死刑至今這23年間,被處決的死刑犯有389人,還不夠共產黨一個季度殺的。

但中共的這些惡行,老百姓並不知道,因為中國現有的二千多家報紙,全部屬於政府所有,所有的編輯記者都是領取政府工資的國家工作人員。報紙的總編輯要以宣傳高於新聞、意識形態大於事實的“黨性原則”辦報,以和政府保持一致。美國TNT電視頻道今晚將播放喬治.奧維爾的《動物農場》改編的電影。這部寫於1945年的寓言小說,簡直像是為共產中國寫的政治學腳本,中國領導人和《動物農場》中的豬領袖“拿破侖”一樣,都是用暴力和謊言維持統治。北京國慶大遊行的場面,簡直就是《動物農場》中革命遊行的翻版,也是用群眾性大場面、旗幟的海洋、人群和焰火以及整齊劃一的遊行方陣,來製造一種“鶯歌燕舞”的虛假。其實,“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七個字,相對於事實都是謊言,它既不代表“中華”和“人民”,也沒有真正“共和”,更稱不起是“國”,只是一個流氓政權。

●經濟上﹕橫向縱向比較都落後

在經濟上,有人說,由於鄧小平這二十年的開放改革,現在人們畢竟比以前富了。但是建政50年中這後20年的政策如果是對的,那只能證明前30年是錯的。50年中有30年、即超過一半的時間都是錯的,還有什麼可慶祝的?應該做的是檢討。

而且這後20年的政策也不是全對。現在的經濟政策被稱為「鬆綁」,即原來綁得緊緊的,現在給你鬆開幾扣。但僅僅鬆開幾扣,中國人就爆發出這樣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儿就不綁,中國人早就會自我發財致富了。這是人的本能,根本就不需要哪個偉大領袖來做設計師。

中共現行的經濟“鬆綁”政策的根本出發點仍是“綁”,只不過在鬆動的程度上有所變化。這從共產黨領導人的講話就可以看出,說什麼“中國絕不搞私有制”。什麼是“私有制”?無非是為了保證人的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人的發財致富的自由選擇權利而設計的經濟制度。從亞當.史密斯的《原富》,到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所有經濟學的經典著作,都強調一點,就是擁有私有財產是天賦人權之一,絕對不可侵犯和剝奪。而中共領導人還在公開宣稱繼續剝奪中國人的這種天賦權利。

雖然中國的經濟近年有所發展,但橫向比,中國人的生活水準還相當落後。據美國著名研究機構“布魯克斯基金會”研究員季北慈(Bates Gill)1999年8月的研究報告,中國人的人均收入還不到西方人的十分之一。中國人的生活水平還不如伊朗、南斯拉夫和海灣戰爭前的伊拉克。

而且從縱向比,中國經濟目前在全球所佔比重遠遠低於兩百年前。據英國“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L)主任席格爾(Gerald Segal)最近在美國《外交季刊》發表的“中國那麼重要嗎?”的文章中說,1800年,即鴉片戰爭爆發前40年時,中國經濟佔全球的33%(歐洲佔28%,美國僅佔0.8%)。但100年後,即1900年時,下降到6.2%。到了1997年,則降到3.5%。《紐約時報》前駐北京記者紀思道在1999年8月29日《紐約時報.書評》上的一篇文章中引用經濟學家的研究說,五十年代中國的人均收入還比不上宋朝。而宋朝是13世紀,是600年前。

這100年中國人在幹什麼?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發表前五年的1900年5月25日,中國在一個老太婆的統治下,向所有世界上的先進國家說“不”、宣戰。1999年5月9日,幾乎是整整100年之後,中共駐南領館被誤炸,中國在一個70多歲老頭子的統治下,向全球所有先進國家說“不”,聯合國討論科索沃危機,安理會15個成員國,只有中國投了棄權票。一百年過去了,中國仍是專制統治,只是統治者由一個愚顢的老太婆變成了一個愚蠢的老頭子,除了性別變化,別的都沒變。

●文化上﹕50年不出一個偉大作家

文化上,就更慘了,50年沒有出一個舉世公認的偉大作家、詩人、音樂家、哲學家,什麼“家”也不出。幾天前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德國作家葛拉斯,意味著在諾貝爾獎建立的這頭一百年中,中國人完全缺席,雖然中國人有13億之多、佔全球人口達五分之一強。亞洲其他國家,像印度的泰戈爾,日本的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都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百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法國得過12個,美國9個,英國6個,俄國5個。中國人不要說諾貝爾文學獎,一百年來,任何類型的諾貝爾獎都沒有人得過。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的幾個中國人,得獎時都已加入了美國籍。

不久前美國“藍燈書屋”評選出本世紀一百部最佳英文小說,無論是喬伊斯的《尤利西斯》和納博科夫的《洛麗塔》等純文學作品,還是奧維爾的政治寓言《1984》,可謂群星燦爛,幾乎篇篇是精品。但不久前評出的本世紀一百部中國小說,除了魯迅和沈從文的還可以看之外,多數都是慘不忍睹,居然還有《艷陽天》、《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尹縣長》這類淺薄次劣的作品。和英文百部小說相比,中國哪還有文學?!

為慶祝中共建政50週年,北京《光明日報》刊出了“感動共和國的50本書”,大多數都是《青春之歌》、《暴風驟雨》、《紅燈記》和《紅岩》之類。還有《共產黨宣言》、《毛選》、《列寧選集》以及《江澤民十五大報告》。按照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要求,選擇這些書還可以理解。但令人怎麼都想不明白的是,這50本“感動共和國”的書中還有《辭海》、《新華字典》和《新概念英語》。如果一個人整天捧著字典看,已經顯得發傻,再被它感動,而且整個共和國都被感動,那不就是傻子國了嗎?

中國的作家們不是沒有寫出像樣一些的作品,像沈從文的《邊城》,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曹禺的《雷雨》和錢鐘書的《圍城》等。但這些作品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寫的。在共產黨統治的50年中,這些作家沒有一個人寫出任何有點份量的作品。

當然他們什麼也寫不出,因為這些被海峽兩岸都視為文學大師的人們,面對“六四”屠殺這種暴行,一個字都不寫。“六四”距今已經十年多了,無論是活著的巴金,還是去世不久的曹禺、冰心、錢鐘書、蕭乾,這些“大師們”沒有一個人寫過一篇文字,不要說譴責政府屠殺平民,連對遇難的年輕孩子說句悼念的話都沒有。這就是中國文學大師們的“人性”水平。

而年輕一代的中國名作家們又怎麼樣?最近中國兩家刊物評出17名所謂“文學大師候選”,包括王蒙、王朔、王安憶、賈平凹、梁曉聲、韓少功等幾乎所有中國有點名氣的中青年官方作家,這些人寫作風格不同,但有一件事絕對相同,那就是所有人都對“六四”屠殺沉默,像他們所尊拜的文學前輩巴金等一樣,10年了他們中沒有一個人公開發表過任何文字譴責殺人者。

●人性上﹕造假成風,精神墮落

在人性上,中國人的精神狀態令人驚心動魄。過去常說西方人物質豐富但精神空虛,中國人窮但精神充實。但今天看看,中國人充實的是什麼,是撒謊、欺騙和吹牛。人性墮落的標志之一是造假。現在中國造假成風。八十年代初我在深圳做記者時,就報導過工商局抓獲的用殺蟲劑“敵敵畏”配水製造“茅台酒”的地下工廠。後來在海外不斷看到這類報導﹕上海有人用煤油炸油條,賣完這條街,跑別的區去賣。武漢的一個孩子不慎落水,母親在岸邊叫價,從200叫到1500元才有人下水救人。一家鎖廠生產的5000把鎖,一把鑰匙全都能打開,都是假鎖。

台灣一位女作家不久前從中國回來寫的遊記記載,她親眼看到推銷燙傷藥的人把八、九歲的孩子當眾用燒紅的烙鐵燙,然後涂上“燙傷藥”以示有效。看到那些被燙得嚎叫的孩子,嚇得訪客們紛紛揭囊,懇求不要燙孩子,藥他們全買。

我的一位大學老師來美國探親,抱怨中國的米中沙子太多,他的牙都咯壞了。據1995年6月7日《北京青年報》報導,吉林省伊通縣糧庫主任領人在廢棄的軍用飛機場上往糧食裡摻沙子,2700噸玉米,摻了157噸沙子。當接到報告的公安人員來查問時,這位“人大”代表竟理直氣壯地說,“我們家的糧食,我們願意摻啥就摻啥,摻狗屎你們也管不著!”

不僅假酒、假煙、假藥、假油條、假鎖,還有假合同、假護照、假結婚、假學位,無所不假,甚至製造“假人”——冒充蔣介石的弟弟,張學良的遺腹子,周恩來的私生女,中共高官的子女……現在干脆更直接,製造假錢,據中國《經濟日報》,過去16個月中,當局破獲的假人民幣有1040萬元。據說實際流通的假錢是這個數字的10倍,有一個億。

面對如此洶涌澎湃的“假”,簡直得懷疑中國人還有沒有真的。在一個連真人都難找的國家,又去哪裡挖掘人性呢?

●四惡政權﹕丑惡,凶惡,罪惡,邪惡

50年,中共把中國和中國人糟蹋到這等地步。這50年,是丑惡的50年,中共展示了共產主義運動中最丑惡的一段歷史。這50年,是凶惡的50年,中共以中國人為敵,以人類文明為敵,摧毀文化,泯滅人性。這50年,是罪惡的50年,中共在沒有外敵侵略的和平時期,導致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這50年,是邪惡的50年,中共以普世價值為敵,以上帝為敵,成為無惡不作的群體撒旦。

對於這樣的政權,還有人為它慶生,為它上街遊行唱讚歌,這樣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瘋子。這就像有人強姦了你的母親、侮辱了你的姐妹,槍殺了你的父親,你還要為這個人慶祝生日,這樣的人等於是向世人展示,你不是人類的一部份,因為你沒有人的感覺,人的思維,人的本質的規定性——人性。

再有不到100天人類就要進入21世紀了,在20世紀,共產政權沒有在中國被結束,這是所有中國人的恥辱!因此,今天,不管下個世紀的路中國人要怎麼走,首先要做的是,結束這個政權!

(1999年10月3日在紐約“誰是新中國”演講會上的發言;載美國《中國之春》月刊1999年12月號)

1999-10-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