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王西麟:中國百名作家藝術家兜售靈魂

作者:王西麟

最近有關方面發動了100位作家藝術家為紀念毛澤東講話70周年,每人千元聯合抄書的事,引起人們廣泛的議論、唾棄和譏笑。其中有一些老藝術家出于懷舊情結,也就罷了;另一些人本是吹鼓手痞子,也就由他去吧;而最令人多議的是另外一些頗有反思的作家,如寫過《一百個人的十年》的馮驥才、和莫言、賈平凹等,也列名其中而引起大嘩,被斥為僅僅為了千元出賣靈魂給魔鬼的猶大,好像三十年改革的思想進步突然都消失了!歷史又倒退到文革的黑暗時代了!

我在感慨之余,又一次想起毛的《講話》根本罪惡何在?我想可以概括為一句話,就是用農業文明的簡陋落后的藝術形式包裝住為極權的個人崇拜服務的政治宣傳而成為威力強大的欺騙的文化武器,最后就形成了鋪天盖地的文革文化,把人類史的一切優秀文化藝術都打倒了,使歷史回到了空前的黑暗野蠻之中。

因此,從1942年《講話》發表以來建立的根據地文化到1949年推廣成為全國的統治性的主流的黨文化,又登峰造極發展成為文革文化,這個人類文明史上從未有過的歷史大倒退的源頭就是作為延安整風的重要組成部分的毛的《講話》。

我相信這些問題100位精英們並非不懂,而且僅僅千元于他們不過九牛一毛耳!為何他們不惜出賣靈魂,而甘心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呢?這也许有不同的難言之隱,或更大的其他的不可告人的訴求。但是,這個被操縱而出賣良知的百人,又有可能被在更大的操縱下發展為千人、萬人……于是文革的浩劫的血雨腥風又要來了……。而且那時他們也會如同歷史已經有過的那樣再次被作為工具而被操縱者主子們拋棄。

何時我們的反思文革、日本的反思二戰能夠向着如同德國的深刻反思二戰那樣的的道路走去呢?所以“百人千元抄毛書”是一個危險的令人不安的歷史逆行的醜聞和信號!

2012年6月于北京


百度百科上對王西麟先生的簡介:

王西麟(1936- )是gong底最扎實、思想最深厚的中國作曲家之一。1957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作曲系。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時由于在同學中技術出眾被稱作“王交響”。1962年25歲時的畢業作品《第一交響曲》第一樂章即體現出作者對人類命運和歷史的寬闊胸懷,被導師瞿維評價為“作品具有交響性戲劇性,布局寬廣,感情充沛”。后因激烈批評當時的文藝方針而受到了嚴酷的政治迫害,下放山西長治達14年,其間被監禁、管制、勞役和批鬥。盡管如此,王西麟視音樂為生命,在山西深入了解了上黨梆子、蒲劇等地方戲曲,后來還爭取到領導當地樂團進行艱辛而頑強的創作和演出,14年間在極端艱苦的物質和精神環境下還創作了6部作品。1977年底在李德倫的幫助下被恢復名譽,調入名不見經傳的北京歌舞團至今,音樂理念為正規音樂學院的保守氣氛所不容,始終未能在音樂學院正式任教。生活非常簡樸。

1995年,彼得格勒交響樂團首席指揮雷洛夫說:“如果一百年前有外星人來到地球用一個小時了解人類歷史,請他們聽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如果現在又有外星人來到地球要了解人類歷史,請他們聽王西麟《第三交響曲》。”專業界對王西麟音樂作品的評價之高,由此可見一斑。

——更多對王西麟的介紹請見《南方週末》的特稿:“中國病人——作曲家王西麟的故事”:http://www.infzm.com/content/67403/1

2012-06-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