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永遠的台灣人英雄——悼念科學家王敏昌先生

曹長青

今天(8月4日)早晨,台灣人科學家王敏昌先生在加州家裡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一陣心痛!

幾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台灣人王敏昌——挽救了無數男人的英雄」(附後),講述了這位科學家的故事,他是男子前列腺癌早期測試方法PSA的發明者,正是這項發明,使這種癌症能夠及早發現,而挽救了全世界無數男人的生命。

但不幸的是,2009年4月,這位科學家自己卻被查出癌症,而且是很難治的膽管癌,因為那個部位幾乎無法手術。當時醫生殘酷地判決說「他可能只有兩個月(生命)」。但王敏昌沒有放棄,他跟癌症頑強搏鬥了三年零三個月,直到今天早晨。

熟悉王敏昌的很多台灣朋友說,他做人相當低調。所以即使是很多台灣人,也不知道那個挽救了無數人生命的PSA測驗法是台灣人王敏昌發明的。

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英雄,在我的眼裡,王敏昌不僅是台灣人的英雄,更是值得人類銘記的科學家。

在體育界,每有台灣人出頭,包括像林書豪那樣的父母來自台灣,是台灣後裔的美國人,也得到台灣人的歡呼和敬佩。更不要說王建民、曾雅妮等體育名將。雖說每一個領域的英雄都值得敬佩,但醫學還有不同,體育多是娛樂,而醫學是治病救人,其價值更難以估量。王敏昌是醫學界的英雄,但他的那項了不起的發明和人生價值,卻沒有被更多的台灣人認知。所以,這次王敏昌走了,真希望在美國的台灣人知識精英們,能夠組成一個全美的治喪委員會,來肯定和悼念自己的英雄,台灣人應該對自己的英雄給予一份應有的敬意。

一個族群要想站立起來,首先應該肯定、推崇自己族群裡的真正的英雄(而不是政客們),確定正向的價值,鼓舞更多的後人。尤其台灣在國際上被打壓,在奧運會上不能舉自己的國旗,不能使用「Taiwan」的名字的情況下。而在自己的家園,台灣人受到國共聯手的打壓欺辱,在這種時刻,台灣人更應該認知和宣揚自己的英雄,推崇那些「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偉大貢獻者的價值!

敏昌,我會從東岸飛過去,和朋友們一起送你最後一程,向你這位台灣人的英雄表達敬意,你是我們永遠的朋友,更是台灣人的驕傲。人類的科學史銘記你!

2012年8月4日中午匆匆寫就


附錄:


曹長青:台灣人王敏昌——挽救了無數男人的英雄!


五月的一天,像以往一樣,在晚上關電腦之前,再看一下電子信,突然發現加州柑縣FAPA副會長余哲明先生來信說,我們共同的朋友王敏昌被查出癌症,而且是晚期。趕快拿起電話,王敏昌夫人葉秀卿在電話那端,悲傷地證明他先生被查出膽管癌。

這實在是難以令人置信的。去年台灣大選時,我們還在台北一起吃飯、聊選情,一點看不出他有生病的跡象。幾個月前,秀卿電子信說敏昌消化道不舒服,稍有些緊張地做過一些檢查,結果回來沒什麽大事,有些炎症,吃點藥就可以了。於是他們出去到埃及等地旅遊,一路都很開心。怎麽現在一下子變成了癌症?膽管癌?以前從來沒聽說過這種癌症。而且是晚期,還說是急性的。誰聽說過癌症有急性、慢性的嗎?不管怎樣,這個消息令我非常傷心,和他們夫婦相識、交往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嗆聲「尼克森圖書館」

自五、六年前開始,我時常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團做一些演講,和台灣朋友們一起探討台灣前途。每次在加州洛杉磯以及附近城市的演講中,總能看到一位非常紳士的先生,在漂亮的太太陪伴下坐在觀眾席中。有一次講完大家在一起聊天,不知一個什麽話題引起我和妻子談起了我們非常欣賞的美國作家安.蘭德(Ayn Rand)。以往的朋友中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在美國人中非常著名,但由於被學界排擠,在華人中卻很少有人瞭解的作家;但畢業於台大外文系的秀卿不僅知道安.蘭德,而且讀過她的名著《源泉》,很喜歡。於是我們的談話越發投機。交談中我妻子談到安.蘭德研究所就在離洛杉磯不遠的Irvine,一直想去看一看。秀卿說她家就離Irvine不太遠,於是後來敏昌夫婦陪我們夫婦一起去拜訪了安.蘭德研究所,一了妻子多年的心願。隨後敏昌夫婦又介紹尼克森圖書館就在他們住的Yorba Linda市,於是我們又一起參觀了尼克森圖書館。其中一個小插曲還頗有意思。

在參觀尼克森圖書館時,有一位館員問我們是從哪里來的。秀卿說,他們倆來自中國,我們倆來自台灣。這位館員很瞭解所謂尼克森打開了中國大門之說,也知道台海兩岸的隔閡。他對我們這兩對來自兩岸的夫婦能和睦相處,一起參觀尼克森圖書館感到很高興,並討好我們說,中國和台灣一定會統一。不料秀卿馬上反駁說,台灣不會和中國統一,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會獨立!

●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

秀卿善言談,卻對沉默寡言的敏昌頂禮膜拜。交往多了,才知道這個從來不張狂、不多言語的王敏昌是個了不起的科學家,他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因為著名的檢測男性前列腺癌的PSA,就是他的發明。

前列腺癌是男性最常見的癌症之一,在美國,據加州癌症基金會的報告,約六分之一的男性都會被診斷患有前列腺癌。但在所有癌症中,前列腺癌相對來說不那麽讓人嚇得半死,主要就是因為靠王敏昌發明的PSA,可以早期發現,其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九九。人們能隨口叫出的很多美國名人,都得過前列腺癌,多年過去了,人還活得好好的,皆因PSA的早期發現。像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領導美軍打贏了伊拉克戰爭的史瓦茲克夫將軍、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鮑博.杜爾等等等等。

王敏昌的發明之路,甘苦寸心知。他是高雄鳳山人,1961年畢業於台大農化系,後到加拿大的阿爾巴達 (Alberta) 大學留學,在知名癌症專家 Patterson 教授的指導下,專攻癌症化療藥物,拿到博士後,被導師推薦到美國頂尖的Roswell Park癌症研究所及醫院當研究員。他主持PSA的研究,一做就是十年,終於成央A並在1984年獲得專利。

●造福人類和健康最重要

但即使在台灣人社會,也很少有人知道,這項挽救了無數男人生命的PSA測試是台灣人王敏昌發明的。一是因為敏昌向來低調,保持著台灣人那種憨厚、誠實、不誇張矯飾的本色。二是他雖為主要研究和發明者,但他花費大量時間和苦心撰寫出的「研究基金申請書」,卻被用其上司(系主任)之名去申請,好在申請專利時,美國專利局規定申請者必須是「創意」(new idea)的提出者,或是真正「做實驗」的人,專利證書上才有了王敏昌的名字;但同時卻又被加進一個上司的博士學生。敏昌表示,這個博士只做了很少的PSA研發工作,但這個上司和博士卻搶左妣滅Y,拿獎牌。面對這些不公平,敏昌都不去爭、不去奪,他說,反正同僚們都知道,這是他的研究心血結晶。他是那種不善於爭奪、也不熱衷宣揚自己的科學家。全世界有那麽多病人得益於這項發明,他就滿足了。他說,榮華富貴,都是過眼雲煙,造福人類和健康最重要。

在和敏昌的交往中,他從未談過自己的「偉大發明」,是秀卿為自己的丈夫感到驕傲,給我們做過介紹。敏昌談起的,從來都是台灣。作為台灣人,敏昌夫婦雖然多年生活在美國,但仍非常關心台灣。我每到南加州演講,他們夫婦不僅都來聽,還熱情地說,他們來做「司機」,有好幾次都是他們夫婦機場接送。敏昌駕車,就像他的為人和科研一樣,謹嚴、穩當、認真,而且從來都很守時。

●不能「只看近利,不看遠禍」

五月中旬我到加州柑縣演講,本來說好他們夫婦來機場接,沒有想到他卻突然接到了這晴天霹靂般的診斷。他本人是癌症專家,比平常人更清楚這種惡性腫瘤的後果。

到了洛杉磯機場,朋友Jenny駕車,帶我直奔王敏昌的家。看到敏昌,一陣心酸。他明顯消瘦了,身上插著導管,懷裡抱著水袋。但他精神仍好,竟跟我談了好久。談二二八他父親被抓,談他初中時就「覺醒」,知道國民黨獨裁,因中學老師被關,蔣介石到當地的陸軍官校視察,到處都戒嚴,他們這些孩子都不准出門,更不能到山上去玩。他說,中學時雖被灌輸「三民主義」,但他是個「很會想的人」。

本來以為見到他,會談些有關健康的問題,但敏昌卻一直談台灣。看到他很費力地講話,真是很不忍,但他那些語重心長的心裡話,真可謂是給台灣人、給所有人敲一記警鐘。他強調說∶馬英九上台後,明顯傾中,台灣的前途岌岌可危。可有些台灣人,看到近利,沒有看到遠利;看到近利,沒有看到遠禍。這就像抽煙致癌一樣,不管有怎樣的警告,有些人照抽,因為不會馬上死。癌症是積累二、三十年才發生的。

●生死關頭,仍牽掛著台灣

自1996年台灣首次總統直選,每次大選,敏昌夫婦都回去投票,全是投綠營的候選人。敏昌對目前台灣的局勢憂心地說,國民黨有錢,有組織,綠營又不團結,假如馬英九聯共,台灣被中共拿去,對台灣是災難,對中國人也不好,因為台灣繼續民主,對中國人是個啟示,台灣可以,為什麽中國不可以?

看著這個虛弱、講一會就要休息一下的人,在生命的如此階段,還這麽關心台灣,關心那塊他生長的家園,真是讓人感慨。一個發明了癌症測試方法,挽救了無數病患的人,今天,自己卻進入生死關頭。他仍牽掛著台灣的前途,牽掛著他的牽手、與他共同度過四十多年風風雨雨的妻子秀卿。在打電話向秀卿詢問敏昌的病情時,秀卿就一直說,敏昌是天下最好的男人,最好的丈夫,最有善心的人。而敏昌談到自己的妻子,也是讚不絕口,說秀卿是最漂亮,最能幹的太太。當然秀卿不僅是人長得漂亮,為人熱情坦率,更是持家能手,他們家幾乎一塵不染,每一個地方的糧],都可看出女主人的匠心和細心。熟悉他們的朋友,都知道他們倆幾乎形影不離,總是出雙入對,是一對典型的恩愛夫婦。

●給台灣爭光的科學家

敏昌在一天天消瘦,而在聽到病情的消息不到十天,秀卿也瘦下去好幾磅。但愛的力量,在支撐他們走下去,面對一切。

敏昌是幸福的,他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兒子和女兒,一個是麻醉科醫師,一個是金融專家,都學有所長。全家人都在給敏昌鼓勁,支持他度過生命的難關。更有他的台灣人教授協會以及FAPA的朋友們,都來看望他,向這位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給台灣人爭光的科學家英雄,獻上最大的敬意和安慰。

這是一個台灣人的故事,這更是一個似乎默默無聞,卻是真正為人類做出了不起貢獻的、真正的英雄的故事。敏昌,所有做過PSA測試的男人都感激你,所有愛那些男人的女人們,還有他們的子女們,都感激你。你的名字將永遠留在科學家的歷史中,在台灣人的記憶中,更在那些因為你的發明而延長了生命的倖存者的感激中┅

——原載美洲《台灣日報》2009年7月14日

2012-08-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