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採訪曹長青:從敘利亞看暴力“錯”在哪裡?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

著名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日前就敘利亞局勢分析指出,不管中共怎樣支持獨裁者阿薩德,都無法阻止敘利亞的變化。最終敘利亞人民也將和埃及、利比亞人民一樣,不再恐懼獨裁者,而是相信民眾覺醒的力量。所以阿薩德的垮台只是時間問題。下面就請聽本台記者靜汝對曹長青先生的採訪報道。

記者:敘利亞人民自去年茉莉花革命開始后一直進行著反獨裁阿薩德政權的抗爭,在這期間阿薩德政權對平民進行了殘暴的血腥鎮壓,但人民並沒有停止抗爭。現在阿薩德政權已經搖搖欲墜,請問您是怎麼看的?

曹長青:我覺得巴沙爾.阿薩德的統治一定會垮台,我前兩天還寫了篇文章,題目就是“敘利亞將是第二個利比亞”,就是指敘利亞的獨裁者,會像利比亞的卡扎菲一樣被人民打倒。敘利亞最終一定會獲得自由。為什麼做出這個預測?主要有兩點:

第一個,一切專制統治都主要靠兩點,一是宣傳,用官方壟斷的媒體制造假像,也就是制造他們統治的合法性;第二是靠暴力,一旦宣傳不靈了,老百姓不買賬,那背后的暴力就出來,鎮壓你。前一個宣傳,特征是洗腦,讓你價值顛倒,心靈毒化,這是一個認賊作父的過程;后一個暴力,特征是恐怖,通過高壓,甚至屠殺,制造一種恐懼。前一個宣傳是唬住你,后一個暴力是嚇住你。

但在敘利亞,這兩點都不靈了。首先看宣傳。敘利亞一直是家族獨裁統治,老阿薩德在世的時候,欽定了兒子巴沙爾接班。可是老阿薩德死的時候,巴沙爾只有34歲。按敘利亞憲法,總統年齡必須年滿40歲,結果敘利亞的議會,就跟中國的人大政協似的,完全是花瓶和橡皮圖章,馬上就修憲,而且效率極高,立刻把總統年齡改為34歲,這樣巴沙爾就當上了總統。

可是巴沙爾才當政12年,就完全統治不下去了,最大的原因,就是人民知道了真相。電腦,互聯網,手機,youtube,臉書,推特等等現代科技的出現,打破了官方媒體一統天下、輿論一律的局面,尤其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發生革命,這些信息通過互聯網等渠道,傳到了敘利亞,所以原來的官方宣傳、洗腦不靈了,人民開始要求政治改革。面對這種局面,巴沙爾政權只得把暴力搬出來,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獨裁者的第二個武器,用屠殺制造恐怖,把人們嚇住。

但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的革命成gong,激勵了敘利亞人民,使他們也認識到,只要敢于起來革命,獨裁者就是紙老虎。統治30年的埃及強人穆巴拉克,在人民起來抗爭之后,只有幾天的時間就大勢已去。那個不可一世的利比亞狂人卡扎菲,更是在人民起義八個月后就被擊斃。所以,敘利亞人民也和埃及、利比亞人民一樣,不再恐懼獨裁者,而是相信民眾覺醒的力量。所以阿薩德的垮台只是時間問題。跟當年的卡扎菲一樣,也是大勢已去。

記者:敘利亞人民勇敢的精神力量來自哪裡?

曹長青:我覺得主要來自真實的力量。專制的宣傳氣球不管吹得多麼大,裡面是空洞的。任何“真實”的小針尖,都可以把它戳出個洞,無數的小洞在漏氣,它早晚就會轟塌,倒掉。所以我覺得敘利亞人民的勇敢精神,主要是來自知道了真實、真相后產生的覺醒力量。

另一點,我覺得無論是敘利亞,還是去年革命成gong的突尼斯、埃及以及利比亞等,那裡的人民,尤其是知識分子,沒有中國人,包括民運名人的那種什麼“非暴力”“我們沒有敵人”,謀求體制內改革的思路和理論。他們沒有一個勁地要在共產黨內找“改革派”,什麼支持改革派,跟黨內強硬派鬥爭什麼的。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要推翻整個專制政權。當時埃及解放廣場的口號是“我們恨穆巴拉克!穆巴拉克必須下台!”利比亞人民是一定要干掉獨裁者卡扎菲。敘利亞人民現在的目標更是非常清楚,阿薩德必須下台,由人民投票選擇國家領導人。即使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當選了總統的埃及,這個新總統也誓言,埃及絕不走伊朗的神權道路,而是選擇民主土耳其的模式。

使用暴力的對錯,有一個重要判斷標准,那就是誰“先”使用。所有的獨裁者都是首先使用暴力,殘酷鎮壓本國人民。所以今天人民的武力反抗,是自衛,是捍衛自己的自由和尊嚴,是合理、合法、合情的。暴力的對錯,也不在于誰暴力的強度更大。我們看警察使用的武力、暴力,其力度比罪犯強多了,但是合法的,應該的,就因為罪犯是首先使用暴力者。美國打塔利班的武力、暴力更是拉登們完全無法比擬的,但美國的全部正義性,就來源于是恐怖分子率先使用了暴力。

今天,一些中國文化人唱“非暴力”的高調,就是完全混淆了、模糊了誰“先”使用了暴力這個根本的問題。向率先使用暴力的中共政權喊“我們沒有敵人”,向壓根連暴力影子都沒有的普通中國民眾喊,“我們不要以暴易暴”,它起到的是什麼作用?左邊給獨裁政府壯膽,右邊削弱人民的反抗精神,並把人民反抗的行為推到了“不合法”的框架內。無論唱這種高調的人主觀想法如何,客觀就起到延長獨裁專制的結果。主觀願望沒有意義,結果才是檢驗對錯的標准。

無論在突尼斯,埃及,還是利比亞、敘利亞,都沒有唱那種高調的知識分子們,所以他們的人民是幸運的,沒有那麼多謬論迷惑。

記者:您認為國際社會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曹長青:現在國際社會起的作用很小。聯合國至今沒有通過懲罰阿薩德政權的決議。而美國的奧巴馬政府又不出頭,用《華爾街日報》最近社論的話說,奧巴馬政府對敘利亞的大屠殺是無動于衷。美國參議員麥肯甚至痛斥奧巴馬團隊的無作為是“可恥的”。因為美國的反應不強烈,就很難有大的突破。其實只要像上次對利比亞那樣,在敘利亞設立空中禁飛區,就可以制止阿薩德的飛機轟炸屠殺平民,就可以對敘利亞局勢起到一個重大的改變作用。但怯懦的奧巴馬當政,這一點很難做到。很可能要等一百天之后,也就是美國11月6日的總統大選,美國有了新總統,對敘利亞和中東政策,可能就會有比較大的改變。

記者:近日中國再次否決了聯合國敘利亞決議,並對敘利亞局勢升級保持沉默。您是怎麼看的?

曹長青:中國目前對敘利亞的立場,跟去年對利比亞的態度幾乎是一樣的,經濟利益都不是關鍵,最主要是擔心如果敘利亞的獨裁者也垮台,敘利亞也像突尼斯、埃及、利比亞那樣實行民主選舉,這個阿拉伯之春的勁風,就會吹進中國,更會刺激和推動中國也發生變化,中國人也會要求用選票選擇國家領導人,那共產黨的統治就更難維持了。但是正像去年中共那樣支持卡扎菲,甚至提供武器,但卡扎菲政權不僅垮台了,中共的老朋友卡扎菲還被槍決了。所以中共不管這次如何支持阿薩德,都無法阻止敘利亞的變化,那就是阿薩德政權一定會垮台。

記者:世界目前局勢對中國的影響和去年有什麼不同?

曹長青:我覺得最大的不同是,中東的茉莉花革命結出了第一批成果,這個成果將被更多的中國人了解到,感覺到,從而影響中國的變化。這個成果就是今年埃及選舉成gong,八千多萬人的國家,第一次有民主選舉,相當成gong。利比亞隨后的選舉,也是非常成gong,而且親西方派在議會贏得了多數,在政黨票的80席中,親西方派贏了39席,穆斯林兄弟會才拿到17席。無論是埃及還是利比亞,在世界的經濟地位和規模,文盲率等方面,都完全落后于中國,這樣的國家可以選舉,中國為什麼不能?我想這個信息更會刺激中國人思考。更多的中國人不再接受當局的宣傳,不再接受中國迂腐知識人的體制內改革的迷惑,不再恐懼獨裁者,而是像中東茉莉花革命這些國家的人民一樣,相信自己的力量,中國也會發生這種變化!

2012年7月23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收聽: http://soundofhope.org/node/274944)



2012-07-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