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敘利亞將是第二個利比亞

曹長青



由于包括國防部長拉吉哈、副部長沙烏卡特和前防長等阿薩德嫡系的被炸死,敘利亞局勢明顯出現了具有歷史轉折點意義的重大變化。

敘利亞官方稱這是“恐怖分子自殺炸彈”襲擊。但敘利亞反抗軍說,他們用的是“遙控炸彈”。事發地的敘利亞國家安全機構大樓戒備森嚴(就在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住處旁邊),外人難以進入。如是自殺炸彈,說明阿薩德的核心圈內已經有人寧可犧牲自己,也要干掉阿薩德的軍事死黨。如是遙控炸彈,也需有內線人員安排,包括准確知道開會時間、具體房間等。不管哪種情況,都說明反抗(反叛)力量已進入阿薩德核心層。

這次爆炸事件,當然不是什麼“恐怖分子襲擊”,因為恐怖分子是用殺害平民的方式謀求政治目的。而這次炸死的都是軍方人員,其性質很像1944年德國軍官放炸彈刺殺希特勒。三年前好萊塢影星湯姆.克魯斯主演的影片《刺殺希特勒》再現了當年的歷史;德國青年軍官是為了結束戰爭,拯救德國而刺殺“元首”。但他們不幸失敗,希特勒逃過一劫。有尚未被證實的報道說,這次敘利亞的爆炸,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就在現場,后被撤離。如果屬實,說明阿薩德本人是炸彈的目標。即使沒有成gong,也是敘利亞反抗者的一次重大勝利,等于把阿薩德的軍方高層死黨“一鍋端”。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黎巴嫩裔專家、“伊斯蘭和國際秩序”項目共同主席阿賈米(Fouad Ajami)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被炸死的國防部長並不那麼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副國防部長沙烏卡特,他是阿薩德的姐夫,權勢很大。阿薩德的父親,那位已故的老獨裁者只有一個女兒,沙烏卡特成為老阿薩德的女婿后就青雲直上,在阿薩德家族統治中有重要地位。

《紐約時報》引述中東問題專家的評論說,“這是敘利亞的一個轉折點。反抗軍雖然還沒能從軍事上打敗阿薩德,但在心理上已打敗了他。”因為反抗軍不僅進入了首都大馬士革跟政府軍激戰,而且還把防衛嚴密的政府大樓裡的高官炸死。事發一天一夜,阿薩德都沒敢出來發表電視講話,可能是恐懼講話地點泄露,他也被這樣干掉。

中東茉莉花革命爆發后,先是突尼斯,然后是埃及,接着是利比亞。在利比亞人民起義一個月之后,敘利亞人民跟進,也上街呼吁政治改革。但兩國的革命進程卻不同,利比亞用了八個月,就擊斃了卡扎菲,推翻了專制。當然除了他們自己的英勇,還在于后來得到英法(美國)的空中支援。

敘利亞人民的革命之所以更艱難,因為他們至今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實質援助。聯合國每次討論要制裁阿薩德政權,都遭到俄國和中國的反對。近日俄國和中國都動用否決權,使英國提出的制裁議案胎死腹中。

俄國所以這樣做,因為當年蘇聯就是敘利亞的盟友,敘利亞的軍事經濟體制等,都是按蘇聯模式建立的,對于克林姆林宮來說,大馬士革政權好像是他們的私生子那麼親切。而且今天敘利亞也是俄國武器的主要買家之一。另外,莫斯科動不動就炫耀否決權,也是對失去的超級大國地位的眷戀和自慰。而中國在敘利亞並沒有多大經濟利益,擔心的只是中東茉莉花革命之風,穿透中國獨裁的城牆,刺激中國人也起來革中共專制政權的命。所以中國像去年對待利比亞問題一樣,也是杯葛聯合國的方案。中共《人民日報》社評最近還強調說:不许外來干涉,敘利亞現領導人的命運只能由敘利亞人民來決定。可是敘利亞的“現領導人”不许人民投票決定,人民最初上街游行要求政治改革,就遭到軍事鎮壓。

除了俄國中國的杯葛之外,西方,尤其是美國,也缺乏積極的介入態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在對抗共產主義和極權力量上,美國一直是自由世界的旗手。到布什總統時,還是把向全球推廣民主作為國策。但奧巴馬總統上台后,美國不再當“旗手”了。去年在利比亞問題上,反而是英法率先聯手,成為支持利比亞人民的先導聲音(美國后來才加入)。

這次沒有了英法聯軍,奧巴馬更是不出頭了。7月18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痛批奧巴馬政府在敘利亞政權屠殺平民問題上反應遲鈍。該社論強調,美國不能聽從于普京政府(在聯合國用否決權)。美國應該派第六艦隊到敘利亞附近海域,進行軍事演習,遏阻阿薩德;並在敘利亞設“禁飛區”,阻止阿薩德的直升飛機屠殺平民。上屆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麥肯更是在CBS電視上痛斥奧巴馬政府對敘利亞大屠殺的無視是“可恥和丟臉的”,“美國沒有扮演好領導者的角色”。

近日叛逃的敘利亞駐伊拉克大使法裡斯也在CNN上對奧巴馬總統喊話:“不要只是考慮(年底)選舉的贏或輸,應該考慮敘利亞每天都有婦女兒童等平民被殺害。”據國際人權組織的數字,過去一年來,已有一萬七千多敘利亞人被阿薩德政權殺害。

雖然敘利亞人民至今還沒有得到西方國家的實質支持,但是,他們並沒有氣餒,更沒有放棄,反而是堅持反抗。中東問題專家說,巴沙爾.阿薩德當政12年,目前是地位最脆弱的時刻。最近阿薩德手下多位高官倒戈,包括他兒時玩伴、並是軍事院校同窗的衛隊准將塔拉斯(其父曾任副總統兼國防部長)。

無論是這位准將,還是那位叛逃的駐伊拉克大使,都在接受美國電視采訪時表示,支持美國等西方國家軍事干預,幫助敘利亞人民推翻阿薩德政權。他們跟很多中國知識分子的想法不一樣,他們不僅沒有“反對革命”,更沒唱“非暴力”高調,反而支持武裝反抗,要用革命方式結束專制。在缺乏國際社會強有力支持的情況下,反抗軍跟阿薩德政府軍相比,力量實在太懸殊了,但他們堅持戰鬥,至今已持續了一年半之久!而且越戰越勇,居然把阿薩德的軍事高官們給炸死了。據最近叛逃的一位敘利亞少校說,在敘利亞22萬名政府軍中,目前約有1.5萬名士兵叛變。

不管西方有多少左派,更有伊斯蘭世界的毛拉們,反對和詛咒美國領銜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這兩場戰爭(使五千萬人獲得了自由),不可否認的是:這兩場鏟除中東獨裁者的戰爭,導致了該地區的民主選舉,對整個中東起到了震撼性作用,讓那裡的人民看到,同樣是穆斯林社會,伊拉克和阿富汗人民可以選舉,可以投票,可以選擇國家領導人,為什麼我們不能?于是他們看問題的角度發生了變化,覺醒之后就起來反抗!突尼斯、埃及、利比亞都相繼革命,不僅結束了專制,也都成gong地舉行了民主選舉。

這一切都鼓舞着敘利亞人民,並清楚地預示:敘利亞將會是第二個利比亞!巴沙爾.阿薩德如抵抗到底,可能會像卡扎菲那樣被擊斃;如被抓獲,會像薩達姆那樣被判絞刑。還可能更快,像他的國防部長和姐夫一樣,被反抗軍刺殺。敘利亞內部專家說,反抗軍能接近到國防部長,就能接近到阿薩德。

如果敘利亞也成為民選國家,不僅把整個中東的民主進程再往前推動一大步,更將再一次鼓舞和刺激中國人覺醒——應該像中東人民那樣要選舉權,爭取做自由人!在敘利亞高官被炸死后,中國人在網上舉杯慶祝,他們說,“這也給中華大地上的邪惡組織敲響了喪鐘……阿拉伯之春趕緊光復亞洲吧!”

2012年7月19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2-07-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